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戈 | 石牌保衛戰是不是抗戰轉折點?——三駁《石牌偉紀|意義猶勝“鋼鋸嶺”!》

因為有當年蔣委員長把石牌喻作斯大林格勒的說法,說石牌保衛戰相當于斯大林格勒保衛戰,還能勉強找到出處和理由,但非要將石牌保衛戰說成抗戰轉折點,就是荒謬的了,但那些無知的國粉們不覺荒謬,相反,為了溢美他們心目中偉大的國軍,也為了嘩眾取寵給自媒體漲粉賺錢,便也加入到這樣的創作隊伍中來,人云亦云,以訛傳訛不算,又使出小說家的筆法添枝加葉,遂使這一說法越傳越神,傳的跟真的似的。

牛戈 | 石牌保衛戰是不是抗戰轉折點?——三駁《石牌偉紀|意義猶勝“鋼鋸嶺”!》

《石牌偉紀》一文中說到:

【“石牌保衛戰是中國抗戰的重大軍事轉折點,被西方軍事家譽為‘東方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比在國內抗戰史上的地位高得多。自此以后,日軍轉入戰略防守,中國軍隊轉入攻勢,直到兩年后日本投降。”】

我不知作者與傳播者在發出這樣的文字時是怎樣的一個心態,估計達到高潮了。這是一個嚴重的謬說,當然這一說法最早并不起自《石牌偉紀》。

為什么是謬說?我們就先來說一說石牌保衛戰是怎么回事。

石牌地處戰時陪都重慶的東大門,戰略位置敏感。日軍向該要塞發展進攻時,國府誤以為日軍是要攻略重慶,因而調集重兵,勢在必守。然而日軍的真實意圖是什么呢?當時這是個謎,國軍沒有猜到,現在當然早已不是秘密。原來,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日軍急需在中國掠奪更多的戰略資源,運送更多的兵員與軍需品參加太平洋作戰,但作為當時重要運輸工具的中國內河航運的船舶卻越來越少,而且宜昌到岳陽段長江水道在中國軍隊手里控制著,行不通,日軍在攻占宜昌后掠奪的大量船舶無法使用,而若將這些船舶派上用場,他必須得打通長江航路,就為這個,他發動了“江南殲滅戰”,中國則稱作鄂西會戰。

1943年4月,日軍第11軍制訂了作戰計劃,其主要內容:

【“1.作戰目的
加強揚子江運輸能力,使宜昌附近的船舶在下游通航,同時殲滅由洞庭湖至宜昌對岸的揚子江右岸地區敵野戰軍。
2.方針
作戰區域大致分三部分,各區集中優勢兵力逐個消滅各該區之敵。
在此期間,使在宜昌的船舶向漢口通航。
3.使用兵力(略)”】

看到沒有,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進攻重慶,而是第一,打通宜昌到岳陽航路;第二,打擊消耗我沿岸野戰軍。

經差不多一個月的會戰,其結果,他的第一個目的完全達成,從此日本鬼子控制的船舶可以在該段水域暢通無阻;第二個目的基本達成,參戰的國軍第六戰區有生力量遭到沉重打擊,損失慘重,元氣大傷。整個會戰的行動都是按照鬼子預定的時間、空間進行的,目的一經達成,即主動撤出找斗,始終掌握著戰場上的主動權,因而可以認為是基本上實現了戰役企圖。

石牌保衛戰是這次鄂西會戰的一個組成部分,作戰時間自5月26日起,至31日止。這幾天的戰況十分激烈,守軍第139師、第67師、第18師阻擊的十分英勇,犧牲特別的慘重。然而也就是在石牌激戰最激烈的27日,日軍將他們早已在宜昌掠奪到的50余艘16000多噸的船舶開走,經過沙市、監利駛到了武漢。悄不蔫嘰的,鬼子打這一仗的最大企圖實現了。

對于第六戰區來說,這次鄂西會戰,和以往任何一次會戰一樣,犧牲特別慘重,而斬獲甚微,是得不償失的。只不過由于會戰后期,日軍達成了控制水道和運走船舶的作戰目的后,于31日主動撤退,國軍在發現敵撤退后發起追擊作戰,最后以日軍退回原防結束了會戰,這就很容易讓人相信是敵軍敗退國軍勝勇追窮寇的結果,因而將其稱作“鄂西大捷”,并對外宣稱殲敵5萬余眾。

那么這次會戰是不是如國府與六戰區所說的“大捷”呢?看看國舅爺怎么說的,鄂西戰后,負責外交的宋子文在美國給蔣介石的電報中說道:

【“稍具常識之人,必覺我方如僅獲如此少數戰利品,敵人決無五萬余人之死傷。以各國戰事常例判斷,敵方死傷不能超過五千人。無怪美軍部及史梯威不信鄂西戰事之激烈,更不信敵人此次有脅迫陪都之企圖,而證明文以前向軍部及各人所述鄂西戰況,為不實不盡。竊查我方軍事宣傳之幼稚,已非一日,往往以兒戲視之。且其報告損害政府之威信甚于敵人之宣傳,其效用等于第五縱隊參加工作。”】

早在當年,國府有識之士就把這個神話給拆穿了,臺灣八十年代重寫的戰史也給予否定了,不管是石牌保衛戰,還是整個鄂西會戰,都不曾產生像斯大林格勒戰役那樣卓越的戰果和偉大的意義。

估計制造和傳播這個偉大意義的國粉太不愛看書了,這里有必要量化比對一下,看看斯大林格勒戰役與石牌保衛戰有怎樣的不同:

從作戰時間跨度上對比,斯大林格勒保衛戰自1942年6月28日始至1943年2月2日止,歷時七個多月(有一種說法是199天),而石牌保衛戰自1943年5月26日開始,至31日日軍主動撤退,到6月3日退回原防結束戰斗,滿打滿算歷時僅8天。

從參戰兵力上對比,斯大林格勒戰役中,蘇軍參戰兵力最多時超過110萬人,火炮15501門、坦克1463輛、飛機1115架。德軍總兵力最多時達101萬人,火炮10290門,坦克675輛,飛機1216架。石牌保衛戰僅僅是鄂西會戰的一個組成部分,而整個的鄂西會戰,包括安鄉、南縣地區戰斗,包括枝江、公安地區戰斗,包括清江、石牌地區戰斗,還包括追擊階段戰斗,這么多的戰斗加起來,雙方全部的兵力加起來,也只有24萬余人,至于重裝備,如坦克裝甲車輛、火炮、飛機等,就更無法與蘇德雙方相比。

從戰果上對比,斯大林格勒之戰以蘇軍傷亡112萬的代價,殲滅軸心國軍隊84萬(蘇方說150萬),保盧斯集團被全殲。而包括石牌戰斗在內的整個鄂西會戰,國軍以傷亡49115人和被俘4729人的代價,只殲敵3500余人,俘敵88人(上世紀八十年代臺灣官方統計數字),不曾成建制殲敵一個大隊。

一場戰役或戰斗,時間長短、規模大小也許并不意味其所產生的意義的大小,有時一個小的事件或一場規模有限的戰斗,也足以產生極其偉大的意義,但石牌保衛戰是不是呢?不是。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勝利后,對于軸心國而言,是損失了在東線戰場四分之一的兵力,并從此一蹶不振,直至最終失敗。對蘇聯而言,則標志著收復淪陷領土的開始,從此一路反攻,最終取得攻克柏林的偉大勝利。斯大林格勒戰役的勝利,是蘇德戰爭的轉折點,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這一點恰如其分,當之無愧。

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前,是德軍追著蘇軍打,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后,是蘇軍追著德軍打,可鄂西會戰之前與之后,有什么變化嗎?在這之前的會戰,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豫南會戰、晉南會戰等,都是日軍追著國軍的屁股打,在這之后的會戰,常德會戰、豫中會戰、長衡會戰、桂柳會戰等,又有哪一次不是日軍追著國軍的屁股打呢?直到抗戰結束前幾個月的湘西會戰,仍然還是日軍追著國軍的屁股發展進攻。說什么“自此以后,日軍轉入戰略防守,中國軍隊轉入攻勢”,說著不害臊嗎?還說什么石牌保衛戰“被西方軍事家譽為‘東方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我又要問了,哪一個西方軍事家說的?出處何在?

石牌保衛戰不是抗日戰爭的轉折點,絲毫不是,丁丁點點也不是。在整個八年的抗戰中,中國戰場就始終沒有出現過這樣的轉折點。

當然,出于鼓舞士氣振作民心的需要,也出于爭取美援的需要,戰爭狀態下夸大戰果也無可厚非,在石牌保衛戰中,眾將士浴血苦戰為國捐軀的慘烈,也應該給予褒揚,使后人銘記。但需要搞清楚的是,戰時這種夸大戰績的作法即便是允許的,也只能從宣傳的角度去考量,而不能作為治史的依據來使用。

網上如此多人將石牌保衛戰說成是抗日戰爭的轉折點,是由于一系列有意無意的誤讀造成的。這誤讀,追根溯源,源于后人對石牌保衛戰期間蔣介石所做指示的曲解。

據指揮這次鄂西會戰的第六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回憶錄記載,石牌保衛戰期間,

【“戰區接奉委員長電話指示:石牌要塞需獨立固守十天,希望成為我國之斯大林格勒,如無命令撤退,即實行連坐法。”】

時任軍政部長的何應欽在回憶錄中也曾說到:

【“我最高統帥并手令江防守備部隊諸將領,明示石牌要塞乃我國之史大林格勒,為聚滅倭寇之唯一良機。”】

蔣委員長歷來有在戰時給前線將領下手喻或打電報的習慣。鄂西會戰發生時的1943年5月,正是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勝利不久,其在全世界、尤其的同盟國之間正被大肆宣傳熱炒,老蔣借此熱炒之勝利消息來鞭策前線將士,嚴令死守石牌,十分的正常。

但有一點請注意,不論是中樞的蔣介石還是鄂西前線的眾將士,將石牌喻作斯大林格勒都是在戰前,都只是希望國軍能像蘇軍死守斯大林格勒那樣嚴防死守石牌要塞,而并沒有誰在戰后將石牌的戰果與意義類比斯大林格勒,更沒有誰說過石牌保衛戰的勝利是抗戰的轉折點。

不僅當年戰斗進行中沒有這個說法,就是戰后,不論大陸還是臺灣,多少年來也一直不存在轉折點這個說法,只是到了前些年,網絡論壇活躍起來,各種自媒體活躍起來,早已被拆穿的當年出于宣傳需要而夸大了的戰績又被當成信史撿拾起來,一些無聊的寫手杜撰歷史故事的風氣也活躍開來,各種臆造的東西如雨后春筍般接二連三地冒出來,石牌保衛戰成為抗戰轉折點的說法才被炮制出籠。

因為有當年蔣委員長把石牌喻作斯大林格勒的說法,說石牌保衛戰相當于斯大林格勒保衛戰,還能勉強找到出處和理由,但非要將石牌保衛戰說成抗戰轉折點,就是荒謬的了,但那些無知的國粉們不覺荒謬,相反,為了溢美他們心目中偉大的國軍,也為了嘩眾取寵給自媒體漲粉賺錢,便也加入到這樣的創作隊伍中來,人云亦云,以訛傳訛不算,又使出小說家的筆法添枝加葉,遂使這一說法越傳越神,傳的跟真的似的。

唉!就國粉這智商,讓人說什么好呢?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牛戈文草”,作者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