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信(中英文)

每個民族都有屬于自己的獨特的文化,這可以從道層面加以理解和認識,因為這種文化之道必然會器化成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尤其是建筑上,一般就把這樣的建筑稱作標志性建筑。正如圓明園代表中華文化,巴黎圣母院代表法蘭西文化。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這也指的是文化意義。器物,還是歸屬于具體的民族國家。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權無償占有另一個國家的文化遺產。否則就是掠奪,就是侵略。1860年英法聯軍侵略中國,掠奪我們的財物,焚燒圓明園,犯下了滔天罪行。全世界正義的人們都反對。

李克勤(jixuie)題記:今天凌晨就看到有朋友在微信里發布巴黎圣母院火災圖片。對這場災難,深表痛惜。我還想起法國浪漫主義文豪維克多·雨果。他的《巴黎圣母院》,被改編成的電影在我們中國流傳很廣。當然,他怒斥火燒圓明園的英法聯軍的行為,更是為我們所稱道。今天保護人類文化遺產,義不容辭。

雨果名言:

【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大肆掠劫,另一個強盜縱火焚燒。】

一、巴黎圣母院火災現場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信(中英文)

新華社巴黎4月15日電(記者唐霽 徐永春)位于法國首都的巴黎圣母院15日傍晚發生大火,造成巴黎圣母院塔尖倒塌,建筑損毀嚴重。目前尚無人員傷亡的報告。

巴黎圣母院發言人說,大火最初于當地時間15日18時50分(北京時間16日0時50分)左右被發現。新華社記者在前往巴黎圣母院的路上看到,大量消防車、警車趕往火災現場,空中有救援直升機盤旋。火勢很大,數公里外就能看到滾滾濃煙。

據法國媒體報道,大火從巴黎圣母院的樓頂開始燃燒,火勢很快蔓延,熊熊火焰從教堂兩座鐘樓間竄出,塔尖隨后轟然倒塌。據參與救援的消防員說,火災可能與巴黎圣母院的修繕工程有關。

二、巴黎圣母院簡介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信(中英文)

巴黎圣母院是哥特式建筑,位于巴黎市中心塞納河畔,始建于1163年,于1345年完工。作為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古跡之一,巴黎圣母院因法國作家雨果的同名小說而聞名于世,每年吸引游客大約1300萬人次。

哥特式教堂是伴隨著市民社會的崛起而迅速流行起來,成為城市公共生活的中心。其特點是尖塔高聳,在設計中利用十字拱、立柱、飛券以及新的框架結構支撐頂部的力量,使整個建筑高聳而富有空間感,再結合鑲嵌有彩色玻璃的長窗,使教堂內產生一種濃厚的宗教氛圍。哥特式教堂以其高超的技術和藝術成就,在建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最著名的哥特式教堂有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意大利米蘭大教堂、德國科隆大教堂等。

三、雨果怒斥火燒圓明園行徑的信(中英文)

雨果(1802~1885)是法國著名文豪。在英法侵略者縱火焚毀我國圓明園以后,1861年11月,他曾復信給一個名叫巴特勒的上尉,怒斥這樁丑行。下面是他復信的摘要。

先生,您問我對這次遠征中國的看法,您覺得這次遠征值得稱譽,干得漂亮,而且您很客氣,相當重視我的感想。按照您的高見,這次在維多利亞女王和拿破侖皇帝的雙重旗幟下對中國的遠征,是英法兩國的光榮;您想知道我對英法兩國的這一勝利究竟贊賞到何等程度。

既然您想知道我的看法,那么我答復如下:

在世界的一隅,存在著人類的一大奇跡,這個奇跡就是圓明園。藝術有兩種淵源:一為理念──從中產生歐洲藝術;一為幻想──從中產生東方藝術。圓明園屬于幻想藝術。一個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薈集于圓明園。圓明園是規模巨大的幻想的原型,如果幻想也可能有原型的話。只要想象出一種無法描繪的建筑物,一種如同月宮似的仙境,那就是圓明園。假定有一座集人類想象力之大成的寶島,以宮殿廟宇的形象出現,那就是圓明園。為了建造圓明園,人們經歷了兩代人的長期勞動。后來又經過幾世紀的營造,究竟是為誰而建的呢?為人民。因為時光的流逝會使一切都屬于全人類所有。藝術大師、詩人、哲學家,他們都知道圓明園。伏爾泰亦曾談到過它。人們一向把希臘的巴特農神廟、埃及的金字塔、羅馬的競技場、巴黎的圣母院和東方的圓明園相提并論。如果不能親眼目睹圓明園,人們就在夢中看到它。它仿佛在遙遠的蒼茫暮色中隱約眺見的一件前所未知的驚人杰作,宛如亞洲文明的輪廓崛起在歐洲文明的地平線上一樣。

這一奇跡現已蕩然無存。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大肆掠劫,另一個強盜縱火焚燒。從他們的行為來看,勝利者也可能是強盜。一場對圓明園的空前洗劫開始了,兩個征服者平分贓物。真是豐功偉績,天賜的橫財!兩個勝利者一個裝滿了他的口袋,另一個看見了,就塞滿了他的箱子。然后,他們手挽著手,哈哈大笑著回到了歐洲。這就是這兩個強盜的歷史。

在歷史面前,這兩個強盜一個叫法國,另一個叫英國。對他們我要提出抗議,并且謝謝您給了我抗議的機會。統治者犯下的罪行同被統治者是不相干的;政府有時會是強盜,可是人民永遠不會。

法蘭西帝國從這次勝利中獲得了一半贓物,現在它又天真得仿佛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似的,將圓明園輝煌的掠奪物拿出來展覽。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國能擺脫重負,清洗罪惡,把這些財富歸還被劫掠的中國。

先生,這就是我對遠征中國的贊賞。

──鄭若麟譯自雨果《流亡集》

https://yuwen.chazidian.com/xiangxi-120169/

Victor Hugo,

1802——1885, was a celebrated French literary giant.

After the British and French invaders had burnt the Winter Palace in November, 

1861, he wrote a reply to a lieutenant named Bartlette(?), denouncing indignantly 

the Allied atrocities. An extract of the letter follows.

"Sir, you ask me what I think of the expedition to China. You must feel that it was

praiseworthy, well done. You are very polite, putting a high premium upon my feelings. 

In your opinion, the expedition, performed under the joint banner of Queen Victoria and 

Emperor Napoleon, was nothing short of a British-French glory. Therefore, you would like to know to what extent I appreciate this glory."

Since you ask, I will answer as follows:

Now, the miracle is no more! One day, two pirates broke into it. One of them went 

plundering; the other set every building and everything in it all abaze! Judging by 

what they did, we know that the victors could degenerate into robbers. The two of 

them fell to dividing between themselves the spoils. What meritorious feats they 

had done! What a heavensent bonanza! One stuffed his pockets full to overflowing; 

the other filled in his trunck chockfull. Then, hand in hand they made off, guffawing 

gloatingly. This episode reflects the history of the two brigands.

Standing before the tribunal of history is one brigand named France and the other named Great Britain. Against both I protest. Incidentally, I must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make this accusation. The rulers commit crimes but the ruled do not. The government becomes a robber, but the people will never.

France has gained a large portion of the spoils. Now, quite naively, she thinks herself 

the rightful owner of the property, and she is displaying the riches of the Winter Palace! 

I can only hope that there will come one day when France will disburden herself of 

the heavy load on her conscience and cleanse herself of the crime by returning to 

China all the spoils taken from the Winter Palace.

Sir, such is my eulogy of the expedition to China.

This English translation is from a Chinese version by Zheng Ruolin taking an excerpt from Hugo's Collection of Writings in Exile, appearing in an October 26, 1983 issue of the Beijing Evening News

http://www.eduzhai.net/yingyu/617/785/yingyu_252250.html

四、圓明園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信(中英文)

圓明園坐落在北京西北郊,與頤和園相鄰,由圓明園、長春園和萬春園組成,也叫圓明三園。圓明園是清朝著名的皇家園林之一,面積五千二百余畝,一百五十余景。建筑面積達16萬平方米,有“萬園之園”之稱。清朝皇室每到盛夏時節會來這里理政,故圓明園也稱“夏宮”。

圓明園始建于1709年(康熙48年),是康熙賜給尚未即位的雍正的園林,用于打發空閑。1722年雍正即位后,拓展原賜園,并在園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以及內閣、六部、軍機處儲值房,御以“避喧聽政”。乾隆年間,圓明園進行了局部增建、改建,在東面新建了長春園,在東南鄰并入了萬春園,圓明三園的格局基本形成。嘉慶年間,綺春園進行了修繕和拓建,成為主要園居場所之一。道光年間,國力日衰,財力不足,道光皇帝寧愿撤萬壽、香山、玉泉“三山”的陳設,罷熱河避暑與木蘭圍獵,但仍對圓明三園有所改建。

圓明園于1860年遭英法聯軍焚毀,文物被掠奪的數量粗略統計約有150萬件,上至先秦時代的青銅禮器,下至唐、宋、元、明、清歷代的名人書畫和各種奇珍異寶。1900年八國聯軍侵占北京,西郊皇家園林再遭劫難。

王和聲的器樂作品,讓我們能夠感受圓明園殘缺的局部背后,有一種不屈不饒的精神,那是我們民族氣節民族神韻的表達。盡管清朝政府腐敗無能,但勤勞勇敢的中國人民,是敢于斗爭,勇于犧牲的。

【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We Chinese have the spirit to fight the enemy to the last drop of our blood, the determination to recover our lost territory by our own efforts, and the ability to stand on our own feet in the family of nations.

五、保護人類文化遺產,義不容辭

李克勤(jixuie)后記:

【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大肆掠劫,另一個強盜縱火焚燒。】

雨果的這句話,已經成為我們談起圓明園,經常提及的名言。

每個民族都有屬于自己的獨特的文化,這可以從道層面加以理解和認識,因為這種文化之道必然會器化成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尤其是建筑上,一般就把這樣的建筑稱作標志性建筑。

正如圓明園代表中華文化,巴黎圣母院代表法蘭西文化。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這也指的是文化意義。器物,還是歸屬于具體的民族國家。

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權無償占有另一個國家的文化遺產。否則就是掠奪,就是侵略。

1860年英法聯軍侵略中國,掠奪我們的財物,焚燒圓明園,犯下了滔天罪行。

全世界正義的人們都反對。

雨果盡管是法國人,他義無反顧仗義執言,堅定地站在正義一邊。這是立場問題。

雨果超越了狹隘愛國主義,已經帶有國際主義性質了。

今天我們對于巴黎圣母院的火災,也深表痛惜。

保護人類文化遺產,義不容辭。我們中國應該對此作出更大貢獻,首先要在道層面,占領制高點。

我們曾經有這方面的優勢。

包括雨果在內的西方人,把我們稱作野蠻人,他們自稱為文明人。因為他們不太了解我們。

我們如今有個怎樣介紹自己的問題。

切不可以把我們能夠在國內處理的問題,拿到國際上去招搖過市。那才是上了洋鬼子當的。

只有自力更生,才能道器變通。

【李克勤,察網專欄學者。本文原載于微信公眾號“濟學”,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信(中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