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理清這一切,關鍵就在于弄清楚中國人的心結到底在哪里,而不是一味自我反思,皮毛都沒理清楚,就斷言中國人太丑,中國人在搞民族主義了。而在未來,如果傲慢的西方不選擇改變,繼續踐踏中國文物和民族尊嚴,繼續抹黑中國,那么存在于東西方社會之間的隔閡也將更加難以愈合。解決東西方社會矛盾的關鍵是在西方人怎么做,而不是中國人怎么做。

巴黎圣母院的一場大火,點燃了中國互聯網上的一場輿論炮火。面對這一場法國的文化大火,中國人分成了矛盾尖銳的幾撥,有號稱“與法國同在”的,也有高喊“天道有輪回”的,眾人組成各自立場的隊伍,彼此口誅筆伐,上演了極為罕見的“網絡口水戰”。

不出所料的是,除了某些國內媒體的迅速“自省”外,很快就有類似于美國CNN在內的,用意頗深的西方媒體跟進嘲諷。這些西方媒體添油加醋,劍指中國社會,甚至歪曲史實,并再一次站到了道德制高點高喊:看哪,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爆發啦!多么丑陋的一群人!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美國CNN報道截圖)

在美國CNN的報道中,我們也是再次看到了西方媒體的“公正立場”。在簡單的陰陽怪氣式報道之后,CNN開始“大談歷史”。它們避重就輕地渲染“中國人無德無良”,甚至把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原因引導為“打擊清政府的正義軍事行動”,卻對列強的侵略行徑遮遮掩掩。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此次,我們綜合海內外的“輿論風向”來看,似乎中國人的“劣根性”又被眾媒體發揮到極致了,中國人也再次成為“最該反思”的一個群體。那么,真的是這樣的嗎?

憑什么不能談圓明園?到底是誰玻璃心?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在本次的輿論交鋒中,除了外媒的道德批評外,國內的不少媒體人也加入了“自我反思”的隊伍,在某些媒體人的筆下,中國人不應該提及圓明園的事情,他們在試圖讓情緒化的中國人閉嘴。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上圖:國內部分媒體人,迅速定義“中國人真丑”。)

雖然說筆者也并不支持情緒化的偏頗言論存在,于人性道義、國家形象來說,這些情緒化言論都是不可取的。但對于某些媒體一邊倒的各種自我反思、譴責同胞情緒宣泄的行為“太下賤”的論調,也是頗為反感的。

媒體無權綁架群眾不去回憶那一段慘痛的歷史,更無權站在道德制高點,以圣母的姿態直接定義情緒化的國人是壞人、是惡人、是丑陋不堪的。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搞清楚這一切,我們就必須弄清楚為什么那么多中國人要憤怒地提及圓明園的歷史。

巴黎圣母院的焚毀的確令人惋惜,而這也難免讓中國人百感交集,所以眾人想起圓明園之事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因為一百多年前,就是英法聯軍放火燒毀了中國的文化瑰寶圓明園。所以,中國人在此刻提及圓明園,不論是為了銘記歷史,還是為了表達內心的激烈情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憑什么不允許中國人表達了呢?我想,誰都沒有這個權力,讓作為曾經的受害者的中國民眾在這一歷史問題上閉嘴。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民族主義會搞垮中國?精神殖民當休矣!

我們看到,除了譴責國人“不該提及圓明園”外,很多人還帶頭將國人的憤怒直接歸結為了“極端民族主義”的膨脹,甚至有人又以此為依據,為西方長期攻擊的“中國民族主義進入白熱化”的觀點站隊,激動地感慨到:再這樣下去,中國會完蛋的。

可以說,這些人是真的很“圣母心”,因為你會發現,這些看似理性的論調背后,其實絕大多數的出發點都是“別人都這么可憐了,我們還要這樣潑冷水是不對的”。這聽起來似乎挺在理,但他們似乎只看到了別人的傷疤,卻看不到自己中國人的傷疤,也看不到以往在中國人沉靜在悲痛中的時候,站在道德制高點的西方政客和那些西方媒體,都做了哪些缺德的事。

相關資料: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對于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其實用一句話便可以概括:中國人本善良,只是被逼急了,才變得話中帶刺。

不管是假裝受害者的道德楷模西方人,還有那一眾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批評國人“大興民族主義”的自媒體公知,似乎都沒弄明白中國人為什么變得冷血,甚至是憤怒。而事實上,這一切問題的根源,都來自西方社會自身。

中國人之所以變得冷血,不僅僅是因為這些西方國家曾經犯下過“火燒圓明園”之類的滔天大罪那么簡單,最根本的點在于,某些不知羞恥的群體,不僅不對歷史的罪過做出應有的道歉,對中國人承受的傷痛表達歉意,甚至還一次次攻擊、抹黑、羞辱中國和中國人民。所以,有些時候真的不能怪中國人冷血,我們不能逼著受害者去原諒一個不知悔改的惡人。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而事實上,中國人其實也并不稀罕那虛偽的道歉,真正讓中國人憤怒的,是強盜們賊心不死的低賤虛偽:

在英國大英博物館、法國盧浮宮等數十個西方博物館和收藏公司里,收藏著約164萬件中國文物,其中絕大多數為戰爭掠奪文物。此外,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預計,流落在歐美民間的中國文物超過1000萬件。

而更讓人感到憤怒的是,為了可以名正言順地將這些文物據為己有,英法德等國,直接閉門開了個會,一起簽署了一份主題為“全球文物共享”的協議,宣稱是“國際社會達成了共識”,然后厚著臉皮繼續將戰爭掠奪文物據為己有,在面對中國等受害方索要的時候,要么裝傻,要么閉口不談。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除此之外,他們還“頂風作案”,公然拍賣中國國寶。在筆者此前批評西方公然叫賣中國文物的文章中,筆者提到了幾個例子:

2012年12月, 一枚在鴉片戰爭期間被英法聯軍從圓明園擄走的中國乾隆玉璽,在法國最大的拍賣行艾德拍賣行以110萬歐元的價格成交。當時遭到了中國人的嚴重抗議和譴責,甚至是驚動了世界各大主流媒體,但法國拍賣行依舊“若無其事”、“光明正大”地給賣掉了。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同樣是玉璽,也同樣是在法國:2016年12月在巴黎的另一次拍賣會上,一個中國玉璽以2100萬歐元的天價售出,創下全球拍賣記錄。西方人驕傲地高呼:新的世界拍賣紀錄誕生啦,是中國文物創下的!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而除了法國外,在美國紐約的拍賣會上,一件“明萬歷棗皮紅地青花纏枝蓮梅瓶”同樣被美國人高價拍賣,最終被中國商人劉文軍拍下,劉先生此文物捐贈給了國家,入藏國家南海博物館。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英國方面,2018年4月,英國肯特郡的坎特伯雷拍賣行無視中國方面的抗議和國際法的規定,公然拍賣一件鴉片戰爭期間的戰爭掠奪品,據悉,該文物為我國西周青銅器“虎鎣”,當場僅20分鐘就被拍出41萬英鎊的高價。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而面對祖國的文物被無底線倒賣的情況,很多有能力的商人和海外華人華僑,選擇了自掏腰包送文物回家,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不希望自己的文化被他們玷污。

在比利時,外籍華人吳培,曾無數次地奔波于英國和比利時等歐洲國家之間,數年前,他曾在英國的一家拍賣行里以高達1萬多歐元的價格買下了底價為800歐元的一件“雍正內粉彩外胭脂紅釉花卉紋盤”。根據華文媒體的報道,22年來,吳培歷盡艱辛,陸續從西方人手中花巨資“要”回了4000多件中國文物。一路走來,吳培只為圓自己心中的“中國文物回歸夢”。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不過,狡猾的西方商人和文物拍賣的“既得利益者”,已經不再滿足于非法販賣中國文物了,他們甚至利用起了中國人的“愛國情懷”,不斷抬高拍賣價格,即便起價高到沒有多少西方買家會出手,但他們一點都不擔心賣不出去,因為他們算準了,肯定會有中國人愿意花錢要回去。

最為典型的就是12生肖銅首的拍賣——2000年保利集團斥資700萬港元購回牛首、740萬購回猴首、1400萬購回虎首。2003年9月,何鴻燊600余萬元將豬首銅像購回。2007年愛國企業家何鴻燊博士再次以6910萬元港幣購得馬首銅像,并將其捐贈國家。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2009年2月,佳士得在巴黎拍賣鼠首和兔首,國內組織了近百人的律師團赴法抗爭,國家文物局也曾多次約見并致函佳士得有關負責人,但終究沒能阻止拍賣。最終兩只獸首被中國商人蔡銘超以3149萬歐元(約2.8億元人民幣)的天價競得,但之后他拒絕付款。而自此以后,獸首類文物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所以請問各位譴責中國人太冷漠的那些“道義之士”,在中國互聯網上高舉圣母燈塔,侃侃而談的時候,是否為中國人所遭遇這些不幸吶喊過?此時譴責國人“丑陋”的時候你在,可當時你卻在哪?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美國24歲男子羅哈納惡意損壞中國文物兵馬俑,美國法院卻以“他還只是個孩子”將他無罪釋放。)

美國人惡意損毀了中國兵馬俑的手指,美國法院將罪徒無罪釋放了;法國拍賣公司公開拍賣中國國寶,法國民眾和政府對此視而不見;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日教育部門大改教科書,抹去侵略戰爭的罪名,也沒見怒斥國人“丑陋”的媒體站出來挺正義。

此外,某些西方的媒體和政客,也依舊不選擇放過中國,長期攻擊抹黑中國的行為也是有目共睹的,他們支持中國的分裂勢力,美化昆明恐襲的暴徒,將中國丑化和妖魔化,唯恐中國不亂。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圖源:人民網,西方媒體長期雙標制約中國話語權。)

所以,當你勸中國人善良的時候,是否去勸勸某些人,好歹做一回“人”啊!

總有人勸中國人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放下仇恨才能走下去”,這就頗為有趣了,好像是中國人放不下仇恨才導致的矛盾。圣母們從來都不去找壞人們這些年都做了什么壞事加以批評,卻來譴責中國人“心眼小”。可以說,這么做的人要不是壞,就是精神太奴。

與其質問國人為何放不下,不如問問強盜們:何時道歉?何時歸還文物?何時不再惡語攻擊中國?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觀點:你有什么資格禁止中國人憤怒?

誠然,部分國人的言論確實太過偏頗,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的嘴臉確實“不妥”,這也是筆者厭倦的。而作為一個始終立足于客觀、中立看待問題的作者,筆者的態度也很明確:巴黎圣母院損毀,是全人類的損失,雖然法國人曾犯下過滔天大罪,但文物無辜,誰都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筆者這一表態,被不少人誤解,也有偏激的人怒斥筆者,高喊筆者為“洋奴”。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4月16日,一噴子在后臺私信攻擊謾罵筆者后,見筆者沒有回應,便再次在文章下留言攻擊,對于這種極端的人,筆者表示心寒。任何一種極端行為,都不應該被贊許。)

筆者當時也很氣憤,但對于眾人的表態,那些被批“不妥”的言論,筆者也均在后臺做了精選和推薦。

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筆者認為,我們誰都無權扼殺國人的表達權,而且這種情感應該被允許存在,否則誰來壓制那一群為西方罪行洗白的精神洋人?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于國家大義,我們對法國的損失表示慰問,面子總是要給的;于人性情懷,我們對巴黎圣母院的損毀表示惋惜,這是出于為人的善良;于民族情感,我們有權、也有理由宣泄內心的情緒,這是人之常情。

所以,別再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譴責同胞“沒人性”了,你可以勸同胞“理智一些”,但你有什么理由說中國人丑陋?是的,誰都沒資格這樣做。

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

寫在最后:

還是那句話,理清這一切,關鍵就在于弄清楚中國人的心結到底在哪里,而不是一味自我反思,皮毛都沒理清楚,就斷言中國人太丑,中國人在搞民族主義了。

而在未來,如果傲慢的西方不選擇改變,繼續踐踏中國文物和民族尊嚴,繼續抹黑中國,那么存在于東西方社會之間的隔閡也將更加難以愈合。解決東西方社會矛盾的關鍵是在西方人怎么做,而不是中國人怎么做。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郎言志”】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中國人“民族主義”了?應該反思的是西方人:為啥自己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