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行業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大小騙子層出不窮?

醫療市場無比巨大。問題是,你看到的是利潤還是責任?因為主流醫學的無能,導致大量病人花了巨額的金錢、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仍然無法治好疾病,這才導致了大大小小的騙子泛濫。權健虛假宣傳它的“保健品”能治病來騙錢;而大騙子則不僅騙錢還要命。丁香園指責權健害死周洋,分明是大騙子在罵小騙擋了它的財路。

01 引言

老百姓對中國的醫院意見很大。

不過,你要是在歐美國家看過病的話,就會發現,在那里看病、做個檢查預約常常要幾周甚至幾個月,而且價格真叫天價,做個幾個CT、核磁檢查動不動就上萬美元。

有了對比,你才會發現,在中國看病總的來說確實是又快、又方便、又便宜。而中國的醫生和護士,常常是超負荷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飯,節假日放假基本沒有指望,而相比之下工資又不高。

醫療行業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大小騙子層出不窮?

但同時,中國的醫患關系又很緊張,醫生病人互不信任,醫鬧、傷醫事件又層出不窮。尤其對于大病、惡性病,醫療費往往是天價,還有很多藥物需要自費,常常看到某某病人無錢治病呼吁大家捐助,也常常聽到某某病人甚至不少名人花了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卻受盡折磨人財兩空。

這是為什么呢?

要理解問題的根源,我們需要了解一點歷史。

02 新中國新醫療

新中國建國之初,確立“預防為主”、“團結中西醫”的醫療衛生方針。

毛澤東主席認為:“減少人民疾病死亡的基本方針就是預防”!“應當積極地預防和醫治人民的疾病,推廣人民的醫藥衛生事業”。遵照這一方針,建國初期,黨和政府為增進人民健康做了大量基礎性的實際工作。

到1957年6月底,全國已建立衛生防疫站1330多個,建立公立婦幼保健所(站)3800多個,建立各種專科疾病防治所(站)617所。這些遍及全國的防疫所(站)以及后來在全國農村逐步建立起來的縣、鄉、村三級衛生保健體系,為城鄉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初級衛生保健服務。各種傳染病被快速消滅。

1950年前后,東北建立了300多個農村醫藥合作社,后來開始慢慢推廣。1951年,勞動保險條例發布,職工醫療費由企業負擔。1952年,事業單位和公務員實行公費醫療制度。

1965年,毛澤東接到衛生部關于農村醫療現狀的報告,中國140多萬名衛生技術人員,高級醫務人員80%在城市,而且其中70%在大城市,剩下20%在縣城,只有10%在農村,醫療經費農村只占25%,城市則占了75%。因此,6月26日,毛澤東同志對此作出批示:“告訴衛生部,衛生部的工作只給全國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還是老爺。廣大農民得不到醫療。一無醫生,二無藥。衛生部不是人民的衛生部,改成城市衛生部或城市老爺衛生部好了。”

自此全國開始全面推行農村合作醫療制度,一大批醫療事業人才涌向農村,解決醫療用品和藥物匱乏的問題,救治常見病癥,預防傳染疾病和地方性疾病,宣傳科學醫療常識,培養簡單的醫療技能和具備一些醫療技能的當地醫療人才。這也使得“赤腳醫生”的大量出現。他們活躍在農村的青山綠水、田間地頭,送藥行醫,以最低的成本、最廣泛的覆蓋、最高效的運行、最深入的普及、最低的門檻使得農村的就醫看病問題迅速解決,健康狀況為之改觀。到1975年病床的分布農村已提高到60%。全國衛生經費的65%以上用于農村。

1976年,合作醫療已經覆蓋了92.8%的農村社隊。就這樣,勞保制度、公費醫療、合作醫療覆蓋了中國絕大多數的人口。

在這中間,中醫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如何認識中國傳統醫學和學習借鑒西方醫學的關系上,毛澤東主張要實行“中西醫結合”,并把“團結中西醫”確立為我國衛生工作的又一重要方針。

為了推動中西醫結合,從1955年12月開始,衛生部先后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舉辦了六期為期二年半的西醫離職學習班;成立了直屬的中醫研究院。1956年9月,又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創辦了四所中醫學院。1958年9月,中醫研究院第一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畢業后,衛生部向毛澤東并中央呈送該班的總結報告。10月11日,毛澤東在報告上作了批語,充分肯定了舉辦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的成績,同時進一步要求“各省、市、自治區凡是有條件的,都應該辦一個70人到80人的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的學習班,以兩年為期。還指出:“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

中西醫結合療法在治療多種傳染病以及聾啞、骨折、急腹癥、冠心病、白內障、再生障礙性貧血、大面積燒傷等疾病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在國際上引起了強烈反響。

1960年代,我父親在上海華山醫院做了一個脊柱下腫瘤切除手術,用的就是針灸麻醉。父親說,針灸麻醉還是有點痛,但是可以忍受。手術全程他意識完全清醒,醫生的對話也聽得一清二楚。老教授帶著一個年輕學生手術,腫瘤位置不太好,年輕人用靈巧的手法將腫瘤翻出來切除,老教授興奮的表揚:“干得漂亮!”,然后拍拍父親的肩膀,“小伙子,以后打籃球都沒問題!”回憶起那時候醫生的醫德醫術,父親至今贊不絕口。

那時候西醫學習中醫成了熱潮,尼克松訪華時也參觀過針灸麻醉技術切除甲狀腺的手術,一時成為新中國的國際傳奇。屠嗷嗷受中醫古籍啟發,發現了青蒿素,也是這個時期的成果。當時中科院祝總驤和針灸專家郝金凱合作研究經絡,發現了循經感傳現象,從電學、聲學的角度證實了經絡的存在。祝總驤后來因此研究發明了312經絡鍛煉法,治好了自己的多種慢性病。如今95歲的他依然健步如飛。

03 市場化改革浪潮

農村醫療改革

1982年,中國的農村合作醫療體制迅速衰落,合作醫療覆蓋的社隊從1976年的92.8%降至1982年的52.8%,六年間下降40%。次年,隨著人民公社正式解散,農村合作醫療出現雪崩式的解體,覆蓋面驟降至11%,比一年前下降40%多。到1989年,合作醫療覆蓋面降至最低點4.8%,還不到30年前1958年水平的一半。只在上海郊區、江蘇南部(蘇南)等集體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合作醫療才得以保留。

傳統的農村合作醫療是奠基在集體經濟之上的。集體經濟一垮,合作醫療解體。絕大多數村衛生室(合作醫療站)變成了鄉村醫生的私人診所,絕大多數農民重新陷入自費醫療的境地。

20世紀90年代初,90%以上的農民沒有任何醫療保障。1998年農村合作醫療的比重僅為6.5%。政府用于農村合作醫療的補助費1999年是3500萬元,9億農村居民平均每人0.038元。(王紹光、樊鵬《中國式共識型決策:“開門”與“磨合”》)

城鎮醫療改革

從80年代到90年代,在“人民的事業人民辦”的旗號下,政府大幅退出了城鎮醫療衛生領域。當時的領導人認為:市場能提高資源的配置效率,包括衛生資源的配置效率。

1978年以前,公立醫院超過50%的收入來自政府預算。80年代開始了改革。1980年,政府補貼降為30%,1987年降到19%。90年代末,政府補貼僅為6%。(王紹光、樊鵬《中國式共識型決策:“開門”與“磨合”》)

說難聽點,這有點逼良為娼的味道。醫院要自己解決生存問題,不得不以盈利為導向,為了獲得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鼓勵病人做過多的價格不菲的醫療診斷,并且開過量的藥品。相反,基本醫療服務(通常是沒有利潤的)的開展卻非常有限。最惡劣的是,出現了急救室不交押金就不給搶救的現象。

結果,衛生總費用不但沒有降下來,反而飛速增長。1990年,衛生總費用700余億元,到2000年高達4764億元。居民個人衛生支出的比重也節節攀升。1980年,居民個人負擔不過23%;到2000年,已高達60.6%。

截至2002年末,城鎮居民大約只有一半的人口擁有醫療保險,與改革開放初期醫療保險幾乎覆蓋全體城鎮居民形成鮮明對比。

市場化下的醫療行業

國家只給醫院發20%的經費,醫院只給醫生發20%的工資,其他的要你自己去市場上賺。經濟指標從科室承包到個人承包,工資獎金和你給醫院創造的收益掛鉤,這就是醫療亂象之源。

另一方面,一切向錢看的塌方式腐敗,對中藥、西藥的審批都需要花巨款買批準文號,大大增加了藥品的成本。而中醫太便宜了。一把草,一根針能值幾個錢?利益集團要賺錢,必除之而后快。

于是,劣幣驅逐良幣,便宜的、廉價的藥物和治療方法統統被淘汰出局。而藥品、耗材的回扣成為行業規則。

于是,醫生們一邊拿著和辛苦程度不相稱的工資,一邊又拿著行業規則的藥品回扣。區別在于,有良知的醫生堅守不害人的底限,而無良的醫生則靠過度治療賺更多的錢。

在這種情況下,惡性病如癌癥病人、白血病人就成了香饃饃。在死亡的威脅面前,人是最舍得花錢的。

病人不相信醫生,醫生害怕病人行兇,互害模式就是這樣造成的。

04 中西醫之爭

西方醫學繼承了基督教的傳統:和我不一樣的就是異教徒,就是邪教。西方醫學以科學的名義自居,因此認為其他醫學都是迷信和偽科學。

要給被”科學“洗腦的大眾解釋中西醫有什么不同,其實也不難。

【現在出一個題目:給你一個黑盒子,讓你給出這個盒子的容積。
西醫的方法是,必須知道盒子的準確形狀和所有精確尺寸,然后他可能還需要一大堆復雜的微積分公式,滿頭大汗的計算。是的,他可以得出非常精確的數字,前提他能把每一個形狀和尺寸都掌握的準確無誤。
西醫宣稱,不知道盒子的精確形狀和尺寸是無法得出結果的,如果有人說能那肯定是騙子。
中醫的方法是,將水倒滿盒子,然后再將盒子中的水倒入量杯中。盒子的容積就出來了。是的,量杯可能讀數有誤差,不能“精確”到小數點后面多少位。但是,快速管用。】

西醫認為,必須從微觀入手,從分子水平直接干涉人體的生理和代謝,并以此為基礎開發藥物。這是化簡為繁的方法;只要一個細節出錯,結果必然出錯。

針對人體這樣超級復雜的系統,想要精確掌握其運行的每一個細節,完全超出人類當前的能力。這就是西藥開發成功率極低及副作用不可避免的原因。

而中醫不關心微觀上病原體是什么,也不關心人體從分子水平上是怎樣運行的。中醫只關心病原體對人體的機能造成什么樣的影響,然后糾正這種影響就可以了。

所以,中醫是把人當人看。他關心你作為一個人,所具備的基本生理功能,吃飯怎么樣?大小便如何啊?寒還是熱啊?出不出汗啊?

比如說,禽流感期間,我父親發高燒,去醫院開了一個星期幾種抗生素等藥物仍然不退燒,醫院說要抽動脈血排查禽流感。我知道以后,馬上讓他回家。看了一下情況,怕冷,脈浮,無汗,就是《傷寒論》中的麻黃湯證,于是開了一副麻黃湯:麻黃9克,桂枝6克,杏仁6克,甘草3克。

一副湯藥喝下去,心跳加快,幾個小時后忽然汗嘩一下流出來,體溫從39.5度降到了36.5度。

所以,中藥并不是直接作用于病原體來殺病毒病菌,而是幫助恢復人體的生理功能,讓人體自身去消滅病原體。

麻黃、桂枝、杏仁、甘草,哪個會殺病毒殺病菌呢?都不會。可是組合起來作用于人體,就有特定的功效。因此,用研究西藥的眼光看中藥的作用,是會誤入歧途的。

西醫用藥是要從微觀上從分子水平包辦代替人體的功能,而中醫用中藥是要從宏觀上幫助人體恢復功能。

也正因為如此,中醫在治療過程中特別注意保護人體的功能。

在《李詠治癌死于美國,連諸葛亮都要痛罵了》中,我們引用了《三國演義》中諸葛亮舌戰群儒時說的一段話:

【孔明聽罷,啞然而笑曰:“鵬飛萬里,其志豈群鳥能識哉?譬如人染沉疴,當先用糜粥以飲之,和藥以服之;待其腑臟調和,形體漸安,然后用肉食以補之,猛藥以治之:則病根盡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氣脈和緩,便以猛藥厚味,欲求安保,誠為難矣。”】

什么意思呢?就是人得了重病,應該先保命,再考慮治病。如果不管人的死活,只盯著疾病下猛藥重手,要想平安是很難的。

西醫最大的問題,就是見病不見人,只曉得要殺病菌殺病毒殺癌細胞,不知道病人是個活生生的人,要先救命才能治病。手術后再化療放療,頭發掉光了飯都吃不下了,還要靠毅力支撐,美其名曰和疾病作斗爭;可最后往往是九死一生。

這是我們寫小說的古人都懂的道理:對于重癥病人,中醫首重胃氣。什么是胃氣?能吃能喝就是有胃氣。飯都吃不下,那就難救了。所以中醫必須先用提升胃氣的藥物,然后以肉湯小米粥等補充營養,待病人病情好轉,才開始下手對付疾病。這就是三分治七分養。

也就是說,中醫把人當人看。這是中國文化以人為本在醫學中的體現。

而現在呢,為了治癌,窮人死于眾籌;中產人財兩空;富人亡命海外。不是因為別的,就是迷信高科技啊。

我們看羅一笑,或者周洋的例子,都是被化療折磨得痛苦不堪。周洋直腸都露出來了,最后后背爛了一個大窟窿、腸子都看見了,還要她繼續化療,美其名曰和疾病做斗爭,最后花了巨額費用,痛苦的死去。

難道不要反省一下嗎?

我當年被慢性乙肝折磨得痛苦不堪,以西醫的角度這是治不好的,只能“控制”。可是用了中醫三分治七分養的方法,最后表面抗原都轉陰了,表明抗體出現,徹底治愈了乙肝。

關于中醫如何治療疾病的各種問題,我們就不展開了。感興趣的可以看文章后面的鏈接。

西醫有自己的優勢,技術很先進。總的來說,西醫是術,中醫是道;以中醫的道,指導西醫的術,是正途。

中醫最根本的理念,是“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和“上工治未病”,也就是重視預防疾病,讓人不生病,這才是最高明的醫術。而且都有一整套的方法。

至于為什么好中醫這么少,請看西醫主導的衛生部消滅中醫的的策略和方法。

05 你看到的是利潤還是責任?

醫療市場無比巨大。問題是,你看到的是利潤還是責任?

因為主流醫學的無能,導致大量病人花了巨額的金錢、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仍然無法治好疾病,這才導致了大大小小的騙子泛濫。

權健虛假宣傳它的“保健品”能治病來騙錢;而大騙子則不僅騙錢還要命。丁香園指責權健害死周洋,分明是大騙子在罵小騙擋了它的財路

無論是電影《我不是“藥神”》,還是 藥商洗腦經典案例:真實故事改編電影《良醫妙藥》內幕,都是在為老百姓灌輸一個理念:要想獲得健康,只能祈禱西醫這個救世主早點發明一種神藥來救你!

而且,這個救命藥必定很貴,貴的有道理,救不了命只能怪你窮。

醫療行業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大小騙子層出不窮?

就像基督徒只能苦苦懇求God來拯救他一樣,西方文明試圖告訴你:人在疾病目前,只是待宰的羔羊,只能苦苦等待醫療高科技來拯救你,讓你心甘情愿散盡家財、負載累累,最后往往還人財兩空。

西藥廠商雖然開發不出來治愈疾病的藥物,但是能“緩解”病情也很好啊,一點都不耽誤賺錢。

高盛集團的分析師說得很明白:開發能夠徹底治愈疾病藥物的公司不能投資,因為治愈了病人就是斷了未來的財路。

那么,追求健康長壽,你是愿意靠自己呢,還是準備好大把的銀子,等著救世主的拯救呢?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撥開迷霧看世界”】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醫療 醫生 權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