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事實證明,長期以來我國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領域出現的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問題,還沒有得到實質上和根本上的觸動和肅清。曾經那些肆無忌憚的、完全公開的宣揚西方價值觀、反共反華的公知勢力雖然在過去一段時間內經過整頓,有所收斂,而且確實抓了幾個小嘍啰,氣焰有所削弱。但是,冰凍三尺并非一日之寒,更嚴峻、更根本的問題是,不少親西方、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第五縱隊,由于善于鉆營擅長自我保護,獲取了體制內一部分兩面人的保護。在教育領域內,像楊東平這樣觀點的人,在21世紀研究院的招牌庇護下,與信力建等教育資本家相勾結,其實掌握著很大的社會資源,有著極強的社會動員和鼓動能力。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3月18日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上指出:

【辦好思想政治理論課,最根本的是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解決好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

但是對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個問題,黨和人民與西方反華勢力及其豢養資助的第五縱隊的目標是截然不同的。不止是觀念上的分歧,反共公知們由于長期經營,并得到一部分體制內兩面人的支持庇護,已經在相當范圍內將自己的有關理念付諸實施。

反共公知以教育專家或學術權威的身份進入教材編輯委員會,當起了教材編撰者,把那一套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格格不入的理念稍稍包裝甚至不加掩飾地寫進教材,以政治正確的面目堂而皇之寫進教材,系統地、全面地面向祖國的花朵們灌輸毒液,這樣的事情此前已經被揭露出來一些了。譬如,臭名昭著的反共公知袁騰飛,就曾參加人教版高中歷史選修教材的編寫工作。毫無疑問,這樣的事情簡直是中國的敵人們在教育領域施放的意識形態集束炸彈,其危害之大,不言自明。我們理應發現一起,曝光一起,并呼吁有關部門嚴肅查處。

最近,筆者就發現,這些年在媒體上一直保持較高活躍度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其院長楊東平,本身是一個西方憲政思潮和公民社會理念的支持者,而且曾經編寫所謂的《新公民讀本》,并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

看圖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看看具體內容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先看看這套書的編寫理念。按照編者自述,這套書的編寫緣由是:

【我國在20世紀五四運動之后的新教育實踐中,曾長期開設過公民教育課程,后因種種原因而中斷。因此,為中小學生編寫一套深入淺出的公民讀本,將公民教育引入中小學課堂,成了幾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夢想。可以說,《新公民讀本》的誕生在某種意義上是圓了幾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夢”。

而這套書的使命是:

【《新公民讀本》的基本立意在于,以世界眼光和歷史視野審視中國的現實教育,試圖突破和超越傳統的德育教材和政治教材,充分突出人類普適的價值觀念,充分突出中國優秀的傳統道德資源,充分突出公民的權利、責任和參與意識,并以強烈的時代感、高度的前瞻性和全新的教育理念,為中國公民教育探索一條新路。】(《新公民讀本》(共八冊)出版http://www.21cedu.org/?gcon/id/229/m/513.html)

看到沒,這套書在為五四之后那套公民教育理念的中斷而扼腕嘆息。民國時代提倡公民教育的主要是想推行中國全盤西化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其典型代表人物之一就是胡適。這條路后來為什么中斷了?歸根到底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那套方案適應不了中國社會發展的現實,滿足不了中國人民追求國家獨立民族富強的夢想,是被現實和歷史進程、被人民的選擇拋棄的。中國共產黨革命的最大的理念之一就是用勞動人民為主體的人民替代了資產階級理想化的所謂“公民”,用“人民政治”超越了資產階級改良派的所謂“公民政治”。

如果說,民國時代有一部分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提倡公民社會還是出于書生之見,雖然不合實際但是還情有可原的話,那么今天,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革命已經完成、人民當家做主的優越性完全超越所謂的“公民政治”的時候,還要為這一套故去的“公民政治”叫魂,意在何處?不過是要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政治的合法性罷了。

不如此,就不足以宣揚西方國家炮制的“普世價值”。看這套書的編者說“以世界眼光和歷史視野審視中國的現實教育,試圖突破和超越傳統的德育教材和政治教材,充分突出人類普適的價值觀念”,雖然把“普世”換成了“普適”,但是講的意思還是很明白的,“試圖突破和超越傳統的德育教材和政治教材”,傳統的德育教材和政治教材,說白了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堅持四個基本原則的、捍衛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道統合法性的教材,這樣的教材要被視為“傳統的”老古董,因而要引進“人類普適的價值觀念”,也就是“普世價值”。

主編這套書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看圖: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這個叢書的主編楊東平,號稱是北京理工大學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導,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陶行知研究會常務副會長,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自然之友理事長。

看看他的微博。

和章詒和等公知密切互動,為著名反共史學家高華哀悼: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公開否定毛澤東,丑化污蔑民間對毛主席的樸素情感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支持楊天石,為楊天石的那些替蔣介石洗地翻案、美化黑暗的民國時代的著作叫好。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與反共公知“泰斗”茅于軾互動密切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與反共公知大V陳丹青稱兄道弟: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借古諷今,捧蔣經國的臭腳,與已經被中國國家安全部門抓獲的西方間諜、號稱“民主小販”的公知楊恒均互動密切: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公開為蔣介石翻案,枉顧鐵證如山,聲稱九一八不抵抗不是蔣介石下的命令: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更重要的是,楊東平公開為西方憲政思潮搖旗吶喊,呼喚所謂的“公民社會”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楊東平的及其所屬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直接受到美國福特基金會等反華金主的資助。http://theory.people.com.cn/GB/40553/5106117.html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福特基金會

(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news-13936.html)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接受福特基金會資助之所以會引起質疑,是因為福特基金會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間諜機構。學者馬耀邦在《美國慈善組織與中情局》一文中指出:

【福特基金會成立于1936年,到50年代末時,基金會的資產已經高達30億美元,是福特財團最龐大的免稅機構。二戰后,福特基金會‘自覺自愿地充當美國外交政策的工具,基金會的董事、官員和美國情報機構有著密切的關系,或干脆就是情報機構的人員。’從1952年開始主導福特基金會的是理查德•比爾斯,‘他在福特基金會的任期內經常與艾倫•杜勒斯和其他中央情報局官員會晤……1954年1月,他突然離開基金會加入中央情報局,擔任艾倫•杜勒斯的特別助理,在此之前,他已經使福特基金會變成冷戰思維的先鋒了。’比爾斯的繼任者是20世紀美國權勢集團的代表人物約翰•麥克洛伊,在進入福特基金會前曾任助理陸軍部長、外交委員會主席等職,‘麥克洛伊在政治上深通世故,在他擔任福特基金會理事長之后,對于中央情報局不可避免地會對基金會發生興趣采取務實的態度。’麥克洛伊專門建立了一個管理部門(以他為首的三人委員會)來與中央情報局對接,‘做出上述安排之后,福特基金會就正式成為中央情報局能夠用來對共產主義進行政治戰的機構之一了。’】

楊東平主編的這套《新公民讀本》,后來沒有完全落實下去,但楊東平領導下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仍然念念不忘為此事叫屈喊冤。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這是研究院另一位理事信力建的微博:

從楊東平及其教育集團看公知與敵對勢力的根深蒂固

楊東平本人及其領導下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活動也得到體制內一部分兩面人的庇護和縱容,看看楊東平頭上頂著的那些頭銜就可以知道。

對這套《新公民讀本》,楊東平本人寄予厚望,在為該書寫的序言中,他聲稱:

【在我國社會現代化和政治文明建設的進程中,它卻可能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足跡,將為歷史留下重要的一筆。】【研究者指明了這種區別:“思想道德教育強調個人對國家、社會的服從和責任,公民教育是以公民的權利和義務相統一為基礎,去理解個體與國家、社會的關系和責任的;思想道德教育包括了執政黨的政治傾向、主張和價值取向,公民教育則以公民社會的要求為基本取向;思想道德教育是以應然的道德性為本的教育,公民教育則是以實然的合理性為本的教育。"】【開展公民教育,被專家視為我國"傳統德育的歷史性轉型"。】

要塑造一套將執政黨也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傾向、主張和價值取向排除在外的公民教育,實現中國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的“歷史性轉型”,說白了,就是用西方資產階級的價值觀——“憲政”、“公民社會”、“普世價值”取代中國共產黨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

【教育就是要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而不是旁觀者和反對派。】

看看楊東平院長的言論和思想傾向,他所主編的這套宣揚“公民社會”“憲政”為核心的公民教育讀本,妥妥的是要批量化的培養旁觀者和反對派啊!這樣的人,直到今天還在以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的名頭四處活動招搖,還在受到一些教育主管部門的咨詢和重用,還在堂而皇之地在主流媒體上頻頻就中國教育問題發表觀點儼然權威專家,為什么遲遲不見相關部門進一步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進行有效的清理整頓呢?

事實證明,長期以來我國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領域出現的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問題,還沒有得到實質上和根本上的觸動和肅清。曾經那些肆無忌憚的、完全公開的宣揚西方價值觀、反共反華的公知勢力雖然在過去一段時間內經過整頓,有所收斂,而且確實抓了幾個小嘍啰,氣焰有所削弱。但是,冰凍三尺并非一日之寒,更嚴峻、更根本的問題是,不少親西方、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第五縱隊,由于善于鉆營擅長自我保護,獲取了體制內一部分兩面人的保護。在教育領域內,像楊東平這樣觀點的人,在21世紀研究院的招牌庇護下,與信力建等教育資本家相勾結,其實掌握著很大的社會資源,有著極強的社會動員和鼓動能力。能夠堂而皇之的在北大出版社出版這套《新公民讀本》并且至今還在宣傳,就是一例。最近一些年,教育領域內一些親資本、美化西方、去革命化的所謂改革措施,其實就是楊東平信力建們長期鼓吹影響決策部門的結果。

楊東平領導下的教研機構在中國教育研究和決策領域的影響力可謂根深蒂固。從戰略意圖上說,是要為在中國實現顏色革命進行意識形態上的準備,面向祖國的下一代提前布局。最終是為西方反華反共勢力和中國國內意圖顛覆黨的領導的不法私人資本服務的。須知,楊東平們贊許的作為“公民社會”寶貴嘗試典范的民國,99%文盲率之上的高學費的精英化教育,才是教育資本大鱷們夢寐以求的割羊毛好時機。

我們切不可因為近幾年在意識形態領域的若干局部戰役的勝利就產生驕傲自滿情緒,而要保持清醒的頭腦,重視當前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領域中像楊東平、信力建這樣的反共公知-資本復合體及其體制內保護傘的巨大能量。收復教育領域的意識形態失地,在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領域真正貫徹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仍然任重而道遠。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904/48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