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里的資本勢力

這種高片酬、高投資的現象,嚴格說來,是資本從這個領域里獲得巨額利潤的一種現象。明星們拿的錢再多,也比不上娛樂資本拿到的更多的利潤。這個領域中的資本勢力幾乎可以說已經極度瘋狂了。這已經不僅僅只是對孩子的負面影響的問題,更是造成貧富差距,兩極分化的一個重要的領域。不僅如此,這個領域里所制造出來的產品,是屬于意識形態領域的,而投靠資本勢力的某些人的立場與觀點,跟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道路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因素。

娛樂圈里的資本勢力

網上有人發來一段視頻,一位中年男性在講如何教育孩子。其中提到,現在唱一首歌就能掙那么多錢,把孩子們的心都搞亂了,把家長的心也搞亂了。這是亂世,是要命的。只有那些有德行、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得到尊重,能夠得富貴,享榮華,才是治世、盛世。這里,關于所謂榮華富貴的說法是不是妥當,且不做討論。但是在娛樂界(這里已經不是什么文藝界)里,資本之橫行,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了。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

那位中年男人說的,關于娛樂界這種憑一首歌,一個小品,一段相聲就能暴富的情況,確實對我們的孩子,對我們的青少年是一種極端有害的導向。這讓孩子們覺得,如果吃上這碗飯,那掙錢就是一件簡單且容易的事。當然,事實上也并不真的如此,但導向如此,就有問題。其實,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娛樂界,資本所猖獗的程度的一個寫照。

我記得1991年出國前夕,當時國內對于娛樂明星的報道還是極有限的。但在1992年回國后,發現整個局面就翻了個過兒。這種對娛樂明星的報道鋪天蓋地,各種所謂流行歌曲也是鋪天蓋地。這沒有給人帶來什么美感,只是讓人錯愕不已。

近年來,關于明星高片酬的報道不僅時有出現,也有人提出嚴厲的批評。可是有用嗎?臺灣娛樂人來大陸掙錢,對大陸這邊一擲千金的做法也是震驚不已。大陸資方問他們要多少酬金,臺灣娛樂人開口說出的數字,遠遠比不上大陸資方給出的最低酬金數字。大陸在綜藝節目、舞美設計等方面依然揮金如土的做法,也依然讓臺灣娛樂人驚愕不已。這樣的視頻讓人看到,似乎大陸發展很快,已經很有錢了。但背后的話外音卻在告訴我們,大陸在這個領域的資本已經到了甚囂塵上的地步了。

這種高片酬、高投資的現象,嚴格說來,是資本從這個領域里獲得巨額利潤的一種現象。明星們拿的錢再多,也比不上娛樂資本拿到的更多的利潤。這個領域中的資本勢力幾乎可以說已經極度瘋狂了。這已經不僅僅只是對孩子的負面影響的問題,更是造成貧富差距,兩極分化的一個重要的領域。

不僅如此,這個領域里所制造出來的產品,是屬于意識形態領域的,而投靠資本勢力的某些人的立場與觀點,跟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道路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因素。一部《芳華》,基本否定了新中國的方方面面。一部《無問西東》,把舊中國的舊大學夸得美上了天,而對新中國的新大學則飽含著貶斥與譏諷。這里的問題還少嗎?娛樂界資本的瘋狂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必須加以嚴厲管制。

從片酬上說,任何演員的片酬,不能超過整部作品的一定的成本比例。這就必須要有嚴格的限制。這需要從法律法規上加以明確的規定。同時,對于高額片酬,需要使用對個人所得稅的嚴格規定加以管制。片酬越高,累進稅的稅率就應該也越高。在最高的情況下,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的稅率都應該是合理的。

對于娛樂公司的審計,也要嚴格。廣告費用、制作費用,酬金部分,如何分布才是合理的,這也需要做出明確的安排與規定。任何可疑與違規的操作,都要受到必要的追究與懲誡。對于制作出來的作品的審查,需要從意識形態角度上嚴格要求。那種明目張膽地為舊中國張目,而貶低新中國的作品,必須要從根本上修改。如果堅持不改的,該取締時就要取締,該處分的就要處分,這沒有什么客氣好講。

會有人覺得這樣做不太理解,不太支持和贊同,認為又回到了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這當然不是。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不講道理,形而上學,那時的做法很多是錯誤的。而今天,我們是實實在在地面臨著資本的瘋狂與挑釁。在這個方面我們一方面需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但另一方面,仍然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對于敵對勢力的搗亂與破壞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對于主旋律的作品,對于堅持革命文藝方針的作品,就要大力地支持與鼓勵。對于廣大文藝工作者做適時的、正確的引導是非常必要的。同時,要展開尖銳的、廣泛的、客觀的與實事求是的文藝批評。這樣的文藝批評,要宣揚與堅持正確的、符合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口味、站在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邊的優秀作品,對于那些有缺陷的作品要進行與人為善態度的批評。對于那些惡意攻擊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作品,必須予以堅決地揭露與批判。優秀的作品也會有缺點,也同樣需要正當的批評。但是對于那種有著明確敵對態度的作品,就沒有任何客氣的必要。

2014年10月,中央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迄今已經三年多了。這三年多以來,文藝工作已經有了一些變化,正在向正確的方向前進。但是資本的反撲并沒有減弱。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的東西依然在不斷地出現。在資本的倡導下,這在他們看來是正常的。但對于廣大中國人民看來,這又是極不正常的。正如中央多年來對于非公有制經濟一直所強調的,要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與引導。這里最重要的是引導。所謂引導,就是有的地方可以去,有的地方不可以去,有的事情可以做,有的事情不可以做。對于娛樂界的資本,正是需要這樣的引導。

【胡懋仁,察網專欄學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北航老胡之閑話”。】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politics/201802/41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