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這股反改革勢力又祭出大殺器

談到反改革勢力,許多人只注意到僵化保守的馬列原教旨主義,事實上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這類政經學者,才是危害最大的反改革勢力。茅于軾、許x潤們表面上用稱贊改革、保衛改革的方式來迷惑當局,其實主要是在稱贊那些迷信新自由主義和憲政理論的漢奸官員,稱贊那些后三十年里的陰暗面,他們主張在中國搞憲政改革讓新興資產階級掌握政權,他們把十八大以來和十九大以來的黨中央攻擊為文革余孽和納粹余孽,他們打著改革的旗幟反改革,干擾改革大方向,離間黨和人民的關系,妄圖使中國誤入歧途。

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這股反改革勢力又祭出大殺器

多年以來,天則所等反共反黨勢力已經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重大威脅。打著“改革”的幌子和旗幟反對社會主義改革開放,是天則所多年以來屢試不爽的大殺器。

天則所及茅于軾所主張的改革開放究竟是什么呢?來看看茅于軾和天則所的一些觀點:

“國企做得好是個別現象,做不好是普遍現象。從經濟學理論來看,公有制不行,應該私有化。”“我國貧富差距不大”、“發展中國家不能搞福利”、“認為窮人亦應享受高質量教育的想法乃似是而非之見,不能鼓吹不分貧富大家都要上好學校”、“商品房就是為有錢人建的”、“任志強才是真正關心群眾”、“廉租房應該是沒有廁所的,只有公共廁所,這樣的房子有錢人才不喜歡。”“我覺得高利貸很好,這是資金優化配置的結果。” “總的說來外資銀行進入內地是一個好事,它幫助我們錢盡其用,它不來的話,我們用得不好。”“房價炒高的根本原因不是開發商心黑,而是百姓太有錢。”“幾千萬人下崗,結果怎么樣呢?全社會的經濟效率提高了,大多數人確實好多了。”“還有許多表面上幫助窮人,其后果損害窮人的似是而非的政策。如設定很高的最低工資標準...讓窮人上當受騙”“我們要保護先富裕的人,只有富人得到保護,窮人才可能變富。”“希望鐵路春運票價上漲。鐵道部春運不漲價的做法,表面上看受到了大家的歡迎,但實際上對窮人和富人都沒有好處。”“改革在中國造就了約占總人口5%左右的富人,他們是中國的中堅力量,而另外的95%中的很大部分,則因為信仰毛澤東思想,具有很大的‘破壞性’。”“我們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的物價漲了有十來倍,大家生活挺好的嘛。難道說物價都要降下來,那生活能好得了嗎?”“貪污5000億不是大事,我們國家一年被貪污的錢頂多是5000個億,而全部生產是20萬億,5000億只占了百分之二點幾,所以這么一看,貪污不是一個很大的事。”“企業家有原罪的說法是不合理的。”“中國改革的成功有我的一份功勞。”

天則所最大的招數,就是打著“保衛‘改革開放’”、反對文革死灰復燃卷土重來的旗號,惡毒攻擊黨中央。比如, 2016年1月8日,天則所骨干許X潤在天則經濟研究所“新年期許”論壇上發布如下號令:

https://www.jianshu.com/p/ff2958e27be0

第一,攻擊黨中央在搞文革復辟:

【一個最為嚴重的現象是,有關“文革”或者“文革式的社會政治狀態”是否死灰復燃卷土重來這一疑慮,不知不覺,有跡無形,如霧霾襲來,慢慢沉重地壓在億萬人心頭。】【最高權力配置上的“相權衰落”,高度集權似乎再度變成現實。“文革”式用語及其內涵的蘊意,所謂“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一類套話,居然再度成為官媒堂皇大詞,令人驚駭。換言之,黨國一體、黨政一體、軍政一體、經政一體乃至于君師一體的集權機制……逸出了“改革開放”的固有含義了。】

第二,攻擊黨中央在搞法西斯:

【“文革”是否重回人間?這一問題卻陡然降臨,再一次嚴峻地擺在我們每個人面前。……倘若經此轉折,無意中滑落至1936年的德國和完成工業化后“二戰”前的蘇聯那種局面的話,則百年改革轉型跌宕,情何以堪,命何以托!】

第三,攻擊黨中央強國強軍政策,為非法暴富富豪們站臺

【實際上,最近幾年間,不知不覺,一防再防,中國事實上還是被拖入了一場軍備競賽。而且,整個東亞,均深陷此中。同時,自一年前反西方價值觀開始,仿佛同時陷入了與西方的意識形態冷戰。就前者而言,關乎善用37年積攢的民脂民膏,防范嚴重透支國力,而非打造偉大君主的大國夢幻。一夫強,萬夫弱,打斷的是共和國的脊梁,絕對不是好事。……正是基此情勢,過去一年經濟下滑,特別是民營資本人人自危,不僅源自2008年以來整個國際金融形勢下滑大勢,同時反映了國內政治和意識形態導向致使大家心頭困惑,信心指數下滑,以至于人心慌慌,市場惶惶。】

2018-1-9日,天則所骨干許X潤又在天則所 “2018新年期許論壇”上又發出如下號令:

http://url.cn/5xWjNCV

第一,仍然攻擊黨中央是改革空轉,文革復辟

【時至今日……不僅“改革空轉”,虛與委蛇的“假改革”流行……猶有甚者,“WG”勢力沉渣泛起……政道理念與治道策術方面多有倒退之跡。因此,號曰“改革開放”四十年,改變中國,影響全球,可照此后退之趨勢,大家不得不擔憂會否回到毛時代,那個億萬國民觳觫偷生的酷烈人世。】

第二,仍然攻擊黨中央在搞君師一體的封建專制

【中國遂成“政治后裔”們的政治殖民地和Z家大觀園私宅。權力過度伸展之際,社會發育終止,思考自由遭受重創,而黨政一體、黨國一體、軍政一體、經政一體乃至于君師一體的國家形態,卻大步回歸,在此百年難逢之和平時代的某些領域造成了某種“準軍管狀態”,實乃匪夷所思。】

第三,否定現有憲法和國家建制,認為當前憲法只是臨時憲法,當前政權只是臨時政權,當前中國政府只是過渡政體:

【“現代中國”的立國進程尚未完結,既有政體不過是一種過渡政體,作為這一政體表征的現行憲法,只能是一部臨時憲法。必要等到立國進程結束,“現代中國”完型,中國文明的優良政體挺立,幾經折沖樽俎后憲制定型,為萬世開太平的真正的立憲時刻方始到來,“臨時憲法”始望為“永久憲法”所取替。】

四、主張廢除黨和工人階級的領導地位,鼓動新興資產階級掌握國家政權:

【此時此際,鑒于“工人階級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早已名存實亡,政治后裔們為核心的權貴資本德識卑污,上述諸種社會因素渙散,表明中國的歷史進程和政治發展,呼喚新興中產階級在捍衛經濟權利的同時,必須趕緊走上政治前臺,自覺提升政治地位,在政治實踐中實現政治成熟,爭取政治主導權。……中產階級必須意識到自己是中國這個大轉型收束時段的國族政治意識的擔當者,激發自己“有志于政治領導權的階級所必須具備的強烈權力本能”。在此,如果說執政基礎及其代表性的話,那么,不是別的,就是這一新興中產階級,將它做大做強,并自覺以此為基礎,才能獲得執政合法性基礎。】

天則所及相關人物的類似言論,仍然在互聯網上泛濫。

顯而易見,在中國擁有核武器及強大的國防工業和軍隊的情況下,在當年美國軍隊于朝鮮和越南戰場與我交手并慘敗而歸的歷史背景下,西方壟斷資本財團不太可能再像當年那樣,采取直接武力的方式,占領中國領土或者逼迫中國制定不利于本國人民的經濟政策,以使西方繼續掠奪中國的財富和資源。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西方主要通過文化軟實力的方式,以意識形態領域為突破口,搞亂中國人的歷史觀和政治信仰,干擾中國改革的大方向,誘導中國某些官員制定損害本國利益滿足西方利益的經濟政策措施,并培植以買辦資本為核心的第五縱隊,試圖尋找合適時機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肢解中國。

近幾年來,天則所的一系列言行,深刻體現了西方壟斷資本及其情報機構的上述戰略。比如,為否定當前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茅于軾、許x潤們全盤否定新中國及毛澤東。比如:“毛澤東時代出現了社會的全面大倒退.客觀上他當權的三十年是使中國落后的三十年。他是中國歷史的罪人。”“解放并沒有給中國人帶來幸福,相反,帶來的是生靈涂炭的三十年。因政治原因死亡達五千萬之眾。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數。”“毛澤東還把人間一切美好的東西加以破壞。”“毛澤東的目的在于全世界都因他而痛苦。如果每個人的痛苦可以相加的話,毛澤東的目的是全社會痛苦的極大化。毛澤東不但做到了在國內制造痛苦極大化,而且輸出他的理論,讓全世界都要殘酷斗爭。”“和他有肌膚之親的孫維世,上官云珠等人也被逼得自殺。他毫無憐惜之意。現在揭發發現,毛澤東奸污過不計其數的婦女。”

許多人沒有想明白,茅于軾一個經濟學家,許x潤一個法學家,為何頻頻在黨史、歷史、國史領域發表奇談怪論?難道僅僅發泄私狠?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肆意傳播妖魔化毛澤東的謠言,徹底否則毛澤東、共產黨和新中國歷史,絕不僅僅是因歷史問題其個人對毛有仇恨。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既然新中國、共產黨、解放軍的主要奠基者毛澤東是人類天字第一號惡魔,這個國家政權就活該被西方先進國家推翻了。更為重要的是,既然中國的社會主義信仰、理論和制度已經被歷史證明都是錯誤的,那么中國改革的方向自然就是明確的了——做西方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國家的小學生。也就是說,茅于軾、許x潤們宣揚歷史虛無主義觀點,是為干擾中國改革的大方向,將中國拉入半殖民地的依附型資本主義道路來服務的。

最近十幾年來,茅于軾依托其創辦的天則經濟研究所頻繁活動風光無限。而天則所受到了美國福特基金會長期系統性資助。福特基金會是一家與美國政府、情報機構和國外政策集團有緊密聯系的私人免稅基金會。天則所曾聲稱中國不存在糧食安全問題,中國人吃糧食可以完全依靠國際市場,是在孤注一擲地為國外敵對勢力服務。

美國福特基金會成立于1936年,但真正發揮作用是在1953年改組之后。二戰后,美國政府為了做自由世界的領袖,認為必須研究和了解蘇聯。通過美國國會的立法和參眾兩院的推動,美國政府正式由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與福特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卡內基基金會聯手,大批撥款,提供贊助,在各大名校建立區域研究的機構。在1953—1966年十幾年的時段里,福特基金會即給了美國三十四所著名的研究大學兩億七千萬美元(相當于現在的二十多億美元),進行所謂的區域研究。1966年中情局的一份研究報告強調,“貨真價實”的基金會,如福特、洛克菲勒和卡內基基金會等“是最好的,也是最不易被懷疑的資助掩護機構”。福特基金會的董事、官員大多與中情局關系密切,有些就是特工人員。麥克洛伊擔任該會董事長時,曾為數十名中情局特工提供掩護身份,并設立一個管理部門,專門處理與中情局的關系。桑德斯(Frances Stonor Saunders)經過數年研究出版了一本長達五百頁的新書 《文化冷戰:中央情報局與文學藝術》(也譯為<<誰承擔費用——中央情報局與文化冷戰>)寫得更清楚:真正幫了中央情報局大忙的是諸如“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efeller Foundation),“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Foundation) 這樣的大牌基金會。中央情報局往往將經費撥到這些基金會的帳上,然后這些基金會再以自己的名義把錢“捐助”給中央情報局指定的對象。

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經常以贊揚改革開放為幌子,發表干擾中國改革的言論和報告。例如,2013年6月1日茅于軾發表了這樣一條微博:“中共在中國執政的合法性不是來自選票,而是來自改革30多年的成功,以事實證明它具有管理一個國家的能力。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比起來算是很好的,就經濟而言絕對是第一。國際社會從來沒有對中共的執政合法性有任何懷疑,還邀請中共參與全球管理。這個合法性絕非來自繼承了毛澤東的統治。這一點絕不要看錯了”。

天則所的茅于軾、許X潤們對顯然改革開放是極其推崇的,并且他們把改革開放這三十年與新中國前三十年做了徹底切割。在他們看來,前三十年無比黑暗,改革開放則是光明燦爛的春天,中共的合法性不是建國前二十八年的浴血奮戰,不是毛澤東領導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而是改革開放。

很顯然,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的這些贊揚改革開放的說法,是別有用心的。鄧小平同志早就針對此類人指出:“我們的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某些人所謂的改革,應該換個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資本主義化。他們‘改革’的中心是資本主義化。我們講的改革與他們不同,這個問題還要繼續爭論的。”

針對中國領土及國防安全,天則所和茅于軾認為:“在某些情況下,失掉一點領土,但是那兒的百姓能夠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對百姓是有利的。這樣的領土完整就沒有必要去追求”、“如果那是一塊連人都沒有的荒島,爭這塊領土就毫無意義。或者這塊土地上的百姓歸屬別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擴大了,那么這種領土主權的轉移,不但不必反對,還值得歡迎”。“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說要重新評價汪精衛……也可能有一些漢奸并不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是為了減輕人民的痛苦,作為抵擋日本人對中國人的欺壓的緩沖器。這樣的漢奸非但沒有錯,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獄,為的是減輕老百姓的痛苦。”

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主張的改革開放,就是全盤私有化、市場化、外資化、殖民地化的改革開放,就是鄧小平一直批判的資產階級自由化式的改革開放。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所贊賞的改革開放包括政治、經濟、外交等各個方面,其內容概括起來有:中國國企應該全部私有化;中國應該全盤開放,外資應該自由進入一切領域;中國的糧食應該依賴國際市場;中國應該繼續擴大貧富差距;中國不應該給人民群眾搞福利;窮人不應享受高質量教育;窮人住的經適房廉租房應該沒有廁所;房價高住房困難與開放商的暴利無關;物價上漲通貨膨脹是好事;火車票應該漲價;5%的富人和資本家是社會中堅,其他的人民群眾是危險分子;中國的貪污腐敗不是大事;中國領土和人民應該送給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使老百姓生活得更加自由富有;一些漢奸是真正的民族英雄;改革開放是按照“我”“”“我們”的理論搞得,“我”“我們”是改革開放的偉大功臣……

天則所,就是國際壟斷資本、國內買辦資本及貪官污吏們的利益的優秀代言人,如茅于軾自我定位的,他及天則所代表那5%的利益,與95%的人民大眾是對立的。天則所們主張的改革開放,就是拋棄、虐待和剝削絕大多數人民,實現國外壟斷資本、國內買辦資本及腐敗的漢奸官員利益最大化的改革開放,是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政權、肢解中國國家領土的改革開放。茅于軾、許x潤們主張的改革觀點,跟我們的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南轅北轍;茅于軾們站在5%富人角度所贊揚的當前中國的那些社會現象以及提出相關政策,站在中國人民的角度看恰恰是改革中的陰暗面。

三十年來,經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人民大眾和黨員干部的艱苦奮斗,中國的改革開放取得了偉大成就。然而,當前中國由于一些錯誤政策也導致了一些陰暗面,比如貧富兩極分化、外資泛濫、腐敗問題突出等等,這些問題的出現,主要原因是西方壟斷收買控制的我國某些官員所制定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所導致的。比如武斷的、倉促的大規模的國企私有化政策,導致了四千萬工人下崗及巨額國資流失問題,同時也滋生了新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腐敗行為。

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的意圖,就是通過贊美改革開放的方式,力挺那些奉行新自由主義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理論的漢奸官員,曲解改革開放的真正內涵,將改革開放誘入殖民地資本主義道路的歧途。美國的統治階級也經常利用其媒體贊揚中國的改革開放,鼓動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其實質和天則所的意圖是完全一樣的:使中國當前的一些陰暗面繼續滋長,使中國繼續推行那些危害國家安全的錯誤政策,使美國資本更好地控制中國經濟,鼓動和誘使中國社會的種種陰暗面進一步發展壯大并最終肢解中國。

假如中國民眾誤認為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所解釋的改革開放,就是當今中國真正的改革開放,那么在中國人民看來,今日的改革開放就是要徹底否定毛澤東所開創的社會主義道路和社會主義制度,就是要徹底背離鄧小平、陳云等人所主張的社會主義改革路線,按照新自由主義模式,走依附性的殖民地資本主義道路,使95%的人民大眾遭受剝削壓迫,使5%的國際壟斷資本、買辦資本和漢奸官員們的利益得到最大程度的滿足和保障。天則所完全是在打著紅旗反紅旗,打著改革的旗幟反改革,通過贊美改革開放的方式,干擾改革開放、破壞改革開放、抹黑改革開放。

實際上,天則所對現政權的影響是十分深入的。體制內的某些主張新自由主義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漢奸貪官,是茅于軾及其天則的權力保護傘。

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一直是改革開放的功臣自居的,茅于軾多次說“中國改革的成功有我的一份功勞”,許x潤把自己塑造成保衛改革的孤膽英雄,而南方報系及新浪、騰訊、網易、搜狐、鳳凰等門戶網站之類大眾傳媒也極力將他們作為權威的經濟學家、法學家和改革功臣進行美化,想盡一切招數傳播其各種觀點。在這種輿論環境下,假如他們的言論不但沒有遭受嚴懲,其言論反而常年被各大媒體競相報道推崇,茅于軾、許x潤們自己也作為著名的權威經濟學家、法學家、改革開放的偉大功臣和代表性人物享受某些政府單位的推崇和禮遇,中國人民將會認定,原來今日中國的改革開放就是要走茅于軾、許x潤們宣揚的那些新自由主義和美國菲律賓憲政式的壓榨人民的改革路線,中國人民必將與現政權離心離德。因此,茅于軾、許x潤們一方面妖魔化毛澤東和毛時代,另一方面又拼命贊美改革開放,并將禍國殃民出賣國家利益的新自由主義和憲政改革政策解讀為改革開放,其重要意圖就是綁架現政權,離間現政權與95%的人民大眾的關系,再伺機火中取栗,推翻現政權。

因此,天則所妖魔化毛澤東宣揚歷史虛無主義的觀點和其曲解改革開放、宣揚新自由主義、宣揚憲政民主、宣傳漢奸文化的觀點,是一個系統的整體。一定程度上說,前者是為后者服務的。其實,天則所那些妖魔化毛澤東及前三十年的觀點,以及經濟新自由主義改革理論和憲政政治理論,基本上全部都是由美國情報機構如中央情報局精心編造杜撰出來,并極力向中國輸送的。例如,天則所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基本上是對新自由主義大師哈耶克、科斯、弗里德曼等人理論的照搬照抄。憲政理論,也是福特基金會一手在中國普及的。中情局,是推動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和憲政理論成為顯學并泛濫至全世界的最大動力。天則所和茅于軾們所宣揚的那些妖魔化毛澤東的歷史虛無主義素材,基本全部來自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及張戎《不為人知的毛澤東》等著作以及一些網絡文章,這些書籍及文章的撰寫、修改及出版出臺,都是由中情局心理戰專家一手操辦的。

習近平同志曾多次強調:“不能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是兩個相互聯系又有重大區別的時期,但本質上都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兩者絕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對立的。”

建國以來主要分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兩個歷史時期。前三十年的社會主義建設,是毛澤東、周恩來等所開創和奠定的。后三十年的社會主義改革,是鄧小平、陳云等所開創和奠定的。在當前中國,有人認為毛澤東的建設路線才是正確的,否定改革開放三十年;有人認為鄧小平、陳云等人開創的社會主義改革路線才是正確的,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否定新中國的前三十年。這兩種觀點都是片面的、不足取的。未來中國,應該將毛澤東的道路和鄧小平、陳云的道路的優點都繼承下來,擯棄各自的不足之處和時代局限性,走一條前無古人的偉大的社會主義道路。

然而,天則所既不是前一類,也不是后一類。茅于軾、許x潤們一直以改革派自居,他們表面上贊揚改革開放,否定前三十年,但他贊揚的改革開放,其實是新自由主義和資產階級自由化式的改革開放,是當前中國社會中的那些陰暗面,是試圖將中國引入殖民地資本主義道路充當西方附庸的改革開放。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茅于軾、許x潤們即反對毛澤東的社會主義建設路線,也反對鄧小平、陳云等人開創的社會主義改革路線。茅于軾、許x潤們徹底否定中國共產黨及社會主義制度在前三十年的合法性,也否定中共及社會主義制度在后三十年里的合法性,也就是說他們即否定歷史上的共產黨,也否定當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他們即要推翻毛澤東的共產黨,也要推翻鄧小平、陳云們的共產黨,他們只擁護那些新自由主義及資產階級自由化式的漢奸官員的合法性,他們迫切希望這些葉利欽式的人物能夠像當年瓦解蘇共那樣盡快瓦解中共或將中共改造成資產階級政黨。茅于軾、許x潤們表面上用稱贊改革、保衛改革的方式來迷惑當局,其實主要是在稱贊那些迷信新自由主義和憲政理論的漢奸官員,稱贊那些后三十年里的陰暗面,他們主張在中國搞憲政改革讓新興資產階級掌握政權,他們把十八大以來和十九大以來的黨中央攻擊為文革余孽和納粹余孽,他們打著改革的旗幟反改革,干擾改革大方向,離間黨和人民的關系,妄圖使中國誤入歧途。

今日中國,有的人打著毛澤東的旗幟反對鄧小平、陳云的社會主義改革路線,有的人打著鄧小平、陳云的社會主義改革旗幟反對毛澤東。這兩種思潮雖然都是錯誤的,但都是人民內部矛盾。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們這第三類人,才是最危險的敵人,是敵我矛盾。而在當前中國,和茅于軾、許x潤一樣,妖魔化毛時代、打著改革的旗幟反改革的新自由主義及資產階級自由化學者和官員,非常多,有很多人已經滲透和潛伏在體制內,他們擁有不可低估的強大能量,足以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政權。

我們搞的改革,是社會主義改革。如鄧小平所說,改革也是一場革命。當然,革的不是社會主義的命,革的仍然是封建主義、資本主義和假社會主義的命。我們的改革是在新歷史時期對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繼承和發展。而茅于軾、許x潤這類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和法學家主張的是新自由主義改革和憲政改革,他們不僅全面反對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而且也全面反對社會主義改革,這類人是當前中國危害最大的反共、反黨、反革命、反改革勢力。

談到反改革勢力,許多人只注意到僵化保守的馬列原教旨主義,事實上茅于軾、許x潤們這類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和憲政法學家,才是危害最大的反改革勢力。前一種反改革勢力,是人民內部矛盾;茅于軾們這類反改革勢力,則是敵我矛盾。假如將人民內部矛盾夸張化擴大化為敵我矛盾進行打擊,卻包庇縱容放縱天則所這類反改革勢力,豈非咄咄怪事?

當前,許多人認識到的天則所的危害性,主要是其宣揚的歷史虛無主義的危害性。但是對茅于軾、許x潤們贊美、曲解、抹黑、干擾改革開放,打著改革的旗幟反改革的陰謀活動認識不清,對茅于軾、許x潤所宣揚新自由主義理論和憲政理論的言論和活動缺乏警惕。如果只是對其散播歷史虛無主義、妖魔化毛澤東的文章進行了刪除,但是對那些傳播經濟新自由主義和憲政理論、干擾和抹黑改革開放的言論,卻大肆放行,這其實是在做天則所的幫兇。其實,后者才是茅于軾、許x潤種種活動的真正意圖和關鍵重心,前者是為后者服務的。

因此,刪除茅于軾、許x潤散播新自由主義和憲政理論、曲解-干擾-抹黑改革開放的言論,更加重要、更加迫切。在相關部門立案調查之前,茅于軾們有他個人的人身自由,但是,中國的報紙、刊物、電視、網絡、論壇、課堂、講堂,不能繼續充當茅于軾、許x潤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平臺和工具。此外,只有對天則所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進行立案偵查,取締天則經濟研究所,并以天則所為線索,清查天則所與國外情報機構和各色基金會的關系,清查那些受天則所資助和影響的改革智囊機構的人員和主張新自由主義和憲政理論的官員,才能最終斬斷其權力保護傘,有效維護國家安全。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天則所茅于軾、許x潤這股反改革勢力又祭出大殺器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803/41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