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明天系”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的思考

現在肖建華“明天系”建立的3萬億金融王國大廈將傾;海航的流動性也出現大問題,旗下上市公司紛紛停盤,董事長王建也意外駕鶴西游;安邦公司已經被國家“接手”,吳小暉也面臨牢役之災。而那“28宿”中,還有多少民營金控處境維艱?將來不論哪個民營金控一旦出大事,發散這些金融風險國家要承擔多大的損失?這些“爛尾金融”將降低多少中國金融的質量?

對“明天系”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的思考

在中國頂級富豪中,有一個人物十分低調,以致很多百姓至今都沒聽說,但他卻悄然建立起一個3萬億的金融帝國,也成為“隱身”的中國第一首富。近期,在《馬云、趙薇、明天系的隱秘關系:阿里影業的殼或來自明天系》、《明天系“撤退”?》等報道下,讓已入加拿大籍的肖建華逐漸暴露在陽光下。當人們驚嘆肖建華能魔術般建立3萬億金融王國的魅力,并對這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感到震驚,是否更應該思考一下,這樣的妖艷之花是如何被快速催生?

一、肖建華的神秘起家:“明天系”最早產生于兩家國企轉制

現年47歲的肖建華出身農家,15歲考上北大法律系,18歲成為北大學生會主席。據說,他是以300元起家創業,從做HP、IBM代理起家,逐步完成了原始積累。

梳理一下肖建華走出的發家之路,肖建華妻子周虹文的老家--內蒙古包頭市,則是他命運的轉折點,也可以說是肖建華浴火重生的“涅槃”之地。肖建華打造的“明天系”金融王國,最先就起家于包頭的兩家國企上市。那是1998年,肖建華包裝黃河化工推動配股,并借此成功入主,同時,運作包頭草原糖業集團上市。

肖建華將這兩家國企收入囊中,一共分六步走:第一步,肖先讓旗下公司受讓草原糖業集團旗下的包頭糖廠和電子儀器廠;第二步,再以包頭糖廠和電子儀器廠評估近億元,入股組建華資實業,肖擔任總經理;第三步,1998年12月10日,華資實業成功在上交所掛牌上市;第四步,肖建華以旗下的北大“明天科技”受讓黃河化工大股東持有的47%股權;第五步,黃河化工將黃河化工更名為明天科技,成功實現借殼上市;第六步,上市后的華資實業董事長名叫邢德剛,出自糖廠,公司上市不到半年,1999年8月,華資實業公告稱,董事長邢德剛女士因工作變動原因,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肖建華代理行使董事長職權,企業的經營權落到肖建華手里。以后再找合適機會轉制,從股權上控制這家昔日國企。

這六步跳中,有的還跳的是“交叉步”,就通過令人眼花繚亂的舞步,肖建華魔術般完成了“大小搬運”。以國企原董事長邢德剛被辭職,這兩家國企就成了肖建華的囊中之物,而這兩家上市公司,一直被“明天系”實際控制至今,其中,華資實業是“明天系”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成了“明天系”最重要的資本運作平臺。在這個運作過程,“明天系”這個金融大鱷,就石破天驚地產生了。包頭也成為肖建華氣吞萬里如虎,打造金融王國的根據地。

對“明天系”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的思考

二、3萬億金融王國橫空出世:參股近百家上市公司及44家金融機構

改開的大潮滾滾,一個最偉大的魅力,就是能產生魚龍變化的效應。肖建華躍上了這個大潮的潮頭,躍上了“龍門”,一發而不可收。

1、參股近百家上市公司和44家金融機構。截至2017年6月30日,借助華資實業開始參股,明天系相繼控參股了愛使股份(現名為游久游戲)、西水股份、北方創業、魯銀投資、新黃浦、ST朝華、金地集團等。曾經控參股有北控水務、宏達礦業、華銳風電、金風科技、新華人壽、大商股份等,也曾參股H股公司必美宜、首鋼資源、中策集團等近百家上市公司。

參股了44家金融機構:控股23家,參股21家,合計44家。其中,銀行17家、保險9家、證券8家、信托4家、基金3家、期貨2家、金融租賃1家。包括哈爾濱銀行、興業銀行、上海銀行、天安人壽、生命人壽、新時代信托、廣發證券等,涉及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期貨等金融牌照。由于資料所限,還不能肯定“這就是明天系的全貌,沒有任何遺漏”。

2、肖建華建立3萬億金融帝國。自2014年7月騰訊旗下微眾銀行獲批籌建起,截至2017年6月末,中國民營金融已出現了28星宿。據新財富統計,“明天系”則列為中國民營金融28大系族之首(海航系、安邦系屈居二、三),或者說,經20年“搏殺”,肖建華已穩坐中國民營金控第一掌門人。截至2017年6月底,肖建華及明天系已控參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銀行、保險、信托、證券、基金、租賃、期貨等,覆蓋了金融業全部牌照,其控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高達3萬億,令國內任何富豪都望洋興嘆。

其利益主要涉及國家占據主導地位的行業,比如銀行、保險、燃煤、水泥、地產,乃至稀土礦。

肖建華何曾了得!“明天系”何曾了得?

三、《“明天系”肖建華20年攬財3萬億,最大民營金控或被肢解》

有些事往往來的快,去的也快,烈火烹油之后,必然是灰飛煙滅!

1. 肖建華的神龍見尾不見首。1999年8月,肖建華代理行使華資實業董事長職權7個月后,2000年5月,肖建華辭去公司副董事長、董事及總經理職務。華資實業除任命大會上來了一次,就再也沒到公司露面,“他成幕后人物,任何職位也不擔任”,也很少出現在公眾關注之中。并直言:“他就是怕國內的媒體追著他不放,所以這么多年才一直在國外,這樣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在中國的富豪當中,肖建華神龍見尾不見首,顯得相當的神秘莫測,顯得相當的另類。江湖上雖有他的傳說,,但他又遁形于江湖。

2.“明天系”開始了大撤退。肖建華的最近一次現身,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2017年1月,肖建華被中國有關部門從其居住數月的香港四季酒店帶返內地。肖建華在走廊和升降機內并無反抗,相信他是自愿被帶走。現被扣留在上海,正配合中國當局出售他的明天系所持有的投資,包羅多家上市實體、銀行、保險公司和證券經紀公司。隨后,盡管明天系否認了這一傳聞,但種種跡象表明,明天系正在經歷一場“敦克爾大撤退”。

這場大撤退,從2008年9月就已經開始,明天科技將其持有的無限售流通股33,652,600股全部轉讓給正元投資有限公司;而3.02元/股的轉讓價,甚至遠遠低于公司每股凈資產。明天系控制的北京新天地互動多媒體技術有限公司,也將90%的股權轉讓給正元投資有限公司。

從2017年開始,明天系實際控制的4家A股公司中,已2家成空殼。華資實業和ST明科的經營停滯,游久游戲陷入困境。2018年初,明天系將最有價值的金融資產之一恒投證券控股權讓渡給中信國安集團。近期,在A股IPO排隊三年的哈爾濱銀行宣布撤回上市申請,也與“明天系”撤離有關,肖建華金控王國的走向成謎。

可肖建華能全身而退嗎?“明天系”能全身而退嗎?

對“明天系”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的思考

四、3萬億金控王國大廈將傾:令人震驚之余的思考

清代戲曲家孔尚任所作《桃花扇》中有句唱詞:“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從1998年到2018年,肖建華用20年建立的3萬億金控王國,竟然大廈將傾,令人震驚之余,該引發點什么思考?

1. 肖建華的包頭崛起,到底有多少“原罪”。2013年7月,包頭市國資委轉讓草原糖業100%國有股權,交易價格11億元。此次改制后,明天系不僅從經營管理上,也從股權上控制了這家昔日國企。提及11億的收購價,員工們都認為是賤賣,“華資實業在華夏銀行有股份,在恒泰證券、包商銀行都有投資,這都是以華資實業名義來投資的。”在糖廠改制的代表大會上,因補償條件太低,第一次投票沒通過,第二次投票才通過。“按規定,第一次投票不通過,本身就沒有第二次了。”據稱,當時主抓此事的是包頭市一位副市長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

1999年4月,黃河化工公告,董事會一致選舉肖建華為公司董事長。可這個選舉,令人十分蹊蹺,這距離包頭市國資局轉讓其股權尚有數月時間。1999年7月,包頭市國有資產管理局才將持有的包頭化工集團總公司47%的股權轉讓給北大明天資源科技有限公司,轉讓金額10862.64萬元。肖建華通過掌控黃河化工的母公司,而對上市公司黃河化工實現控制。而在還沒轉讓股權之前,咋被選上董事長?

外媒報道,在包頭“肖建華旗下公司涉嫌以低于市價私有化國家財產、幫助官場中人及其家族成員處理資產,以從中獲取利益等。”可在包頭以外的國企收購中,類似如此的“戲碼”,還有多少?

2.這樣的妖艷之花,如何生長如此之快。據說,肖建華是以300元起家創業,20年就成3萬億金融王國的掌控人,這應該是肖建華的人生傳奇,可這僅僅是肖建華個人的傳奇?

海航集團是1998年成立的地方民營航空公司,2017年海航集團旗下控股A股上市公司9家,參股12家的21家金融機構(加上德意志銀行則是22家),持股金融機構數量僅次于民營資本“明天系”。

安邦公司,2004年成立,才短短10年,吳小暉將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發展到資產近2萬億元的“安邦系”保險集團。手握財險、壽險、健康險、養老險、銀行、金融租賃、資管牌照,在中國民營金融的28星宿穩坐第三把交椅。

這一個個金融王國的迅速出現,到底用啥魔幻法點石成金?

3.一個個金控王國的出現,聚集多少金融風險?金融安全,無疑是重大國家安全之一!若一旦爆發金融危機,其破壞之慘烈,影響之廣泛,挽救之艱難,都是任何經濟危機所不能相比的。而這一個個金融王國的出現,又掌握了這樣大的金融實力,該聚集了多大的金融風險?

現在肖建華“明天系”建立的3萬億金融王國大廈將傾;海航的流動性也出現大問題,旗下上市公司紛紛停盤,董事長王建也意外駕鶴西游;安邦公司已經被國家“接手”,吳小暉也面臨牢役之災。而那“28宿”中,還有多少民營金控處境維艱?將來不論哪個民營金控一旦出大事,發散這些金融風險國家要承擔多大的損失?這些“爛尾金融”將降低多少中國金融的質量?

對“明天系”3萬億金融大廈將傾的思考

4. 為何金融監管不能超前,不能防患于未然?2013年4月《人民網》就曾發時評:《“隱形”明天系肖建華不能游離于監管之外》,文中指出:“肖建華的隱身,既與個人的行事風格有關,也與其一直游走于監管邊緣地帶有關。大多數人認為,肖建華十多年巨額的財富積累有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所在,加上他一直以神秘和神話示人,更加劇了公眾對他的猜測。”

“最新的《新財富》雜志通過翔實的調查,證實包商銀行和新時代證券發行了大量‘影子’信托,其資金的最終流向成謎。大量的殼公司通過虛構交易、貿易和實業,從客戶手中募集資金。而這些資金如何使用和監管,對管理層來說構成巨大挑戰,而監管者到目前為止尚不能有所作為。”

這金融監管如何能防患于未然?痛定思痛,痛哉!

【遼寧王忠新,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遼寧王忠新”,經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