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游:從泰坦尼克號的真相看生造景點之風

一個時期以來,各地樂此不疲者是越來越多。全國各地都出現過,而且是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地出現生造景點的潮流,抓來一些蛛絲馬跡的東西作為依據,花大錢造景點,以為可以擴大本地的影響,增加本地旅游的吸引力,發展本地的旅游事業。如今,甚至在新農村建設中也出現了這類現象。生造景點也許不算是歪風,可它是需要額外花錢的。如那小鄉鎮的“新泰坦尼克號”耗資10億人民幣。一個小鎮啊,它很富有嗎?富有到可以這么揮霍嗎?它沒有其它的事可干嗎?問題是新農村建設需要錢的地方可是很多的,不能投資到更有價值的方面嗎?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清江游:從泰坦尼克號的真相看生造景點之風

大家知道,旅游如今在我國已成為一個非常時髦的產業,比起搞工業類等實業發展,似乎見效快,投資省,回報高,且對環境影響不大。特別隨著我國國民生活水平不斷的提高,全面小康的即將實現,旅游越來越成為人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甚至相當一部分人來講,旅游不是休閑娛樂的重要選擇而是生活中的必需組成了。

每逢節假日,那著名景點的人山人海,那主要道路車擺長龍不見盡頭的現象,自身都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雖說我們并不情愿成為其中的分子,可誰又能擋住出游的激情呢?旅游是太火熱了。看來假期還是短了點,公假也是少了點。也正因為如此火熱,不斷地有人提出恢復“五一長假”的建議。更有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有代表提出把春節假期延長。隨著社會的發展,春節假延過“十五”可能更佳。

可見,旅游不僅對個人有吸引力,對各個地方政府的吸引力也是越來越大,發展旅游在發展經濟的決策中重要的一項選擇已成為越來越多地區的共識。大家都把旅游看成是本地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推手,誰也不愿意放過旅游帶來的額外商機,那真應了王進喜的一句話,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也要上,創造條件都要上。

也正是在這一需要的推動下,各地對旅游的重視日益強化,紛紛出點子,想辦法來提高本地的名氣,叫響本地的名聲。有山有水的地方比較好辦,修修建建不費力就弄出個什么景點來;沒山沒水的地方則不得不另辟蹊徑,找名人借名人的光,沒有現代名人就找古代的名人,借古人的光。某地去年要修建一條所謂“金庸大道”就是一個典型的借現代名人的光的例子。總之,都要快速上馬旅游產業,力圖吸引更多的游客光顧。

于是,大家就看到了我國出現了一股新的潮流,生造景觀、生造景點之風應運而生。都以為只要造出景點不怕沒人來,新鮮就是吸引力,之前沒什么人來過,包裝宣傳一下就能招徠顧客。

所謂生造是指本地自然景觀一般吸引力不大,人文景觀又沒有什么名氣,文化底蘊并不深厚,什么也不突出吧,怎么辦呢,造景啊。花巨資生造從不存在過的景色。有造自然景觀的,有造人文景觀的。根據歷史記載,甚至根據傳說,根據只言片語,也能大造各種景點,其不倫不類是可以想見的。

一個時期以來,各地樂此不疲者是越來越多。全國各地都出現過,而且是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地出現生造景點的潮流,抓來一些蛛絲馬跡的東西作為依據,花大錢造景點,以為可以擴大本地的影響,增加本地旅游的吸引力,發展本地的旅游事業。如今,甚至在新農村建設中也出現了這類現象。

據報道,某省遂一個叫蓬萊鎮的小鎮,就出現了這么一個新的生造景點,名曰“新泰坦尼克號”。還別說,這地方的名還是很響的,“蓬萊鎮”,當年是不是有八仙光顧過就不知道了,這名能與仙境聯系起來啊。在這么響亮名字的小鎮上它生造的這個景點創意真的非同尋常。小鎮生造的這個“新泰坦尼克號”,據說投資高達十億人民幣。小地方這就是大手筆了,我國很多的縣級財政收入都達不到十億,不知是哪方財神光顧了小鎮。還完全按照泰坦尼克號原樣復制,包括內部裝修。只是不知道它是按照電影演的那個標準裝修的還是按照歷史上原有那只船的水平裝修的。換言之,它能找到當年的圖紙嗎?

說它創意非同尋常是因當年那個“泰坦尼克號”的電影在我國可賺的盆滿缽滿的,比起它的前輩“冰海沉船”真有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感覺。“冰海沉船”就是一災難片,而“泰坦尼克號”這部鼓吹西方文明的電影因把愛情故事作為主線來演繹,災難片變身為愛情片,可謂吊起了世界很多情侶們的胃口,自然中國有些情侶也沒有脫俗,趨之若鶩,嘩嘩地眼淚流著,真感人。把大災難的故事變成人類永恒的主題-愛情故事,導演真的是天才。

其實,那年月我國已走過了二十年的改革開放之路,西方號稱的大片已頻頻出現在我國的各級電影院,看一部西方的所謂大片不是稀罕事。可這部“泰坦尼克號”的電影以其特技的先進,音響的震憾,情節的曲折,人物刻畫的生動,特別那愛情故事為主線的敘述,加上自詡高掛的“西方文明”,對中國的觀眾來說,對比其它的“大片”則有了不同一般的新鮮感,從而對這部影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尤其是那首英語的主題歌還在我國流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那個旋律聽起來猶如身臨其境般的,應該說很動聽。伴隨著美妙的音樂旋律,那典型的站在船頭雙手張開懷抱的情節,讓很多的情侶找各種環境去模仿,沒船不打緊,站在跳板上、山崖邊、高崗上也都很像。不能說影響了我國一代年輕人,可確實讓當年的一些情侶們感受到了被撒狗糧的滋味。什么海洋之星,什么美女與窮小伙,愛情至上的戲碼真是屢演不煩,屢看不厭。用電影演繹出的愛情故事且還在災難中,“泰坦尼克號”恐怕是無與倫比了。拿它在我國作為景點來吸引大眾能說它創意尋常嗎?

但有兩個問題不知那個地方的領導或者投資者考慮過沒有,第一個問題是它能作為金字招牌掛在我國嗎?即使是小鄉鎮能讓它成為金字招牌掛起來嗎?藝術品可不是現實。第二個問題是它能吸引到游客嗎?

為此,我們得說清楚那電影是藝術品,現實那個“泰坦尼克號”則是失敗、恥辱的代名詞,不是金字招牌。

不知那個小鄉鎮的人清楚不清楚那個“泰坦尼克號”意味著什么,嚴格意義上講它之所以不是一塊金字招牌,因它是世界航海史上大災難的象征,是世界和平時期最大的海難,也是一個西方造船史上的大敗筆,更是西方航海史上指揮、救災的大錯誤。“泰坦尼克號”對西方造船業來講是一個極其深刻的教訓,對西方航海史的指揮來講也是一個“失敗的教材”,然這都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由于它的離奇沉船,由于它的虎頭蛇尾的結局,由于其中存在著一些未解之迷,由于它是航海史上的人為錯誤制造出的巨大災難,西方的藝術家們拿它作為題材盡情發揮著,有意無意地要把大災難變身成宣傳西方文明的一種作料,這真的是華麗的轉身,是不是能定義成現在時髦的那詞“逆襲”呢?

更為離奇的是當它變身成電影后怎么竟有人崇拜起來了?是因為它成功地宣傳了西方文明的高大上嗎?特別是近些年網上冒出的一個什么二副的回憶,所謂晚年披露“泰坦尼克號”沉船所謂真相的故事把此推向了高峰,盡管那不過是一個精心編織的謊言,是配合宣傳制造噱頭的工具。

不管多少人吹噓泰坦尼克號,不管編造出多少感人的故事,不管那虛構的愛情故事多么生動,最基本的事實是,那場大海難帶走了1517人的生命,且這些大多是無辜的普通民眾,這是西方造船業的恥辱啊,這是西方航海史的恥辱啊,這是西方航海指揮的恥辱啊,根本沒有什么閃光點。一切美麗的故事沒有一個能得到證明,不論生或走的所謂“英雄們”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其真實性,只言片語、個別人的信誓旦旦說明不了什么。此外,那該負責的白星公司竟然沒有受到什么影響也是非常奇怪的。大家想一想,馬航370航班的幾百人的災難就讓馬航技術性破產了,怎么這么大的海難,這應負責的公司似乎安然無恙?

一個巨大的郵輪,是由于資本家的盲目自信,還是什么其它的原因,竟然沒有安裝足夠多的救生艇?是不是為把資金挪出來盡可能的將游艇更加豪華,根本就沒有想安裝足夠多的救生艇?這事可能說不清楚。但沒有足夠多的救生艇本身就是一種不把普通民眾的生命放在心上的瀆職行徑,那是犯罪,這值得炫耀嗎?特別是那些借機炫耀西方文明的同時,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把三等艙鎖上最后才放開的那不平等的行徑讓人不恥啊,這是對所謂西方文明的最大諷刺,九泉之下一定有人一直在喊冤。

另外我們還應注意到,近百年來,“泰坦尼克號”的災難西方幾乎沒有太多的負面評價,明擺著完全忽視船上大部分普通民眾的生命。這艘船被救的人絕大部分是上層人士和貴族,而隨這艘船沉入海底的1517人絕大部分是普通民眾。為什么?這算是什么平等呢?這么說吧,頭等艙的乘客遇難的極少是很能說明問題。

當然,問題要糾纏的遠不止這些。問題是在此郵輪遇難后,西方的宣傳媒體還厚著臉皮生造了多少英雄人物?且他們大多是極少數遇難的貴族式的人物?又編造了多少謊言,掩蓋了多少罪惡?關鍵是那些遇難的普通民眾得到的是什么?由于大多數人沒有錢上保險,他們及他們的家屬是什么也沒有得到吧?他們只能靜靜地躺在墓地里作為證據來顯示他們曾在一艘巨大的郵輪中出現過。

而其中還有更可惡的情節,那就是對幸存者中的中國人進行種族歧視式的栽贓和污蔑。為此我們得感謝有人把這件事翻了出來,讓世人看到了泰坦尼克號關于幸存中國人的真相,還給他們清白。

就是這樣的一艘海難事件的郵輪,就是這樣一個充滿謊言、掩蓋罪惡行徑的事件,就是這樣一個由于船員的失職、失誤而葬送1517名乘客的災難怎么來到中國的一個小鎮竟能成為金字招牌?生造景點居然把外國災難的主角兒搬過來了?

我們承認,生造景點并非此地開創,也不是只有那些沒有什么景色的地方在生造景點,即使在我國的一些著名景區,實際上也都存在著生造景點的現象,這包括很多的旅游大省,很多旅游資源豐富的地區。這些地方在旅游資源非常好的前提下還要玩錦上添花,不惜畫蛇添足的現象不在少數。這可不好意思舉例來證明了,也不需要舉例,這種現象比比皆是啊。生造景觀作為吸引游客的籌碼是不是不大合適?從某種意義上講,它還影響了原本自然、人文景觀對游客的吸引力。

生造景點也許不算是歪風,可它是需要額外花錢的。如那小鄉鎮的“新泰坦尼克號”耗資10億人民幣。一個小鎮啊,它很富有嗎?富有到可以這么揮霍嗎?它沒有其它的事可干嗎?問題是新農村建設需要錢的地方可是很多的,不能投資到更有價值的方面嗎?

最為擔心的是這個小鎮生造出的這個“新泰坦尼克號”是不是真的能吸引到游客,如果不能吸引游客,那投資就要打水漂。可是在國內看到過很多隨意投資的旅游項目最終吸引不到游客,投資成為了無底洞。這里面有沒有長官意志在作崇不能斷言,但造這玩意兒的那地兒的鎮級領導總得要把關吧?即使是“財神爺”投資非公帑投入,是不是也應有慎重的評估呢?投資有風險,不是什么東西都能撒錢的,如果吸引不到游客,“新泰坦尼克號”那玩意擺在那算是什么?生造的玩意是開不走的呀!它也許是在模仿深圳、天津的那兩艘舊航母?可那兩艘船與泰坦尼克號的涵義不同啊。

那艘恥辱的沉船中國人根本不需要去記住它,中國人需要記住的是當年因有中國人僥幸逃出生天受到的非平等的待遇,西方一些國家歧視中國人的罪惡!這些國家應該道歉。

生造景點之風是不是需要剎剎車?至少是限制吧?特別是那惡名昭著的東西更不能搞拿來主義。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903/47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