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如何踢掉梯子:美國學派的回顧和啟示

美國政府對經濟活動的介入不僅體現在經濟起飛和迅速發展的歷史階段,而且還體現在它長期致力于對經濟霸權的維持和鞏固上。正是通過對美國政府經濟功能的深刻剖析,英國經濟學教授馬祖卡托在《企業家型國家》一書中就強調,美國政府并非只是一個有限政府,而是在生產和創新中發揮出了積極的企業家作用。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如何踢掉梯子:美國學派的回顧和啟示

【本文摘自《國家性質與政府功能》,人民出版社2019年,第6章第3節】

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如何踢掉梯子:美國學派的回顧和啟示

一、引言

自從美國經濟取得世界霸權地位以及經濟學從歐洲轉到美國之后,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思潮就潛滋暗長,乃至支配了現代經濟學研究。事實上,奧地利學派從歐洲轉到美國后就出現了巨大的思想轉變:畢竟龐巴維克被稱為資產階級的馬克思,而維克塞爾則是資產階級的激進分子,但是,奧地利學派的信徒們卻只是片面地承襲自由意志論者米塞斯(以及哈耶克)的思想。正是在新自由主義思潮的支配下,現代主流經濟學迷信自由市場,推崇自由貿易,乃至否定政府的任何經濟活動,而對市場中暴露出來的問題則采取漠然視之的態度。多德甚至說:

【“或許對斯密而言,‘工業化成就的副作用’是可以饒恕的罪過;但我們無法原諒今天的經濟學家對人們已經認清的過去和現實的漠視:他們的忽視是蓄意的——這是他們專業訓練的一部分。”[①]】

不過,與現代經濟學理論的說教相反,現代各國政府在經濟發展和產業升級過程中卻扮演著越來越積極而重要的作用,更不要說,自由放任學說無論在經濟史還是在經濟學說史上都得不到充足的支撐。

事實上,在經濟史上,無論是率先實現工業化的荷蘭和英國還是后來實現工業化的第二代國家如法國、美國和德國以及第三代工業化國家如意大利、俄羅斯和日本甚至是實現趕超的“東亞四小龍”等,它們的經濟增長無一不可歸功于政府廣泛承擔的經濟功能。同樣,在說史上,經濟學最初就是作為一種指導政府如何運用政策來促進經濟增長和壯大國家實力以及提升人民福利的一門學科,這無論追溯到古希臘的色諾芬開創的經濟學研究還是追溯到經濟學從道德領域獨立出來的重商主義都是如此。賴納特寫道:

【“國家與市場之間的對抗作為20世紀的突出特征只是一種相對新的現象。自文藝復興以來,國家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創造運行良好的市場,國家通過提供法律框架、標準、信用、物質方面的基礎設施——如果還有必要的話——最后還要履行企業家的指南來完成這一任務。”[②]】

其中,學說史中系統闡述政府積極的經濟功能并被廣泛應用實踐進而促進社會經濟快速起飛的經濟學說,恰恰就是美國人的先輩在18-19世紀開創的美國學派,因而本文就此作一簡單的回顧和梳理。

二、美國學派的社會環境

相對于歐洲來說,美國經濟學是后起的。事實上,直到19世紀之前,美國都沒有一部系統性的經濟學著作,經濟思想主要是從英國輸入,其特點就是重商主義向古典政治經濟學過渡。不過,美國取得獨立之后,美國社會開始出現了各種報告、小冊子和論文討論紙幣、鑄幣、信用、貿易和財政政策等問題,從而出現了具有明顯民族性和系統性的經濟學說;這些學說主導了從1814年《根特協議》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這一個多世紀的美國經濟政策,并被稱為美國學派。不幸的是,目前美國學派卻已經湮沒無聞了,其主要原因是:(1)美國學派主要是由新聞記者、掌權的輝格黨(1854年更名為共和黨)追隨者中的牧師以及少數商人創立的,他們本身就游離于學術之外;(2)它反對當時高等教育中的自由貿易偏見,從而為正統學術界尤其是美國大學刻意地忽視和排斥;(3)當美國代替英國成為世界上占支配地位的產業帝國之后,美國經濟政策也逐漸從保護主義轉向了自由貿易,進而學說上也與新古典經濟學迅速合流。

獨立之后的美國思想呈現出多樣化,一些活躍的學者更是表現出不受歐洲傳統思想束縛的特點。他們強調,政治經濟學的目標并不是為了發現普遍真理,而是為了增進公共和私人財富,從而需要將從經驗獲得的知識應用到特定場合或既定制度中;相應地,經濟政策的制定應該以每個國家的特定歷史條件為轉移,而不是必須遵從當時英國古典經濟學的指引。正是由于強調政治經濟學應該建立在各國的歷史經驗之上,美國學者就將“歸納分析”提升到與演繹分析同等地位。同時,當時美國呈現出不同于英法的社會經濟環境:(1)在社會環境上,美國社會沒有歐洲社會那樣殘存的封建等級,同時又有充足的土地等自然資源,因而就衍生出較強的平等主義和自由主義傾向;(2)在經濟環境上,美國社會城市化程度較低,資本和基礎設施匱乏,同時人口稀少又使得勞動工資比西歐還高,因而產生了依靠保護來發展工業的取向。顯然,地大物博使得美國可以不借助與他國貿易而得以源源繁榮下去,因此,美國學者提出了一種唯物主義的和現實的社會理論,對聲稱的具有普遍適用性的古典經濟學體系發起了挑戰,進而嘗試建立一種新的“美國政治經濟學”。

美國學者對古典經濟學的反思和批評集中在馬爾薩斯的人口論以及李嘉圖的報酬遞增理論和自由貿易論上。一方面,美國學者長期不情愿接受報酬遞減規律的冰冷邏輯及其展示的灰暗前景,認為馬爾薩斯的人口學說忽視了制度因素,從而注重生產勞動的研究。例如,埃弗雷特1823年的《人口新論》就認為,人口增長對于分工和生產率會產生有利的影響,并且這種影響足以保證獲得更大程度的豐裕而不是稀缺,這是楊小凱的先驅。另一方面,美國學者也不接受李嘉圖基于靜態分析的比較優勢理論,認為不存在能指導一國在各發展階段的經驗規律,而自由貿易說將現狀描述為自然和不可避免的則是錯誤的,這必然會導致美國對英國的依附。例如,亨利.凱里在19世紀30年代出版的《政治經濟學》——美國第一部系統經濟學論著就批判李嘉圖的地租理論而大力宣揚貿易保護主義觀點,這成為后來美國經濟思想的主要傳統之一。相應地,美國政治經濟學的基本主張就是:在國內生產領域實行自由競爭,在對外貿易領域則實行貿易保護。

事實上,在大多數美國學者看來,正統經濟學通過選用那些恰好可以得出自由貿易結論的假定、概念和定義來掩蓋商業利益的目的;相反,通過對美國社會經濟現實的分析以及對自由貿易說及其政策的批判,他們提出了影響深遠的貿易保護主義學說。例如,約翰.雷出版的《政治經濟學學科的一些新原則的陳述》一書的副標題就是“揭露自由貿易體系和‘國富論’主張的一些其他學說的謬誤”,該書要求政府通過促進發明和技術進步為社會裝備更充分的滿足未來欲求的手段。為此,熊彼特甚至說:

【“可以把李斯特最早的一本著作包括在美國的成就以內,因為該書是美國環境的典型產物,也許還可以把約翰.雷的偉大著作包括進去。”[③]】

很大程度上,李斯特的保護主義學說也是在美國以及與美國學者的交流中才得以發展和成熟的。在旅美期間,李斯特結識了一大批美國學者和政治領袖,深受丹尼爾.雷蒙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以及馬修.凱里等美國第一代保護主義者的影響,從而開始將注意力轉向以靜態假設和普遍性為特征的自由放任的古典經濟學說,并于1827年出版了反映美國第一代貿易保護主義思想的著作《美國政治經濟學大綱》。

李斯特到美國后很快就與馬修.凱里成為朋友,而馬修.凱里的兒子亨利.凱里則受到李斯特的影響而進一步闡發了美國的保護主義思想,成為美國第二代保護主義者的領袖,達到了“政治經濟學的美國學派”的頂峰。亨利.凱里從事經濟學著述的年代是19世紀30-50年代,正處于歐洲工人運動日益高漲、美國獨立戰爭之后和南北戰爭之前美國經濟迅速發展的時期,此時英法的經濟問題和階級矛盾已經相當尖銳,而美國還未充分暴露。在這種歷史條件下,亨利.凱里從整個資本主義國際形勢出發,說有必要倡導“階級利益和諧”論;還從美國國內形勢出發,宣揚有可能實現“階級利益和諧”。特別是,亨利.凱里的思想受美國特殊環境的影響:欠發達而又資源豐富;為此,亨利.凱里把美國設想為一個獨立的世界,而主張保護主義以及農工商各行業的調和。美國保護主義學說強調,工業需要國家采取“內部改善”的形式來加以支持,一方面,通過關稅保護有助于推動民族工業的成長,另一方面關稅收入也可以為工業發展提供融資。自此,這種保護主義很長時期內都是美國學派的主流,并且也深遠地影響了此后上百年的美國社會經濟政策。赫德森寫道:

【“這些保護主義者成為19世紀最后幾十年美國興起的制度(歷史)主義經濟學家的先驅。這條脈絡從以馬修.凱里和丹尼爾.雷蒙德為中心的保護主義者開始,經過李斯特傳到德國,再通過羅雪爾的圈子傳承給諸如帕滕和伊利等在德國大學求學的美國學生。”[④]】

三、美國學派的政策主張

保護主義思想不僅僅停留在輿論和理論上,而是體現在國家發展方針和產業政策上,其中,為之奠定基石的就是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漢密爾頓具有濃厚的重商主義傾向,主張國家干預經濟生活,并認為國家政策應以商業利益為重,積極主張實行保護關稅政策;同時,漢密爾頓注重保護工業,把它視為商業的基礎。在1791年向美國國會提交的《關于制造業的報告》中,漢密爾頓就提出,落后的美國應該保護它的“幼稚產業”免受外來競爭,并提出了一系列促成工業發展和保護制度的綱領和措施,這包括保護性關稅和進口禁令、補貼、主要原料的出口禁令、工業投入品的進口自由化和關稅退讓、發明獎勵、生產標準的管制、發展金融和交通基礎設施。同時,為把美國建成一個工商金融體系發達的國家,漢密爾頓還為美國構建了貨幣金融體系的五大支柱:統一的國債市場、中央銀行主導的銀行體系、統一的鑄幣體系(金銀復本位制)、以關稅和消費稅為主體的稅收體系、鼓勵制造業發展的金融貿易政策。其中,國債市場是國家整體信用優劣的最佳指示器,中央銀行負責維持銀行體系和貨幣供應量之穩定,統一的鑄幣體系(后來是美元紙幣體系)極大降低金融貿易之交易成本,稅收體系確保財政健全和國債市場之良性循環,制造業(真實財富創造能力)則是金融貨幣的最終基礎。

當然,并非所有的美國經濟學家都是保護主義者,尤其是美國南方的學者往往傾向于支持李嘉圖的自由貿易理論。事實上,美國建國初期的經濟體系存在明顯的二元結構:(1)本質上與家庭農場的農業相關聯的北方幼稚工業;(2)實行奴隸制的南方種植園。相應地,北方致力于促進國內工農業之間城鄉平衡,從而出現主張一個強有力國家政府的北方聯邦主義;南方則注重為它的棉花、煙草等種植園產品尋找海外市場,從而出現推崇保護州主權的分權制的南方杰斐遜主義。顯然,自由貿易說更加符合南部種植園主、農產品出口商、新英格蘭船運利益集團以及紐約、費城的銀行家們的利益,他們極力主張自由貿易政策,從而導致貿易保護主義被推遲幾十年。同時,在政府政策上,第一任國務卿和第三任總統杰斐遜以及第七任總統杰克遜等人都深受斯密學說影響而主張實行自由貿易,漢密爾頓因注重發展工業而長期被杰斐遜以來的許多人攻擊為是“平等和自由”的敵人,漢密爾頓鼓吹的城市和商業社會尤其是對他們所鐘愛的以種植園經濟為核心的美國鄉村民主來說是一個威脅。

盡管如此,漢密爾頓的政治遺產在后世卻逐漸顯現出其高瞻遠矚的視野,包括“工業建國之路”和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等等主張在此后的美國歷史中起著越來越顯著的作用。不過,從歷史上看,美國保護主義的確立也是源于特定的歷史條件:首先,1812-1815年的英美戰爭爆發導致了對英貿易往來的中斷,美國的北方資本得以從航運業轉向生產原本依賴從英國進口的制成品,從而建立起頗具規模的工業;其次,戰爭結束后對英貿易正常化的恢復馬上又抑制了工業的繁榮,這進一步促使北方聯邦主義者轉變為保護主義者,而南方在經濟上則更加親英,由此最終爆發了內戰;最后,北方在內戰中的獲勝使得亞伯拉罕.林肯、格蘭特以及西奧多.羅斯福等政府可以徹底繼承漢密爾頓的遺產而在保護主義之下建立一整套產業發展政策,自此保護主義得以成為主導美國時代精神的成熟學說。[⑤]

四、結語

美國政府對經濟活動的介入不僅體現在經濟起飛和迅速發展的歷史階段,而且還體現在它長期致力于對經濟霸權的維持和鞏固上。正是通過對美國政府經濟功能的深刻剖析,英國經濟學教授馬祖卡托在《企業家型國家》一書中就強調,美國政府并非只是一個有限政府,而是在生產和創新中發揮出了積極的企業家作用。關于這一點,看一段賈根良對該書的評論:

【“馬祖卡托的企業家型國家理論與市場失靈理論最重要的不同在于政府是否應該直接介入生產活動。市場失靈理論承認基礎研究具有正的外部性,贊同國家可以直接通過提供科研基金解決私人企業沒有動力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問題,但是,他們反對國家介入應用研究和科技成果商業化等直接的生產活動。然而,馬祖卡托的研究卻說明,美國政府的干預并沒有局限在‘競爭前階段’對基礎科學研究支持的界限,而是深入到了應用研究和技術創新成果商業化的階段:當美國通過國家科學基金(NSF)支持基礎研究的同時,卻又通過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能源部高級研究計劃和國家衛生研究院(NIN)從事應用研究,并通過注入小企業創新研究計劃(SBIR)這樣的機構履行風險資本投資的職能”。[⑥]】

[①] 多德:《資本主義及其經濟學:一種批判的歷史》,熊嬰譯,江蘇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42-43頁。

[②] 賴納特:“國家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載霍奇遜主編:《制度與演化經濟學的現代文選:關鍵性概念》,賈根良等譯,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220頁。

[③] 熊彼特:《經濟分析史》(第2卷),朱泱等譯,商務印書館1992年版,第216-217頁。

[④] 赫德森:《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1815-1914)》,賈根良等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第80頁。

[⑤] 赫德森:《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1815-1914)》,賈根良等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第28-29頁。

[⑥] 賈根良:“開創大變革時代國家經濟作用大討論的新綱領——評名字卡托的《企業家型國家:破除公共與私人部門的神話》”,《政治經濟學報》(第8卷),經濟科學出版社2017年5月版。

【朱富強,察網專欄學者,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theory/201904/48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