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

制造網絡水軍的水軍工廠至少可以追溯到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政府時期。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企業和工會有權無限制地在大選周期向“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這些委員會接受捐款后,會間接地支持“自己”的候選人,并針對他的(她的)反對派進行抹黑宣傳。“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遂成為美國最早的水軍工廠。相比之下,一般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則只能接受不大于5000美元個體的捐款,且社會團體和公司企業的捐資也被禁止。可以說,美國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正是公開追逐政治利益的產物。

 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

“網絡水軍”這一術語最早出現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的黑客行話中。在全球互聯網時代,隨著網絡社交平臺的廣泛化應用,原先黑客意義上的網絡水軍已搖身裝扮成普通網民,刻意發布和傳播虛假信息,以達到掩蓋事實真相、產生負面社會影響的目的。

網絡水軍往往出于特殊的目的,挑撥詆毀,謠言惑眾,其持續、集中、廣泛、大量散播的不良言論往往成為影響事態發展的重要輿論推手。正所謂,“網絡水軍挑撥到哪里,哪里形勢就急轉直下”,而這正是網絡水軍及其背后的勢力所希望看到的結果。

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

制造網絡水軍的水軍工廠至少可以追溯到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政府時期。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企業和工會有權無限制地在大選周期向“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這些委員會接受捐款后,會間接地支持“自己”的候選人,并針對他的(她的)反對派進行抹黑宣傳。“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遂成為美國最早的水軍工廠。相比之下,一般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則只能接受不大于5000美元個體的捐款,且社會團體和公司企業的捐資也被禁止。可以說,美國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正是公開追逐政治利益的產物。據悉,2010年,美國就注冊了83家“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2016年已發展到2395家,這反映了美國水軍工廠操縱公眾意識的能力在急劇擴大。

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

2017年5月美國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在社交網站推特上宣布將成立一系列政治行動委員會。

當然,美國的網絡水軍絕不僅僅滿足于抹黑自己“雇主”的政治對手,更是借助網絡的力量肆意攻擊他國的國內事務。比如,美國一家名為“復寫器”的俄語版網站,就專門系統地批評、置疑、批駁來自俄羅斯的消息。2012年,美國“自由之家”發表“關于互聯網言論自由的報告”,煞有介事的指責別國破壞言論和人權自由。美國務院、谷歌、雅虎、臉書、推特都是這一報告項目的擔保人。

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

2012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左)和斯蒂芬·布雷耶(右)在南卡羅來納州討論政治捐款改革

再有,美國一“全球誘導中心”,2018年獲得4000萬美元,與科學家聯合會一起開展了一項“所需信息”共享的工作。對此,美國基督教新教派刋物“阿拉巴馬月光”在2018年2月這樣寫到,又有一筆財政撥款劃到了美國務院水軍制造廠名下,專款專用于對付“俄羅斯干涉活動”上。雖然美國波特蘭大學博士杰拉里徳·蘇斯曼和《紐約時報》一名記者曾指出,美國情報機構2017年1月6日出臺的關于俄羅斯干渉美國大選的報告沒有任何相關證據,以及“臉書”廣告負責人羅布·戈爾德曼也出面證實,俄羅斯沒有出廣告贊助費來支持特朗普,但美國的網絡水軍仍然熱衷于指責包括“俄羅斯干涉活動”在內的其他國家的事務,其目的當然不言自明。

值得關注的是,2020年美國大選正悄然拉開帷幕,各總統競選人背后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作為一個個不受大額資金贊助限制的“政治廣告團體”已開始摩拳擦掌、蠢蠢欲動,標榜美國式民主的“金錢政治秀”將再一次在世人面前粉墨登場。

【易瑞祥,俄羅斯語言學教授。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華語智庫”,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網絡水軍——美國專搞黑色宣傳的一支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