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戰役:一場完勝的政治軍事仗

解放上海后,進入市區的機關和部隊嚴格遵守政策紀律。他們忍饑挨餓,不入民宅,露宿街頭,謝絕市民饋贈,嚴格保護外國僑民,以實際行動擴大了人民解放軍的政治影響,受到上海人民及社會各界交口稱贊。看到這些榮毅仁認定:國民黨再也回不來了!西方新聞社宣稱,勝利之師睡馬路,自古以來所沒有。

上海解放戰役:一場完勝的政治軍事仗

油畫《拂曉》局部:進城后解放軍露宿上海街頭

●毛澤東: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不僅要軍事進城,而且要做到政治進城。
●陳毅:上海之戰好比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捉住老鼠,又不能把那些珍貴的瓷器打碎。
●粟裕:上海戰役我軍不單在軍事上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同時在政治上也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榮毅仁:國民黨再也回不來了!

上海戰役,是人民解放軍渡江戰役中一次相對獨立的戰役,也是戰略追擊中的一次大規模城市攻堅戰。自1949年5月12日發起,至5月27日上海完全解放,歷時16天。除湯恩伯率殘部5萬余人撤逃外,其余15.3萬余人悉數被殲。此役有力粉碎了蔣介石集團繼續頑抗、挑起國際事端以及大肆破壞的企圖,完整地保全了上海這座世界聞名的大城市。這場軍政完勝的漂亮仗盡管已過去近70年,但對加強未來城市作戰謀劃,打好政治軍事仗,仍具有重要啟示意義。

作戰指導立足全勝

上海既是國民黨政府的經濟中心,也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主要基地。南京、杭州解放后,上海成為國民黨負隅頑抗的最后據點,蔣介石命令湯恩伯堅守6個月,一方面加緊搶運物資,并幻想借力國際干涉;另一方面又算計著一旦戰事失利,就把上海搬空打爛。鑒于此,中央軍委的作戰意圖十分明確,既要打一場城市攻堅戰,又要完整保存上海。為實現這一意圖,中央軍委和第三野戰軍設計了一場漂亮的政治軍事仗。首先是穩住敵軍。戰前,中央軍委電告第三野戰軍“不要過于迫近上海”,并告誡攻城部隊在攻城的時機上不以是否準備就緒為準,而以接管上海準備工作情況而定。其次是誘殲城外。打上海有三種方案可選:一是圍困,這可能導致群眾生活陷入困境;二是在蘇州河以南實施突擊,這可避開敵人防御重點,但主戰場在市區,城市會被打爛;三是暫不攻擊市區,將攻擊重點放在吳淞,但是會打一場攻堅戰。第三野戰軍堅決貫徹中央意圖,從兩翼對吳淞口展開鉗形攻擊,集全力在城區外圍決戰,迫使國民黨將市區守軍陸續調往市郊,從而保全了市區,圍殲國民黨于郊外。三是發起總攻。接管準備工作就緒后,中央軍委于5月20日下達總攻擊命令。由于前期準備充分,戰斗并不激烈,用時也較短,市區沒有遭到大的破壞,達到了作戰預期,充分體現了“上兵伐謀,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兵學智慧,為后來的城市作戰樹立了典范。

嚴格落實政治進城

毛澤東曾指出:

【“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不僅要軍事進城,而且要做到政治進城。”

參戰部隊嚴格落實中央軍委和毛主席指示,以實際行動展現了人民軍隊良好形象。一是注重搞好入城紀律。針對部隊進入南京、杭州等城市后執行政策紀律中出現的問題,總前委和第三野戰軍前委制定了一系列政策紀律,對部隊提出更嚴格要求。陳毅在丹陽集訓時強調,“我們野戰軍,到了城里不準再‘野’,紀律一定要嚴!”各部隊普遍進行了形勢任務和政策紀律教育,反復闡明解放軍入城后一舉一動,都關系全黨全軍在國內外影響。二是愛民勝愛身,保城勝保己。市區作戰時,為使城市不遭破壞和避免人民群眾傷亡,部隊堅決不使用火炮和炸藥,以鮮血和生命為代價從敵人手中奪取工廠、大樓。27軍突擊部隊進至蘇州河南岸時,遭到對岸守敵頑強阻擊。部分指戰員強烈要求使用炮火攻堅,聶鳳智軍長聞訊后,隨即召開軍黨委緊急會議,研究決定:盡最大努力保護人民生命財產,不準使用重武器,改變戰術避免正面強攻。三是軍紀嚴明秋毫無犯。解放上海后,進入市區的機關和部隊嚴格遵守政策紀律。他們忍饑挨餓,不入民宅,露宿街頭,謝絕市民饋贈,嚴格保護外國僑民,以實際行動擴大了人民解放軍的政治影響,受到上海人民及社會各界交口稱贊。看到這些榮毅仁認定:國民黨再也回不來了!西方新聞社宣稱,勝利之師睡馬路,自古以來所沒有。

充分發揮群眾力量

上海是中國共產黨創建之地,具有光榮的革命傳統。上海戰役中,我軍堅持軍事斗爭與地下斗爭密切配合,依托中共上海局和地下黨組織做了大量卓有成效工作。一是把戰斗堡壘建到敵人內部。為適應工作需要,地下黨調整了組織編制,除公用事業、警察系統等以外,全市黨組織由按產業劃分,改為按地區劃分。此外,還抽調部分骨干分批到香港輪訓,抓住有利時機發展黨員、壯大隊伍。二是積極開展策反工作。成立策反工作委員會,先后策動國民黨空軍6架飛機和“重慶號”等20余艘海軍艦艇,以及國民黨軍預干總隊、傘兵3團等多次起義,促成了劉昌義等部隊投誠。三是開展情報和社會調查。通過廣泛發動群眾,搜集了大量軍事、政治、經濟等方面情報,將國民黨長江布防圖、淞滬地區工事構筑圖等資料及時送到三野領導機關,為制定解放和接管上海方案提供了可靠依據。四是廣泛開展反搬遷、反破壞、護廠、護校斗爭。恢復了“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的活動,組織工人、店員建立“上海人民保安隊”,組織教師、學生建立“人民宣傳隊”。在鐵路、海關、銀行等行業組織反對國民黨搬運和破壞機器、原料、財產的群眾性斗爭。許多民族資本家、上海市政府高級職員、專業技術人員都站到了人民一邊,為解放后恢復發展國民經濟起到重要作用。

打好未來政治軍事仗

毛澤東強調指出,戰爭本身就是政治性質的行動,從古以來沒有不帶政治性的戰爭,并把政治因素特別突出的作戰稱為“軍事政治仗”“政治軍事仗”。未來的城市作戰,軍事目標與非軍事目標魚龍混雜,禁打限打目標和打擊目標難以識別,國際道義和交戰規則還要求減少平民傷亡、保護和恢復重要民生基礎設施等,增加了選擇目標和打擊目標的難度,作戰行動更加困難,政治與軍事協同愈發重要,也是典型的政治軍事仗。打好這類仗,就必須堅持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樹牢人民戰爭思想,把爭取民心納入戰役總體進程,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發揮群眾在信息供給、情報獲取、起義策反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在這方面,上海戰役能夠給我們很多有益的借鑒。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察網(www.mwcna.icu)摘自《 解放軍報》2019年4月16日7版,原標題《上海戰役:一場完勝的政治軍事仗》。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上海戰役:一場完勝的政治軍事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