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學老師,不是計件工”

還有科研人員認為,要強調高科技創業在國家“雙創”乃至“三創”大計中的重要位置,營造社會價值導向,為投身創業的科研人員打造更好的成長環境。“只有創造出一個平等的發展環境,人才才能真正放開手腳、發揮所長。”

“我是大學老師,不是計件工”

當前高校對教師的考核不少都落在科研課題項目論文上。在數量考核指揮棒之下,部分教師原本從容的研究心態,被短視行為代替,種種充數項目、湊數論文由此產生。十年磨一劍,變成年年交“匕首”,直接導致科研成果產出“貶值”。

“平時給學生考試打分,我們也是年年被打分”

李唯(化名)是原某985高校的一名國家“杰青”(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他在辦公室向半月談記者說:

【“量化考核太多,我都一直沒有搞清楚。但是如果這個聘期內拿不到項目,就要被淘汰。”】

李唯說,他所在高校對科研團隊的考核有詳細的指標要求,包括發表高水平論文的數量、引進各層次人才的數量以及申請各級科研項目的資金到賬數等。“合格意味著能拿到工資和基本績效,不合格就要被淘汰。”

半月談記者從原某985高校工科院系對科研團隊的考核清單里看到,一個聘期內(4年)的考核要求共有6項,科研團隊至少需完成其中3項才能視為考核合格。

【“現在大家是拼命搞項目、發論文,雖然是4年一個聘期,但是每年都有考核,計算工分,教授的任務沒有完成,就扣發獎金。”】

李唯說,4年一個周期的考核,決定你4年后能否繼續聘用。

【“我們給學生考試打分,誰知道我們也是年年被打分。”】

2016年出臺的《教育部關于深化高校教師考核評價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規定,教師科研評價周期原則上不少于3年;科研團隊考核評價周期原則上不少于5年。

武漢原某211高校一位教授說,按照工資標準,一般大學教授基本工資就是4000元至5000元,而績效工資是按照項目總資金額度的6%計算推導出來的。如果沒完成任務,就沒有其他收入。

考核壓力下,不敢拿有難度的項目

半月談記者調研中發現,對于有關管理部門的量化考核,不少教授開始“反抗”。

“現在許多教授不愿意拿大項目,就拿300萬元左右的項目。”一位工科類青年教授認為,這樣既容易完成,對考核也有利。“大家都知道這樣是不負責,但是沒辦法。”

湖北某重點高校一名優秀青年教授說,學院給教授下的任務折算下來,平均每年要拿下200萬元項目,他幾年前拿到一個5000多萬元的國家部委項目。

“按理說,這可以管25年,他不用擔心考核,可以安心研究。但是,4年聘期一滿,全部又清零。

【“今年已經過去3個月了,我每天都很緊張,都在寫基金申報材料,不然這4年再沒有拿項目,零元進賬,我考核不合格,就要滾蛋了。”】

這名教授說,

【“這種年年考核、一個聘期后歸零、重新再考核的感覺,令人心累。”】

“按照這種考核,愛因斯坦也進不了我國的985高校。即使進去了,不到2個聘期就被淘汰了。”李唯一臉嚴肅地說,

【“這不是一個笑話。計件工分制讓人無法安心投入原創性科研。”】

讓十年磨一劍成為可能

半月談記者調查了解到,當前國家科研項目也是按照時間節點考核,例如一年、半年為一個節點,要求實驗進度或者階段性成果,主要是發表論文情況。

【“這個節點考核通過后,才撥付下一批錢。”】

高校教師反映。

不少有留學背景的教師說,在國外,許多教授一輩子可能沒出“成果”,同樣被認為很稱職。因為不少重大科研的背后,都有他們默默無聞的貢獻和積累。

【“回到國內,焦慮感變強,天天圍著考核指揮棒轉。”】

“大學校園不是計件工廠,教授們更不應該是計件工人。”

湖北某重點高校一名從事教學管理的教師說,對于高校教師這個龐大的人才群體,如何構建更加合理的評價制度事關重大。

受訪高校教師們建議,應針對不同類型、層次教師,按照不同學科領域、不同研究類型,建立科學合理的分類評價標準。要把重心放在創設寬松的學術環境上,讓高校教師平心靜氣地進行科研創新。

【“應該讓用人單位來評人才,讓成果使用單位來評成果。”】

一名教授呼吁,當下國內高校在論文、職稱評定的過程中,經常出現外行評價內行的情況。

人才評價的重心應該下放,以進一步激發人才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科研人員創業還有哪些“緊箍咒”

近年來,國家陸續出臺相關政策,鼓勵支持高校及科研院所科研人員兼職或離崗創業。過去一年,為科研人員“減負”與“減縛”更成為鼓舞科技界的最大利好。

當兩方面政策紅利疊加,有心把成果帶向實驗室外更廣大天地的基層科研人員切實感受如何?在政策落實階段,還有哪些“緊箍咒”困擾著他們?

一池春水漸已暖

【“國家鼓勵創新創業,讓科研人員有更大自主權,作為一線科研工作者,這幾年感受到很大改變。”】

中科院寧波材料所研究員劉宜偉在2018年帶著自己的科研成果,成立了一家開發彈性電子器件及可穿戴設備的高科技企業,科研人員創業團隊占股84%,中科院寧波材料所占股16%。

【“以前科研人員聚在一起的時候,喜歡談項目、文章和‘帽子’,現在大家會更多地談行業的難點問題和技術的潛在價值。”】

劉宜偉說。

兩年前,浙江大學5位學者的12項專利成果作價3000萬元入股中天海洋系統有限公司,分享成果轉化股權70%的獎勵,一時成為浙江科技界引人矚目的新聞。該團隊負責人浙江大學機械工程學院楊燦軍介紹,公司成立不到半年,就在實驗室成果的基礎上研發出“水下觀測網水質監測系統”,在地方水污染治理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隨著這幾年的政策出臺,教師們對科技成果轉化的熱情高了很多,很多老師來咨詢相關問題,不少人的籌劃已經具體到細節。”浙江大學工業技術轉化研究院直屬黨總支書記張麗娜說。

“最后一公里”存險情

不少科研人員表示,政策的暖意他們感受得到,但落地的“最后一公里”還存在一些險情和陷阱,有些失之模糊矛盾處仍困擾著他們。

【“怎么確定一項成果究竟值多少錢?這仍然是個難題。”】

浙江大學科研院成果知識產權部部長李寒瑩說,評估環節戰線如果拉得太長,會直接影響到知識產權的時效性,令其價值受損。

科研人員帶著“身份”創業,固然方便樹起讓業界心動的招牌,在開張前卻也給自己帶來不少難題。對很多審批手續來說,科研人員的身份都屬于“例外”乃至“意外”,辦理程序還不清楚,大家只能一個個單位、部門去協調。

【“今年,在我們的努力下,技術轉讓遞延納稅終于在地方稅務部門備案成功了,讓大家不必再為只要成果一轉化馬上就得繳納20%的稅而苦惱,可以等到真正產生價值之后再去交稅,多少算個令人欣慰的消息。”】

張麗娜說。

此外,半月談記者了解到,一些科研人員仍然擔憂成果轉化、創新創業到底“有沒有用”。

【“創業能不能算入工作量、納入考核?失敗了是不是幾年的績效也得搭進去?一個創業項目等于幾篇核心期刊,幾個國家課題?如果創業沒法真正與職稱考評機制合理銜接,敢于邁出這一步的科研人員還不會很多。”】

浙江一所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說。

部分高校對于有科研成果的教師創業又有不同的顧慮。高校管理者擔心的是,教師創業畢竟不屬于高校的核心職能,有教師離崗創業,校方雖然可以再招人,但這樣的教師很多是學校迎接各種評估倚重的能人,走了之后學科建設留下的空白誰來填,校方無形中增加的考核壓力怎么破?

“緊箍咒”如何變為“迎賓曲”

科研人員投身創業,這一創新活力與市場活力的合奏到底該如何指揮?科研人員普遍期待,激勵政策規定更細致,落實更到位,讓“緊箍咒”變為“迎賓曲”。

【“要想讓科學家享有更多不打折扣的創業自主權,上要有頂層設計,下要有部門合力。”】

張麗娜說,在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如何進一步簡政放權、簡化價值判斷程序,擴大稅收優惠范圍,讓科研人員有更多的“獲得感”,都是亟待解決的細節問題。

在政策執行上,要對不同類型創業項目分類指導,對有前瞻性的創新創業項目,尤其要在提升其抗風險能力上做出具體安排。

【“比如創投基金可以一部分投入較成熟的、很快就能有造血能力的項目,一部分投入具有一定風險的高端科技創業項目。”】

劉宜偉說。

此外,還需落實科研人員考評體系改革,推動“身份管理”轉為“崗位管理”。如浙江大學已經嘗試增設應用推廣型教師崗位,中科院寧波材料所則著手以研究和工程系列“兩分開”考核不同的科研人員,工程系列考評重心放在科研人員在承擔的轉移轉化項目中所做的貢獻、為企業帶來的價值。

還有科研人員認為,要強調高科技創業在國家“雙創”乃至“三創”大計中的重要位置,營造社會價值導向,為投身創業的科研人員打造更好的成長環境。

【“只有創造出一個平等的發展環境,人才才能真正放開手腳、發揮所長。”】

【本文原載半月談網。原題為《高校教師“計件工”心態調查:本來十年磨一劍,結果圍著“計件”轉》。】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大學 教育 教師

原標題:“我是大學老師,不是計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