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總統”李宗仁回國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對共產黨態度完全轉變

李宗仁的大兒子李幼鄰說:“父親在美國期間,有三件大事使他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完全轉變了。第一,中國軍隊在朝鮮戰爭中顯示了力量,把美軍從鴨綠江邊趕回去,使之遭到了歷史上最大的敗績。第二,印度軍隊入侵中國領土,中國軍隊在反擊中不僅把把侵略者趕出邊界,甚至幾乎打到了加爾各答。邊界事件的結果,中國釋放了對方兩萬名俘虜,退出了占領的印方入侵前邊界以外的全部土地。第三,中國成功爆炸了原子彈。美國蘇聯才有原子彈,這兩個大國以此稱霸,象要平分世界。中國有了原子彈,打破了他們的壟斷局面,形成了新的三角平衡。我父親常慨嘆,我們統治國家多年,連一部象樣的單車(自行車)都造不出來,我們不得不服輸。”

“末代總統”李宗仁回國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對共產黨態度完全轉變

▲一九六三年七月十四日,《歐洲周報》發表了奧古斯托·瑪賽麗的《李宗仁先生訪問記》。李宗仁之所以是李宗仁,及李宗仁之所以后來會回歸祖國,不難從這篇訪問記中尋到其思想的軌跡——李宗仁說:“蔣說我是一個共產黨,我回答說我不是共產黨,我甚至也不喜歡共產黨,但是我不否認今天共產黨為中國所做的事情。我寧愿繼續做一個誠實的人和可憐的政治家,但我不能不說實話。中國從來沒有象現在組織得這樣好。我怎么能夠抹煞事實呢?我為什么應該歪曲事實?是為了宣傳嗎?但是一個人所能進行的唯一的宣傳,就是為了事實真相。”(《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397)

▲李宗仁評價蔣介石:“關于蔣,我只能說史迪威將軍常說的話。這就是,他有許多缺點。就我個人來說,我很喜歡他。我們都是失敗者。許多年來,蔣一直是中國的元首,而現在他的舉動好象他的經驗還沒有一個村長多。他不懂歷史。每年一度他站在金門、馬祖海邊的懸崖上發表演說。他總是重復著同樣的一句話:‘我們一定要回去。’很難說他本人是否了解這一事實:回大陸是不可能的。”(《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396)

▲李宗仁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中旬來到蘇黎世,盼望程思遠早日到來。陳思遠專乘飛抵蘇黎世回見李宗仁,傳達周總理四點指示。程思遠說:“周恩來總理囑咐我向你問候,關于德公(即李德鄰—李宗仁)回祖國的問題,他有‘四可’的意見,要我轉達給你:第一,李先生可以回國來在祖國定居;第二,可以回來,也可以再去美國;第三,可以在歐洲暫住一個時期再定行止;第四,回來以后可以再出去,如果愿意回來,可以再回來。總之,來去自由,不加拘束。周總理還希望你這次務必按時回美國。”李宗仁聽完就說:“我只要‘一可’,回到祖國定居,安度晚年。”(《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00-401)

▲黃紉秋女土對他(指李宗仁)聊天生活的記述,繪聲繪色,極為傳神:“自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三年這幾年來訪的客人不少,每周都有不同的訪客,李一見有客來,總是阿可大笑,連叫歡迎!尤其是一些同病相憐的失意官僚與政客,一談就是幾小時,自然全是政治上的是是非非。如:某大員坐擁數十萬精銳而不堪一擊;蔣介石臨陣換將和遙控指揮,以致失敗;某人丟了東北,蔣居然不加追究;…美國人眼光狹隘,缺乏遠大眼光的政治家,若他們竭力援華,怎會發生韓戰呢!這樣的談話多是與志同道合之士。”(《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392-393)

▲李宗仁在蘇黎世與程思遠見面時說:“樹高千尺,葉落歸根。到美國十四個年頭了!老了!人到晚年,更思念祖國。帝國主義者諷剌中國是一個地理上的名詞,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中國才成了一個真正統一的國家。如今民族團結,邊陲歸心;國際地位,與日俱增,這樣一個祖國,是值得我們衷心擁護的。想想在我們政權下的糜爛和孱弱,我是服輸了。”(《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00)

▲李宗仁夫婦于1965年6月,秘密離開紐約赴蘇黎世,然后由蘇黎世乘飛機返國。途經巴基斯坦卡拉奇,在卡拉奇逗留了幾天,于1965年7月18日上午7時許飛機在廣州白云機場降落,稍作休息繼續起飛,上午11時,飛抵上海虹橋機場,周恩來、李先念迎接。李宗仁顯得十分激動,連忙快步上前,抱住周恩來。周恩來親切地說:“你回來了,我們歡迎你!”(《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12)

▲李宗仁回國聲明全文

【在國內外一片大好形勢中,我已經從海外回到人民祖國的懷抱里來了。此行受到中國共產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方照顧,感激良深。當飛抵北京機場之際,又受到熱烈的歡迎,內心激動,尤難自己。謹借此先向黨和國家領導人表示由衷懇切的謝意,并述個人愿望和感觸以告國人。
首先我所欲言者,即16年來,我以海外待罪之身,感于我全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英明領導之下,高舉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的紅旗,堅決奮斗,使國家蒸蒸日上,并且在最近已經連續成功地爆炸了兩顆原子彈。這都是我全國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成果。凡是在海外的中國人,除少數頑固派外,都深深為此感到榮幸。我本人尤為興奮,毅然從海外回到國內,期望追隨我全國人民之后,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并欲對一切有關愛國反帝事業有所貢獻。今后自誓有生之日,即是報效祖國之年,耿耿此心,天日可表。
其次,我深愿以留美十多年所得的感覺,寄語留臺國民黨。這些年來,美國表面上以“反共”為名,實際上乃進行著一系列反華、反世界人民的骯臟勾當,企圖孤立中國、控制世界。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特別自約翰遜主政以后,更變本加厲,擴大侵越戰爭,甚欲借此挑起一場跟中國人的戰爭。此舉不僅引起了全世界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同聲譴責,也遭到了其國內各界知名正義人士不斷反對和抨擊。此種情況,為美國立國以來所僅見。
我尤欲寄語留在臺灣的國民黨同志者,多年以來,美國必欲據臺灣為己有。陰謀詭計,無所不用其極。臺灣省是中國不可分割的神圣領土,絕不容許美國霸占。臺灣與大陸的統一,純屬中國內政,絕不容許美國插手。吾黨同志繼承孫中山先生愛國反帝的革命遺教,與中國共產黨有過兩度合作的光榮歷史。當此美帝國主義亟欲謀我之際,何忍引寇自重,為敵張目,甘為民族罪人、國家蟊賊。深冀我留臺國民黨軍政同志凜于民族大義,也與我采取同一步伐,毅然回到祖國懷抱,團結抗美,一致對外,為完成國家最后統一作出有用的貢獻。
最后,我深望海外僑胞和各方人士也應該堅決走愛國反帝的道路。1949年,我未能接受和談協議,至今猶感愧疚。此后一度在海外參加推動所謂“第三勢力”運動,一誤再誤。經此教訓,自念作為中國人,目前只有兩條道路可循:一就是與中國廣大人民站在一起,參加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一就是與反動派沆瀣一氣,同為時代所背棄,另外沒有別的出路。祖國早已宣布“愛國一家、不分先后”和“來去自由”的政策,此次我以待罪之身,也能獲致寬大的待遇,就是一項具體證明。亟盼海外友好乘時奮起,擁護祖國,幡然歸來,猶未為晚。
宗仁老矣,對個人政治出路無所縈懷。今后惟愿盡人民一分子的責任,對祖國革命建設事業有所貢獻,并望能在祖國頤養天年,于愿已足,別無他求。謹布藎忱,敬祈垂察。(《李宗仁大傳》407-408)】

▲1965年7月26日上午,毛主席接見了李宗仁(陪同接見的有程思遠)。毛主席同他及夫人親切握手,說:“你們回來了,很好,歡迎你們。”李宗仁對毛主席說:“這一次回到祖國懷抱,受到政府和人民熱烈歡迎,首先應對表示由衷的感謝。幾天來我們在北京地區參觀訪問,親眼看到祖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果,感觸頗深。我們為祖國的日益強大而感到十分高興。”毛主席說:“祖國比過去強大了一些,但還不很強大,我們至少要再建設二三十年,才能真正強大起來。”(《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20)

▲經過周恩來的介紹,李宗仁先生和前來歡迎的愛新覺羅·溥儀先生見了面。中國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與中國最后一任代總統,在新中國人民政府的首任總理的面前,象一對親兄弟似地握手。周恩來看著溥儀對李宗仁說:“溥儀先生新生了。你看他五十多歲了,不象吧?”溥儀望著李宗仁說:“李先生,歡迎你回到我們偉大祖國的懷抱里來。”李宗仁又和溥儀緊緊地再握了一次手。當時在身旁目睹這個場面的程思遠先生每逢談起此情此景,都感慨萬端地說:“縱觀上下幾千年,縱橫五大洲,歷史上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權能夠這樣?不但把一位末代皇帝保存下來,改造成了新人;而且,末代的總統也萬里來歸。這只有中國共產黨創立的新中國才能做到!”(《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15-416)

▲1965年9月26日下午3時,回國后的李宗仁在全國政協禮堂舉行了盛大的記者招待會。李宗仁懷著激動的心情,首先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對他回歸祖國的熱情接待表示感謝,接著發表了回國后的感想。他說:“目前我國民族團結國家統一,不僅為百年來所未有,且為中國史無前例的新氣象…孫先生所創立的革命的三民主義理想已究全實現。現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大道上向前邁進。事實上已經超過了孫先生當年的理想……新中國在經濟方面取得的偉大成就,超過了我在美國時所想像的百數十倍。16年便有此巨大成就,是世界罕見的奇跡。一百多年來,中回受盡帝國主義的壓迫和欺侮。帝回主義者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一盤散沙。但現在在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的領導下,我六億五千萬人民已經完全覺醒,團結得像一家人,顯示出空前無比的威力。現在我們不是‘病夫’了,而是巨人了!我這個七十五歲的老人也感到很自豪!”(《李宗仁大傳》P410)

▲李宗仁夫婦在程思遠和郭德潔陪同下到東北參觀回來,邵力子來看望李宗仁,劉仲容亦在座。邵問李參觀東北的觀感。李宗仁說:“真想不到短短的十幾年,生產建設這樣進步。現在長春汽車廠竟能生產那么好的卡車和轎車。再給二十年的時間,不打仗,埋頭建設,我們一定能在世界上趕到前面去。”(《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24)

▲李宗仁的大兒子李幼鄰說:“父親在美國期間,有三件大事使他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完全轉變了。第一,中國軍隊在朝鮮戰爭中顯示了力量,把美軍從鴨綠江邊趕回去,使之遭到了歷史上最大的敗績。第二,印度軍隊入侵中國領土,中國軍隊在反擊中不僅把把侵略者趕出邊界,甚至幾乎打到了加爾各答。邊界事件的結果,中國釋放了對方兩萬名俘虜,退出了占領的印方入侵前邊界以外的全部土地。第三,中國成功爆炸了原子彈。美國蘇聯才有原子彈,這兩個大國以此稱霸,象要平分世界。中國有了原子彈,打破了他們的壟斷局面,形成了新的三角平衡。我父親常慨嘆,我們統治國家多年,連一部象樣的單車(自行車)都造不出來,我們不得不服輸。”(《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03)

▲1966年,在參觀海南島后,李宗仁感慨地說:“如果不是社會主義制度,這種事連想也不敢想呀!”王友林同下,參觀了市容、港口、エ廠。在參觀江新港時,李宗仁看到這個可以停泊萬頓輪船,連接著通往亞洲、歐洲數十個國家和地區航線的現代化大港口又不禁感慨地說:“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提出建黃埔、湛江大港的理想,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實現了,是孫中山先生所想象不到的。”(《李宗仁大傳》P411)

▲1966年,李宗仁回故鄉廣西參觀,在參觀中,他為家鄉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感到驚喜。與過去桂系的“廣西建設”相比較,李宗仁認為:“以前我們在廣西20多年,只在黃縣擄了一個日榨100多頓的糖廠,南寧有一個印刷廠和制革廠,柳州有一個機機廠,橋州有一個硫酸廠,都是規模很小的。現在的廣西,在短短17年內就建立起那么多、那么大的エ廠,我確信只有社會主義才會有這樣高速度的發展…過去我們在廣西窮千苦千,也曾想要“建設廣西,復興中國”,可事實上辦不到。現在新中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國民經濟在發展,在不少地方大大超過了當年孫中山先生的理想,這怎么能不令人折服呢?”(《李宗仁大傳》P412)

▲李宗仁在病榻彌留之際,口授寫了一封信給毛澤東和周恩來,表示感謝之意。據程思遠記述,李在簡短的信中說:“我在一九六五年毅然從海外回到祖國所走的這一條路是走對了的。”“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我深深地感到能成為中國人民的一分子是一個無比的光榮。”“在我快要離開人世的最后一刻,我還深以留在臺灣和海外的國民黨人和一切愛國的知識分子的前途為念。他們目前只有一條路,就是同我一樣回到祖國懷抱……”(《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54)

▲李宗仁于一九六九年一月三十日午夜十二時,在祖國的土地上葉落歸根,享年七十八歲。周恩來總理參加了于二月一日在北京八寶山公墓禮堂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周恩來在儀式上說,李宗仁先生臨終前寫的這封信,是一個“歷史文件。”(《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55)

▲1966年就在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最后接見李宗仁這一年,十二月二日上午,有人發現白崇禧死于臺灣松山路寓所的地板上,尸體周身發綠,睡衣和床單都被撕得稀爛,表明他死前十分痛苦。他的床頭柜上還有半杯酒,有人說他的就還沒喝完吶。他死的時候七十三歲。

一九四九年年底李宗仁飛去美國之后,白崇禧被蔣介石勸去臺灣,表面上倍受尊敬,蔣介石親自在草山設宴歡迎白崇禧,并在臺北松山路為他置了一幢十分豪華的寓所,實際上周圍都密布特務。蔣介石只任命白“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掛個空名,而再也不提許諾過給白任國防部長之事。

一九五二年,由蔣經國任局長的國家安全局派人去査抄了白崇禧和薛岳的家,連地板都挖開搜査。白很生氣,當即打電話責問蔣經國,蔣經國回答說:“健公,這并不是我的意思,你不信,打電話去問總統好了。”由又打電話給蔣介石。蔣回答說:“我知道這件事;不僅對你們兩人如此,人人都應該這樣來一次。”事后了解,只是對白、薛兩家如此。一次,白的夫人馬佩璋去香港,剛到機場,檢査人員對馬說:“你的皮包里如果有信件,應該交出來由我們代你寄出,不應該由你帶去。”馬佩璋只好從皮包中取出封信,隨手撕毀,說沒有什么要事,不必交出郵寄了。

從一九五五年到一九六五年間,人們常常能在瑞芳一帶的高山峻嶺,發現白崇禧在持槍追逐野獸。與他作伴的,是臺灣早期煤業界巨子李建興、李建和兩兄弟。當年白崇禧奉命來臺灣“宣慰”臺胞,鎮壓“二二八事件”;李建興因為母親姓白,與白崇禧礬上親戚,從此白、李兩家,儼如世交。白崇橲喜好狩獵,李建興特為白開辟了一幢休閑別墅,經常來此打獵聚首,消磨時光。

李宗仁到美國之后,一有什么風吹草動,白崇禧便奉命出來講話,或是發電報寫信,對李宗仁發出一番責難。李宗仁也能體諒他身在臺北,不得不奉命說這些言不由衷的話。

據程思遠記述:一九六五年七月中,李宗仁從海外回到祖國。七月十九日上午,周恩來總理在上海文化俱樂部接見李宗仁時說,白崇禧頗自負,其實在政治上并無遠見。他竟相信蔣介石,被騙到臺灣去了。我很為他的安全擔心。

周恩來真有先見之明,白崇禧的死因據說至今還是個未解之謎。

(《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P451)

“末代總統”李宗仁回國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對共產黨態度完全轉變

“末代總統”李宗仁回國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對共產黨態度完全轉變

【宗禾摘自陳敦德著《歸根——李宗仁與毛澤東周恩來握手》(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9年版)、榮維木著《李宗仁大傳》(團結出版社2008年版)等書籍】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李宗仁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history/201904/48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