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偽求真:給反共小丑們上堂外蒙古獨立歷史課

蔣介石為了乞求外援和反共,以保住自己的統治地位,屈服于外國的壓力,拿國土作交易,不僅同意外蒙古搞脫離中華的“全民公決”,而且1946年1月5日責令國民政府正式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并于2月13日急慌慌地與外蒙古建立外交關系,8月6日又指使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徐淑希發表支持外蒙古加入聯合國的聲明。1961年10月在聯合國討論通過“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關鍵時刻,已于1953年宣稱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并將外蒙古重新納入“中華民國”版圖的蔣介石再次屈服于美國的淫威,裝聾作啞,放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一票否決的權力,默認蒙古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加入聯合國,把收復外蒙古的希望全然抹殺。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去偽求真:給反共小丑們上堂外蒙古獨立歷史課

前幾天,針對極少數隱藏在陰暗角落里的“果粉”們再次掀起為蔣介石及其“民國”翻案的逆流,筆者寫了《去偽求真:蔣介石“抗戰功績”展示錄》一文,文中最后總結道,蔣介石在抗戰期間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出賣國土,拋棄人民,“甚至到抗戰勝利后還出賣了外蒙古和包括釣魚島在內的琉球群島”。對此,有幾個反共小丑又拿臺灣的中國地圖是秋海棠形(包括外蒙古),而大陸的中國地圖是雄雞形來為蔣介石遮丑,企圖將外蒙古獨立的“罪責”推向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從而將蔣介石出賣外蒙古的罪責全部虛無掉。

其實,關于外蒙古是何時怎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已是公開的秘密,歷史早有定論。這些反共小丑們之所以多年來總是虛無歷史蒙騙群眾,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妄想借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共承認了外蒙古的獨立,進而制造謊言煽動以外蒙古為“榜樣”,仿效外蒙古“全民公決”為“臺獨”、“疆獨”、“藏獨”制造輿論,以期達到推翻中共、分解中華的罪惡目的,其反共反華之心昭然若揭。這不僅僅是為蔣介石翻案的問題,而是國內外分裂勢力的陰謀。

多年來有一個怪象,就是很多所謂的真相揭秘實際上是在歪曲歷史,誤導或毒害了一些善良的民眾尤其是青年一代。因此,對這些似是而非的謠諑有必要用歷史的事實予以澄清,徹底粉碎敵對勢力的分化圖謀。

今天,筆者利用周末閑暇,引用部分公開的史料,簡單地給反共反華小丑們上堂外蒙古獨立的歷史課。

“外蒙古”指今天的“蒙古國”,國土面積為156.65萬平方公里,多沙漠戈壁,自然環境惡劣,是世界上國土面積第17大的國家,人口約295萬。蒙古人原為分散的游牧、狩獵部落,公元13世紀初,成吉思汗鐵木真統一蒙古諸部落后,逐漸融合為一個新的民族共同體——蒙古族,并建立蒙古汗國。公元13世紀70年代元世祖忽必烈滅南宋建元朝統一了中國。1368年,明軍攻克元大都(今北京),元朝滅亡,元惠宗北逃繼續使用“大元”國號(史稱北元)與明朝對峙。后來滿族統治者與漠南蒙古(即內蒙古)諸部結盟,攻入中原,建立清朝。其他漠北、漠西蒙古部族也逐漸成為清朝的臣屬,其中,1660年庫倫活佛歸附清朝。1733年,漠北蒙古(今蒙古國)由烏里雅蘇臺將軍管轄,為省級行政區,1761年,設庫倫辦事大臣衙門,這一地區自清代后期開始被官方稱為“外蒙古”。

蒙古國是中國近代以來最后一個被分裂出去的獨立國家,但外蒙古獨立有個反復的過程,分三個階段,全部發生在民國時期。

第一階段,民國初立,政權更迭,沙俄乘機策動外蒙獨立

1911年10月10日,中國爆發辛亥革命,隨后推翻了清朝封建皇權專制制度建立了中華民國政府。早已覬覦外蒙古的沙皇俄國,乘機策動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們脫離中國。11月30日,外蒙古宣布“獨立”,成立“大蒙古國”。接著,俄蒙軍隊包圍了清政府駐庫倫(今烏蘭巴托)的辦事大臣衙門,解除了清軍的武裝,并將辦事大臣三多及其隨從人員押送出境。

1913年11月5日,沙俄當局迫使袁世凱的北洋政府簽訂了《中俄聲明》。聲明雖然也承認外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要求外蒙古取消獨立;但規定,中國不得在外蒙古派駐官員,不駐軍,不移民;逼迫中國承認外蒙古的“自治權”由俄國實際控制外蒙古。

1915年6月7日,沙俄政府、外蒙古當局和北洋政府三方又在外蒙古的恰克圖簽訂了《中俄蒙協約》,確認1913年的“中俄聲明”,并予以具體化。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推翻了沙俄政權,外蒙古的外援斷絕,導致財政困難、社會混亂,1919年11月7日外蒙古當局致電北京政府,要求取消“自治”,恢復前清的舊制。北洋政府的總統徐世昌順水推舟,在11月22日下令取消外蒙古的“自治”,恢復舊制;同時,廢除1913年的《中俄聲明》和1915的《中俄蒙協約》。

第二階段,軍閥混戰,外蒙革命,形成外蒙事實獨立

1920年后,國內先后爆發直奉戰爭、直皖戰爭等,遠東白俄謝米諾夫的軍隊在東北日本軍人的支持下侵入外蒙古,1921年2月21日,他們占領庫倫,扶植起新的政權。外蒙古的活佛、王公們又一次宣布“獨立”。接著,蘇俄紅軍(蘇聯尚未成立)借口白俄軍隊入蒙,也進軍庫倫。7月,在紅軍的支持下,外蒙古成立了親蘇的新政府,實行君主立憲制度。11月5日,外蒙古宣布成為“獨立國”,建立“人民革命政權”。同日,蘇俄和外蒙古訂立了《蘇蒙修好條約》,雙方相互承認為合法政府。

另一方面,蘇聯為了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幾經周折,在1924年5月31日同北洋政府簽訂了《中俄解決懸案大綱協定》;蘇聯在協定中,表示承認外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尊重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并答應從外蒙古撤軍。由此,中蘇正式建立了外交關系。

但是,幾個月后,即1924年11月26日,外蒙古政府宣布廢除君主立憲制度,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國”。事實上,外蒙古從此就脫離了中華大家庭,日益成為蘇聯的衛星國。蘇聯也不再承認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問題了。

第三階段,列強施壓,蔣政權無能,承認外蒙法理獨立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同盟國為爭取蘇聯對日本宣戰,美、英兩國在未通知中華民國以及其他盟國的情況下,于1945年2月11日與蘇聯簽定涉及外蒙古以及中國主權的《雅爾塔協定》(又稱“雅爾塔密約”)。其中規定:

【“外蒙(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現狀應予保持。”】

在外蒙事實獨立和美、英、俄軟硬兼施壓力下,蔣介石為保護自己的統治地位,指令宋子文接受蘇方條件。同意:蘇聯出兵擊敗日本后,在蘇聯尊重東北的主權、領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內部事務;不援助中共等三個條件下,允許外蒙古“獨立”。1945年8月14日,新任外交部長王世杰簽署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及其附件。雙方關于外蒙古問題的換文是這樣寫的:

【“鑒于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愿望,中國政府同意,將在日本戰敗后舉行公民投票以確定外蒙古的獨立。”】

當然,所謂“公民投票”,只不過是蔣介石為了妥協而采取的一種下臺階的辦法。所以,后來奉命前往觀察外蒙古“公民投票”的國民政府內政部常務次長雷法章出行前,蔣介石特別交代他:只是“觀察”,不得“干預”;也不要發表任何言論。其潛臺詞就是不要阻礙外蒙古公投獨立。

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當局一手操辦了這次“公民投票”(記名投票)。據外蒙古方面的報道稱:共有49萬選民,“97.8%的選民參加了投票,一致贊成獨立”。雷法章事后對這次投票的評價是:

【“其辦理投票事務人員,對于人民投票名為引導,實系監視,且甚為嚴密”,“此項公民投票據稱為外蒙古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獨立愿望之行動,實則在政府人員監督下,以公開之簽名方式表示贊成獨立與否,人民實難表示自由之意志。”】

1946年1月5日,中國的國民政府正式承認外蒙古的獨立。

去偽求真:給反共小丑們上堂外蒙古獨立歷史課

國民政府公告[中央日報(上海版)1946年1月6日,第2版]:

【國民政府發表公告承認外蒙獨立(1946年1日5日)
(中央社重慶五日電)國府于一月五日發表承認外蒙獨立之公告如下:外蒙古人民于民國卅四年十月廿日舉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內政部次長雷法章前往觀察,近據外蒙古投票事務人員之報告,公民投票結果,已證實外蒙古人民贊成獨立,茲照國防會最高委員會之審議,承認外蒙古之獨立,除由行政院轉飭內政部將此項決議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1946年2月13日,國民政府與蒙古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8月6日,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徐淑希受蔣介石授意,發表了支持外蒙古加入聯合國的聲明:

【“蒙古人民共和國在數月之前,尚為中國之一部分,稱為外蒙古。其獨立乃由選舉之故,國民政府將為歡迎其加入聯合國之一國家,吾人固竭誠期望其加入此國際機構。……國民政府于適當之時間到來時,儕以全力支持外蒙古要求入會申請。”】

去偽求真:給反共小丑們上堂外蒙古獨立歷史課

從此,外蒙古由中國的一個省分裂成了一個主權國家。

歷史的續篇

根據俄羅斯解密的最原始檔案記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1949年1月,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米高揚秘密訪問了中國解放區,在西柏坡,毛澤東曾就外蒙古問題,與他進行過一番對談,通過他向蘇聯要求蒙古回歸,但外蒙古通過全民公決法理獨立的事實已經無法改變。1950年毛澤東主席率領中國政府代表團訪問蘇聯,在討論《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反復談判中,以確認蒙古獨立的既成事實,保證了蘇聯歸還旅順軍港、大連行政權和中國長春鐵路的管理權等,收回了蘇聯在同蔣政權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獲得的在中國東北的一切利益。斯大林逝世后,赫魯曉夫于1954年來華參加新中國成立五周年慶祝活動,毛澤東和周恩來向蘇聯領導人正式索要蒙古回歸,但遭到了赫魯曉夫的拒絕。由于蔣政權從法理上給予了外蒙古的獨立地位,中共雖多次提出外蒙古回歸中國問題,但已改變不了既成事實。

蔣介石從大陸潰逃臺灣后,在反思自己的慘敗時,認為蘇聯沒有履行不援助中共的條約,于1952年向聯合國控告蘇聯。聯合國大會以25票贊成,9票反對,24票棄權通過聯合國大會譴責蘇聯的505號決議(即“控蘇案”)。1953年,蔣介石單方宣布廢除1945年中蘇條約中關于外蒙古的換文,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并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納入“中華民國”的版圖之內。而且還在國民黨的中央會議上,沉重地“檢討”了一番,說:

【“承認外蒙獨立的決策,雖然是中央正式通過一致贊成的,但我本人仍愿負其全責。這是我個人的決策,是我的責任,亦是我的罪愆。”】

1961年10月,在聯合國討論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提案時,臺灣當局與美國沆瀣一氣,為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蔣政權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遵從美國的旨意,主動放棄了表決權。10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參會的4個常任理事國(中國臺灣沒參加)和6個非常任理事國以9票贊成,0票反對,1票(美國)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蒙古入會案。10月2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1630號決議案,接納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就此,蔣介石在1961年11月主持國民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及中央評議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時稱:

【“就整個世界戰役來說,在防阻匪偽入會的間接目的上,我們可以算是換取了一次迂回戰的勝利;但在防阻偽蒙入會的直接目的上,無可諱言,乃是我們一次嚴重的失敗!”】

判斷一個重要政治人物的真偽善惡,不單聽他是怎樣說的,關鍵看他是怎么做的。蔣介石為了乞求外援和反共,以保住自己的統治地位,屈服于外國的壓力,拿國土作交易,不僅同意外蒙古搞脫離中華的“全民公決”,而且1946年1月5日責令國民政府正式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并于2月13日急慌慌地與外蒙古建立外交關系,8月6日又指使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徐淑希發表支持外蒙古加入聯合國的聲明。1961年10月在聯合國討論通過“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關鍵時刻,已于1953年宣稱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并將外蒙古重新納入“中華民國”版圖的蔣介石再次屈服于美國的淫威,裝聾作啞,放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一票否決的權力,默認蒙古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加入聯合國,把收復外蒙古的希望全然抹殺。

外蒙古獨立的史實告誡后人,無論外國勢力如何干預要挾,對國內分裂分子和分裂勢力必須堅決打擊,尤其是絕對不能允許分裂勢力搞意在分裂國家的所謂“全民公決”,發現苗頭及時采取斷然措施予以剿滅,決不讓外蒙古獨立的國家悲劇重演!

外蒙古的獨立,蔣介石罪責難逃!半封建半殖民的民國時期給中國帶來了深重災難。

歷史告誡我們,一個國家不能獨立自主,依附于外國列強,換來的只能是領土分割,喪權辱國。

2019-03-30

【去偽求真,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history/201903/48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