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張靈甫、孫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拋棄了新民主主義理論單純紀念抗戰同樣是一種歷史虛無主義,其危害未必亞于“精日”。我們必須要按照人民英雄紀念碑的碑文和《英雄烈士保護法》的相關說明,明確英雄烈士所包含的范圍,重點捍衛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堅決打擊借紀念張靈甫、孫立人為代表的所謂“國民黨抗戰名將”和“國民黨抗戰老兵”來進行反共“推墻”的行為。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今天是烈士紀念日,筆者個人認為,紀念英雄烈士要先搞清誰是英雄烈士。近幾年來,吹捧張靈甫和孫立人一類的所謂“國民黨抗戰名將”的風潮始終不停。像不久之前就有不少所謂“國民黨抗戰老兵”捧著在孟良崮被解放軍擊斃的張靈甫的遺照受到了某些媒體的吹捧。為逃往臺灣頑抗到底的國民黨將軍們歌功頌德的作品,更是被某些人視為“紅色主題”。

鹿野:張靈甫、孫立人等算不算是英雄烈士?

筆者估計,在這個烈士紀念日里,恐怕又會有不少人追捧這些“國民黨抗戰名將”和“國民黨抗戰老兵”。將這些人視之為英雄烈士,似乎成了某些主流媒體眼中不容置疑的真理。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顯然不是,我們之所以把烈士紀念日設在9月30日,就是強調我們紀念的英雄烈士是和毛澤東主席親自起草,周恩來總理親筆書寫上面的那些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紀念的英雄烈士一致的。想必有點常識的人應該還知道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的碑文:

【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三十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為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斗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單從這個碑文上來看,所紀念的英雄烈士范圍僅僅限于1840年以來在歷次斗爭中所犧牲的人民英雄,首先是在1946年到1949年的解放戰爭中所犧牲的人民英雄。試問,被解放軍擊斃的張靈甫,難道也算是“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這個范疇嗎?如果要是被解放軍擊斃也算的話,那么被八路軍和新四軍擊斃的日本鬼子和漢奸是不是也應該算是我們紀念的英雄烈士呢?

當然,這個標準是在1949年的時候制定的,還沒有發生抗美援朝等戰爭。這之后在抗美援朝等一系列保衛新中國的戰爭當中獻出生命的革命烈士,毫無疑問也應該算是我們要紀念的英雄烈士范疇。

不過,即使我們把紀念的范疇再放大一點,包括了那些活到新中國以后的,在歷史上立下過一定功績的人們,那么前提至少也是這些人是認同人民革命和人民解放,認同新中國的。否則,明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去大張旗鼓的紀念反對中國革命和新中國成立的人,把這些人稱之為“英雄烈士”,從哪個角度看也是說不過去的。不少網友把這種行為稱之為“哭錯墳頭認錯爹”,可謂話糙理不糙。

其實早在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時,相關說明中就已經指出,雖然近代以來的英雄烈士都在法案保護的范圍,但重點還是“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

【起草工作中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突出重點,旗幟鮮明講政治。堅決維護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代表性人物和集體形象。近些年,一些人丑化、詆毀、貶損、質疑我黨我軍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其實質是動搖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根基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對這些行為必須在法律上明確予以禁止。二是弘揚英烈精神,傳承紅色基因。無論時間過去多么久遠,先烈的英名和功績都將永世長存。突出加強宣傳教育,在全社會營造緬懷、崇尚、學習英雄烈士的正氣和濃厚氛圍,弘揚傳承英雄烈士精神。
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的說明
http://www.npc.gov.cn/COBRS_LFYJNEW/user/LawExplanationnew.jsp?casm=8543463&lawid=8543461&pageurl=LawContent.jsp?lawid=】

應該說,這種定位是非常必要的。正如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的文字所寫的一樣,我們要紀念的是為新中國成立有貢獻的人們,之所以把1840年以來那些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獻出生命的人們也劃入英雄烈士的紀念范疇,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探索在一定程度上為中國共產黨創建新中國提供了一定的歷史經驗,是一種“追溯”。因此,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張靈甫、孫立人之流理所當然的不屬于英雄烈士的范疇。

有的朋友可能會問,這種定性是不是太政治化了?這些人畢竟在抗日戰爭中做過一定的貢獻,所以紀念一下也沒有什么錯誤。然而事實上,很多歷史人物都具有多重的身份。我們看待一個歷史人物,應該是看他主要的身份,特別是其最后的身份,即所謂“蓋棺論定”。

像汪精衛早在青年時代就開始參加革命活動,后來從辛亥革命到北伐戰爭里的諸多革命活動當中都有一定的貢獻,只是到715政變之后才轉向反共,抗日戰爭爆發之后才當了漢奸。我們能否因為他早年的貢獻就把他作為“英雄烈士”來進行紀念呢?顯然是不可以的。

同樣的道理,這些“國民黨抗戰名將”雖然參加過抗戰,但是,其總的來看是堅決與廣大人民群眾為敵,反對人民群眾當家作主的。像被熱炒的張靈甫就支持還鄉團對人民群眾犯下了滔天罪行,其鍘刀鍘、活埋、割碎皮肉、開水燙、用油活燒、輪奸等虐殺窮苦百姓的手段,殘暴程度不下于侵華日軍。(可參考楊東雄著,許世友兵團戰事報告,黃河出版社,2013.09)如果要是因為這些人參加過抗戰就把他們也當作英雄烈士來紀念,無疑就好像因為汪精衛參加過革命活動就把他當成英雄烈士來紀念一樣荒唐。

而且,即使單純從民族獨立的角度來看,讓中國擺脫列強壓迫的也不是抗日戰爭而是人民解放戰爭與抗美援朝。最能夠說明中國抗戰之后國際地位的是蔣介石集團在1946年和美國簽訂的《中美商約》。正如中國共產黨于1946年11月26日在《解放日報》社論所指出的,其規定的美國在華享有的特權遠遠超過了近代以來的一切不平等條約,是抗戰時的汪偽政府也不敢同意的:

【這是歷史上最可恥的賣國條約,是蔣政府把中國作為美國附屬國(殖民地)的重大標志之一,是中華民族又一次新的大國恥。在內容上包括了中國人在本國領土上都萬難享受的各種權利。為袁世凱、汪精衛所不敢作的,蔣介石為取得內戰資本,現在悍然地做了。……蔣介石——這個出賣國家利益的無恥戰爭販子——簽訂了這張賣身契,就把中國一切經濟命脈雙手獻給美國金融財閥!把中國變成美國商品傾銷的殖民地市場!把從水上到陸上,海洋到內河的全部中國領土、中華民族的生存權利,拍賣得干干凈凈了!】

需要指出的是,這并非中國共產黨的一家之言。在當時被視為第三方勢力的民主人士與國民黨左派同樣認為蔣介石簽訂的《中美商約》要比汪精衛對國家主權的危害更大,讓國統區徹底變成了殖民地。像國民黨元老柳亞子就在一次和民主人士的座談會上公開表示:

【獨裁者把中國領土領海出賣給美國,使中國永久淪為美國殖民地來換取他變相帝皇的地位,這比袁世凱的二十一條、汪兆銘的賣國條約,還要無恥地超過他們一千倍、一萬倍呢!
中國革命博物館,上海人民出版社編,磨劍室文錄  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12,第1543頁】

準確的說,抗日戰爭只不過是近代以來,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中國人民謀求民族獨立和民族解放眾多探索當中的一個階段,它的主要歷史意義在于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八路軍和新四軍通過英勇抗戰贏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為新中國的成立奠定了一定的基礎。過分拔高其歷史功績本身就是不合適的,將其從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當中抽離出來單獨鼓吹所謂“國民黨的抗戰功績”就更不合適了。

其實,如果要是按照人民英雄紀念碑碑文的觀點,把抗日戰爭定性為“三十年以來”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當中的一個階段,那么便已經包含了絕大多數參加過抗戰的國民黨官兵。

例如,張自忠為代表的在抗戰中犧牲的國民黨官兵當然屬于英雄烈士范疇,因為這已經是“蓋棺論定”。同樣,要是在解放戰爭中起義,甚至投降被俘后被編入人民解放軍改造的“解放戰士”也都屬于紀念的范疇。所剩下的僅僅是一些頑抗到底,或者如張靈普這樣被人民解放軍擊斃,或者如孫立人這樣逃往臺灣繼續從事反對新中國活動的死硬分子而已。

因此,今天的人之所以吹捧張靈甫和孫立人為代表的所謂“國民黨抗戰名將”和“國民黨抗戰老兵”,其實并不是真的對抗戰有多少深刻的感情,更大程度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著民族主義的招牌來販賣反對新中國的私貨而已。其目的無非是像蔣介石集團一樣把中國變為美國殖民地。在蘇聯和東歐的歷史上,公知們便通過這種手段贏得了很大程度上的成功。

比如說,很多人弄不明白蘇聯為什么年年紀念衛國戰爭,甚至到1991年6月份的時候還大舉紀念德軍入侵50周年,卻仍然在輿論戰線上一敗涂地。其實答案很簡單,從赫魯曉夫時代開始,紀念衛國戰爭本身就已經變了味兒。

蘇聯后期的文藝界和輿論界對衛國戰爭的紀念主要有兩類。一是打著紀念衛國戰爭犧牲者的旗號攻擊斯大林的“嚴重失誤”。像西蒙諾夫的《生者與死者》就是典型。二是借吹捧衛國戰爭是沙皇在一戰期間“保衛祖國”精神的繼承,來含沙射影的反對列寧與十月革命中“變帝國主義戰爭為國內戰爭”的做法。像被蘇聯作協第一書記馬爾科夫肯定為1977年的最好作品之一的中篇小說,葉•諾索夫的《烏斯維亞特的戴盔人》就是代表。這種“紀念”搞的越多,蘇聯垮的就會越快。

東歐國家則更加明顯,當波蘭等國打著“不應該因為政治分歧反對有愛國功績的人”為歷史上參加過二戰的反共流亡政府人士“平反”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亡黨亡國。這無疑是對拋棄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去擁抱“普世價值”的雅魯澤爾斯基等人最絕妙的諷刺:

【新華社華沙3月19日電(記者董福生)波蘭政府今天宣布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波蘭資產階級政府和軍隊的5名領導人恢復波蘭國籍。
今天,被波蘭政府宣布恢復國籍的有:斯坦尼斯瓦夫·米科瓦伊奇科,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擔任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的總理,戰后回國任波蘭民族團結臨時政府副總理、波蘭農民黨主席。1947年他逃亡國外,隨后被取消波蘭國籍;瓦迪斯瓦夫·安德爾斯將軍,他是波蘭流亡政府的主要軍事將領之一,1946年9月被波蘭民族團結臨時政府宣布取消波蘭國籍。此外,還有1949年被取消波蘭國籍的3名當時的右翼黨派的活動家。
波蘭部長會議今天在宣布為上述5人恢復國籍時強調,40年前波蘭政府是因為“尖銳的政治分歧”取消他們國籍的,而政治分歧是不應該把他們開除“公民大家庭”的,尤其是那些“有著愛國功績的人”更不應被開除。
原載1989年3月21日《人民日報》】

總之,拋棄了新民主主義理論單純紀念抗戰同樣是一種歷史虛無主義,其危害未必亞于“精日”。我們必須要按照人民英雄紀念碑的碑文和《英雄烈士保護法》的相關說明,明確英雄烈士所包含的范圍,重點捍衛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堅決打擊借紀念張靈甫、孫立人為代表的所謂“國民黨抗戰名將”和“國民黨抗戰老兵”來進行反共“推墻”的行為。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809/44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