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除了洪鈁的回憶證實了“銑電”的存在,還有東北軍第七旅參謀長趙鎮藩的回憶錄《日軍進攻北大營親歷記》,也證實了“銑電”的存在。而且趙鎮藩的回憶錄和洪鈁的回憶錄《九一八事變當時的張學良》同在“文史資料選輯(6)”里!這位“r先生”用“幾乎沒有”,就把這一位重要的證人給抹去了,把兩位證人的互證搞成了只有洪鈁一人的“孤證”,這就是詭辯!他信從的老蔣的“個人資料”更讓人失笑,臺灣省李敖先生在《蔣介石研究》里,早就把老蔣個人資料造假的皮都剝了一層又一層,老蔣的“個人資料”的可信度能有多高?這樣的詭辯,很應該用“r先生”的話質疑他本人:是“道德問題”呢,還是“智商問題”?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前些時,臺灣省代省長蔡英文有一波騷操作:公布一批“國史館”檔案。檔案中有文件,直指蔣介石下令,九·一八不抵抗。也就在這幾天,微信公眾號“讀民國”里,就登了一篇“花粉”的洗地文,如圖:

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圖片上劃紅圈是文章來源,順著這個來源,我找到了知乎上的這篇文章,鏈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61476114,文章原題《反駁所謂蔣介石下令不抵抗原件論點與真相》,作者:royale,以下簡稱“r先生”如圖:

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花粉”——“花生米”蔣介石的擁躉,與果粉似又不似,但是總能歸成一類人。看文章滿是繁體字,應該是“花粉”、“果粉”的精神家園——臺灣省的來客。這文章一開頭就有一段話,質疑蔡英文是不是曝光了“蔣介石當年下令不抵抗的原件檔案”,這一小節內容用“蔡英文公佈解密了蔣介石的原件?這只是一個假新聞”為題,論說蔡省長爆料“檔案”乃是大陸制造的噱頭,不是臺灣“土產”。檢驗這位“r先生”的查詢結果,身在大陸的紅陽必須“翻墻”去臺灣網絡,但是,紅陽是個老實人,不會為驗證花粉的說辭干違法入坑的事情。況且,新聞是真是假與爆出的檔案是真是假關系不大,就“r先生”自己的分析也不難看出,即使他質疑蔡省長的騷操作是“一個假新聞”,也不能撼動檔案圖片的真實性。蔣介石在九·一八中是否是第一禍首,只需關心公布出的檔案內容真偽即可。那么,這些檔案的真假如何?我也翻了幾本書,對照這位“r先生”的文章端詳了幾回:他“反駁”的那些檔案,與早已面世的材料可以相互印證,內容為真;而他的反駁,全是詭辯!因為這位“r先生”的反駁文,是對“知乎”上的“理水”先生的駁論展開的,所以我對“r先生”的再反駁,免不了要提到些關于“理水”先生的文字,所以,文章的敘述可能繁雜一點,還請各位看官見諒。以下是對“r先生”反駁文的再反駁。

對兩份檔案的詭辯

首先“r先生”對一份檔案的圖片進行反駁

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接下來是他整理抄錄的檔案文字和他的反駁文字,我盡量改寫成簡化字:

【(檔案原文)“煙臺劉師長勛鑒。哿辰電悉。日軍侵魯,已提出國際聯盟。此時我國應上下一致,嚴守紀律,確定步驟,勿為日人藉口。故先勸告民中(眾)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軌外行動,以待國際之公理與國內之團結,須為有計劃之舉動。如果其海軍登岸,則我方劃出一地,嚴陣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時須忍耐堅定,靜鎮謹守之。中正,養午。”
(“r先生”的反駁文)電文表達的意思未超過一直已知的釁不可自我而開,而「嚴陣固守」竟被某些人抹黑成「如果日本侵略,不準抵抗」,而且文中『忍耐堅定,靜鎮謹守』也表明蔣介石要劉珍年態度要忍耐堅定不可意氣用事,只需嚴謹的防守,何來成為蔣介石下令不抵抗的態度之說?而且筆者懷疑某些毛左不看文中內容,甚至直接斷章取義為蔣介石命令山東不抵抗、九一八不抵抗的關鍵性證據。】

在“r先生”的反駁文里,“如果其海軍登岸”這幾個字意味著什么,他不定性評論;檔案原文中“日軍侵魯”又意味著什么,他也不說,是他遺漏了?不可能!這么要緊的信息怎么就能無視?這兩處文字所指就是日軍侵華,十足十的侵略!對這樣的侵略,中國理所應當先開第一槍!理所應當奮起反擊!可是這位“r先生”并不做這樣的結論,對蔣介石反常的“忍耐堅定,靜鎮謹守”倒是很熱心的予以正面肯定,這就很奇怪了。因為從上下文看,這個所謂的“忍耐堅定,靜鎮謹守”無非是說:不要對侵華日軍第一槍。這就是不抵抗么!而這樣的不抵抗就是蔣氏力求做到的“釁不可自我而開”。其中的冷血、無恥昭然若揭,不知當時的中國要這支名為“國軍”的武裝有什么用,要蔣介石這個“總司令”有什么用!若干年后“r先生”為這樣的無恥與冷血熱情辯護,您是什么用心呢?

上文提到的“哿辰電”,指9月20日上午來電。在9月21日,趕往江西督促“剿匪”的蔣介石匆忙回到南京召開高官會議,制定了對付日軍軍事行動的“方針”:“忍耐至于相當程度,乃出以自衛最后之行動”;22日,蔣介石在南京市黨部黨員大會上進一步對外公開這一方針,言語中用了“含憤忍耐”、“逆來順受”、忍耐到“無可忍耐”之時則為“寧為玉碎”等詞匯,一萬個委屈不足以說盡悲憤,但是其中對日寇侵略不加反擊、反撲、報復的意思至為明白,不抵抗的立場赤裸裸!而對于“無可忍耐”是一種什么樣的含義,忍耐到什么時候、什么程度,更沒有明確說明。這樣的“方針”實際上無法使地方駐軍做出正確的行動,不出錯的行動就是不抵抗!對山東、上海等地方,由蔣介石親自電令各地軍事主官:遇日軍有“越軌行為”,應進行武裝自衛。而什么是“越軌行為”更不加解釋!這樣的命令就是赤裸裸的無恥——不抵抗!而對于東北,連這樣的命令也沒有!【1】一支保家為國為己任的軍隊,在自己的國土上面對侵略者,有些地方要坐等不可理解的“越軌行為”時,才能自衛;有些地方(東北)連這樣的軍令都沒有,難道要東北的中國軍隊坐以待斃?這就是無恥的不抵抗!這樣的“方針”和上文中的檔案圖片、文字中,蔣氏對劉珍年的訓令是一致的,相表里的,都是不抵抗!這份檔案的真實性無可置疑。可以質疑的是這位“r先生”用“忍耐堅定,靜鎮謹守”做的解讀/詭辯。如此詭辯,按“r先生”的說法,是“道德問題”呢,還是“智商問題?”

再看“r先生”的又一段“反駁”

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r先生”轉寫的檔案原文)“瀛眷及尊府家屬想均已安全離沈。遙深系念。請代慰問。再青島海軍,鄙意可迅予集合塘沽。因在青或恐與日艦發生萬一意外,集合塘沽,則在各國軍艦監視之下,較為安全。請即酌行。中正,養印”
(“r先生”的反駁)很明顯明明是家屬安全離沈,青島海軍集合塘沽。文中表明了因為青島海軍恐怕會與日艦艇發生萬一的意外,且要在其他各國軍艦監視之下比較安全,可見蔣介石也不想重蹈日軍利用中國軍隊破壞日本建筑為藉口占領沈陽發動事變的覆轍。然而某些人利用受眾無知不看原文,造謠為「蔣要求張學良退到長城」。】

軍艦是做什么的?當然是打仗用的,抵御外侮的。日本軍艦來挑釁,就該還擊,這是軍艦的分內作用,也是海軍的分內職責。不過“蔣公”下令張學良,都退到塘沽,老在青島呆著,萬一和日本軍艦打起來,有了摩擦,不安全了。乘著日本軍艦還沒有打將過來,趕緊的拔腿開溜,塘沽有其他洋人的軍艦呢,很“仗義”的,日本軍艦不敢動的。蔣介石的電文是這個意思。不過“r先生”在這個電報上還有進一步的發揮“蔣介石也不想重蹈日軍利用中國軍隊破壞日本建筑為藉口占領沈陽發動事變的覆轍”。不知這位“r先生”是否明白,日寇就是要尋釁侵略的,軍艦躲開了“是非之地”,日寇就找不到其他的借口擴大事端?

軍艦和海軍人員,可以逃之夭夭,可是奉上血汗,置辦、養活這支艦隊的東北老百姓的安全,又要指望誰?!按著蔣介石的安排,看著日本軍艦就趕緊了逃命,這算熱血衛國呢,還是無恥避戰?這樣的曲解事實,用“r先生”在文章最后的發問反問一下:是“道德問題”還是“智商問題”?退一萬步講,弱不敵強,為了保存實力一時的退讓也說的下去,可是,退讓保全的地方是其他洋人軍艦盤踞的地方,中國的軍艦仰仗洋人的保護?丟人不丟人?洋人就那么仗義?什么時候賣了這些軍艦都不一定!這樣的拔腿開溜,還不如甲午戰爭中,“大東溝”海戰之后,李鴻章下令北洋艦隊龜縮劉公島軍港“避戰保船”——仰仗劉公島上還有相當戰斗力的陸軍炮臺護衛。蔣氏的命令起碼兩個字概括:窩囊!哪怕和日寇拼死一戰,也算盡了抵抗的本分,對得起老百姓的血汗!按著蔣介石的籌劃撒丫子跑,就是不抵抗!詭辯什么?!

蔣介石的這道命令,其實還有趁火打劫的意思,把張學良的這些家底吃了。他達到目的了么?達到了,這些艦艇(除三艘巡洋艦投奔廣東海軍之外)和人員被蔣氏吃了。而且還成了蔣記民國海軍的主力之一——青島系。另一主力乃是源出前清福建船政學校的“馬尾系”。這兩個軍系,以及廣東系(廣東海軍)成為蔣記民國海軍的骨干。這支雜湊的民國海軍在一·二八期間,嚴守蔣氏軍令,不光不對日作戰,而且對十九路軍臨時借用海軍倉庫內的鋼板、大炮、彈藥抗敵,都予以拒絕、阻撓。但是,他們這么做還很有理,用海軍宿將陳紹寬的話:

【海軍非畏暴日,實因未奉命令,不敢妄動。】【2】

有張學良的“家底”參與的中國海軍在抗戰期間做了些什么?作用最大的行動,沉船堵塞長江航道,阻止日本兵艦逆長江西上攻擊。古語云:“馬革裹尸還,幸也!”被蔣介石吞了的張學良的海軍是這樣的么?

“銑電”不存在?證據充分么?

蔣介石不抵抗的硬證據,就是1931年8月16日的“銑電”:

【無論日本軍隊此后如何在東北尋釁,我方應予不抵抗,力避沖突,吾兄萬勿呈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于不顧。】

不過,這通“銑電”在花粉、果粉那里,比如這位“r先生”這里是不算數的,他先生特別用很大篇幅論說“蔣介石之后對張學良下達了不抵抗命令?證據不足”

具體一點,因為沒有原件。其實就三個字“不算數”。

照這個邏輯可以作很多史學重大“發現”,如:《孟子》一書,極可能沒有孟子的份兒,這是一本“偽書”!為什么?誰見過孟子手著《孟子》的“原件”!

現在為人所知的“銑電”,電文是洪鈁的回憶提供的。這位“r先生”用如下文字做質疑:

【九一八時,洪鈁任陸海空軍副司令行營秘處機要室主任,隨同張學良在北平辦公。因此均以其為權威。但洪文所載“銑電”無其他人有相關的回憶可以印證。即使就部分大陸學者認為張受“銑電”的影響,於9月6日致遼寧省省政府主席臧式毅,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參謀長容臻關于不抵抗的電文:“遼寧政委會臧代主席,邊署容參謀長鑒:查平密。現在日方外交漸趨吃緊,應付一切,亟宜力求穩慎。對于日人無論其如何尋事,我方務須萬萬容忍。不可與之反抗,致釀事端。即希迅即密令各屬,切實注意為要。“(”張學良致臧式毅等電“吉林省檔案館編”九一八事變“172頁)。并沒有提到與所謂”銑電“有關的字樣。此外,臧式毅于1951年7月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寫的交代材料,關于九一八事變發生后的應變,僅書:“會同總司令部留守參謀長容臻急電北京,想張學良總司令報告并請求應付策。奉命是采取不抵抗主義。“(”臧式毅筆供“,中央檔案館編”偽滿洲國的統治與內幕-----偽滿官員自述“70頁中華書局2000年)。同樣沒有蔣中正事前指示張學良不抵抗等相關資料。……因此,就“銑電”而言,除了洪鈁的回憶外,包括其他相關人的回憶檔案館藏的檔案及蔣中正個人資料等,幾乎沒有其他資料證實此電的存在。而洪鈁的回憶是否正確,則是一個疑問。在這種情況下,“銑電”是否能作為蔣中正主張“不抵抗政策”的重要史料,是需要仔細考的】

這段文字里,“r先生”耍了滑頭。因為除了洪鈁的回憶證實了“銑電”的存在,還有東北軍第七旅參謀長趙鎮藩的回憶錄《日軍進攻北大營親歷記》,也證實了“銑電”的存在。而且趙鎮藩的回憶錄和洪鈁的回憶錄《九一八事變當時的張學良》同在“文史資料選輯(6)”里!這位“r先生”用“幾乎沒有”,就把這一位重要的證人給抹去了,把兩位證人的互證搞成了只有洪鈁一人的“孤證”,這就是詭辯!他信從的老蔣的“個人資料”更讓人失笑,臺灣省李敖先生在《蔣介石研究》里,早就把老蔣個人資料造假的皮都剝了一層又一層,老蔣的“個人資料”的可信度能有多高?這樣的詭辯,很應該用“r先生”的話質疑他本人:是“道德問題”呢,還是“智商問題”?

臧式毅在撫順戰犯管理所,是以一個戰犯的身份做筆供的,他做筆供時,他的頑固反動頭腦有沒有被改造過來,從他1956年病死在管理所內就可以知道——他到死都沒有完成思想改造,對“有損”蔣記民國“聲譽”的內幕是否會老老實實合盤供出大可懷疑,他的筆供是否知無不言很不保險!不提“銑電”也正常!質疑“銑電”的有無,雞蛋里面挑骨頭!

馮玉祥的回憶也有類似信息:

【張請示過蔣介石,蔣對張學良說:“無論日本人占什么地方,都隨日本人占,我們是不抵抗主義。”蔣說:“這話是我說的,但你不許對別人說”】【3】

而且九·一八之后,也有人北上當面質問張學良為什么不抵抗,這些人透露出的信息中,張學良就有蔣介石給他下達的不抵抗的電報,這些人中就有國學大師章太炎。【4】

從其他的材料上看,不抵抗,在蔣介石掌控的“國府”中一以貫之!“濟南慘案”就是開頭!“萬寶山慘案”之后,“國府”反應迅速,1931年7月13日,于右任致電張學良:

【中央現在以平定內亂為第一,東北同志宜加體會。】【5】

于右任算是國民黨元老,但是,僅是個“牌位”式的存在,他的這通電報,斷斷乎不出蔣介石的意思:別干擾我剿共,具體怎么辦自己看。所謂“體會”不就這個意思?!有這么一個最高準則,那么,一切對日交涉應對,只能以畏縮退讓為主調,不抵抗,呼之欲出!

蔣介石也向張學良發電報:

【官民協力抑制排日運動,宜隱忍自重,以待機會。】【6】

“萬寶山慘案”,表面上看,是中、朝民間對立、沖突,但是朝鮮侵地農民有日本軍警支持做后盾,并由日本軍警對中國農民開槍濫殺,這就是侵略!這實際上就是預演“九·一八”!在這個當口“隱忍自重”,那就是不抵抗!

7月23日,蔣氏公開發表《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

【“惟攘外應先安內。”“我們全國同胞當此赤匪軍閥叛徒與帝國主義聯合進攻,生死存亡,間不容發之秋,應以臥薪嘗膽之精神,做安內攘外之奮斗,以忍辱負重之毅力,雪黨國百年之奇恥”“不先消滅赤匪,恢復民族之元氣,則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粵逆,完成國家之統一,則不能攘外。”】【7】

臭名昭著的攘外必先安內!比“銑電”的冷血差到了哪里?到9月1日,日寇已經在磨刀霍霍了,蔣氏仍宣布:中正惟有一本素志,全力剿赤,不計其他。【8】這樣的無恥、無良,和“銑電”有兩樣么?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

【中國政府尊重國聯決議,極力避免沖突,加以保護日僑,使無任何不幸事件發生。】【9】

這是不抵抗!

十一月三十日,在顧維鈞就任外交部長宣示會上,蔣氏訓話:

【攘外必先安內,統一方能御侮。】【10】

這還是不抵抗!

一九三三年四月七日,蔣介石在《對剿共軍事將領訓詞》中嚎叫:

【我們的敵人不是倭寇,而是土匪。東三省、熱河失掉了,自然在號稱統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們應該要負責任。不過我們站在革命的立場說,卻沒多大關系。……專心一志剿匪……無論外面怎樣批評、毀謗,我們總是以先清內匪為惟一要務!】【11】

這都是徹頭徹尾的賣國不抵抗!一以貫之的不抵抗!揪住一個沒有“原件”的“銑電”就能給蔣介石洗地了?!

關于“銑電”,1990年,張學良曾接受日本人采訪,在采訪中,沒提“銑電”,而且對九·一八不抵抗大包大攬,把不抵抗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對張學良的這些言語,日本學者做了這樣的判斷:

【考慮到他現今的處境,不得不做如是說。】【12】

日本學者的判斷是有見地的,兩蔣固然死了,但是“接班人”李登輝還是以兩蔣的接班人面目示人的,并沒有公開拋棄兩蔣的跡象公開主張臺獨。倘若張學良說出了“銑電”,下場很不美妙,如“江南案”的血案就落在他的家中了!他可以不懼生死,他的家人呢?這個“大包干”的口子一開,后來他又口述向唐德剛口述歷史時,也只能對九·一八不抵抗“一肩挑”,這也是前言一出,后語必當一致,前言不搭后語,聲譽不保。

找不到“銑電”原件,就要否認“銑電”存在,那么,如上事實表征出的“一以貫之”的不抵抗,你又該怎么詭辯過關,為蔣氏洗地?!這是一個“道德問題”呢,還是“智商問題”?!

張學良棄守錦州,是老蔣種下的病毒大發作!

九·一八之后的東北危局未必就不可收拾,黑龍江馬占山將軍在拼死抵抗,如果擁兵不下20萬的張學良在錦州發動反攻,東北到底誰主沉浮,在未定之間。但是,張學良放棄錦州,整個東北局勢糜爛不可施救,這是蔣介石種下的病毒大發作的結果!而這也是“r先生”的文章為蔣介石竭力洗白的一部分。相關文字摘引一段:

【理水以從蔣介石下野、蔣后來被邀回京主持大局到維護張學良職位為藉口誣陷蔣指示張學良放棄錦州和壓倒孫科政府倒臺,然而實際拿不出任何關于蔣介石下令張學良放棄錦州的任何電報指令。首先來看看老蔣對錦州的態度:1931年12月8日,蔣中正電張學良『錦州軍隊此時切勿撤退...(并詢)近情如何』由此可見,老蔣下野以前就已經命令張學良堅守錦州了。12月9日,蔣中正電張學良航空第一隊已令其限三日內到平歸副司令指揮,可見蔣對防守錦州的態度是支持的。在孫科政府上臺以前,蔣介石、顧維鈞二人均屢次向張建議:“錦州一隅如可保全,則日人尚有所顧忌……關系東省存亡甚巨。”故于12月5日致張電中猶敦促張:“現在日人如進兵錦州,兄為國家計,為兄個人前途計,自當力排困難,期能抵御。”】

從某些戰史書的論說看,張學良放棄錦州在蔣介石下野“失權”之后,與蔣氏無關(薩蘇《國破山河在》),但是我們要注意:蔣氏未下野之前,對張學良有什么強力的援助么?從“r先生”如上文字和下面貼出的圖片看,蔣介石派了個航空隊支援張學良:

蔣介石真的與九·一八的“不抵抗”無關嗎?

那么,有這通電報右上角印著的是“十二月佳電”,也就是12月9日的電報。那么有必要追問,日寇10月8日開始對錦州狂轟濫炸,老蔣的航空隊在12月9日才在紙面上姍姍來遲,你到底有沒有支援錦州的意思?誰看不出這是把人當傻瓜糊弄?!而且這個航空隊何時到達錦州前線?駐扎在哪一個飛機場?多少架飛機?有些什么機種?有這樣的材料么?拿出來么!說過,不等于做過!什么叫空頭支票?

彼時的張學良乃是一軍閥,還不是西安事變時的愛國者。軍閥,就有軍閥的通病:萬一和日本人惡戰,拼光了本錢——軍隊,我還有現在的權勢么?會不會被其他的軍閥吞了?所有的軍閥都是這個德行!如果沒有他們認為的強大支援,他們絕不可能認真地抵抗侵略、捍衛國家利益。但是,從“r先生”的如上文字,以及我自己查詢的結果,蔣介石沒有派裝備精良的中央軍集團和張學良共守錦州!再從“r先生”的文字看,老蔣只是督促張學良要如何如何——你的爛攤子你自己收拾!但是,張學良的軍閥思維會如此這般嗎?況且,九·一八的不抵抗,老蔣“銑電”是最大的直接原因!

而且,再進一步的考察戰史,張學良更怕老蔣這個“隊友”開空頭支票把自己當槍使坑害自己,所以他決不會消耗自己的軍隊和日本血拼,丟了日后維持勢力的本錢——軍隊。在這方面,張學良有慘痛教訓:

“易幟”之后的張學良一心要和“中央”一致反共,策劃驅逐中東鐵路上的蘇聯勢力。為此,在1929年7月5日-7月10日間,去北平“拜門子”見蔣介石。蔣介石許諾:

【武力接管“中東路”,防止“赤化”,甚至于與蘇斷交,在所不惜,一旦中蘇開戰,中央可出兵十萬,撥幾百萬元軍費。】【13】

但是,等到張學良軍隊被蘇聯打得潰不成軍時,蔣介石的中央軍不見一個,軍費不見一毛錢!數十年后,張學良回想起來肝腸寸斷:

【“那時,我不自量力,很想施展一下子。”“不是說擴張,說擴張這不對。那時,要想把東北的地位提高,就必須要打一仗,而且還要打勝。我同俄國打,開始時打勝了,打勝后,他們把指揮官換成加倫將軍,軍隊都換了。那仗打慘了,我們有一個旅全滅,是姓韓的,韓光第的旅,全滅。旅長、團長,自殺的自殺,陣亡的陣亡,全旅覆滅。”“打既然不行,就得和吧,可是南京又不讓我管和的事,這簡直是整我們呀。”】【14】

這就是空頭支票坑隊友!這是蔣介石借蘇軍的手滅了張學良的一個手腕。當時的張學良也是個軍閥,患得患失的心思肯定有!“中東路事件”對張學良的教訓:蔣介石支持對蘇開戰的情形下,還食言而肥不予支持;那么對日作戰,在蔣氏已經明言不抵抗的前提下,和日寇血拼,更別指望蔣介石的援助,最后他把軍隊打光了,他還怎么混?所以說,九·一八張學良不抵抗,就有保存實力的小九九,但是這個小九九是蔣介石在“中東路事件”里給張學良種下的病毒的!九·一八張學良本人的不抵抗,是病毒發作!作為病毒的源頭,蔣介石是罪魁!無論如何為蔣介石洗地,沒用!

固守錦州時,如“r先生”說的,蔣介石命令堅守的軍令,是做戲!說千道萬,中央軍開來歸張學良指揮!當然,這不過癡人說夢。后來蔣介石來個“下野”大撒手,張學良做夢都沒了指望,這個軍閥思維一腦袋的公子哥不跑等什么?

九·一八之后棄守錦州,罪魁還是蔣介石!“理水”先生的論說,我沒看到他文章,不做置評,但是這位“r先生”的“反駁”,我倒是可以定論:全是詭辯!

但是呢,詭辯者是不承認自己在詭辯的,反而有如下話語:

【筆者不是專業的歷史學家,僅僅是平日的歷史愛好者,有任何錯誤或異異議歡迎網友糾正和討論,更希望毛左能后拿出更明確的史實來反擊我,對于某些人,筆者就是看不慣,筆者到今日才見識到什么叫謊言發了一千遍就成真理,但筆者不愿意沉默不發聲,我不管你是站在什么政治立場,那是你的事,但是故意造謠抹黑、歪曲事實、顛倒黑白者們,不僅是道德問題,還是智商問題。】

問一下這位“r先生”,你全篇由詭辯成文,是“道德問題”還是“智商問題”?

【1】彭敦文《反法西斯戰爭時期的中國與世界研究·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國民政府外交戰略與對外政策》武漢大學出版社 2010年1月版 17-18頁。

【2】 馬駿杰 《中國海軍長江抗戰紀實》山東畫報出版社 2013年6月 55頁

【4】馮玉祥 《我所認識的蔣介石》轉引自翁有為 趙文選 《蔣介石與日本的恩恩怨怨》 人民出版社 2008年1月 67頁

【5】彭敦文《反法西斯戰爭時期的中國與世界研究·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國民政府外交戰略與對外政策》武漢大學出版社 2010年1月版 14頁

【3】【6】 汪榮祖 李敖《蔣介石評傳·上》 中國友誼出版社 2004年8月 276頁

【7】、【8】翁有為 趙文選 《蔣介石與日本的恩恩怨怨》 人民出版社 2008年1月 66頁

【9】、【10】【11】汪榮祖 李敖 《蔣介石評傳·上》278頁 中國友誼出版社 2004年8月

【12】 史丁 《日本關東軍侵華罪惡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5年9月 126頁

【13】薛銜天 金東吉 《民國時期中蘇關系史·上》226頁 中國黨史出版社 2009年10月

【14】上書 250頁

【長河紅陽,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history/201904/48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