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絕無僅有:三次出國指揮叢林作戰皆獲大勝的將軍

我軍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完全打破了越軍吹噓的“越南是世界第三軍事強國,越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徹底粉碎了越南企圖依仗蘇聯稱霸東南亞的美夢,重塑了國際戰略格局,為我國改革開放創造了非常有利的國際環境。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我軍有這樣一位將軍:三次出國,并且都是在熱帶山岳叢林地指揮作戰,每戰皆獲大勝。在我軍戰史上,這是絕無僅有的。

他,就是原成都軍區副司令員閆守慶。

第一次出國:閆守慶被陳庚大將親點去越南打法國軍隊

1950年初,毛主席應越南胡志明主席的請求,派陳庚率軍事顧問團去越南,幫助指導新組建的越軍攻打法國殖民軍。

時任13軍38師112團副團長的閆守慶,作為軍事顧問,正在云南蒙自縣訓練越軍主力308師的102團。

陳庚了解閆守慶。在淮海戰役總結大會上,陳庚親自授予閆守慶營長“戰斗英雄”稱號。

7月,陳庚指導越軍打第一個戰役,即越軍著名的“邊界戰役”。當時,在靠近廣西的越東北高平地區,陳庚協助胡志明主席、指導武元甲以越軍主力進攻法國殖民軍。

與此同時,陳庚命令閆守慶率劉振海、丁振光、吉來喜、陳五光等同志組成中國軍事顧問團,到靠近云南的越西北老街地區,指導(實為指揮)越軍西北軍區作戰,以西線輔助方向的積極行動策應東線主要方向作戰。

受命后,閆守慶率中國軍事顧問團從云南麻栗坡秘密進入越南,和越軍西北軍區司令員平江一起研究敵情、任務、地形、我情等全面情況,定下了作戰決心。具體作戰部署為:閆守慶帶顧問組主要成員指揮越軍西北軍區唯一的野戰部隊165團主力,攻打駐守在北卡據點的法軍。顧問組部分成員指揮越165團1個營和地方武裝部隊,準備阻擊可能從黃樹皮據點前來增援的法軍。

戰斗打響后,閆守慶以身作則,親臨一線指揮越165團主力,采取“四面包圍、重點突破、分割圍殲”的戰法,一舉攻克北卡要點,全殲守敵法軍1個連,繳獲一批武器裝備。旗開得勝。

駐守在黃樹皮據點的法軍分析東西戰線態勢后,不但不去增援北卡,反而棄城縮到老街與主力會合。

東線,在陳庚指導下,越軍主力連續攻克七溪、東溪,殲滅守敵。法軍“薩克東兵團”放棄高平南逃,增援部隊“勒巴熱兵團”被越軍主力包圍。

西線老街的法軍指揮官得知東線戰況后,無心據守老街,率主力向沙巴方向往南撤退。獲悉敵情后,閆守慶指揮越165團實施追擊,殲滅敵人一個后尾部隊,隨即轉移兵力攻克老街、沙和、谷柳等地,殲敵約2個營。

越軍邊界戰役共殲敵8個多營,斃俘法軍8000余人,繳獲了一大批武器裝備,收復了5個市13個縣(鎮),控制了長達750余公里的中越邊境地區,打通了中越交通線,使越南軍民在抗法抗美戰爭中有了可靠的后方。此役是越南人民軍的奠基之戰,閆守慶在其中功不可沒。

戰后,根據越軍請求,陳庚司令員命令閆守慶帶中國軍事顧問團,留在越軍西北軍區幫助訓練越南軍官。直到1952年2月回國,閆守慶等軍事顧問,為越軍培訓了一大批軍官,教會了他們戰役戰術,使之成為抗法抗美的中堅骨干力量。

我軍絕無僅有:三次出國指揮叢林作戰皆獲大勝的將軍

上校副師長閆守慶1960年照片

第二次出國:閆守慶在“金三角”剿匪大戰中拔得頭籌

建國以后,我軍大規模出國作戰共有四次(對印自衛反擊作戰是在中印邊界傳統習慣線內,不算出國),其中抗美援朝、援越抗美(主要是高炮、工程等部隊)、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已是眾所周知、耳熟能詳,唯有“中緬勘界警衛作戰”鮮為人知。

1960年11月22日至1961年2月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和緬甸國防軍聯合實施了“中緬勘界警衛作戰”,對盤踞在緬甸“金三角”地區10年之久的國民黨殘軍進行打擊,殲敵一部,擊潰其主力,解放了緬甸3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和30多萬人民群眾,保證了中緬兩國政府聯合勘察國界的安全,取得了重大勝利。

我軍參戰部隊共5個團另1個營,以及偵察、工兵、防化等分隊,共7800余人。昆明軍區在佛海(今勐海縣)設前方指揮所。

此次作戰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我軍進入緬甸境內20公里范圍(即中緬協議的“紅線”范圍),打擊國民黨殘匪;第二階段,我軍進攻縱深達100公里,直奔緬、老、泰交界的“金三角”核心地域,對國民黨殘匪實施全縱深打擊。

在第一階段作戰中,我軍在300公里正面上,兵分13路,由各師、團首長各帶一路獨立作戰,分別攻殲敵22個分散的國民黨殘匪據點。

時任13軍39師副師長的閆守慶帶領117團3營、1營3連、便衣隊(偵察兵40人編為3個班,配自動槍)、師工兵連和1個75無后座力炮排,任務是殲滅盤踞在緬甸三島地區的國民黨“云南人民反共志愿軍”第2師師部和第4團。

匪2師少將師長蒙寶業是西雙版納臭名昭著的兵匪惡霸。蒙匪原是國民黨93師的一名連長,偷賣槍支彈藥被上司發現,畏罪逃跑。走時帶了十幾個親信和全連大部分武器裝備,之后收羅散兵游勇、流氓地痞,拉起了一股土匪武裝;并以重金和手槍賄賂官員、土司,謀到了孟混鄉鄉長的官職,從此稱霸一方。1950年初,我軍解放西雙版納時,蒙匪逃竄到緬甸三島地區,被臺灣來的老長官李彌收編,封為少將師長。

蒙匪為向蔣介石領賞,經常偷越國境,到我邊境村寨竄犯騷擾,明稱“反攻云南”,實際上干的盡是搶劫糧食、耕牛、馬匹等財物的勾當。邊疆各族群眾一提起蒙寶業,恨得咬牙切齒。

1960年11月21日夜晚,閆守慶帶領部隊隱蔽渡過中緬界河南拉河,不走從打洛到三島的大道,而從蒙匪意想不到的翼側原始森林、山間小道秘密奔襲三島蒙匪。途中,先頭便衣隊偵察參謀常向和率偵察兵抓捕到蒙匪在邊界附近情報站的特務,不僅打掉了蒙匪的前哨,而且審訊獲得了蒙匪情況變化。

閆守慶副師長得悉匪4團剛被調到“紅線”以外的王朗地區防備緬軍,三島只有匪2師師部,當即改變原作戰計劃,決心集中全部兵力圍殲敵2師師部,明確了各分隊任務和戰斗部署。

22日凌晨4時30分,閆守慶率部隊奔襲55公里(加上國內從集結地域隱蔽行軍至界河,共120公里),行至三島寨子東側山坡時,聽到狗吠雞叫。閆守慶副師長擔心敵人發覺逃跑,當即指揮各分隊經短暫戰斗準備后,按計劃分頭行動。

4時50分,我便衣隊奔至蒙匪住所,1班和3班形成四面包圍;2班進入蒙匪住所院內,準備捕捉蒙寶業。此時,敵哨兵發現了我軍行動,開槍射擊。聽到槍聲,蒙寶業大驚,提槍射擊突圍,從小門跑出向山溝方向逃竄,被我便衣隊戰士李紹興一個點射擊斃。

與此同時,匪2師上校副師長劉繼禹聽到哨兵槍聲,也急忙逃出住房,持槍向我便衣隊射擊,被我便衣隊戰士王喬有一槍擊斃。

敵哨兵開槍后,各連急向目標猛撲。按照戰斗部署,7連、9連對駐守在緬寺里的匪2師警衛營和電臺形成了四面包圍,8連主攻緬寺之敵。

7連9班靈活機動,包圍時發現緬寺北側有個空隙點,主動進入緬寺,迅速有組織地交互掩護沖入匪房,活捉匪2師上校政治部主任馮嘉樂、中校副主任邱林等4人,斃匪3人。與此同時,8連4班、5班、7班、9班先后翻越圍墻,沖入匪房,搜索堵擊。殘匪利用住房、緬寺圍墻頑抗,企圖突圍逃跑,在我軍重重包圍打擊以及喊話瓦解下,不是被擊斃擊傷,就是投降。

激戰至5時20分左右,全部戰斗結束。

此戰,我軍全殲國民黨匪2師師部40人,其中擊斃少將師長蒙寶業、上校副師長劉繼禹、補給組中校組長周炳宣以下17人,俘虜上校政治部主任馮嘉樂、中校參謀長陳健以下23人。我軍只有2名戰士負輕傷。

惡貫滿盈的蒙寶業被我軍擊斃的消息傳到西雙版納,邊寨各族群眾奔走相告、歡欣鼓舞,喝米酒、跳橡腳舞,慶祝勝利。戰后,各族群眾紛紛到117團駐地慰問解放軍。

中央軍委、昆明軍區對三島戰斗極為滿意。因為三島之敵是中央軍委指示的四個重點目標之一,也是四個重點中唯一打了殲滅戰、消滅了匪首的戰斗。在中緬勘界作戰中,大大小小有上百次戰斗(這是剿分散之匪戰斗的特點),其中三島戰斗殲敵人數最多、擊斃匪首職務軍銜最高,作戰指揮和作戰行動最完美。

戰后,在昆明軍區組織的作戰總結大會上,三島戰斗在沙盤上復盤推演,歸納總結出7條經驗,其中一條:閆守慶副師長和營、連、便衣隊指揮員的戰斗指揮“是此次戰斗獲勝的關鍵”。

在第二階段作戰中,閆守慶副師長參與指揮39師117團及配屬力量,和14軍40師118團、思茅軍分區邊防9團、10團、11團等部隊,一起并肩揮戈百里,直抵緬、老、泰邊界“金三角”腹地,搗毀逃緬國民黨殘匪大本營,殲敵一部,擊潰大部。

我軍絕無僅有:三次出國指揮叢林作戰皆獲大勝的將軍

我軍指戰員穿林過河,直插“金三角”腹地

匪總指揮柳元麟(蔣介石副侍衛長、浙江奉化老鄉)帶一部兵力渡過湄公河逃到老撾,后又撤往臺灣;匪首段希文、李文煥率部逃到泰國,因幫泰軍打泰共游擊隊而得以劃地生存,逐漸與臺灣當局脫離組織關系,至今后人猶存,即居住在“金三角”泰國境內美斯樂的無國籍居民。

我軍絕無僅有:三次出國指揮叢林作戰皆獲大勝的將軍

我軍攻打國民黨殘匪支撐點

長達10年的匪患被消滅了,邊疆各族人民過上了安定的和平生活。

中緬勘界警衛作戰結束的春天,閆守慶晉升為39師師長。

30多年前,筆者采訪多位參戰的指揮員,這些在紅軍時期、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戰功卓著的老前輩,異口同聲地說:

【“勘界作戰,就數閆守慶打得好!”】

筆者禁不住感嘆:三島之戰雖小,卻不簡單,足見閆守慶非凡的軍事指揮才能。

第三次出國:閆守慶嚴懲自己的“學生”

1979年,閆守慶作為13軍軍長,指揮37師、38師、39師和昆明軍區配屬給13軍的149師、炮兵、裝甲兵、工兵、舟橋等兵種部隊,參加對越自衛還擊作戰。

作戰地區,就是29年前閆守慶指揮越軍打敗法軍收復的老街、谷柳等地區。老師打學生,不知閆軍長有何感想?罪過全在黎筍集團身上,投蘇反華,驅趕華僑,妄圖在東南亞稱霸,必然落得被打的下場。

在閆軍長的指揮下,13軍及配屬部隊打得勇、打得順、打得好!

2月17日拂曉,13軍在夜間偷渡紅河成功后,強攻越軍前沿堅固陣地,當日突破敵一線防御,攻占谷柳、壩沙要地,并向布亭、谷珊方向發展進攻。

當13軍主力37師、38師突破谷珊至布亭防線,形成威逼柑塘態勢時,黎筍集團大為驚慌,下令死守柑塘。因為柑塘不僅軍事地位重要,而且是越南經濟重鎮,擁有全國最大磷礦等工業基地。越軍345師急忙調整防御部署,阻我南下;越“王牌”部隊316A師向東馳援,企圖側擊我軍,解柑塘之困。

針對敵情變化,閆軍長令39師攻占代乃地區,阻敵東援,保障軍主力翼側安全;令37師為左翼,38師為右翼,向柑塘發起鉗形攻擊。

39師一部激戰5小時,攻占代乃及其周圍高地。之后連戰三天,打退越316A師30次沖鋒,敵未能前進一步。史稱“代乃阻擊戰”。

13軍主力37師、38師于2月23日向柑塘發起攻擊,激戰一日掃清柑塘周圍要點,打開了門戶。戰至25日12時,勝利攻克柑塘,繳獲甚多。

配屬13軍的149師從四川趕到云南河口,下了火車就投入交戰,連續殲敵,攻克沙巴等要地。

13軍與在紅河東岸攻打老街、鋪樓的14軍一起,給越軍345師以殲滅性的打擊。此外,13軍還重創越軍316A師5個團、11個營和1個獨立連。

13軍共殲敵8075人,攻克谷柳、壩灑、柑塘、沙巴等越南重要城鎮及200多個要點,繳獲了一大批武器裝備,勝利地完成了中央軍委、昆明軍委賦予的作戰任務,受到上級表揚。

我軍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完全打破了越軍吹噓的“越南是世界第三軍事強國,越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徹底粉碎了越南企圖依仗蘇聯稱霸東南亞的美夢,重塑了國際戰略格局,為我國改革開放創造了非常有利的國際環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history/201904/48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