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革命理想高于天”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大要義

強調“革命理想高于天”,把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同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緊密相聯,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大要義。所謂“革命理想”,就是指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統一;所謂“高于天”,就是指堅定這一理想對于共產黨員來說高于一切。在當前復雜艱巨的國際國內斗爭面前,我們更要挺起共產黨人的精神脊梁,用“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去抵御風險、解決矛盾、迎接挑戰。

朱佳木:“革命理想高于天”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大要義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闡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精神實質和基本方略第七條時指出:

【“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牢固樹立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①]】

在強調用這一思想武裝全黨時他又指出:

【“革命理想高于天。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支柱和政治靈魂,也是保持黨的團結統一的思想基礎。要把堅定理想信念作為黨的思想建設的首要任務,教育引導全黨牢記黨的宗旨,挺起共產黨人的精神脊梁,解決好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問題,自覺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堅定信仰者和忠實實踐者。”】

這說明,強調“革命理想高于天”,把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同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緊密相聯,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大要義。

革命理想就是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5月4日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講話(以下簡稱“五·四”講話)中,引用了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的兩句話,即“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斗爭是他的生命要素。”這段話原文是:

【“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他畢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參加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及所建立的國家設施的事業,參加現代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正是他第一次使現代無產階級意識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識到自身解放的條件。斗爭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樣滿腔熱情、堅忍不拔和卓有成效地進行斗爭。”[②]】

可見,馬克思是為了揭露資本主義社會,進而指導無產階級進行社會主義革命而創立馬克思主義學說的;就是說,馬克思主義首先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

現在,我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早已結束,早已進入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的時代,在這種情況下,還說堅持馬克思主義首先是為了革命,是否脫離實際了呢?人們有這樣的疑問并不奇怪,而且正是因為有這樣的疑問,才會使“要把我們黨由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的主張頗為流行了一段時間。然而,這個主張是錯誤的,是對“革命”的片面的狹隘的理解,是把“革命”與“執政”人為割裂和對立的結果。革命的概念有多種含義,有的指生產力領域的革命,如產業革命、科技革命;有的指社會領域的革命,如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統治,組織和建設新的社會經濟制度(這是社會主義革命完成后特有的革命);有的指精神層面的革命,如革命精神、革命干勁。因此,革命并不僅僅指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選擇走社會主義道路,朝著共產主義的遠大目標前進,相對于世界資本主義秩序來說,也是革命。

自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革命理想高于天”。不難看出,他所說的“革命理想”,正是指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統一;他所說的“高于天”,正是指堅定這一理想對于共產黨員來說高于一切。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3月紀念周恩來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號召全黨學習周恩來精神時又強調:

【“不要忘記我們是共產黨人,不要忘記我們是革命者,任何時候都不要喪失理想信念。”[③]】

這里說的“不要忘記我們是革命者”,我理解也是要我們不要因為做了執政黨而忘記自己同時還是革命黨,要繼續胸懷共產主義遠大理想,用革命精神做好眼下的各項工作。我們無疑要按照十九大的部署,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推進祖國統一、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施科教興國、人才強國、創新驅動、鄉村振興等戰略,但所有這一切,如果離開了革命理想、革命精神,都是做不好的。

“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是指無產階級取得政權后,仍然要進行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革命。這種“繼續革命”的理論當然是錯誤的,應當否定,而且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已經被否定。但否定這種含義的“繼續革命”,并不意味否定了本來意義的繼續革命。對此,黨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曾用很大篇幅作過闡述。其中指出:糾正這一口號的錯誤,

【“絕對不是說革命的任務已經完成,不需要堅決繼續進行各方面的革命斗爭。社會主義不但要消滅一切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而且要大大發展社會生產力,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并在這個基礎上逐步消滅一切階級差別,逐步消滅一切主要由于社會生產力發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會差別和社會不平等,直到共產主義的實現。這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的革命。我們現在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進行的斗爭,正是這個偉大革命的一個階段。”[④]】

堅定革命理想就要堅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

要求我們黨由“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的主張,追根溯源,是受了“告別革命論”和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影響。這種觀點理論上站不住腳,實踐上也是十分有害的。它很容易把我們黨的執政混同于資產階級政黨的執政,從而使一些黨員干部丟掉黨的最高理想和為人民服務、密切聯系群眾、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革命傳統、革命精神、革命作風,助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近些年,干部隊伍和黨風中出現的種種問題,與這種主張的散布就有很大關系。

有人為了實行所謂“革命黨”向“執政黨”的轉變,還提出共產黨改名的主張,說什么“不改名人家不敢投資”。陳云聽到后講:

【“共產黨這個名字表明了她的奮斗目標,改名字怎么能行!延安時期就有人提過讓共產黨改名的建議,毛主席說:什么名字好?我看國民黨的名字最好,可惜人家已經用了。”[⑤]】

黨的十八大后,習近平總書記也不無針對性地指出:

【“國內外各種敵對勢力,總是企圖讓我們黨改旗易幟、改名換姓,其要害就是企圖讓我們丟掉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丟掉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信念。而我們有些人甚至黨內有的同志卻沒有看清這里面暗藏的玄機。”[⑥]“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叫共產黨,就是因為從成立之日起我們黨就把共產主義確立為遠大理想。我們黨之所以能夠經受一次次挫折又一次次奮起,歸根到底是因為我們黨有遠大理想和崇高追求。”[⑦]】

這些論述再清楚不過地表明,我們黨執政后并不等于革命任務完成了,不用再繼續革命了,這個革命不是別的,就是為建成社會主義而奮斗,直到最終實現共產主義。

前些年還有一個觀點十分流行,即“共產主義遙遙無期,今后只要講社會主義就行了,不必再講共產主義。”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陳云同志誕辰110周年座談會講話上,引述陳云的話說:

【“這個觀點是不對的,應當說,共產主義遙遙有期,社會主義就是共產主義的第一階段。”[⑧]】

后來,他在中央黨校縣委書記研修班學員座談會上進一步指出:

【“我們不能因為實現共產主義理想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就認為那是虛無縹緲的海市蜃樓,就不去做一個忠誠的共產黨員。革命理想高于天。”[⑨]】

既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階段,共產主義是很遙遠的事,為什么我們還要強調共產黨人必須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呢?從習近平總書記的有關論述看,我認為可以把原因歸納為四點:第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依據共產主義理想確立的,“這樣整個邏輯才成立。如果前提都不要了,就完全變成了實用主義。要回到我們的本源上去認識。”[⑩]在“五·四”講話中他還說:要“深刻認識實現共產主義是由一個又一個階段性目標逐步達成的歷史過程,把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統一起來、同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統一起來,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堅守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像馬克思那樣,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第二,只有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共產黨員才會有精神支柱,才能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才有可能做好當前的工作。第三,只有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一代又一代持續努力,共產主義才有可能最終實現。第四,放棄共產主義理想,共產黨員就會變質,共產黨就會瓦解。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說:

【“丟失了我們共產黨人的遠大目標,就會迷失方向,變成功利主義、實用主義者”;“馬克思主義政黨一旦放棄馬克思主義信仰、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信念,就會土崩瓦解。”[11]】

當今人類社會仍然處于向共產主義曲折邁進的歷史時代是堅定革命理想的時代依據

同如何理解革命這一概念相關的,還有一個如何認識當今時代性質的問題。有人說,現在已經不是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時代了,更不是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革命的時代了,而是“和平與發展的時代”。這是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褻瀆,也是對黨中央精神的篡改。改革開放后的歷屆黨中央關于時代問題的提法,都是講和平與發展是當今時代的問題、主題、課題、特征,從來沒說過今天不再是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即共產主義的第一階段)過渡的時代或帝國主義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時代。時代特征與時代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如果說時代性質變了,不要說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失去了時代依據,就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沒有時代依據可言了。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9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指出:

【“盡管我們所處的時代同馬克思所處的時代相比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但從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的大視野來看,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12]】

在“五·四”講話中他又指出:

【“盡管世界社會主義在發展中也會出現曲折,但人類社會發展的總趨勢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

顯然,他所說的馬克思主義指明的歷史時代,只能是馬克思、恩格斯指明的資本主義和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時代,以及列寧、毛澤東指明的帝國主義和社會主義革命的時代;他所說的人類社會發展總趨勢,也只能是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的趨勢。事實上,他在2013年的“一·五”講話中就明確說過:

【“馬克思、恩格斯關于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沒有過時,關于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也沒有過時。這是歷史發展不可逆轉的總趨勢,但道路是曲折的。”[13]】

正因為當今仍然處在這樣的時代,人類社會發展總趨勢仍然沒有改變,我們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信念才有根據,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奮斗才有前途,強調“革命理想高于天”、“不要忘記我們是革命者”才有必要。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的繼承和發展。這種繼承和發展關系的集中體現之一,就是反復強調“革命理想高于天”,更加緊密地把扎實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與不忘共產主義遠大理想結合在一起。在當前復雜艱巨的國際國內斗爭面前,我們尤其需要挺起共產黨人的精神脊梁,用“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去抵御風險、解決矛盾、迎接挑戰。

[①]《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匯編》,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8頁。

[②]《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003頁。

[③]2018年3月2日《人民日報》。

[④]《三中全會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44-845頁。

[⑤]《論陳云》,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年版,第110頁。

[⑥]《習近平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求是》2016年第11期。

[⑦]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6年7月2日。

[⑧]2015年6月13日《人民日報》。

[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文章選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241頁。

[⑩]《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文章選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133-134頁。

[11]《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求是》2016年第9期。

[12]2017年9月30日《人民日報》。

[13]《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版,第117頁。

朱佳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顧問,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會長。察網(www.mwcna.icu)摘自《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18年第10期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朱佳木:“革命理想高于天”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大要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