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評“二大爺”倒果為因的新版“亡國論”

二大爺與汪精衛不同的是,汪精衛提出的“亡國論”只是從日強我弱的角度認為“戰必敗”,而二大爺版的“亡國論”則還代表美國倒打一耙,把美國的敵對行為說成是中國造成的,這種說法是對汪精衛“亡國論”的繼承和發展。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千鈞棒:評“二大爺”倒果為因的新版“亡國論”

幾天前,一篇題為《從伙伴到敵人:美國對華政策變臉前后》的文章在網絡上得到一小撮人的熱捧和喝彩。該文署名“二大爺”,本身也略含侮辱或者占別人便宜的意思。

文章之所以受“追捧”,一是因為該文緊密配合美國的全球戰略尤其是對華戰略,并且代表美國對中國發出“最后通牒”,二是文章的作者巧舌如簧,居然能夠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指鹿為馬,把中國說成是“加害者”,而美國倒成了“被迫作出反應”的受害者,企圖以此忽悠國內有親美、崇美、恐美情結的民眾向政府施壓,使特朗普收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以解特朗普目前騎虎難下之困。

文章的作者跟那些以前高喊“普世價值”可能是同一伙人,只不過,現在“普世價值”這一套已經收不到任何忽悠效果了,干脆撕下偽裝,圖窮匕見,把寓言故事《狼和小羊》里面狼的邏輯搬出來,痛心疾首地告訴國人,美國本是頭善良的狼,完全是因為小羊弄臟了小河的水才招致今天的情況,這不怪狼,是小羊太可恨了!

下面咱們一起賞析這篇奇文。

作者是按照下面這樣的邏輯來論證“小羊弄臟了小河的水”的:

一、引用特朗普談及中美貿易戰的時候說的話:“不,這不是貿易戰,是我們在打敗蘇聯之后遇到的又一個強大敵人。”

二、稱從我們熟悉的三十年來中美“戰略伙伴”關系,到180度逆轉,成為這個星球最強大的國家的敵人,我們似乎僅僅經歷了幾個月時間

三、該奇文分析造成這一局面的前因:

1、“新型大國關系”的提法是一種挑戰性提法。是違背之前定下“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基調的。

2、中國喊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一帶一路、中國制造等相繼登場,對于美帝不啻于擺上臺面的挑戰。

3、克里米亞事件后,在西方制裁俄羅斯的時候,反而對俄羅斯給予經濟上的支持。為美帝的敵人輸血撐腰。美國對華政策的大變臉,可以說從克里米亞的蝴蝶煽動翅膀的的那天,就開始了。一點不突然。根本不是美帝要把你當敵人,而是你一直沖在最前,不遺余力要當美帝的敵人。

4、之后,又為伊朗站臺、為朝鮮站臺、為委內瑞拉站臺……只要是美帝制裁的對象,沒有不沾來自東方大國的溫暖的。

5、美國的和平演變計劃成為泡影。

6、中國在完全保留其政治體制既有特性的同時,又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帶來的經濟機遇,并借此強化自身經濟實力,進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

7、2016年南海爭端中,中方蠻橫無視國際法,藐視國際仲裁,并未受到國際社會的懲罰。

四、闡述美國“被迫”進行的所謂的“反擊”。

作者刻意20181月十九屆二中全會為時間節點,宣稱美國開始進行的所謂“反擊”。

1、2017年底,特朗普把中國和俄國并列,正式列入“戰略競爭對手”,直白的說法,這就是敵人。

2、在中美最敏感的臺灣問題上,推翻了1979年以來對臺灣的法律定位,事實上賦予了臺灣主權實體地位。不僅如此,第七艦隊重返臺海,美海軍陸戰隊進駐。進一步明確加強與臺灣的防務關系,并幫助提升臺灣的自衛能力。

3、從祭刀中興、華為開始,打出了一組堪稱經濟史上最重量級的組合拳,窮追猛打,節節勝利。

4、外交上,以區別對待的靈活手腕,爭取了歐洲、亞洲的盟友,和歐盟、日本達成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零關稅同盟,中國賴以發達的WTO體系面臨被瓦解的燃眉之急,

5、知識產權方面,美帝也火力全開,除了先后對中國的科技、軍工行業展開精確制裁之外,中國留學生、科技工作者簽證全面受限,敏感行業的并購既無可能。

6、美帝甚至不準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利用世行貸款償還中國,中國撒出去的大筆美金面臨有去無回的危險……

7、過去四個月以來,本來就長期在熊市里掙扎的中國股市斷崖式的下跌了27%,金融連環爆雷,人民幣貶值接近10%……可謂血流成河。與此同時美國股市整體持續上揚,道瓊斯指數上揚2.45%,已經創造了美股歷史上最長的牛市,就業率也創造了近年來的新高……輸贏已經無需多言。

五、所謂的后果

1、美帝無論是國家實力還是價值立場,把持著無可動搖的NO.1地位。有力又有道,無可匹敵。說它是人類的燈塔,絕不是溢美之詞,而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2、德國、日本,蘇俄帝國……薩達姆卡扎菲查韋斯……無一例外都輸得很慘。他們不僅僅是輸在軍事上,經濟上,最根本的,是輸在會變的人心、輸在不變的道義。

3、鄧在79年訪美的時候,說過一句清醒的話:“這幾十年,和美國做朋友的都發達了。”拋開意識形態,追溯歷史,美國也是近代當之無愧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

總結陳詞:毫不夸張的說,沒有美國的支持,中國這四十年來的發展和進步根本無從談起。挑戰美國、與美國為敵,未來怎樣清晰可見。

未曾想象的未來已在哀鴻遍野的路上。也許是結束,也許是開始。

這樣的變臉,有沒有前因,又會有那些后果?

下面開始評論:

此文洋洋灑灑,文采斐然,表面上看,有理有據,不能不令人佩服其忽悠術的爐火純青。

首先應該肯定的是,二大爺比那位拉大旗作虎皮盜用清華大學校友名義的閻淮坦率,閻淮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而二大爺則是根本不與項伯對舞,直接劍指沛公。

二大爺引用特朗普的話承認美國已經把中國當成敵人,這一點非常可貴,因為前不久,自由派公知還在喋喋不休地忽悠國人,稱美國要讓中國富強,當年那一大堆對美國的肉麻的溢美之詞,現在想起來還起雞皮疙瘩,不管怎么說,作者這一點值得表揚。

作者稱中國由美國的“戰略伙伴”變成敵人,僅僅經歷了幾個月時間。聯系到他文章的其他內容,意思很明顯,是“十九大”讓美國開始把中國當成敵人對此,咱們先不評論作者的立場問題,首先這就是罔顧事實的說法,關于這一點,下面會展開論述。

支撐作者的“小羊弄臟了小河的水”的論點的是如下的論據——

本人也一一點評。

“新型大國關系”的提法是一種挑戰性提法?對此,我不能不佩服作者的語文水平,“新型大國關系”居然與1997年的“建設性戰略伙伴關系”,2011年的“中美合作伙伴關系”是截然相反的關系?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伙伴關系就是挑戰?這種說法真的是比希特勒還要希特勒,連大嘴特朗普都沒有敢這樣說,就算是作者把自己當成美國駐聯合國代表黑莉,這種話也應該由美國人而不是你這種人說出來吧!你誰呀?另外,平等關系就是挑戰,難道“建設性戰略伙伴關系”和“中美合作伙伴關系”的真實含義就是黑幫老大與老二的關系?即前些年一小撮人鼓噪的美國主導的“G2”?或者難道是黑幫老大與馬仔的關系?二大爺你確定你沒有喝醉?

他說中國喊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一帶一路、中國制造等相繼登場,對于美帝不啻于擺上臺面的挑戰。真的是奇了怪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是超越意識形態、社會制度和國家利益的以全人類的利益而不是以包括中國本國在內的個別國家和國家集團的利益為出發點的共同體,這也得罪美國佬?莫非二大爺代表美國佬承認美國無視全人類的利益?美國佬唆使他們在中國的代理人鼓吹“多元化”,如果這是正確的,為什么世界就不能多元化?為什么西方國家可以用導彈向其他國家輸出“民主”?而中國只是提供方案,別人擁有選擇權,就是挑戰?至于一帶一路和中國制造挑戰美國就更加是無稽之談,二大爺你能夠解釋一下原因嗎?

至于所謂的“是違背之前定下‘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基調的。”的說法就更加可笑。首先是連鄧小平所說的這句家喻戶曉的話都能夠歪曲,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鄧小平的原話是“韜光養晦、絕不當頭”,“當頭”與“出頭”一字之差,卻差之厘毫,失之千里。“當頭”就是打頭陣,直接與美國對抗,是對改革開放之前中國作為世界反帝最前哨的概括;而“不出頭”卻是當縮頭烏龜,不管外國如何損害中國的核心利益,都把頭縮進殼里面,委曲求全,相去甚遠。而且鄧小平的原話是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所說的,那時候中美關系還處于蜜月期,而現在的國際國內形勢已經發生了深刻而巨大的變化,并不是中國要與美國為敵,而是美國一直在布局包圍和遏制中國,隨著中美兩國國力的此消彼長,中國的一些行動是對美國這種對華敵對行為的必然反應。

鄧小平要求我們必需保持謙虛謹慎的態度,繼續冷靜觀察,沉著應付,韜光養晦。韜光養晦要求我們不說過頭的話,不做過頭的事。說話做事必須力求掌握分寸、留有余地,不可圖一時之痛快而過頭。

而同時,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就指出:“任何外國不要指望中國做他們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國會吞下損害我國利益的苦果”。從此,這個底線原則就成了我們處理國家關系的一個根本原則。

了解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韜光養晦的真實含義,春秋時期越王勾踐和三國時期的劉備就是典型,并不是一小撮人曲解成為的“掏光養匪”,和“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其實早在小平同志當年剛剛提出“韜光養晦”的時候,美國人就搶先在國際社會上把這個詞給另外做了一句翻譯解讀。當年美國人的解讀就是:“隱蔽力量,等待時機。”

大量事實證明,美國對中國的敵意并非如同“二大爺”所忽悠的起源于克里米亞事件,而是一直存在的。

那么為什么美國現在才公開懟中國呢?因為當時美國仍然在與蘇聯爭霸,后來又要打壓日本的超越,當時認為中國問題還是次要矛盾。當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已經穩固之后,當首要敵對目標已經消失的時候,美國的戰略優先級就必然會產生調整,變成:“誰威脅到美國的現有地位,誰就會被針對。”這和文化無關,和意識形態無關,和韜光養晦更是沒有半毛錢關系。如果不是因為中美都是核大國,一旦打起來全人類都會毀滅的話,估計美國的航母艦隊早就殺上門來了。

很明顯,在蘇聯解體以后,葉利欽領導的俄羅斯是完全投入美國的懷抱的,結果怎么樣呢?美國步步緊逼,把大炮架到了俄羅斯家門口;日本一直是美國的小兄弟,只不過是縮短了與美國經濟上的距離,就一紙“廣場協議”讓日本的經濟停滯不前。難道日本也“當頭”?

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小平同志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自己雖然主張“不當頭”,但是絕不是“不出頭”,在上世紀80年代末被西方利用和操縱的那場風波在小平同志領導下平定以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進行了制裁,但是小平領導下的中國堅定地進行了有力的回擊,

所以“二大爺”企圖通過歪曲小平同志的“韜光養晦”來攻擊“十九大”路線是徒勞的。

關于克里米亞事件,中國沒有按照美國的指揮棒轉,在西方制裁俄羅斯的時候,反而對俄羅斯給予經濟上的支持,這倒是真的。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美國佬和西方占領不了道義的制高點,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做法也無可非議。

美國佬歷來是以實力說話的,當遇到了比較強大的對手的時候,居然又恬不知恥大談道義。

克里米亞是通過全民公決決定加入俄羅斯的,性質與科索沃(只是一部分人要求)的獨立和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的要求獨立性質基本上是一樣的,就因為南聯盟不屬于西方陣營,美國等西方國家就以“支持民族自決”和“消除人道主義危機”為借口繞開聯合國對一個主權國家進行軍事打擊和肢解,結果在16年后的2015年2月3日,設在海牙的國際法庭做出裁決認為,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巴爾干戰爭中,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雙方沒有對另一方犯下大屠殺罪,這說明美國發動的這場戰爭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而就因為西班牙屬于西方陣營,所以加泰羅尼亞的92%的選民支持加泰獨立也沒有用,還要在全歐洲通緝加泰的領導人。對此,塞爾維亞總統亞歷山大·武契奇公開表示:每個塞爾維亞公民,都有一個問題想問歐盟:為什么加泰羅尼亞公投獨立就是不合法的,但科索沃獨立連公投都沒有就被你們支持?更加無理的是美國居然支持中國國內的“JD”、“ZD”等民族分裂主義勢力,甚至支持這些人發動的恐怖襲擊,這就是西方的強盜邏輯,西方國家自己一屁股屎,卻去到處檢查衛生,這不可笑嗎?

何況,在克里米亞問題上,中國政府只是保持中立,并沒有在道義上支持俄羅斯,因為中國與烏克蘭關系也不錯。

在國際關系上面,各不結盟的大國基本上根據本國利益保持外交上的獨立自主,跟誰好一點,跟誰不好,完全是內政,這還要你美國批準?笑話!如果說俄羅斯是美國的敵人,那么與所謂的“美國的敵人”友好的中國充其量是美國的次要敵人,你美國佬不敢與俄羅斯攤牌卻拿中國出氣?有這種理由?再說,既然俄羅斯是美國的敵人,為什么你美國可以設法和俄羅斯緩和關系,而中國為什么不能與俄羅斯保持密切的經濟往來和友好關系呢?

至于所謂的“為伊朗站臺、為朝鮮站臺、為委內瑞拉站臺……”更是強詞奪理。中國是“朝核六方會談”的提出者和積極推動者,在半島無核化問題上立場堅定,只不過沒有按照美國的指揮棒轉,中國甚至參與了聯合國決定的對朝鮮的制裁,中國還積極促成朝鮮和美國的“特金會”,這一點連特朗普都承認,你二大爺的所謂的不“站臺”的含義是什么?難道要中國為虎作倀,給美國當跑腿的?

同時,中國還是伊核會談的參與者,美國也是參與者之一,并且伊核會談的成果是被包括聯合國和歐盟等國際社會承認的,具有法律效力。即使是二大爺硬要指鹿為馬,往中國身上潑污水,也應該以事實為依據吧?美國2018年5月8日才宣布退出伊核協定,5月8日后發生的事情與2017年底特朗普就已經把中國當成敵人是沒有因果關系的。另外,從法律意義上說,2018年5月8日之前美國是承認伊核協定的,而2017年底,特朗普就已經把中國和俄國并列,當成敵人了。按照二大爺的邏輯,“為伊朗站臺”豈不是也包括美國自己?至于反對美國退出伊核協定還有包括英法德等國在內的歐盟國家,美國為什么不把他們當成敵人?

至于不受任何國際條約約束的中國和委內瑞拉的關系也要美國佬批準,就實在是太橫蠻無理了,難道中國是美國的一個州?

至于所謂的“十幾年過去,中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很顯然無論是克林頓,還是羅文都錯得一塌糊涂”。美國對中國進行和平演變讓中國成為美國的附庸的陰謀失敗,才是美國翻臉的根本原因。而正如特朗普自己承認的,美國企圖在中國推行的這一套,不但不起作用,反而讓中國的民眾更加擁護政府和討厭美國,這說明,中國政府在這件事上面代表中國絕大多數人的意志,要怪就怪美國佬自己過分自信吧。如果說由于中國沒有按照美國的愿望成為所謂的“MZ俱樂部”的成員,那么墨西哥和加拿大本身就是所謂的“MZ俱樂部”的成員,為什么也要受到美國的經濟制裁呢?二大爺把美國主動對中國采取敵對態度導致中國的反彈說成是中國主動與美國為敵,這種非常拙劣的說法很容易讓人們聯想起著名公知馮某所說的:“當年由于中國抵制日貨才迫使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由于守軍的頑強抵抗才導致南京大屠殺的發生。”

至于中國在完全保留其政治體制既有特性的同時,強化自身經濟實力,這倒是不假,中國在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就說明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在仍然沒有變化,唯一變化的是在前面加上了新時代的字樣,這是與時俱進的體現。美國自己的陰謀失敗怪中國,這不可笑嗎?至于所謂的“進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不知道二大爺能否對“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這個說法進行準確定義,并且論證一下。

至于所謂的在2016年南海爭端中,中方蠻橫無視國際法,藐視國際仲裁”就更加是笑死人不償命。

1982年,美國為維護其海洋霸權利益,拒不簽署它曾力推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至今。美國作為域外國家,并且沒有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它有什么資格奢談什么國際法?有什么資格跑南海來煽風點火并且充當裁判,何況當事人菲律賓本身與中國妥善解決了問題,美國佬及其在中國的代理人卻糾纏不休,這不是那個“啥啥不急啥啥急”嗎?

當時國際社會廣泛支持中國南海問題立場,支持中國立場的達到77個國家。另外,130個外國政黨和政治組織表態支持中國的立場。

而更加打美國和二大爺的臉的是聯合國官微2016年7月13日發文,稱國際法院是聯合國主要司法機關,根據《聯合國憲章》設立,位于荷蘭海牙的和平宮內。和平宮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設仲裁法院,不過和聯合國沒有任何關系。

國際法院前法官阿卜杜勒·科羅馬在接受人民日報記者采訪時確認了這一點。他說,臨時仲裁庭根本就不是聯合國機構,常設仲裁法院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庭,很多不知情的人把它與同在一座大樓里辦公的國際法院混為一談。常設仲裁法院只是一個國際調解機構,允許非國家實體和個人在該法院進行仲裁。成立117年來該機構總共只接受過16起仲裁請求。

為了避免“躺槍”和“背黑鍋”,國際法院714日在其網站首頁特意發表聲明,所謂南海仲裁案裁決結果由常設仲裁法院下的一個特別仲裁庭做出。國際法院作為完全不同的另一機構,自始至終未曾參與該案。

一個根本就不是聯合國機構的臨時仲裁庭,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庭的常設仲裁法院,國際法院自始至終未曾參與該案。這也叫國際法和國際仲裁?

更加富于諷刺意味的是,當年8月,東帝汶要求重劃海洋邊界,曾經敦促中國遵守所謂的仲裁的澳大利亞稱:海牙仲裁庭無司法權決議無效了。

據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ingd)8月29日報道,圍繞油氣資源豐富的帝汶海(Timor Sea)的爭議,澳大利亞和東帝汶在設址荷蘭海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院陳述己見,相關聽證29日啟動。不過,澳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和總檢察長喬治·布蘭迪斯當天發表聯合聲明稱,東帝汶針對其與澳大利亞海上劃界糾紛而提議成立的調解委員會不具有舉行海上劃界聽證的司法權力,該委員會的最終報告將不具有法律效力。

既然沒有法律效力,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憑什么敦促中國遵守?如果有法律效力,澳大利亞為什么不遵守?

至于2017年底,特朗普把中國當成敵人以后。他的一系列與中國為敵的行為讓二大爺欣喜若狂——

美國打臺灣牌,制裁中興、華為,和歐盟、日本達成了零關稅同盟,美國對中國的科技、軍工行業展開精確制裁之外,中國留學生、科技工作者簽證全面受限,敏感行業的并購既無可能。美國最近甚至不準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利用世行貸款償還中國,中國股市下跌了27%,金融連環爆雷,人民幣貶值……而美國股市整體持續上揚,道瓊斯指數上揚2.45%,就業率也創造了近年來的新高……最后他信心滿滿地宣稱:“輸贏已經無需多言”。

我不否認美國的這一系列敵對行為會給中國帶來一些問題,甚至是比較嚴重的問題,但是如果二大爺之流就輕率斷言“輸贏已經無需多言”恐怕為時過早。因為這種情況似曾相識。

當年納粹德國曾經叫囂“三個月內滅亡蘇聯”,日本軍國主義叫囂“三個月內滅亡中國”,國民黨反動派叫囂“三個月內消滅共黨”,麥克阿瑟叫囂占領整個朝鮮半島以后回國過節。朝鮮戰爭打響以后,中國國內的國民黨殘余勢力歡呼“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自由世界即將勝利。”與上述這些相呼應的是當年汪精衛發表的“亡國論”及其投降賣國行為,結果呢?!

至于二大爺所說的所謂的后果一方面是危言聳聽,一方面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

所謂的美國是“人類的燈塔”,這個說法早于成為網友調侃美國的口頭禪,人們常常拿美國不斷發生的丑聞和嚴重的社會問題來諷刺這個所謂的“燈塔國”。

至于所謂的“德國、日本,蘇俄帝國……薩達姆卡扎菲查韋斯……無一例外的都輸得很慘”。

是誰在打敗德國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是美國?笑話,

二戰蘇德戰場(蘇聯衛國戰爭),蘇軍共消滅和擊潰德國及其盟國軍隊共607個師,占德軍及其盟軍在整個戰爭中所損失的全部師數的77.5%以上。

德軍(含黨衛隊)在蘇德戰爭中損失累計約1300萬人。

而美軍和英軍在二戰中各消滅德軍約25萬人,共計消滅德軍約50萬人

在打敗日本方面,美國的確是起到重要作用,但是蘇聯和中國也發揮了決定性作用。

至于蘇聯的解體,主要是內部原因,正所謂“不作死不會死”。

薩達姆本身原來就是美國的一條狗,為了對付伊朗,美國曾經縱容薩達姆領導的伊拉克軍隊對伊朗軍隊使用化學武器。伊拉克被美國痛揍的表面上的原因是伊拉克曾經入侵科威特,在世界上引起公憤,真實原因是伊拉克準備放棄美元,準備用歐元結算石油出口,動了美國佬的奶酪,而美國發動戰爭的借口是伊拉克發生“人道主義危機”結果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造成60萬伊拉克平民死亡;借口還有“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結果美軍占領伊拉克幾年,把伊拉克翻個底朝天,連根“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毛也沒有找著;借口還有是稱薩達姆獨裁,這倒是不假,問題是薩達姆好歹還表面上搞選舉,而海灣六國是貨真價實的君主制專制國家,卻在美國的庇護下活得非常滋潤。如果薩達姆不是違背他美國主子的意志,說不定現在仍然是華盛頓的座上賓。

還有卡扎菲,雖然曾經對西方強硬,也做過蠢事,但是他最后的選擇是親西方的,比如他就曾經為薩科奇競選法國總統提供政治獻金,以至于薩科奇非常害怕他說出真相影響他的連任,所以在軍事打擊利比亞的戰爭中,居然搶了老大美國的風頭,由法國領軍轟炸利比亞,為的是對卡扎菲殺人滅口,沒想到最終還是紙包不住火,不但連任失敗,而且他接受卡扎菲的獻金的問題還是受到了法國政府的追究法律責任。

至于查韋斯,是病死的,美國總統也會病死,難道這也算是失敗?除非正如坊間很多人猜測的那樣,他是死于美國間諜部門的暗殺?就像是卡斯特羅受到幾百次未遂暗殺那樣?如果是這樣,那么美國就真的是貨真價實的流氓國家了。

二大爺有句話說得不錯:“輸在會變的人心、輸在不變的道義”。只不過對象弄反了,而且我認為他是在這方面給美國算命算得最準的。

至于二大爺拿小平同志在1979年訪美的時候,說過的一句話作為幌子:“這幾十年,和美國做朋友的都發達了。”這倒是事實,但是我想請問二大爺,中國到底算不算美國的朋友?如果算,為什么特朗普和你都把中國說成是美國的“敵人”?如果不算,為什么不是美國朋友的中國比那些美國的盟友甚至是走狗的國家發展更快更加發達?你這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嗎?

至于所謂的“拋開意識形態,追溯歷史,美國也是近代當之無愧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我不否認歷史上美國曾經對中國有過有限的幫助,就跟中國在二戰中實際上也幫助了美國一樣。然而,拿羅斯福時期的作為世界反法西斯的中流砥柱的美國跟現在已經法西斯化的美國相提并論,這不是典型的偷換概念嗎?

至于所謂的挑戰美國、與美國為敵,未來怎樣清晰可見。

未曾想象的未來已在哀鴻遍野的路上。也許是結束,也許是開始。

這樣的變臉,有沒有前因,又會有那些后果?”

他是把國人都當成嚇大的了,由于上面的逐條剖析,他的結尾語已經沒有進行評論的價值了,不過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拿他這段話與81年前在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以后汪精衛發表的一個題為《最后關頭》的講話以及題為《大家要說老實話大家要負責任》的講話作對比。

汪精衛用這樣的語言描述了誓死抗戰的結局:

“犧牲兩字是嚴酷的,我們犧牲自己,我們并且要犧牲全國同胞一齊犧牲。因為我們是弱國,我們是弱國之民,我們所謂抵抗,無他內容,其內容只是犧牲。”
“我們并且因為不愿自己犧牲之后,看見自己的同胞去做傀儡,所以我們必定要強迫我們的同胞一齊犧牲,不留一個傀儡的種子。無論是通都大鎮,還是荒村僻壤,必使人與地倶成灰燼。”
“我們犧牲完了,我們抵抗之目的也達到了”。

繼《最后關頭》之后,他又發表了《大家要說老實話大家要負責任》的講話,通篇以陰陽怪氣之語暗示堅持抗戰是對國家的不負責任:

“和呢,是會吃虧的,就老實的承認吃虧,并且求于吃虧之后,有所抵償。戰呢,是會打敗仗的,就老實的承認打敗仗,敗了再打,打了再敗,敗個不已,打個不已,終于打出一個由亡而存的局面來。”

二大爺與汪精衛不同的是,汪精衛提出的“亡國論”只是從日強我弱的角度認為“戰必敗”,而二大爺版的“亡國論”則還代表美國倒打一耙,把美國的敵對行為說成是中國造成的,這種說法是對汪精衛“亡國論”的繼承和發展。

其實,無論是特朗普還是二大爺,都非常清楚,這一招也是沒有用的,但是他們還是要試一試。

美國對中國的敵對態度由來已久,只不過之前沒有明顯表現出來,亞太再平衡和在韓國部署“薩德”都是這種態度的體現,而之前的轟炸我駐南使館,無理搜查“銀河號”和南海撞機都是典型實例。貿易戰之前美國的談判團隊也毫不掩飾美國的目的在于針對“中國制造2025”。而中國對美國的所作所為的反應也是非常克制的,否則就不會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時候還去救美國,結果客觀上充當了東郭先生和《農夫和蛇》中農夫的角色。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是寄希望于在內部攻破中國,只不過奧巴馬的民主黨是“以騙誘變”,通過公知的花言巧語忽悠國人接受美國的那一套;而特朗普的共和黨則是“以壓逼變”,美國對于中國的態度就像景陽岡上的老虎和《狼和小羊》中的狼,有沒有借口都要吃掉中國,當然如果中國心甘情愿成為美國的附庸并且任由美國像肢解前蘇聯那樣把中國一分為七,也許牙下可能留點情。而二大爺這篇奇文就是希望能夠把特朗普的“以壓逼變”戰略變成現實,他希望通過上述的這一系列忽悠,欺騙和嚇唬國內的有親美、崇美、恐美情結的民眾,并且通過他們向政府施壓,使特朗普收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以解特朗普目前騎虎難下之困。或者嚇跑一些商家,把他們趕到美國。最起碼,在特朗普的一系列行為把奧巴馬向中國民眾灌輸的普世價值神話打得七零八落的時候,把這些碎片拼接起來。忽悠民眾,并不是美國的價值不“普世”,都是中國逼的,是中國欺負美國,就好像公知賀某某說當年列強侵略中國是由于中國欺負列強造成的一樣。二大爺希望通過他的三寸不爛之舌把特朗普對中國的一系列胡作非為激起的民憤引向中國政府。

但是這可能嗎?當年一窮二白的中國面對帝國主義的封鎖,毛主席說:“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美國的敵對行為也許會給中國暫時制造一些困難,但是恐怕最終適得其反,中國的航天技術就是在美國的封鎖下逼出來的。中國在建國初期那么艱難困苦的條件下仍然能夠取得那么驕人的發展成績,重新弘揚出來的“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精神與中國目前的綜合國力相結合,相信會創造更多的奇跡,到了那一天,我們也許會感謝特朗普以及二大爺之流,感謝特朗普幫助中國凝聚民心,感謝特朗普等逼中國扔掉了“洋拐棍”,走出來一條獨特的民族復興之路!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中美 貿易戰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808/43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