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對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指導意義

《資本論》闡述的所有制理論對我國現階段社會主義事業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可從以下十個主要方面去領會:(1)認識所有制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明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關鍵。(2)從所有制對剩余價值生產過程的作用,認識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基礎和本質。(3)正確領會未來社會的預言,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4)學習所有制內部產權結構的系統剖析,探索公有制改革的途徑和形式。(5)正確領會對股份公司的論述,看清資本主義私有制變遷的過渡形式。(6)了解所有制與商品交換的關系,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7)認清所有制對分配的決定作用,處理好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分配關系。(8)領會關于經濟規律產生基礎的闡述,認識和自覺運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經濟規律。(9)認識所有制與社會矛盾的關系,正確處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要矛盾及其變化。(10)將《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作為分析社會政治經濟關系的基礎,正確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特點。

《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對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指導意義

馬克思的《資本論》是一部深刻揭示社會發展規律的偉大著作。它引導億萬勞動人民為實現其指出的宏偉目標不懈奮斗,獲取過輝煌的勝利。可是,經歷了一百五十年歷史滄桑,許多人懷疑它是不是還能指引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繼續前進。本文擬梳理一下這部巨著闡述的所有制理論,領會它們對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重要指導意義。

一、認識所有制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明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關鍵

馬克思高度重視生產資料所有制對生產關系的決定作用。《資本論》多次講到生產資料所有制是社會生產必不可少的前提條件,是生產關系的基礎,如說“土地所有權的壟斷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前提,并且始終是它的基礎,正象這種壟斷曾是所有以前的、建立在對群眾的某種剝削形式上的生產方式的歷史前提和基礎一樣。”[1]696指出生產資料的分配和占有關系“是在生產關系本身范圍內,落到同直接生產者相對立的、生產關系的一定當事人身上的那些特殊社會職能的基礎。這種分配關系賦予生產條件本身及其代表以特殊的社會性質。它們決定著生產的全部性質和全部運動。”[1]994而且在分析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中人們的相互關系、交換關系和分配關系時,處處強調生產資料所有制的決定作用。這與忌諱資本主義階級剝削關系因而回避其產生基礎(生產資料所有制)的資產階級經濟學恰好形成強烈的對比,對待所有制地位和作用的態度由此便成為馬克思主義和其他學說的重要分水嶺。

在馬克思主義所有制理論的指導下,我國人民高度重視所有制的作用,在取得政權后就立即開展土地改革并隨之進行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建立了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和勞動者的集體所有制。對于社會主義國家,正確認識所有制的重要地位和決定性作用,堅持和完善生產資料公有制,是關系到經濟發展、政權穩固、人民幸福安康的首要條件。鄧小平同志指出:“過去行之有效的東西,我們必須堅持,特別是根本制度,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公有制,那是不能動搖的。”[2]133然而。《資本論》強調的所有制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的闡述并沒有得到一些經濟學家的認可,在改革初期和改革過程中時而出現一些忽視或抹煞所有制作用的觀點。例如,有的學者只將所有制當成法權關系或法律用語,質疑所有制作為經濟關系的性質和作用;有的專家片面理解馬克思的個別詞句,認為所有制是生產關系的總和,否定所有制是生產關系的組成部分和基礎;有的知名專家肢解馬克思的論述,將所有制說成是生產的結果,否定所有制是生產不可缺少的前提;有些學者否定所有制的客觀性和重要作用,挑起所有制是“目的或手段”之爭;有人甚至將重視所有制作用的論述詆毀為“所有制崇拜”。這些觀點不利于人民樹立公有制重要性的認識和維護公有制的自覺意識,容易對削弱或破壞公有制的活動失去警惕,使反對公有制的人有機可乘,影響社會發展道路的選擇。因此,在改革開放過程中,我國多次就所有制地位和作用問題展開討論,批評了否定所有制的存在,否認所有制重要作用的觀點。經過辯論,馬克思的理論得到弘揚,這些片面、錯誤的觀點逐步消失淡化,有些反對所有制是生產關系基礎的專家,后來在談論如何解決社會經濟存在的問題時,屢屢首先強調所有制的改革。黨中央更是多次在重要文件中申明生產資料所有制是生產關系的基礎,并在我國經濟體制改革以什么為突破口的爭論中,選擇從調整所有制入手進行改革而舍棄首先放開市場的主張,使改革一開始就朝著正確方向前進。

二、從所有制對剩余價值生產過程的作用,認識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基礎和本質

為什么以自由平等為最高原則的資本主義市場會使一些人發財致富而大多數人長期處于貧困?這是資產階級經濟學范式無法解開的謎。《資本論》以無可挑剔的辯證邏輯,揭開剩余價值產生的秘密,令人信服地回答了這個問題。馬克思指出,商品流通是資本的起點,但是要使貨幣轉化為資本,只有商品生產和商品流通的存在是不夠的。貨幣轉化為資本既在流通領域中進行,又不在流通領域中進行。它以流通為媒介,在商品市場上購買到一種特殊的商品,即勞動能力或勞動力,它的使用價值本身具有成為價值源泉的特殊屬性,它的使用就是價值的創造。但是。這種轉化又不在流通中進行,因為商品要等價交換,即使有了欺詐,流通中的價值總量不管怎樣都不會增大,價值增殖只能在生產領域中進行。在勞動生產率達到一定水平時,勞動者的勞動可以創造多于自身價值的價值,即除了保證勞動力再生產之外還有剩余。既然資本家通過購買勞動力,獲得在合同期間支配和使用勞動力的權利,勞動者創造的全部價值,包括維持勞動力再生產的必要價值和剩余價值,就自然歸資本家占有。通過購買勞動力和使用勞動力,獲得大于勞動力價值的價值,“這種情況對買者是一種特別的幸運,對賣者也絕不是不公平。”[3]219

馬克思接著指出,剩余價值的生產以勞動力的購買為媒介,然而這是需要一定條件的。“首先必須有下列雙方作為買者和賣者相對立:一方是價值或貨幣的所有者,另一方是創造價值的實體的所有者;一方是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的所有者,另一方是除了勞動力以外什么也沒有的所有者。所以,勞動產品和勞動本身的分離,客觀勞動條件和主觀勞動力的分離,是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事實上的基礎或起點。”[3]626“資本家和工人之間的交換關系,僅僅成為屬于流通過程的一種表面現象,成為一種與內容本身無關的并只能使它神秘化的形式。勞動力的不斷買賣是形式。其內容則是,資本家用他總是不付等價物而占有的別人的已經物化的勞動的一部分,來不斷再換取更大量的別人的活勞動。”[3]640“ 資本是死勞動,它象吸血鬼一樣,只有吮吸活勞動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勞動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3]260“ 剩余價值的無止境的追求成為資本主義生產的特定內容和目的。”[3]330這些都說明了,資本主義私有制,即生產資料不歸勞動者而被資產階級占有的制度,是資產階級無償占有剩余價值的剝削關系的基礎。資本主義就是資產階級占有生產資料,無償獲取失去生產資料的勞動者創造的剩余價值的生產關系,是在市場自由平等的光艷外衣掩蓋下的剝削關系。

對剩余價值的追求,一方面促使資本不斷積累,生產不斷擴大,生產力迅速提高;另一方面,隨著日益增強的對剩余價值的榨取,又擴大資本與勞動的對立、價值生產與價值實現的矛盾,暴露出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局限性,呼喚著更加適合生產力發展要求的更高級的社會形態。《資本論》全面地評價資本主義的歷史作用,指出“資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勞動的方式和條件,同以前的奴隸制、農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產力的發展,有利于社會關系的發展,有利于更高級的新形態的各種要素的創造。因此,資本一方面會導致這樣一個階段,在這個階段上,社會上的一部分人靠犧牲另一部分人來強制和壟斷社會發展(包括這種發展的物質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利益)的現象將會消失;另一方面,這個階段又會為這樣一些關系創造出物質手段和萌芽,這些關系在一個更高級的社會形態內,使這種剩余勞動能夠同一般物質勞動所占用的時間的較顯著的縮短結合在一起。”[1]926馬克思的這些理論,對勞動人民爭取解放和發展的革命斗爭是極大的鼓舞。

三、正確領會未來社會的預言,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

《資本論》根據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發展趨勢,預述了未來社會所有制的基本特點,對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建立和完善具有重要引領作用。

馬克思在分析股份公司財產關系時指出:“資本主義生產極度發展的這個結果,是資本再轉化為生產者的財產所必需的過渡點,不過這種財產不再是各個互相分離的生產者的私有財產,而是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財產,即直接的社會財產。”[1]494至于這種社會財產的內涵和特點是什么,很多人引用關于私有制“否定的否定”去說明,即“這種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在協作和對土地及靠勞動本身生產的生產資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3]832但重新建立的這種個人所有制又是指什么呢?有人說是生產資料,有的說是生活資料,認為是生產資料歸個人的說法也有幾十種,包括把公有生產資料量化到人、實行股份制等等。沸沸揚揚,煞是熱鬧。其實,“重建個人所有制”本身就是一個虛無命題,在德文或英文版里根本沒有這個提法。在德文第一版,那段話里的individuelle Eigentum(可譯為個人財產或個人所有制)根本就沒有“重新建立”的動詞,即沒有“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的說法。更清楚的是,在根據德文第三版翻譯的英文版里,那段話的individual property 前面加了give(分給)這一動詞,表明它是在生產資料公有制基礎上由共同體give 個人生活資料,完全與“重新建立”和“生產資料所有制”無關。可見,中文版出現的“重新建立個人所有制”是譯者自己加上的,以它去揣測未來社會所有制的特點是不足為據的。德文第三版雖然是恩格斯定稿的,但他表示:“凡是我不能確定作者自己是否會修改的地方,我一個字也沒有改。”[3]31所以,新版本是符合馬克思的本意的。經過訂正,“否定的否定”那段話就同馬克思的另一段話含義完全吻合:“設想有一個自由人聯合體,他們用公共的生產資料進行勞動,并且自覺地把他們許多個人勞動力當作一個社會勞動力來使用。……這個聯合體的總產品是社會的產品。這些產品的一部分重新用作生產資料。這一部分依舊是社會的。而另一部分則作為生活資料由聯合體成員消費。因此,這一部分要在他們之間進行分配。”[3]95在《資本論》第3 卷,馬克思還寫道:“社會化的人,聯合起來的生產者,將合理地調節他們和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把它置于他們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讓它作為盲目的力量來統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無愧于和最適合于他們的人類本性的條件下來進行這種物質變換。”[1]926-927被壓迫被剝削的勞動者建成自由人聯合體,共同擁有和支配生產資料,根據共同的需要,自覺地進行有組織的勞動,分享勞動果實,這才是《資本論》描繪的未來社會的輪廓。

但是,《資本論》的預言是在“資本主義生產極度發展”的條件下才能實現的。馬克思在講到自由人聯合體的新變化時,就緊接著指出:“這需要有一定的社會物質基礎或一系列物質生存條件,而這些條件本身又是長期的、痛苦的歷史發展的自然產物。”[3]102因此,新制度全面代替舊制度是一個與生產力發展相適應的漫長過程。資本主義制度在當前還能容納生產力的一定程度的發揮,不僅在全世界范圍還不會馬上滅亡,在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國家中,也有存在和發展的余地。我國建立起社會主義制度時,生產力整體水平不夠發達,部門之間、地區之間發展很不平衡,與不發達的經濟相適應,社會文教、科技的總水平還很低。在這種條件下,想全面建立只能與極度發展的生產力相適應的公有制是不切實際的。在總結建國以來的經驗教訓之后,中國共產黨正確認識我國還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心任務是迅速發展生產力。這就必須在大力發展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的同時,充分利用一切有利于發展生產的因素,包括國外的資金、技術以及國內的個體、私營經濟力量,建立符合我國條件的基本經濟制度。這個變革充分體現了歷史唯物主義精神,是《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的重大發展,從所有制關系為我國經濟社會的持續快速增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但是,兩種不同性質的所有制同時存在于一個社會之中,既共同發展,又彼此競爭,存在一定的矛盾。特別是,資本主義私有經濟迅速發展,大有超過社會主義公有經濟的勢頭,也帶來許多消極作用,擴大和增強社會矛盾,不利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利于我國經濟的持續健康快速發展,不利于勞動人民政權的穩固,不利于勞動人民生活福利的提高。黨和政府應該重視這個攸關社會主義前途的問題,采取正確有效的政策和措施,切實保證公有制的主體地位。

四、學習所有制內部產權結構的系統剖析,探索公有制改革的途徑和形式

《資本論》在分析再生產各個過程時,對所有制內部產權結構進行了非常豐富的論述。它們為公有制,特別是社會主義國家所有制改革的途徑和方式提供了借鑒和導向作用。

馬克思對所有制重要作用不停留在一般的籠統的闡述,而是深入到所有制關系內部,分析所有權(property rights,也可譯為財產權利、產權)的結構,探尋在其背后的各種所有權主體之間的關系。《資本論》首先分析勞動力所有權(ownership,即狹義的所有權,也可稱為歸屬權、領有權)和支配權、使用權的分離,辯證地論述勞動者與資本家在市場上的平等交換關系和在勞動過程的奴役關系,揭開剩余價值生產的秘密。在第三卷,馬克思以很大的篇幅全面和具體地分析了貨幣和土地所有權與占有權、使用權的分離,詳盡地論證了貨幣和土地所有者(食利者、尋租者)與各種產業資本家(職能資本家)瓜分剩余價值的關系以及他們與勞動者的關系。此外還描繪了股份公司內部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及其導致的企業內部關系的變化,啟示資本主義被替代的必然趨勢。通過一系列的產權關系的分析,《資本論》科學地闡明了各種產權的職能、作用和確切的內涵,系統建立了比西方新老產權經濟學還早的科學產權理論。

《資本論》闡述的產權結構理論對我國國家所有制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黨中央明確指出,改革不是國家所有制的廢除而是它的自我完善。因此,一方面,改革斷然拒絕國有企業私有化或轉變為集體企業的主張,另一方面,針對國家所有制舊體制將所有產權都集中在國家,企業缺少必要的自主權利、活力不足的缺陷,在保證國家對生產資料的(狹義的)所有權的條件下,在國家所有制內部探索產權配置格局的優化調整,亦即實行國家所有制的多種實現形式。先是依照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原則,通過放權、讓利和承包制、資產經營責任制等形式,逐步將國有資產授予企業經營管理,使企業對國家授予其經營管理的財產享有占有、使用和依法處分的權利。進入90 年代以后,開始建立以“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為目標的現代企業制度,實行出資者所有權與法人財產權相分離,使公司擁有獨立完整的所有權,能自主決定自身的經營活動,獲得經營的收入,支配所得的利潤,自負盈虧并承擔應盡的責任;在企業內部則實行所有權和經營權相分離,建立健全企業的治理結構,使權利各方既互相制衡又緊密配合,形成有效的約束機制和激勵機制。建立和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對于提高企業的經營管理水平和競爭能力,具有重要的意義。但是,這種產權制度的改變使國家所有制內部出現了“集體性產權”,對國家所有制內部的統一協調關系不能不產生一些不利因素,還需要根據《資本論》中的產權理論加以分析研究,探索正確處理的方法。

五、正確領會對股份公司的論述,看清資本主義私有制變遷的過渡形式

《資本論》敘述了信用制度加速了生產力的物質上的發展和世界市場,促進生產規模驚人地擴大,指出生產力和生產社會化的發展與原來的資本主義私人占有產生矛盾,催生了股份制。繼之通過分析股份公司內部產權結構的變化,闡述了生產力的發展對資本主義私有制實現形式的影響,并通過資本所有權與管理職能的分離,論證資本主義占有的局限性以及剝奪剝奪者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有些學者沒有從整體去領會馬克思關于股份公司的理論,只摘取其個別詞語,說股份制已經“取得了社會資本的形式,而與私人資本相對立”,“股份制度是對資本主義的私人產業的揚棄”,主張股份公司制度就是未來社會要建立的社會所有制,既屬于勞動者公有,又保證人人所有。這種觀點明顯地違背了馬克思的本意。《資本論》多次指出股份制只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的一種實現形式,即由資本的所有者直接經營管理企業改變為專職的經理人員管理,所有權的私有性質沒有改變,所有者仍然可以憑借其所有權獲取利潤,企業并沒有擺脫資本主義的基本屬性。所以,它不是未來社會要建立的聯合生產者的所有制,而僅僅是向新的所有制演變的“過渡點”或“過渡形式”。《資本論》許多次指出股份制的過渡性質。例如:“資本主義的股份企業,也和合作工廠一樣,應當被看作是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轉化為聯合的生產方式的過渡形式,只不過在前者那里,對立是消極地揚棄的,而在后者那里,對立是積極地揚棄的。”[1]49“3 在股份公司內,職能已經同資本所有權相分離,因而勞動也已經完全同生產資料的所有權和剩余勞動的所有權相分離。資本主義生產極度發展的這個結果,是資本再轉化為生產者的財產所必需的過渡點,不過這種財產不再是各個互相分離的生產者的私有財產,而是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財產,即直接的社會財產。另一方面,這是所有那些直到今天還和資本所有權結合在一起的再生產過程中的職能轉化為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單純職能,轉化為社會職能的過渡點。”[1]494因此,必須嚴格區分股份制和馬克思預言的聯合起來的生產者的“直接的社會財產”,準確理解股份制的過渡性質,切莫將它當成所有制變革的終極目標。

由于對股份制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在我國提倡發展混合所有制的時候,有些專家把它說成是公有制的實現形式,有人還認為“混合所有制經濟=基本經濟制度”,“混合所有制經濟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就是馬克思的社會所有制”。這些說法除了不知道什么是基本經濟制度和所有制實現形式,將它們混淆在一起,連所有制主體的社會性質也分辨不清。分明是公有制主體和非公有制主體按份共有才叫混合所有,怎么忽然間就統統姓公了?所以,還要認真學習和領會馬克思主義的產權理論,弄清混合所有制的產權關系的特點,客觀地分析其積極作用和局限性,有領導按步驟地實行。

六、了解所有制與商品交換的關系,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資本論》從商品的分析開始,也一開始就論述所有制與商品的關系。首先談到的是所有制與商品交換的產生條件。“分工是商品生產存在的條件……在古代印度公社中就有社會分工,但產品并不成為商品。”“每個工廠內都有系統的分工,但是這種分工不是通過工人交換他們個人的產品來實現的。只有獨立的互不依賴的私人勞動的產品,才作為商品互相對立。”[3]55但是,這不等于說只有私有制才會存在商品。馬克思就提到,在原始社會,在共同體的邊緣發生了商品交換。可見,只要存在具有不同經濟權利的所有制主體,或獨立的產權主體,即使在公有制社會也可能發生商品交換關系。其次,馬克思剖析私有制下的商品關系,揭開商品拜物教的根源。商品交換本質上是人們互相交換勞動,建立經濟聯系的形式。可是勞動卻采取了價值的形式,脫離了人,成為支配人的神秘力量。這是因為,在私有制條件下,私人成為各自勞動產品的所有者,在互相讓渡自己產品的時候,必定要關心各自的勞動耗費是否得到補償。但商品生產者的生產條件各不相同,私有制又把他們彼此隔離開來,所以,勞動耗費無法直接計量、比較,只能通過市場關系將它們轉化為價值,然后再按照價值大小進行交換。這樣,勞動就轉化為價值,勞動產品就成為商品。“價值對象性只能在商品同商品的社會關系中表現出來。”[3]61馬克思指出:“勞動產品一采取商品形式就具有的謎一般的性質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呢?顯然是從這種形式本身來的。人類勞動的等同性,取得了勞動產品的等同的價值對象性這種物的形式;用勞動的持續時間來計量的人類勞動力的耗費,取得了勞動產品的價值量的形式;最后,勞動的那些社會規定借以實現的生產者的關系,取得了勞動產品的社會關系的形式。”[3]8“8 只有當社會生活過程即物質生產過程的形態,作為自由結合的人的產物,處于人的有意識有計劃的控制之下的時候,它才會把自己的神秘的紗幕揭掉。”[3]97再次,馬克思強調作為市場主體的人在商品關系中的作用。他說:“商品不能自己到市場去,不能自己去交換。因此,我們必須找尋它的監護人,商品所有者。商品是物,所以不能反抗人。……為了使這些物作為商品彼此發生關系,商品監護人必須作為有自己的意志體現在這些物中的人彼此發生關系。”[3]102他還提到,在交換過程中,商品始終處于被動地位,不能辨別與交換對象的情況,“商品所缺乏的這種感知商品體的具體屬性的能力,由商品占有者用他自己的五種和五種以上的感官補足了。”[3]102這樣,不同所有制主體結成的商品關系也就彼此不同。《資本論》前后描繪了各類主體之間的商品關系,分析它們的性質、發展規律、運行機制、作用和后果,構成了論述資本主義商品經濟的完整理論。

《資本論》關于資本主義商品經濟(其發達形態就是當今所說的市場經濟)的理論,對搞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一是,經過改革,國家所有制內部出現了集體性產權,企業有權有利有責,已經成為獨立的商品生產者經營者。國家所有制與商品經濟、市場經濟已不是能不能兼容,而是處于自身要求的內在統一關系了。我國全面實行市場經濟不是人們依照主觀認識選擇的結果,而是所有制改革后經濟發展的自然過程。一些人在國家所有制已經實行市場經濟多年的今日,還在炒作公有制不能與市場經濟兼容或兼容不好,有的是企圖進一步改造國家所有制(如要求全部改造為資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并向政府施壓,令其盡可能減少對市場的監督和必要的調控,有的則是為了向公有經濟爭地盤,乃至實行“私有化”。二是,啟示我們正確理解“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不能將它說成“市場是社會資源的主要配置者”。市場是無數經濟主體進行商品交換的關系,本身不是產權主體、經濟主體,沒有“自己的意志”,不具備決定資源配置的條件和能力。實際上,決定資源配置的是在市場中進行活動的各類經濟主體,他們根據市場的信息,作出分析和判斷,按照自己的不同感受、理解和意愿,自主地決定各種活動,換取、支配和使用各種社會資源。三是,對市場經濟不能迷信。既要肯定商品經濟促進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也要看到它存在自發性、盲目性、投機性、短期性、滯后性等缺陷,加強對市場的引導,合理運用市場機制。四是,要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從市場看,政府是最大的市場主體,可以從市場內部發揮引領市場的作用;從社會看,政府作為社會經濟的管理機構,有責任對市場的運行進行監督和宏觀調控。五是,我國的市場經濟是建立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基礎之上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與資本主義私有制同時并存,除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外,還存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必須處理好這兩種性質不同的市場經濟,壯大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更好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優勢。

七、認清所有制對分配的決定作用,處理好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分配關系

馬克思一貫認為,不同的生產資料所有制決定了不同要素所有者在生產中的地位和相互關系,進而決定了他們之間的分配方式和分配關系。他說:“這些一定的分配形式是以生產條件的一定的社會性質和生產當事人之間的一定的社會關系為前提的。因此,一定的分配關系只是歷史規定的生產關系的表現。”[1]997

根據這個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資本論》論證了雇傭勞動者收入的實質。馬克思科學地區分了勞動力和勞動,指出勞動不可能是商品,資本家購買的是勞動力,工資不是勞動的報酬,而是勞動力價值或價格的轉化形態(即歪曲表現)。資本家按勞動力的價值或價格購買了勞動力,得到一定時期勞動力的支配權和使用權,監督指揮雇傭工人按他們的要求進行勞動,獲得工人創造出的大于勞動力價值的全部價值。結果是,工人只得到維持勞動力再生產所必要的價值,資本家無償獲得剩余價值。因此,資本主義不存在勞資之間的直接分配關系,他們在社會純收入中所占的份額是通過勞動力買賣實現的。

馬克思在揭露剝削階級收入的來源之后指出:“生產剩余價值即直接從工人身上榨取無酬勞動并把它固定在商品上的資本家,是剩余價值的第一個占有者,但決不是剩余價值的最后所有者。以后他還必須同在整個社會生產中執行其他職能的資本家,同土地所有者等等,共同瓜分剩余價值。”[3]619這種瓜分實際上就是按生產要素分配。馬克思指出:“單純法律上的土地所有權,不會為土地所有者創造任何地租。但這種所有權使他有權不讓別人去經營他的土地,直到經濟關系能使土地的利用給他提供一個余額,而不論土地是用于真正的農業還是用于其他生產目的。”[1]853

資產階級庸俗經濟學為了否認資本主義剝削關系,硬說各種生產要素都創造價值,或者對生產都有貢獻,資產階級、土地所有者的收入都是自己創造的,或者是他們貢獻的報酬。馬克思批判這種論調,指出:“勞動力的、資本的和土地的所有權,就是商品這些不同的價值組成部分所以會分別屬于各自的所有者,并把這些價值組成部分轉化為他們的收入的原因。但價值并不是因它轉化為收入而產生的,它在能夠轉化為收入,能夠取得這種形式以前,必須已經存在。”[1]981

這里實際上說明了,生產資料所有權才是生產要素所有者得以參加分配的根本原因,按要素分配是按要素的所有權分配,而不是按生產要素的貢獻分配。

為了與資本主義分配關系作比較,馬克思還設想了自由人聯合體的分配方式。“這個聯合體的總產品是社會的產品。這些產品的一部分重新用作生產資料。這一部分依舊是社會的。而另一部分則作為生活資料由聯合體成員消費。因此,這一部分要在他們之間進行分配。……每個生產者在生活資料中得到的份額是由他的勞動時間決定的。這樣,勞動時間就會起雙重作用。勞動時間的社會的有計劃的分配,調節著各種勞動職能同各種需要的適當的比例。另一方面,勞動時間又是計量生產者個人在共同勞動中所占份額的尺度,因而也是計量生產者個人在共同產品的個人消費部分中所占份額的尺度。”[3]95

《資本論》對分配關系的論述,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分配關系有重要的啟示。一是,必須維護勞動者的利益,堅持和完善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二是,區別按勞分配和按生產要素分配,反對那種認為按生產要素分配已經包含了按勞分配,因而無須實行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的觀點。三是,正確認識當前階段分配不公的主要表現,是占人口極少數的富豪與廣大人民收入和財富的懸殊,其根源是引導和監管不力的資本主義私有制,或者說,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的過度膨脹。要揭穿少數人將“國有經濟壟斷”、“官員和國企高管腐敗”說成是分配不公的主要原因,混淆視聽,制造對政府和國有企業的不滿,便于實現其私有化圖謀。四是,要解決分配不公的問題,除了運用財政稅收的再分配功能,改進工資政策,加強對私有經濟的引導和監督等等,首要的是,必須在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中,堅持公有制為主體。

八、領會關于經濟規律產生基礎的闡述,認識和自覺運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經濟規律

《資本論》在第一版“序言”就開宗明義表示:“本書的最終目的就是揭示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3]11,指出經濟規律就是“以鐵的必然性發生作用并且正在實現的趨勢。”[3]8論述經濟規律具有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必然性,有什么樣的生產關系,就必然產生與之相應的經濟規律。人們不能創造、改造和消滅經濟規律,“一個社會即使探索到了本身運動的自然規律,……它還是既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發展階段。但是它能縮短和減輕分娩的痛苦。”[3]11這些闡述強調人們要認識規律,按照規律的要求辦事,同時,人們通過實踐能逐步發現、認識經濟規律,并在一定程度上加以利用,為社會謀福利。

《資本論》在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基礎上,深入研究了社會再生產各個過程與總過程,闡明和揭示了資本主義生產的一系列規律,如價值規律、剩余價值規律、工資規律、市場供求規律、競爭規律、資本積累規律、人口規律、社會總產品實現規律、利潤率平均化規律、按生產要素分配規律,等等,特別指出:“資本主義生產——實質上就是剩余價值的生產,就是剩余勞動的吸取”。[3]29“5 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動機和決定目的,是資本盡可能多地自行增殖,也就是盡可能多地生產剩余價值,因而也就是資本家盡可能多地剝削勞動力。”[3]36“8 生產剩余價值或賺錢,是這個生產方式的絕對規律。”[3]679

既然經濟規律是特定生產關系運行的必然趨勢,對它們的分析就離不開生產關系的基礎:生產資料所有制。《資本論》對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的分析都是從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基本特點,即資產階級憑借其占有的生產資料,盡可能多地占有工人的無償勞動,無止境地追逐剩余價值這個特點出發的。正是資本主義的私有制,改變了勞動和所有權的關系,全面影響了資本主義的生產、交換和分配過程。馬克思指出:“最初,在我們看來,所有權似乎是以自己的勞動為基礎的。至少我們應當承認這樣的假定,因為互相對立的僅僅是權利平等的商品所有者,占有別人商品的手段只能是讓渡自己的商品,而自己的商品又只能是由勞動創造的。現在,所有權對于資本家來說,表現為占有別人無酬勞動或產品的權利,而對于工人來說,則表現為不能占有自己的產品。”[3]63“9 商品生產按自己本身內在的規律越是發展成為資本主義生產,商品生產的所有權規律也就越是轉變為資本主義的占有規律。”[3]644

學習《資本論》關于資本主義經濟規律及其產生基礎的論述,對認識和應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經濟規律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改革開放以后,我國的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結構發生重大的變化,資本主義私有制重新出現和迅猛發展,形成社會主義公有制與主要是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同時并存的生產資料所有制二元化結構。在這個基礎上,產生了生產關系的二元化,即社會主義生產關系和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同時并存。這兩類生產關系的經濟主體和權利關系不同、社會生產目的有根本差別,都各自按照不同性質的經濟規律運行和發展。除了一些在各種社會經濟形態中通行的共同經濟規律,如價值規律以外,在社會主義生產關系中運行的主要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規律、協作勞動規律、有計劃按比例發展規律、按勞分配規律等等。至于資本主義生產關系,《資本論》提到的各種經濟規律還照樣存在。這些資本主義規律發揮作用,導致收入和財產差距不斷擴大以及層出不窮的經濟亂象,產生了一系列與社會主義原則相背離的現象,引起廣大民眾對社會主義優越性的懷疑。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不僅同時存在兩類不同性質的經濟規律,它們還互相影響。其中,總有一類經濟規律在社會經濟中不同程度地起著主導作用。至于究竟是哪類規律居于主導地位,各類經濟規律的作用范圍和影響力度如何,則取決于它們賴以存在的經濟類型的實力。哪一類經濟能較快發展,力量較強,在它基礎上產生的經濟規律就能在社會經濟中起較大的作用,成為居主導地位的規律。我們應該重視這個問題,針對其發揮作用的根源考慮對應措施。最根本的是壯大社會主義公有制,切實保證公有制的主體地位,盡量發揮社會主義經濟規律的正效應影響,減少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的負效應影響,促進國民經濟按比例持續發展。

九、認識所有制與社會矛盾的關系,正確處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主要矛盾及其變化

矛盾分析是唯物辯證法的重要方法。《資本論》從分析商品這個最簡單的、最普通的、最基本的、最常見的、最平常的關系開始,揭開資本主義社會一切矛盾的胚芽,繼之又全面分析了社會再生產各個領域,暴露了建立在資本主義私有制基礎上的生產關系的一系列矛盾。

在資本主義社會里,生產資料歸資本家個人所有,生產的目的是追逐剩余價值,因而使得具有社會性質的生產力的發展要求無法實現。所以,馬克思指出:“手段——社會生產力的無條件的發展——不斷地和現有資本的增殖這個有限的目的發生沖突。因此,如果說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是發展物質生產力并且創造同這種生產力相適應的世界市場的歷史手段,那末,它同時也是它的這個歷史任務和同它相適應的社會生產關系之間的經常的矛盾。”[1]279資本主義社會必然產生生產社會性與生產資料的私人資本主義占有之間的矛盾,生產方式起來反抗占有方式。這就是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這個矛盾是資本主義社會一切弊端的總根源,在資本主義范圍內是無法克服的,它只有通過革命,以生產資料公有制取代私有制,以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才能得到解決。

不僅如此,“資本主義的發展在使生產過程的物質條件及其社會結合成熟的同時,也使生產過程的資本主義形式的矛盾和對抗成熟起來,因此也同時使新社會的形成要素和舊社會的變革要素成熟起來。”[3]55“由資本形成的一般的社會權力和資本家個人對這些社會生產條件擁有的私人權力之間的矛盾,發展得越來越尖銳,并且包含著這種關系的解體,因為它同時包含著生產條件向一般的、共同的、社會的生產條件的轉化。這種轉化是由生產力在資本主義生產條件下的發展和實現這種發展的方式所決定的。”[1]294馬克思在揭露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的同時,也謳歌了未來社會的光明景象:“社會化的人,聯合起來的生產者,將合理地調節他們和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把它置于他們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讓它作為盲目的力量來統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無愧于和最適合于他們的人類本性的條件下來進行這種物質變換。”[1]926-927

《資本論》關于社會矛盾的全面論述,啟發我們如何正確認識和處理社會主義的社會矛盾。

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以后,中國共產黨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總結國際國內建設社會主義的戒鑒,分析我國的各種社會矛盾,提出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是我國的社會主要矛盾,動員全國人民努力發展生產,解決這個矛盾。經過幾十年的艱苦奮斗,我國生產力總體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但生產發展還不夠平衡、不夠充分,與人民的多方面需要之間還存在矛盾。

經過改革開放,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從單一社會主義公有制轉變為多種所有制并存,形成生產關系和經濟規律的二重化。除了社會主義的社會主要矛盾還繼續存在,又萌生了資本主義的社會主要矛盾。兩類社會矛盾互相影響,可能促使一種生產關系出現新的矛盾,也可能使固有的矛盾緩和或者激化。經濟力量強大的生產關系將對社會矛盾的變化起主導的作用。因此,必須發展壯大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減弱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的影響力,才能保證我國沿著社會主義道路走向更高的階段。

十、將《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作為分析社會政治經濟關系的基礎,正確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特點

首先,《資本論》從個體和宏觀層面對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進行全面深刻地分析,提供了完美的范例,啟示我們要從本質上認識一切經濟關系以及它們變化發展的規律就離不開對所有制的分析。《資本論》開篇對商品的二重性的論述,就是從不同所有制主體互相比較和交換勞動的關系進行分析的。在資本主義生產、流通和分配過程的研究中,對各種近似普通的現象或范疇,也無一不是根據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特點揭示出它們的內在關系和實質。這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方法。前面談到,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國在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不少問題和消極現象,有的還同社會主義原則相悖離。它們不但難以解決,而且還愈演愈烈,導致群眾對社會主義道路產生疑惑,甚至喪失信心。其實,這些問題和消極現象與我國當前階段公有制和資本主義私有制并存的所有制社會結構密切相關。雖然它們出現在社會主義社會,卻是在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基礎上產生的,是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發揮作用的結果。只有運用所有制理論進行分析,才能找出問題產生的根源,有針對性地加以解決,群眾的疑惑也就容易解釋清楚。

其次,運用《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有助于正確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特點。那就是,由于生產資料所有制存在二重化,我國在當前階段同時存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類性質根本不同的生產關系,同時存在性質和作用不同的兩類經濟規律,同時存在兩類影響不同的社會主要矛盾。兩種力量的角逐將決定中國的前途和命運。馬克思主義者要正確認識這個基本特點的根源,義不容辭地呼吁加強公有制,尤其是社會主義國家所有制,為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奠立強大和牢固的基礎。

參考文獻:

[1]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2]鄧小平.鄧小平文選(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3]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察網(www.mwcna.icu)摘錄自《經濟學家》2017.11。原標題《《資本論》的所有制理論對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指導意義》。吳宣恭,察網專欄學者,廈門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theory/201801/40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