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是倪光南等技術功臣奠定了聯想發展的技術基礎,是中國政府和中國消費者哺育了聯想,營銷貿易銷售團隊及外資的作用是其次的,甚至在某些階段,其作用是負面的。聯想應將總部從美國遷回中國,在稅收、就業方面,應盡可能地回贈回饋中國社會,而不是盲目的美國化。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一、再次進入輿論漩渦中心的聯想

近日,聯想又一次進入了輿論的旋渦,起因是聯想CEO楊元慶接受外媒記者采訪的時候說出:“聯想不是一家中國公司”。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為了不斷章取義,我們在這里附上網友平原公子翻譯的楊總接受采訪的實錄:

【科技前沿的記者問:當前中興被美國政府制裁,華為也面臨美國地區的禁令,為什么聯想可以置身事外,獨善其身,逃脫美國政府的打擊呢?聯想和中興、華為有什么不同?
楊元慶解釋道:“因為聯想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
“我們擁有全球業務——不僅僅是銷售和市場營銷,而且我們在中國,美國,巴西,德國都設有研發團隊。我們還在中國,美國,巴西,墨西哥都設有制造業務。”
“聯想公司的高管來自世界各地,我們也非常多元化,中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們目前的COO來自意大利,我們也有美國人和加拿大高管。”
“我們與其他中國公司不同,我們與其他跨國公司不同。”】

平原公子評論說:

【聯想總部設在美國紐約,員工總數達19000人,主要生產基地在中國。總部在美國,并且在美國還養活著幾萬員工,利潤也是流向美國,那就是美國企業,蘋果的生產基地也在中國,但沒有人會說蘋果是中國企業。
......
一個公司的歸屬,我們一般原則上這么判定:這家公司的總部設在哪里,為哪個國家創造更多的就業和稅收,他就算哪國的企業。即使有所謂的母國資本控股,也只是股東分紅而已,并且還要承擔很大的風險。
......
蘋果、三星都是國際資本持股,但蘋果的總部在美國,三星的總部在韓國,它們創造的就業和稅收都在本國,所以我們都認為是蘋果是美國的蘋果、三星是韓國的三星、阿里是中國的阿里、聯想,也就是美國的聯想,沒有任何疑問。】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就在此時被媒體曝出,網友口誅筆伐之時,楊元慶通過媒體發聲,說這是一次重大的翻譯失誤以及有些媒體的斷章取義,聯想公關部門也表示,“該報道曲解了楊元慶當時完整的表述,并在標題中斷章取義,進一步衍生出錯誤解讀。”媒體報道詳情如下:

聯想集團在16日發布聲明澄清,表示該報道曲解了楊元慶當時完整的表述,并在標題中斷章取義,進一步衍生出錯誤解讀。事情起源于英國《問詢報》14日的一篇采訪。報道使用了“聯想CEO: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的標題,可謂分外刺眼。
采訪的內容大致是關于為何聯想可以逃脫美國政府的打擊,楊元慶后面的話中也不乏“我們與其他中國公司不同,我們與其他跨國公司不同”之類的表述。
16日,楊元慶本人在微博發聲,稱沒想到采訪會引發小波瀾,“全球化過程中的lost in translation是一個長足的功課啊。”他強調,自己一直的夢想是讓聯想不僅做一家成功的中國公司,更要做一家具有包容力的全球化公司,因為他們要做全世界的生意,要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和資源。同日,聯想集團也發布聲明,稱該報道曲解了楊元慶當時完整的表述,并在標題中斷章取義,進一步衍生出錯誤解讀。他們還點出,楊元慶的原意是“聯想不僅僅是中國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以下為聲明全文: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二、聯想的中國形象岌岌可危——愛國網民對聯想的公關說辭普遍不買賬

盡管楊元慶與聯想的公關部門如此發聲,廣大網友仍然對這種解釋不滿意,比如在某新聞網站極其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下面,網友如此評論:

【網友山里娃:“但是他的話明明說的是not啊,如果是不僅僅是不是應該說成not only,but also,我英語不好”
網友覺非:“聯想同款產品在國內外的價格,讓我一直以為它是家美國公司”】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而在微博新浪證券發布的報道下面,網友如此評論: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而在微博新浪財經發布的報道之下,網友如此評論: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之所以如此多的網友表示憤怒,并對聯想公關的說辭不買賬,是因為之前聯想做過太多事讓民眾對它的企業印象不好。

三、負面輿情從何而來——為什么絕大部分愛國網民反感聯想

1、聯想走“貿工技”路線是中國信息產業的滅頂之災

同作為中國高科技企業的代表,聯想執行的是一條“造不如買”的所謂“貿工技”發展路線,而華為則走上了獨立自主的“技工貿”發展路線。

在發展早期聯想執行的也是獨立自主的“技工貿”路線,并憑借總工程師倪光南研發的聯想漢卡獲得了巨大成功,甚至在1994年以獨立研發的程控交換機技術(倪光南學生研發),首次攻進了華為的腹地:電信設備市場。1994年的時候,聯想和華為,無論從資產規模、利潤、技術能力,都可以說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也就是說,如果由倪光南等人(比任正非更加懂技術和企業發展戰略,也更加愛國)能夠一直主導聯想,今天聯想在核心技術方面的成就,將遠遠大于華為。

然而,由于柳傳志害怕倪光南檢舉揭發自己賤賣國有資產,在當時一些新自由主義官員的包庇下排擠打壓柳傳志,直到1995年將作為聯想總工程師并未聯想發展立下汗馬功勞的倪光南院士開除。這一苗頭和矛盾,之前就已展現。比如,1988年,聯想開始研發ASIC芯片,5個產品獲得很好的效益;1994年,新自由主義勢力否決了計劃成立的聯海ASIC設計中心。

1995年后,為了肅清倪光南“余毒”,柳傳志還打壓其他科研人員,最終以“造不如買”的所謂“貿工技”路線替代了倪光南為代表的獨立自主的“技工貿”路線,直到一步步走上依附性的發展路線上。

倪光南院士在2004年9月17日至社科院經濟學家的一封信中說:

【“聯想作出的重大創新大多是在企業100%國有時取得的,而變成‘民營’后反倒缺乏重大的創新。我在聯想任職的前10年(1984-1995),企業100%國有時,我們自主開發了聯想式漢卡、聯想系列微機等拳頭產品,得了兩個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但‘國退民進’后,聯想的重大創新反而很少了,后10年只得過一個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實踐表明,柳傳志搞的‘國退民進’除了造就了呂譚平等幾個數十億元等級的超級富翁之外,并沒有幫助聯想高技術的發展”。

與柳傳志主導的聯想不同,任正非的華為則堅定不移的沿著獨立自主的“技工貿”路線走下去。而發展路線的不同也決定了兩家企業不同的發展結果。2012年,在電信設備領域已經獨霸天下的華為,開始將資源傾斜到之前沒有重視的手機業務,首次攻進了聯想的腹地:消費電子市場。在這一年,聯想的手機業務高居國內市場第二名,份額高達13.1%。五年后的2017年,華為已經穩坐國內手機市場份額第一,而聯想手機的份額降低到不足1%,排名更是滑落至第10名。

2017年聯想集團的當季度公司權益持有人虧損應為2.89億美元,前三季度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虧損應為2.22億美元。持有聯想集團29.1%股份的聯想控股披露的數據顯示,去年負責IT業務的聯想集團虧損6.7億元。從五年前到現在,聯想市值已經蒸發將近70%,甚至在今年5月4日被踢出了恒生指數的成份股。

導致這種局面的重要原因就是執行“造不如買”的發展路線的聯想不重視自身技術研發。資料顯示,從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中,聯想累計投入研發成本44.05億美元,平均每年4億美元,折合每年25億人民幣左右,不足華為的十分之一。而華為2017年研發投入已達900億,而聯想十年研發投入加起來也就44億,不到人家一年投入的零頭。

當初被柳傳志排擠開除的倪光南后來感嘆:

【“對比聯想和華為兩家公司,從體量上看,聯想集團比華為大五倍。聯想最開始靠中科院計算所的技術,后來靠并購、引進,在引進仿制的道路上走得很好。華為從開始沒有什么資源,到后二十年趕了上來。華為的研發在世界上都屬于先進水平,很多跨國公司都不如它。從實踐的角度,按照2015年的業績來看,華為的利潤大大超過聯想;從發展趨勢來看,華為靠自主創新,現在可能比聯想要快十倍。華為現在堪比思科,全世界都承認。華為還有芯片、計算機,可以與蘋果比一比。所以說,堅持自主創新的道路對企業是最好的方法,不要相信引進可以做得很快。”

倪光南時期,聯想已經具備開放自主操作系統的能力,如happylinux項目等(已經基本完成了Linux安裝、使用界面的中文化工作),倪光南被趕跑后,這些項目被放棄。

從華為的案例經驗可以看出,如果當年柳傳志和倪光南之爭中,獲勝的是倪光南,那么聯想帶領中國民族信息產業今天可能已經打敗了美國微軟+因特爾的技術聯盟。

2、5g標準投票支持美國高通

按照高通給出的專利許可計劃,全球范圍內使用高通移動網絡核心專利的5G手機都必須依照下列條款繳納專利費:單模5G手機:2.275%;多模5G手機(3G/4G/5G):3.25%。而對于那些同時使用了高通移動網絡標準核心專利、非核心專利的5G手機,收費標準為:單模5G手機:4%;多模5G手機(3G/4G/5G):5%。什么概念?一部手機賣1000塊,最少交給高通32.5元。2017中國國產智能手機銷售4.36億部。如果手機出貨量不變,就算全是千元機,銷售額也有4000多億,高通就算啥也不干,至少能拿走130億。

前一次會議#86b時間為2016年10月,后一次#87時間為2016年11月。華為發表聲明稱聯想投贊成票,點明了是【2016年11月】的會議。

對于大多數公司來說,LDPC用于長碼,幾乎是無可爭議,也是為了達到高吞吐率和硬件的高效率所必需的。絕大多數公司都認可即便短碼有其他選擇,長碼都必須要用LDPC。

爭議的地方在于短碼,也就是最終的數據信道編碼到底采用LDPC+LDPC、LDPC+Turbo還是LDPC+Polar?這也是這次聯想投票的主要焦點!

----------------------------------
1、長短碼投票(2016年10月10日-14日 里斯本會議):
Question: How many channel coding schemes should be specified for the NR eMBB data channel:
(1)單一編碼方案:
LDPC(長碼和短碼都用LDPC,LDPC+LDPC): Ericsson, Sony, Sharp, Nokia, ASB, Samsung, Intel, QC, VzW, KT, IITH, IITM, Fujitsu, MotM, Lenovo(聯想在這里), KDDI
② Polar(長碼和短碼都用Polar,Polar+Polar): HW(HUAWEI)
(2)組合編碼方案:
①T+L(長碼用LDPC,短碼用Turbo,LDPC+Turbo) Accelercomm, IMT, LG, NEC, Fujitsu, Orange
②L+P (長碼用LDPC,短碼用Polar,LDPC+Polar)ZTE, Etisalat, Mediatek, Nubia, Xiaomi, Coolpad, Neul, HW devices, OPPO, CATR, TDTech, Spreadtrum, Potevio, ITRI, IDC, DT, NTU
Note that the above questions give an approximate picture, though not necessarily complete.
Possible Agreements(打算通過,也就是初步的決定,這里Polar+Polar就出局了):
Alt 1(LDPC+LDPC):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長短編碼都為LDPC)
No(反對票24個): HW, IDC, HiSi, DT, NEC, CMCC, LG, Spreadtrum, Neul, CATR, Xinwei, TDTech, OPPO, Coolpad, Xiaomi, HW Devices, ITRI, Mediatek, Accelercom, Nubia, IMT, Orange, ZTE, ZTE Microelectronics
Alt 2(LDPC+Polar):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at least for blocks larger than X(長碼方案為LDPC)
- Polar coding is supported for eMBB data for blocks smaller than X (短碼編碼為Polar)
No(反對票27個): Sams, NEC, Intel, QC, LG, Nokia, ASB, MotM, Lenovo(聯想在這里), KT, Ericsson, CableLabs, ITL, Sequans, Acorn, Asustek, Mitsubishi, KDDI, Wilus, Accelercom, IMT, Orange, Sony, Sharp, Fujitsu, VzW, Docomo
Alt 3(LDPC+Turbo):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at least for blocks larger than X(長碼編碼為LDPC)
- Turbo coding is supported for eMBB data for blocks smaller than X(短碼編碼為Tubor)
No(反對票33票): HW, IDC, HiSi, Sams, Nok, ASB, KT, QC, Asustek, Spreadtrum, Mitusbishi, CATR, Xinwei, TDTech, OPPO, Intel, Coolpad, Neul, Wilus, Xiaomi, ITRI, Mediatek, Nubia, ZTE, ZTE Microelectronics, HW Devices, CableLabs, ITL, DT, VzW, KDDI, Acorn, Docomo
--------------------------------

聯想在選長短碼的時候確實選了高通的方案,而且明確反對了華為的方案。

(1)在#86b會議上,聯想在長短碼編碼上有過兩次投票,一次是長短碼編碼方案的選擇上投了高通LDPC+LDPC的贊成票;另外一次是在華為的LDPC+Polar上投了反對票,兩次投票對華為都不利。

(2)在#87會議上,聯想在信道控制編碼上倒是投了華為的Polar,但這個確實對Polar最終贏得信道控制編碼的結果影響不大。

兩次會議記錄文件下載地址:

1、里斯本會議(2016年10月):
http://www.3gpp.org/ftp/tsg_ran/WG1_RL1/TSGR1_86b/
2、雷諾會議(2016年11月):
http://www.3gpp.org/ftp/tsg_ran/WG1_RL1/TSGR1_87/

在“5G投票”過程中,為什么聯想寧可冒著背負賣國罵名的風險,也要去干這種為人所不齒的事情,因為柳傳志所標榜的“貿工技”路線已經山窮水盡。

10年來,聯想累計投入的研發成本總共只有44億美金,不足300億人民幣,而同期華為的研發費用合計2400億。而在17年這一年,華為投入的研發費用更是達到了141億美金,接近900億人民幣,一年更比一年加速,雙方的研發投入和技術差距猶如天塹之別。

聯想因為技術欠缺,盈利就出現了巨大問題,開始變得岌岌可危,不管是電腦業務,還是手機業務,都一敗涂地。而為了扭轉頹勢,聯想不是反思自己的發展路線問題,而是選擇通過損害國家核心利益換取美國高通公司對自己的技術支持。根據從聯想內部傳出的消息,聯想將跳過高通845,直接獲得高通驍龍855芯片處理器的采購資格。聯想獲得驍龍855的首發采購權,很明顯會成為中國第一家推出5G手機的廠商,甚至在全球市場,都將占據先機。

3、政府采購反對預裝國產操作系統

聯想不僅在2016年的5G標準投票上惹出爭議,就在2018年5月的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簡稱央采中心)的采購會議上又一次投票反對國產操作系統,置國家安全于不顧。

2018年5月16日下午,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就電腦產品采購例行向各PC供應商征求建議。在支持國產操作系統發展的事項上,各PC供應商產生了巨大分歧。

與會廠商代表透露:在涉及“臺式機的評分標準”的議程中,會議提出“預裝國產操作系統”的建議,核心為在央采計算機臺式產品配置1到6及筆記本產品配置1到5的評分標準上,是否對預裝國產操作系統進行加分(即雙系統)?這項議程是以舉手形式表達各自態度的,反對的先舉手,這個環節共有四家廠商舉手反對(聯想、惠普、宏碁、華碩)。反對廠家過半。

投票結果如下圖: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這個采購會議的重要意義,在中國具有風向標作用,如果政府采購的電腦尤其是中央政府采購的電腦預裝了國產操作系統,全國各地的政府也會陸續安裝,國產操作系統就有了使用體驗和改進的空間,中國就可以逐漸擺脫微軟的“藍屏”危機,中國人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電腦。

臺式1到6配置的產品及筆記本1到5配置的產品是央采的標準配置設備,也是央采中心按時招標采購的預算內設備,占了年度臺式機筆記本采購總量的大部分份額,采購總量約12-15萬臺。這個是年度穩定的采購計劃,如果預裝通過,下一期批量集采用戶就可以使用安裝有國產操作系統的電腦,這次錯過目前尚不知下次何時。

會場另有建議提出:在臺式和筆記本產品上各增加一款配置只安裝國產操作系統,在座供應商均無異議。事件發酵后,聯想試圖在輿論上攪混水,聯想集團發表聲明說,“在此次會上,央采中心就使用Windows+國產Linux雙系統整機方案向與會廠商征詢意見。聯想提出的建議是使用單獨國產Linux系統整機方案,包括臺式機和筆記本。”這里的關鍵是單系統方案并非標準配置,并且美國企業也支持這個方案,并且這個方案也需要報批,即使報批通過,這個高配產品需求量小,遠遠不及標準配置。至此,聯想集團在輿論上故意撒謊掩蓋真相刻意欺騙公眾,在公共輿論上、社會信譽上已經大受影響。

眾所周知,互聯網電子設備包括電腦、服務器、手機、平板乃至未來的無人駕駛汽車,硬件的核心是芯片,軟件的核心就是操作系統。目前操作系統市場牢牢地把控在美國公司微軟、谷歌和蘋果手中,都是美國國防部八大金剛。蘋果和微軟操作系統留有后門都是媒體公開報道過的。何況近期的中興禁令就包括操作系統。因此,從涉及國家安全的政府、軍隊、銀行和石油系統開始支持發展國產操作系統非常必要,也是唯一可行手段。

因此,中國政府從國家安全的高度出發,賦予了政府采購最重要的一項政策功能,就是支持國產軟件(含操作系統)發展,各級政府采購機構一直在努力推動落地。

如果聯想不舉手反對,國產操作系統被預裝到中央國家機關辦公用機中的幾率將大大增加,每年預裝數量預計在15萬套左右,成為中國推進國產操作系統應用里程碑式的動作。

據IDC的數據顯示,近三年中國政府采購PC機的行業市場份額,聯想Lenovo+ThinkPad始終占據60%左右,為聯想帶來了巨額利潤和品牌影響力。聯想依靠巨額政府采購獲利,卻在關鍵時刻反對政府采購電腦預裝國產操作系統,置國家信息安全于不顧,這種行為引起了愛國網民的普遍反對。

4、中美價格歧視  國內補貼國外

聯想的問題還體現在其在國內外的歧視性定價。一般而言,作為本國企業在國內的產品售價會低于國外。以華為為例,華為最新的筆記本電腦matebook Xpro 在歐洲的售價折合人民幣是16000元,而中國售價僅13000元,便宜3000。保時捷版本手機也是16000元,中國版本是13000,P20Pro國外售價是7000 同配置的國內僅5400。在國外賣高價讓利中國消費者,這才是真正的民族企業良心企業。而聯想則恰恰相反。

聯想一款高配的電腦在美國的售價折合人民幣是10847元,在臺灣是18977元,而在大陸則賣26399元,同樣的電腦美國比我們便宜六七成!2017年聯想海外銷售額占72%,實現銷售虧損244369千美元,國內銷售額占28%,實現銷售利潤539137千美元,總銷售利潤294768千美元,也就是說,中國消費者為他貢獻了所有的利潤,并且補貼了全部海外虧損。讓中國消費者來補貼外國人,因此中國消費者多年以來都普遍將聯想成為“美帝良心企業”,這在互聯網上已經幾乎成為網民的共識。

5、“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  總部搬遷至美國紐約

2004年12月8日,聯想集團和IBM簽署了轉讓協議:聯想將斥資12.5億美元購入IBM的全部PC業務。在我們的印象中,收購一家公司肯定是看中了這個公司的營利能力,是因為能夠給自己的公司賺錢,但是聯想收購了IBM的結果是什么呢?

在2004年兼并IBMpc業務后海外銷售一直在虧損狀態。以2017年為例:海外業務虧損約2.44億美元,國內業務盈利約5.4億美元,總盈利約2.95億美元.也就是用國內銷售利潤約2億美元貼補國外,形成完美的利益輸出鏈條。

因為從2001年到2004年6月30日,IBM的PC業務累計虧損了9.65億美元。2003年上半年,IBM的PC業務銷售額為43億美元,虧損了0.97億美元,到了2004年上半年,虧損進一步擴大,銷售額52億美元,虧損1.39億美元。因此這本身就是IBM的“雞肋”,聯想收購Thinkpad也不是聯想主動的,而是IBM首先發起的。

不僅如此,聯想集團在用12.5億美元外加承擔高達5億美元“凈負債”的方式收購IBM全部個人電腦業務后,以中國為主要生產基地,并由原IBM個人系統部總經理史蒂芬·沃德出任新聯想集團新CEO,并且迅速將總部搬到美國紐約。聯想聲稱將總部搬到紐約是IMB要求的,但我們從來未見一家企業收購另一家破產企業卻要將自己企業總部搬到被收購企業地。實際上,聯想遷移總部到美國是向美國轉移資金的另一種方式。

當前很多跨國企業都想著怎么避稅,美國自己的跨國企業很多都選擇稅務寬松的島國如開曼群島,而聯想卻選擇將企業總部遷至稅收嚴苛的美國。關鍵是聯想當時大賺內地政府采購市場的便宜,卻把企業稅收和資金貢獻給美國政府,這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很多愛國學者及網民質疑聯想通過剝削中國政府和中國消費者,來向美國輸送利益。

2005年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正式宣布,將兩年一度的“推動美中關系杰出貢獻人士”表彰授予聯想控股有限公司總裁、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所以,收購IBM、摩托羅拉是假,轉移國內資產、利益輸送是真,為國際化搬遷總部是假。

6、“精日”與“臺獨”

在2017年9月18日當天,聯想在臺灣的官方網站大搞促銷活動,而且配圖居然是是日本軍旗,日本武士,文字是感謝日本武士! 更為嚴重的是,作為中國企業,卻在官網上赤裸裸的反對“一個中國”原則,支持臺獨立場。聯想在臺灣官網和美國官網上香港后面分別加上了中國字樣,表示香港是中國的,但在美國官網和臺灣的官網上臺灣一欄中卻沒有標注中國字樣,這就如同直接將臺灣視為與其他國家一樣的“臺灣國”!類似事件的曝光更加刺激了大眾敏感的神經。

7、捐贈大批電腦給美國勞軍組織

聯想是否是中國企業惹爭議——為什么聯想頻陷輿論漩渦

據環球科技2018年5月21日報道:

環球科技綜合報道,據Bizjournals網站4月21日報道,聯想21日發表聲明稱,該公司與美國弗吉尼亞州貝爾沃堡(Fort Belvoir)的美國勞軍聯合組織(USO)“戰士和家庭中心”達成合作關系。這筆交易顯示聯想在擴大市場份額的同時還致力于為部隊提供技術支持。
美國勞軍聯合組織(USO)“戰士和家庭中心” 旨在為現役軍人及其家人提供修養場所,并為傷員和護理人員提供醫療場所。通過雙方達成的合作,聯想產品將入駐該中心。
 
美國勞軍聯合組織CEO伊萊恩·羅杰斯(Elaine Rogers)表示:“作為幫扶中心唯一的合作伙伴,聯想傾力協助我們工作,捐贈了大批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和臺式產品。這些都給那些為保衛祖國而流血犧牲的戰士們和他們的家人帶來科技便捷。”

四、聯想應如何擺脫負面輿論——給聯想的善意建議

1、是倪光南等技術功臣奠定了聯想發展的技術基礎,是中國政府和中國消費者哺育了聯想,營銷貿易銷售團隊及外資的作用是其次的,甚至在某些階段,其作用是負面的。聯想應將總部從美國遷回中國,在稅收、就業方面,應盡可能地回贈回饋中國社會,而不是盲目的美國化。

2、多向華為和任正非學習,拋棄“貿工技”路線,改回“技工貿”路線。利用已有的積累的資產,利用中國政府和消費者貢獻的利潤和財富,轉化為核心技術。

3、將倪光南等技術功臣請回聯想,尊重人才,尊重并大力支持自主研發事業。

4、糾正上述七點錯誤,以及過去其他錯誤之處,做回一個民族企業,將該做的事努力做好。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809/44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