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政策務必要有科學與歷史的判斷

生育平衡最理想,但這又由不得理想所愿,人類的繁衍時漲時跌可以接受,尤其象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暫不必喊亡族滅種。最好的生育政策是自由生育,不要限制,不要搞差別化生育。連全民免費幼兒園的福利都還未實現,就準備拿幾萬億重獎二胎,這是多大的不協調啊!

人口政策務必要有科學與歷史的判斷

新年剛一過,專家們又開始呼吁重獎二胎,影響還不小。衛健委首先回應稱:取消計劃生育違憲。后又表示:可考慮研究獎勵二胎。

為何發出這樣的信息?如果認同獎勵政策,就意味著認定了生育危機是現實的,是緊迫的。既然認定是緊迫的,為何2018年3月那次機會不考慮取消計劃生育?難道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中國人口突發危機?如果不認同中國有人口危機,還用得著考慮獎勵生育?衛健委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

近兩年,專家們突然高調地要求獎勵生育,看起來是講人口問題,里面多是經濟文章。象梁建章這樣的專家,開口就是獎勵2萬億,后又提到要獎6萬億,現在又提高到獎勵8萬億。本人不會把梁當人口專家,他缺少作為專家應有的理性和統籌意識。

不管中央最后制定什么政策,必須重點考慮以下幾個方面:

期待早日部署全國人口大普查。

專家們講人口危機,但并沒有給出顯示突出危機的權威數據,衛健委也沒有給出確切數據。在各方數據都不很權威時,進行人口普查是最好的選擇,不能是專家講危機來了就是真來了。按普查安排,下一次普查是2020年。面臨有兩種選擇:一是提前啟動人口普查,二是按規劃時間普查。不管按期還是提前,在新的人口數據出來之前,不要把獎勵二胎作為全國性政策進行推廣,這既不科學,也不公平。頂層必須在“科學”與“輿論”之間把握好政策。未來的人口普查應該強調一個“嚴”字,必須把普查信息與“國民待遇”掛鉤。為什么許多人想在美國出生登記?因為這意味著福利。中國能借鑒嗎?

普查,重點查什么?重在查結構。過去,只重視分析年齡結構。現在,最關鍵的是查家庭結構,即家庭人數結構,50、60、70、80和90出生人口的家庭結構尤其重要,有了結構,就能判斷趨勢,有了趨勢,就可以判斷人口方向,從而就能制定出科學的生育政策。

刺激生育需要依法行政。

中國是人口大國,至少目前看不出人口危機,我不認為中國人口危機重重,無論放開二胎還是幾胎,抑或直接放開生育,都是解決人口問題的優先選項,絕沒有到“獎勵生育”的激進階段。獎勵生育,誰來獎?用誰的錢?財政資金還是收費解決?哪條法律和政策支持獎?任何公共資金都不允許用于局部獎勵,要支出,必須先立法。某些地方政府權力太大,把公共資金看成自家的錢,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表面看是為刺激生育,實質是借此刺激房地產炒作。

很不協調的是,一邊喊人口大危機到,一邊還在收超生罰款,這里又高喊要來個重獎生育,如此混亂,如何出政策?一邊講違憲,一邊又說可以考慮獎勵,如此矛盾的表態,嚴肅性在哪里?

拓展公益服務比獎勵生育更公平合理。

某些文章有意放大年輕人不敢生育。實際未必。真不敢生,原因是什么?不就是負擔重嗎?什么負擔重?不就是教育、醫療和住房嗎?這是全國現象,要解決,當然必須是從理順這三大體制機制著手。讓更多的免費資源投放到社會,讓同一年齡段的公民享受同等國家福利才是上上策。獎勵二胎,那就是把獨生子女家庭變成純貢獻的一方,他們什么也得不到。拓展公共服務,屬普適性福利,不管一胎還是多胎都可以享受。獎勵生育,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人的資源占有,完全不合道理。再說,專家建議企業給二胎父母更多的產假,衛健委同意,企業同意嗎?

老齡化是階段性規律,不能簡單以量化解。

全世界發達國家都出現老齡化現象,一方面與低生育率有關,另一方面與科學發達有關。經濟越發達,生育意愿降低是一種趨勢,傳宗接代觀念會越來越輕,個人享受理念會越來越嚴重,對于那些真正失去生育意愿的人,無論怎么刺激,他們都不會生,有生育意愿的人,只要有較合適的公共服務,她們也不會圖那個獎勵。醫療科技發達,人均壽命增加,老齡化必然成大趨勢,想通過生育來遏制這個趨勢并不合適,中國人口若升到20多億,老齡化是不嚴重了,人均資源夠用嗎?生活水平能提高嗎?

中國還不具備重獎生育的經濟水平。

世界上有幾個國家重獎生育?俄國好像搞過,其它沒聽說過。一般發達國家都是通過改善公共服務來緩改生育壓力,不會簡單采取獎勵二胎生育。如果發達國家獎勵二胎都不普遍,那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中國,重獎二胎生育合適么?幾千萬人口的國家都不擔憂亡族滅種,十幾億人口的中國現在就擔憂亡族了?人均收入達中等水平都還只是勉強的國家,居然想拿幾萬億獎勵生育,是腦子出問題了嗎?不妨再反問一下:每年8萬億的獎勵,可以建多少免費幼兒園?目前的教育、醫療和國防三項年支出加起來還沒有達到8萬億,梁專家提出8萬億獎勵的依據是什么呢?是通過科學研究研究出來的還是拍腦袋拍出來的?

兌現舊承諾重于給出新承諾。

生育可能真不是問題,獨生子女照顧老人的問題倒真是問題,這個問題不是貧窮造成的,更不是因懶造成,是政策造成。幾代獨生子女的父母都在慢慢變老,經濟負擔且不講,單是照顧老人的體力和精神負擔就非常沉重,兩個小孩照顧四個老人,時刻會提心吊膽,病一個,能解決,病兩個,就六神無主,會焦頭爛額,倘若更壞的局面出現,就徹底垮了。當然,極端局面很少見。無論什么局面,總之,兩孩養四老的問題是突出的。

未來,中央更需要出臺什么政策法規?就是獨生子女照顧老人的法律法規。事業部門和國企暫時還比較人性化一點,老人有個病痛住院,請假調班,還可以有回旋余地。在私企,能給你放個一兩天假就不錯了,遇到較長時間的住院,基本得辭職或停薪留職。怎么辦?這難道不比獎勵二胎生育更緊迫?

1980年9月25日。中央發出《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新中國成立以來,人口凈增四億三千多萬,大大增加了實現四個現代化的難度,國務院號召每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三十年后,一些家庭可能會出現老人無小孩照顧的情況,國家可以想辦法解決,增加社會福利和保險,做到老有所養。為了控制人口,黨和政府采取一系列政策,在入托、入學、招生、招工、城市住房和農村用地等方面照顧獨生子女家庭。這是歷史承諾,國家兌現了沒有?前面承諾未兌現,優先獎勵生育,是否合適?

生育平衡最理想,但這又由不得理想所愿,人類的繁衍時漲時跌可以接受,尤其象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暫不必喊亡族滅種。最好的生育政策是自由生育,不要限制,不要搞差別化生育。連全民免費幼兒園的福利都還未實現,就準備拿幾萬億重獎二胎,這是多大的不協調啊!

特殊情況的折衷處理:如果真有人口危機,憲法又不宜修改,那就盡早放開三胎四胎自由生育,既不違背憲法的計劃性,又可以更大范圍放開生育。

寫于2019年2月12日

【孫錫良,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于微信公眾號“孫錫良”,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人口 二胎 生育

原標題:人口政策務必要有科學與歷史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