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將?張靈甫算老幾……

時光流轉到與正史唱反調成為時髦的今天,長得又高又帥又反共的張大帥哥,自然成為一些人關注的對象,于是包裝,于是爆炒,欺人自欺的臆想中,張靈甫成了他們心目中的抗戰十大名將,成了王牌悍將。但稍稍讀一點歷史就知道,在眾多國軍抗日將領中,張靈甫真的算不上老幾。

抗日名將?張靈甫算老幾……

誰也沒想到,歷史人物竟然也可以象歌星影星那樣,靠包裝和炒作而火起來。張靈甫就是最突出的一個。因為人長的高且帥,先是引來一些腐女少男的狂熱追捧,被尊為偶像,進而又被一些在政治上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進一步炒作,使得這位在抗日戰爭中籍籍無名的末將一下子被吹成了“王牌悍將”、“抗戰十大名將”。

張靈甫打過日本鬼子,這是應該給予肯定的,不能因為他死于反共內戰就抹殺其抗日的貢獻。但是不是只要打過鬼子的,就都有資格冠以“王牌”呢?當然不行。一把牌中,如果都是王牌了,那這牌還怎么打呀?所謂“王牌”,必須得數一數二才行。那么,在抗戰中,在眾多的國軍將領中,張靈甫能算個老幾呢?

咱先不說九一八之后江橋抗戰的馬占山,不說一二八抗戰的蔣光鼐、蔡廷鍇,不說長城抗戰的趙登禹、佟澤光、關麟征,不說盧溝橋畔的馮治安,秦德純、吉星文,咱就單說這所謂張靈甫首戰揚名的淞滬戰場,張發奎、廖磊、羅卓英、韋云淞、彭善、夏楚中、王修身、林偉儔、謝晉元等,是張靈甫能比的嗎?如果再羅列到以后的徐州、武漢、長沙、桂南、上高、中條山、常德、騰沖、豫湘桂、雪峰山、遠征軍、駐印軍等戰役戰斗,論指揮作戰的規模,論殺敵的戰果,論產生的影響,就是再列二百個大將小將,也列不到張靈甫的頭上。

是不是夠得上“王牌”或“十大”,也不能光看職務的高低,不能光看組織指揮戰役的大小,吉星文、羅芳珪、謝晉元等殺敵立功時,也不過區區團長,如果張靈甫也能有謝晉元等那樣震撼的效果,也可以討論。那么,抗戰時的張靈甫有沒有那樣的卓越戰功和巨大影響呢?借小沈陽那句話:真沒有。

既然要說張靈甫是王牌悍將,總得要有與眾不同的驚天戰績做支撐才行,在這方面,張粉們的確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有人就撰文說在淞滬的羅店、嘉定戰場,張靈甫和由他任團長的305團是如何如何的英勇無比,“面對武器裝備遠遠優于國軍的日寇蜂擁沖鋒,殺紅眼的張靈甫甩掉上身軍服,抱著機槍跳出戰壕,身先士卒帶領100多名敢死隊員迎頭痛擊,殺得日寇丟盔卸甲,抱頭鼠竄。后他率領該團又連續打退敵人七次沖鋒,打死打傷日寇800多人。”

好精彩的故事!在淞滬那樣的戰場,一個團一次戰斗就殲敵800多,就是在整個八年乃至十四年的任何一個戰場、任何一個團,也找不出第二個能與之相媲美的,那可真夠悍將了。要知道,羅店、嘉定作戰時,日軍在整個淞滬戰區的全部地面作戰部隊才僅有11個陸戰大隊和第3、第11師團各先遣一部,總兵力僅萬余人,而國軍在同一地區此時已經增兵至十多個師十余萬眾,要是都象張靈甫團這樣,何必再陸續增兵到七十多個師呢,我看有幾個團就能把鬼子殺光了。

可惜的是,這故事精彩是精彩,感人是感人,但一封電報的出現,卻對這故事十分的不利了,請看電報中涉及305團部分:

京。委員長官邸主任錢……職等恪遵委座與鈞座訓示,羅店抗戰兩月,于茲幸免隕越,迭挫頑敵……職師調整及武力全未掉換增加,故員兵武器極感不敷應用。今新成立305團,遂至有兵無槍,甚為焦慮……現該團已參加前線構筑工事及在槍炮聲下練習膽量中,謹聞。職王耀武叩,有申印。

這是王耀武打給錢大鈞的電報,結合電報末尾的韻目代日“有申”和電文中“羅店抗戰兩月”,可知發報的時間是1937年10月25日下午4點前后,可您看故事中殺敵八百的305團在電報中是個啥情況呢?

嘉定、羅店作戰,51師確實打的比較出色,師長王耀武曾因此登上《申報》報端,但當時該師參與此戰的,有301團,有302團,有306團,可偏偏沒有這個305團,及至到了羅店作戰兩個月后,張靈甫的305團才剛剛組建,還是有兵無槍,只能邊修工事邊聽槍炮聲練膽量適應戰場呢。不錯,張靈甫和他的305團的確到了戰場,可那已經到了淞滬作戰的尾聲,此時的國軍已呈全面崩潰之勢,再沒能組織起象樣的戰斗,到了11月12日,悲壯的淞滬戰役便以失敗而結束了。你看看你看看,這事兒鬧的!以后再杜撰這樣的故事時,應該搞清楚情況再下筆才好。

對張靈甫的歌頌,嘉定殺敵800之后,又有固守南京雨花臺“不肯過江東”的美好故事。有一本粉張的書中是這樣說的:“沖殺中,張靈甫的左臂中彈負傷,他匆匆包扎后繼續投入戰斗,部下力勸團長隨傷兵撤過長江到后方就醫,張靈甫勃然作色道:‘昔日項羽兵敗,猶不愿渡烏江,我豈能因傷渡長江?當與敵決一生死以踐誓言!’……對王耀武要他離隊就醫的傳話,張靈甫充耳不聞,他拒絕在激戰的危急時刻扔下手下的官兵自己脫離部隊,便自顧帶領第305團向雨花臺的新陣地轉移……,第305團成為南京中華門前的一道堅強屏障。”

只要大致符合史實,用一些說書的語言來描述歷史人物也未嘗不可。但問題是張與張團根本就沒有那么回事。南京衛戍司令長官部于1937年12月8日下午4時下達了“衛參作字第28號”命令,命令明確:“第74軍固守牛首山一帶據點至河定橋之線;第88師固守雨花臺;第71軍之87師固守河定橋至孩子里(江南(寧蕪)鐵路北)之線……”看到沒有,長官部的命令中,是以第88師固守雨花臺,而以張團長所在的74軍固守牛首山至河定橋一線。對比51師寫于1938年1月的戰斗經過,也充分證實了這一點。如果有興趣的看看當年的地圖就知道,雨花臺遠在牛首山--河定橋一線后方十多里呢,如果真象書中所說,張靈甫“自顧帶領第305團向雨花臺的新陣地轉移”,豈不是臨陣脫逃嗎,這在當年可是要掉腦袋的啊!最終張團長的腦袋并沒有掉,這說明什么呢?說明這雨花臺與張靈甫沒有關系,半毛錢的關系也沒有。

至于“中華門的堅強屏障”也同樣談不上。12月11日,51師任務有所改變,奉命在賽公橋經沈家圩迄關帝廟以東一線防御作戰,師“當以一五一旅之程團【302團】全部及三O五團之殘余,扼守賽公橋至關帝廟以東之線,一五三旅邱團【306團】全部及三O一團之殘余,據守水西門以南八百公尺處起至西南城角之城垣……”你看看,張靈甫與中華門挨得上邊嗎?51師在中華門附近的確有戰斗,而且十分激烈,但那是306團邱維達打的,跟張靈甫仍然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雨花臺、中華門的故事是假的,那么張靈甫自詡項羽不肯渡過烏江的故事又是不是真的呢?出處何在呢?甭問了,沒有出處,又是虛構,而且就是虛構也沒構好,因為就如上海并不是海、漯河并不是河一樣,烏江也并不是江,是渡不得的。

張靈甫的305團因組建晚,多系新兵,在第51師所屬的4個團中,并非以主力使用的。該師于11月28日開抵南京后,是“以三O一團占領右由宋墅(含),經淳化鎮迄上莊(不含)之線,左與66A切取聯絡。以三O二團占領右由方山(含)左迄宋墅(不含)之線,右與58D切取聯絡……以三O六團為師預備隊,位置于宋墅附近策應第一線部隊之戰斗,重點保持于左翼。以三O五團位置于高橋門至河定橋(不含)之線,構筑預備陣地。”(以上載51師保衛南京作戰經過)。從51師當年的兵力配置上,305團是什么角色不用我說了吧?

在南京保衛戰中,張靈甫光榮負傷,這當然是值得稱道的,但在這場殘酷的首都保衛戰中,張靈甫是受傷最重的嗎?不說別的,就單說這51師下轄的4個團,先是12月8日,在淳化附近作戰中,301團團長紀鴻儒重傷昏迷,該團連長傷亡9員,排長以下傷亡1400余。12日,賽公橋之戰中,302團團長程智陣亡,營長曹恕初受傷,連長以下傷亡1700余。同一天,中華門附近激戰中,306團團長邱維達腿被打斷,營長萬瓊、胡豪陣亡,連長以下傷亡1300余。可以這么說,51師總共四個團中,張靈甫以外的三個團長以及他們的團,其貢獻與犧牲都在張靈甫之上。換句話說,即使在該師這僅有的四個團中排名,張靈甫和他的305團也進不了前三。可在張粉的筆下,整個給顛倒過來了,張靈甫成了該師頭號主力,頭號戰功,其他反到都成打醬油的了。這也難怪,誰讓他們長的沒張靈甫那么帥呢。

另外一個讓人感動的故事發生在萬家嶺戰場的張古山戰斗中,此時的張靈甫是51師153旅旅長。有文章稱,“9日……張靈甫親率一支突擊隊效法鄧艾輕裝出發,他們沿著后山絕壁攀木掛樹,在黑暗中披荊斬棘,穿過艱險的深山峽谷,老林惡水,從日軍疏于防范的張古山后山絕壁上進攻,飛奪張古山……與日寇鏖戰五天五夜,陣地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反復拉鋸。親臨死線指揮的他身中7塊彈片,鮮血直流也沒有退下火線……這差點成為八年抗戰中唯一一次全殲日軍一個師團的戰例。”

身為旅長,能親率敢死隊,比嘉定光膀子沖鋒更精彩,也更能說明其英勇無敵。張古山那個地方能死守五晝夜,相信當時的國軍任何一個旅、團,都不可能做到,但張靈甫卻僅率數百人的敢死隊就做到了,張因此而被日軍稱作“支那第一恐怖軍”、被稱作“王牌悍將”似乎也就不應該再懷疑。

但,治史與說書不同,說書是可以僅憑道聽途說甚至主觀臆想就可以制造出精彩的歷史故事來賺錢和漲粉的,而治史不行,你的每一個內容都是必須要有出處,而且這出處又必須得經過去偽存真做實才行的。可張靈甫親率敢死隊攻占張古山又堅守五晝夜的出處又在哪呢?

據國軍《第三十六軍團南潯線戰斗詳報》之《萬家嶺附近之戰斗(九月三十日至十月十二日)》(二史館檔案8203號案卷)載,張古山得而復失、失而復得者三,分別是:

10月3日,139師占領獅子崖高坑潘、長嶺、張古山、楊家山、城門山、洼山線陣地。到了5日,被敵奪回。

7日,51師再次進攻張古山,于8日拂曉前重又將其奪回。但天剛剛亮,因58師守北制高點之將士全數殉職,故雖經派隊增援,但由于敵籍飛機之掩護繼續進犯,激戰數小時張古山重陷敵手。

9日,51師組織奮勇隊(即俗稱之敢死隊)再戰張古山,于晚8時開始攻擊,9時與敵接觸,經激戰,至11時,張古山、長嶺又為我收復。但幾小時后,到次日清晨,又再次失守。

由此而見,由51師先后兩次攻占的張古山,每次都不足一天又再度失守。張靈甫率敢死隊攻占張古山后又死守五天五夜從何說起呢?

看來張靈甫率敢死隊死守張古山五晝夜又被證明是假的了。那么,退一步說,有沒有張靈甫親率敢死隊突擊張古山的事兒呢?現在文獻中,找不到敢死隊是由張靈甫親自率領的說法,反到是根據《戰斗詳報》的記載,能夠得出相反的推斷。因為在51師奮勇隊第二次攻占張古山后,由于守敵“頑抗不退,且以預備隊由村后來襲”,我官兵雖經數度苦戰,終因“深入敵陣眾寡懸殊反被敵包圍”,于次日凌晨全數作壯烈犧牲,無一人生還,張古山再陷敵手。既然這支敢死隊全數作壯烈犧牲,那么張靈甫顯然不在其列,否則,豈不成了活見鬼。

其實,稍有軍事常識的人就清楚,1938年這樣的時期,萬家嶺這樣的戰場,74軍這樣的作戰單位,一個加強連規模的敢死隊,可不可能由旅的主官親自帶領?一百個不可能。這一看就是地攤文學家的筆法。

萬家嶺之役,張靈甫是身列其中的,但是不是象有些文章所給人的印象,只有張靈甫所在的51師參加了呢?當然不是。國軍參戰單位達16個師共10余萬眾,是在付出了慘重犧牲后取得的重創敵第106師團的勝利。

那么,在這次戰役中,張靈甫是不是表現最突出,戰果最大的呢?看不出來。對于此戰,不論36軍團當年的戰報,還是74軍軍長俞濟時后來的回憶,還是其他國軍參戰將領的記述,都有詳實的記載,提到了眾多忠勇將士,比如142師的師長傅立平、60師的師長陳沛、305團的團長唐生海、團附于清祥、營長胡雄、306團的團長常集德、724團的團附張樹衡、營長秦潤澤、劉義昆、949團的團長張光晨等。但不論當年還是今天,不論大陸還是臺灣,卻都不曾有人提到過親率敢死隊“與敵鏖戰五天五夜”,“身中7塊彈片,鮮血直流”的張靈甫。

杜撰的張靈甫的神話故事遠不止這些了,比如南京保衛戰中張靈甫帶著三口棺材與敵死拚的故事,比如張率58師上高奏捷、率74軍大戰雪峰山的故事,因編的過于離奇低俗,破綻太多(上高戰役時,58師師長是廖齡奇不是張靈甫,雪峰山之戰時,張根本不在戰地),連好多對張靈甫崇拜的五體投地的粉絲都不愿意相信,就不值得去一一拆穿了。

還有人說張靈甫是青天白日勛章獲得者、是美國自由勛章獲得者。國軍的勛章雖多,雖濫,但青天白日勛章、美國自由勛章,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既然張靈甫都得到了,當然足可以說明其不凡。可問題是,獲得者中,有張靈甫嗎?抗戰中,青天白日勛章獲得者共166人,美國自由勛章分金質、銀質兩種,中國人獲得者分別是23人和57人,都是有名有姓,鐵證如山,可你就是用八百倍的放大鏡找上八百遍,也甭想找到張靈甫的大名,因為它沒有。

有人撰文并被反復轉載,說是田漢奉郭沫若之命創作了話劇《德安大捷》,并說在此劇中,張靈甫作為重要角色被表現,以此斷定張靈甫抗日名將的說法是早已有之的。可又一個問題出現了,即田漢真的創作過這部話劇嗎?田漢全集早已出版,全集收錄了其一生所有的作品,小說、詩歌、散文、劇本、歌詞等等,林林總總什么都有,光是話劇就達六十余部,其中不乏表現國軍將士抗日殺敵題材的劇作,可謂詳而又詳。該全集網上很容易搜得,圖書館也極容易查閱,可誰能找到這部傳說中的《德安大捷》?反正我是找不到。

坊間有關張靈甫抗戰的神勇故事很多很多,可問題是,有真的嗎?誰能舉岀張靈甫不是杜撰的而是真的有據可考的力壓群雄的抗戰故事,來證明一下他不虛“王牌”和“十大”之名?誰能?

有人說,整74師是王牌師,能當上王牌師師長,還不配稱作王牌悍將嗎?呵呵!有的也許配,但張靈甫嗎,他還真不配。

國民黨軍有五大主力之說,即第5軍、第18軍(整11師)、第74軍(整74師)、新1軍、新6軍是也。有網絡與地攤作家將這五大主力稱作蔣介石的五大王牌。但請注意了,先后出長五大主力者可不是只有五個人,而是有數十人之多,照這些人的說法,若是只要當過這幾個師(軍)的師(軍)長的就都可以稱作王牌什么什么將的話,那這王牌豈不是太濫太不值錢了?

不錯,五大主力曾經的主官,有不少的確是黨國的建軍干才和著名戰將,如陳誠、羅卓英、杜聿明、王耀武、鄭洞國、孫立人、廖耀湘、黃維、彭善、胡璉、邱清泉等。這諸多名將,軍聲亦或戰功都在張靈甫之上,但即便如此,也鮮有王牌之說,因為一支軍隊的王牌不是那么輕易就叫的出來的,可在一些無知作家的筆下,張靈甫反倒被說成了王牌,蒙誰吶?

張靈甫當然是鼎鼎大名的,但他能有如此大名,其原因不外有三:一是長的帥,二是敗的慘,三是炒的火。

要說顏值,在國軍將領中,張靈甫的確能排前三甲。無怪呼讓好多女人將其當成心中偶像,甚至夢想著時光倒流能嫁給他,哪怕做個小三、小十三也心甘情愿。聽說有不少女人把張的戎裝照與自己的婚紗照P在一起掛在床頭,就足以說明這一穿越時空的熱戀是何等的奇異和癡狂了。包括一些男人,因張長的帥而投贊美票打出高分的也大有人在。

要說失敗,在國軍各部隊中,還真沒有誰能比得過他。一個曾經在抗戰中被王耀武調教的能征慣戰、又新配了美械的三萬多人的精銳之師,到了張靈甫手里,竟然讓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給打的片甲不存。和眾多國軍的敗將相比,其失敗之速、之干凈徹底、之對兩軍士氣造成的巨大影響,他絕對可以排第一了。孟良崮之敗,固然有統帥部的責任,有徐州陸總的責任,有黃百韜、李天霞的責任,但畢竟兵敗身死的是你張靈甫哇!對張來說,這本不是好事,但就像有些歌星、影星因吸毒、嫖娼、搞同性戀而走紅一樣,張靈甫卻因慘敗被人所記住并大感興趣。

要說熱炒,這個還不能全怪那些腐女少男,不能全怪那些政治上別有用心之徒,而主要因為中共在取得如此大捷后幾十年如一日的宣傳。你想想,在蔣介石重點進攻的時候,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能全殲一個美械裝備的整編師,能不高調造勢嗎?六十年代拍攝的一部反映孟良崮戰役的電影《紅日》,使用了張靈甫的真名實姓,幾十年長演不衰。這下子,張靈甫火了。那些只從影視與傳記文學中了解歷史的人,別的歷史人物可能不知道,可有誰能不知道張靈甫呢。

時光流轉到與正史唱反調成為時髦的今天,長得又高又帥又反共的張大帥哥,自然成為一些人關注的對象,于是包裝,于是爆炒,欺人自欺的臆想中,張靈甫成了他們心目中的抗戰十大名將,成了王牌悍將。但稍稍讀一點歷史就知道,在眾多國軍抗日將領中,張靈甫真的算不上老幾。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牛戈文草”,作者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