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一個電話對中美關系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它是很有限的。但是我們有句話叫駱駝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壓死的。一個電話就是一根稻草,一個一個稻草添上去,還是會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產生一些影響的。特朗普剛上臺時,他的對華政策基本上是不屑一顧,他認為只要對中國施壓,一切成果都能獲得。他認為前幾任美國總統最大的問題就是對中國太軟了。上臺兩年多,他深知這種經驗,深知中美利益深度的勾連。

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給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打電話稱,非常擔心中國將領先于美國。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 現年94歲的吉米·卡特已成為最年長的美國在世前總統

特朗普為何會有這樣的擔憂?未來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這些就是這期《一南軍事論壇》關注的話題。

主持人:據現年94歲的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透露,前幾天,特朗普第一次給他打電話,說自己感到中國正走在美國的前面。卡特跟特朗普分析原因,說主要是因為美國浪費了3萬億美元在軍費開支上,而中國沒有為戰爭浪費一分錢,將資源都投入在了高鐵等項目建設上。那么一南教授,您覺得這位94歲的美國老總統分析得有道理嗎?

金一南:姜還是老的辣。老布什去世以后,卡特就成為最年長的美國在世前總統。他有多年的政治經驗。他反復強調,中美之間必須合作,不能對抗。卡特也表示,他之所以這樣說不是從中國利益出發,而是從美國利益出發。1979年1月,卡特主持中美建交,也不是為了中國的利益,而是為了美國的利益,必須建交。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在鄧小平和卡特的推動下,中美兩國于1979 年1月1日正式建交

卡特說,建交以前,不管是在朝鮮戰場,還是在越南戰場,中美之間直接的、間接的都發生過對抗,建交以后再也沒有對抗了。中美之間沒有對抗了,美國卻轉到別的地方,跟這個對抗,跟那個對抗,打了一系列的仗。特朗普上臺的時候說,我們在中東的兩場戰爭中花掉了6萬億美元。但是在今年推遲的《國情咨文》中特朗普修改了這兩場戰爭的花銷金額,不是6萬億,而是7萬億美元。

我認為在不能用戰爭行動來解決問題的這點上,特朗普其實跟卡特并沒有太大的差異,甚至有很雷同的地方。特朗普在競選時就表示反對伊拉克戰爭,他認為前幾任總統在伊拉克戰爭投入太多,耽誤了美國基礎設施建設。特朗普競選的時候曾說,美國在中東扔掉了6萬億美元,扔到中東的黑窟窿里去了。美國做什么?悍馬軍車,定點清除,無人機,巡航導彈,美國都做這些。而中國人在做什么呢?中國人在建高鐵、高速公路、機場、會展中心,一個建得比一個漂亮。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美國在中東的兩場戰爭中花掉了近7萬億美元

特朗普競選時的講話其實跟卡特異曲同工,卡特講中國把錢花在了基礎設施和教育上,美國把錢花在了戰爭上,所以造成了中美之間這種發展的差距,也造成了特朗普今天的恐懼:中國有可能趕上美國了,甚至中國走在美國前面了。卡特后來在這個電話里也表示,他對中美競爭并不很擔心,他的焦慮是美國應該把重點轉到建設上來,這才是核心。如果美國繼續在軍費上投入巨大,造成軍費的極大消耗,那么最終結果是美國既無法贏得絕對安全,還拖累整個美國經濟的發展。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美國2019年軍費堪比一大國GDP

卡特表示他并不是為中國說話,或者是拿中國的優點比美國的缺點,他的意思是尋找一條正確的發展思路。從這點看,他跟特朗普身邊的人,像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包括副總統彭斯都不太一樣。卡特的觀點是,美國還是要通過與中國搞建設性關系,與世界形成建設性的關系,共同解決世界問題,而不是通過對抗來維護美國的利益,那條路是走不通的。

主持人:果然,這老姜辣味大,老人經驗多。卡特還用數字來印證自己的觀點。他說,美國在242年的建國歷史中,只有16年沒在打仗,美國堪稱世界歷史上最好戰的國家。但是與有些國家靠流血戰爭換來領土不同,美國的領土很大一部分是花錢買來的。比如1803年,法國皇帝拿破侖把占地二百多萬平方公里的法屬路易斯安納賣給了美國。1819年,美國從西班牙手中買來了佛羅里達州,后來從墨西哥手中買來大量國土。1867年,又從沙俄手中買來拉斯維加斯。那么一南教授,一個靠買買買起家的國家最后怎么就變得熱衷于戰爭了呢?

金一南:我們要注意,美國以前發戰爭財,飽嘗戰爭的甜頭。不管是南北戰爭完成了美國的統一,是美墨戰爭、美西戰爭完成了美國的海外擴張,還是一次大戰戰勝德國,二次大戰戰勝德國和日本。雖然不是美國一家主導,但美國都通過這些戰爭發了大財。所以美國很多政客都有一種觀點:眼前戰爭是近期的損失,但總體來看戰爭我們是收獲很大的。美國通過戰爭控制了整個歐洲,美國的軍事基地遍及世界,美國通過軍隊駐軍造成了美國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世界上的所有帝國,包括羅馬帝國、波斯帝國、阿拉伯帝國、奧斯曼帝國都沒有達成今天美國霸權的輝煌。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早在二戰的時候,美國就開始瘋狂地賣武器

這些記憶在美國的政界、美國的軍界、美國的經濟界、軍火工業界這樣一批人的頭腦中根深蒂固:通過戰爭獲得收益。甚至最近委內瑞拉的危機,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拿著向媒體展示的筆記本,那個筆記本上面草書了美國正在計劃派5000人軍隊進入委內瑞拉。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美國已經計劃派遣軍隊推翻馬杜羅政權

現在,美國南部戰區司令公開表示,軍隊已做好一切準備,只待總統一聲令下就可介入委內瑞拉,如果馬杜羅在今年底不能下臺,那么委內瑞拉就要變成第二個敘利亞。這叫什么話?一個美國的將軍,一個戰區司令,威脅一個主權國家的總統:你如果不下臺,你的國家就變成敘利亞那樣戰火連天,所有城市變為廢墟。美國今天充分吸取戰爭教訓了嗎?他們這一批人并沒有,他們還想通過這個手段擴張。當然這一點他們跟特朗普是有區別的。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美國對敘利亞轟炸, 大馬士革一夜間變成廢墟

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他當年反對越南戰爭。越南戰爭期間,特朗普逃服兵役,他現在成為美國總統,不得不強撐著。為了獲得軍方的支持,獲得國防工業界的支持,獲得政界包括他的共和黨保守派的支持,他必須得大量投入軍隊。他想遏制過多的軍事冒險。但是他能不能左右美國政局,這一點很難說。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卡特今天把特朗普與自己電話交談的內容公開發布出來,不僅是表達了自己不主張中美對抗這樣一個觀點,更是把這個觀點說給那些美國政界、軍界、商界、國防工業界中想通過戰爭獲利、能掌控美國政策走向的人聽的。

金一南:對。我認為卡特今天提出警告絕不僅僅是針對特朗普,而是針對整個美國政界。那批美國的將軍們想通過戰爭增加自己的軍銜,軍火商想通過戰爭發大財,政客想通過戰爭博取名譽,這些人的利益糾集在一起,但它表面上打的旗號都是美國的國家利益,所以卡特在這兒作出警告。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你遭殃我發財:美國軍火商在伊拉克賺得盆滿缽溢

現在美軍的軍費開支7000多億。現在世界上主權國家國民生產總值超過7000億美元的都沒有幾個,而美國現在7000億美元全部投入軍費開支。美國怕什么呢?誰威脅美國了?美國有最得天獨厚的安全條件,它只有兩個鄰國,東面是大西洋,西面是太平洋。美國處在一個全世界最安全的環境中,但美國卻覺得自己最不安全,它認為全世界很多人都威脅美國:其它國家只要經濟發展快了就是威脅美國,其他國家搞國防現代化就是威脅美國

這完全是偏執,包括這些力圖發戰爭財的人,他們就必須吃這碗飯,戰爭就是一碗飯,軍事威脅就是一碗飯,通過吃這個飯不但能維持自己生存,能維持自己發展,還能使自己升官發財。所以威脅別人、訴諸武力就成為了他們一個集團或數個集團的利益,而不是美國國家利益。

主持人:其實早在今年1月份,卡特曾給特朗普寫過一封信,建議成立一個6人專家小組,在幕后協助改善與中國的關系。那么一南教授,您覺得經過這次電話溝通,特朗普的對華舉措會有所調整嗎?

金一南:一個電話對中美關系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它是很有限的。但是我們有句話叫駱駝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壓死的。一個電話就是一根稻草,一個一個稻草添上去,還是會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產生一些影響的。特朗普剛上臺時,他的對華政策基本上是不屑一顧,他認為只要對中國施壓,一切成果都能獲得。他認為前幾任美國總統最大的問題就是對中國太軟了。上臺兩年多,他深知這種經驗,深知中美利益深度的勾連。

金一南: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

▲美國經濟也不像特朗普想象的那么好

特朗普選擇給卡特打電話。我認為特朗普從內心來說,在如今曠日持久、艱難曲折的美中貿易談判過程中,美國的貿易繼續出現巨大的逆差,而且美國經濟也不像特朗普想象中的那么好。特朗普通過這些事實越來越感受到卡特當年決定與中國建交是明智的,所以他選擇與卡特打電話。這些都能看出來特朗普思想微妙的轉變,這個轉變并不是很大,并不是說帶有根本性的、政策性的轉變,但是畢竟這些事實讓他越來越認識到卡特當年與中國建交,與中國人搞關系,這對美國利益來說這是正確的。也可以說,通過這個電話,卡特對特朗普做了一個非常清醒的提醒。

【本文由央廣國防時空與國防大學微信公眾號聯合出品】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一南軍事論壇:特朗普擔心中國領先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是否會有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