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中國自古以來對戰爭就保持著謹慎、克制的態度。尤其是新中國成立后,迫不得已志愿軍才跨過鴨綠江,并擔心傷亡進一步擴大而停在了三八線上;中印邊境戰爭和珍寶島自衛反擊戰,都是在對方一再挑釁之下,我們奮起反擊。對越自衛反擊戰也是如此。時光的流逝沖淡了人們的記憶。我們應該讓當下的人們,關注到那個時代發生的事情、關注到那場戰爭(對越自衛反擊戰)、關注到那些人物的命運,喚醒人們銘記歷史、銘記那些做出過巨大奉獻的人們。

2月17日,40年前的這一天拂曉,中國被迫打響了對越自衛反擊戰。到當年的3月16日,這一場短短28天的激烈局部戰爭,中國軍人保家衛國走上了前線。

而且,很多當時的中國年輕人,包括被稱為“天之驕子”的大學生也踴躍參軍,加入到后續的作戰行動中。有些人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有些人落下終身殘疾。他們當時處于花樣年華。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面對我們今天幸福的生活,我們沒有資格忘記這場離我們最近的戰爭,更不能忘記那些為了中國,為了我們的家園,獻出生命、流過鮮血的英雄。

收復老山的師長

就在17天前的1月31日,那位收復老山的英雄師長劉昌友走了。

云南省軍區原副司令員劉昌友將軍在那一天的22時58分,在聯勤保障部隊第920醫院逝世,享年82歲。

1937年9月出生的劉昌友,1955年入伍。歷任戰士、文書、學員、排長、作訓參謀、作訓科長、代團長、團長、師長、陸軍第14軍副軍長、陸軍第14集團軍副軍長,云南省軍區副司令員,少將軍銜。

1962年4月,他擔任步兵第40師120團8連排長,參加援老筑路和中緬勘界警衛作戰。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1979年8月,他從南京高級步兵學校畢業回部隊后,由于1979年2月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劉昌友在南京高級步兵學校學習,沒有參加此次作戰活動,師黨委、首長決定讓劉昌友補上參戰這一課。

隨后,他擔任偵察支隊支隊長,率全師偵察分隊赴扣林山、老山、八里河東山地區執行偵察作戰任務。這次偵察作戰行動是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繼續,受到總部、軍區和軍的表揚,榮立戰時三等功1次。

1984年4月至8月,老山、八里河東山攻防作戰,劉昌友任步兵第40師師長。這次作戰,根據總參、昆明軍區和14軍的命令,由步兵40師擔任主攻,并加強了炮兵和其他特種部(分)隊共15個團級單位。

參戰人數近3萬人,防御階段由于規模擴大增至4萬人。

作戰從1983年12月13日受領任務,到1984年8月5日輪戰撤離戰場,歷時235天共分四個階段:

1983年12月13日至1984年4月1日為臨時準備階段;4月1日至27日為炮擊作戰階段;4月28日至5月15日為進攻作戰階段,進攻作戰先后攻占老山、662.6高地、那拉地區、八里河東山共6公里正面,1.5公里縱深。攻占68個高地;5月16日至8月5日為防御作戰階段。

期間粉碎越軍進攻60余次,較大的有三次:一次是5月9日營規模進攻,一次是6月11日團規模進攻,一次是7月12日的加強師規模進攻(越軍承認是軍規模),整個作戰共殲敵7320余名,俘敵21名。這是他41年軍人生涯中指揮部隊最多、作戰時間最長、作戰規模最大,也最艱苦的一次作戰。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6年后,劉昌友到云南省軍區工作,負責云南前指老山戰區司令部工作。1992年首次組織中越邊境大面積掃雷,他任掃雷指揮部總指揮,和掃雷官兵創下了掃雷速度最快、掃雷經費消耗最低、掃雷效果最好、傷殘最少、無一亡人,世所罕見的掃雷軍史奇跡。

劉昌友將軍的一生是戰斗的一生。他一共7次參加作戰,形成了獨特的指揮風格;率領40師官兵打出了國威軍威,首創了“老山精神”,他是一位真正的、名符其實的“戰將”。戰后又組織軍地作家,撰寫了老山作戰紀實系列叢書,推向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反響。

劉昌友將軍的傳奇人生,他的革命精神、高尚品德和優良作風,對培養和造就新時代革命軍人具有諸多的啟示和幫助,值得我們后人永遠學習和銘記。

忍無可忍的一戰

為什么在今天重提這個日子?因為曾幾何時,那首傳唱整個中國大地的《血染的風采》,那部令一代人感動至深的電影《高山下的花環》以及《凱旋在子夜》、《雷場相思樹》等歌曲和影視劇,每一句歌詞,每一幕場景,當時的中國人都是耳熟能詳的。

時光的流逝沖淡了人們的記憶。現在,很多人對1979年爆發的那場中越邊界戰爭已經很陌生了。還有不少人在網絡上以今天所謂現代人的想法和目光,對因為保衛共和國邊疆、捍衛中國和平安定環境及人民利益而參加戰爭的英雄,投以冷嘲熱諷甚至抹黑。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電影《高山下的花環》中有這樣一個鏡頭:在部隊奉命出戰的最后一頓晚餐上,副連長靳開來舉杯對連長梁三喜說:

【“干了這一杯,烈士陵園見!”。】

后來,兩人的犧牲讓這句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話,成為117分鐘的片子里,最能反映那個時代普通人的家國情懷、堅定信仰和精神源泉的一句臺詞。

這次戰爭的直接導火索是越南實現南北統一后,對內迫害華僑華人,對外頻頻搔擾我邊境,打死打傷我邊民及邊防軍,入侵我國土拆毀我界碑。中國政府一向以和為貴的主觀愿望對其所行盡力忍讓,但換來的是進一步強化了屆時越南當局的自信和野心。

據當時的不完全統計,從1978年8月至1979年2月,越方武裝挑釁達700余次,入侵中國領土160余處,打死打傷中國軍民300余人,嚴重危害中國邊境地區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1979年1月7月越南軍隊侵入鄰邦柬埔寨,占領首都金邊。此時的越南自稱“世界第三軍事強國”。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和中央軍委作出了實施自衛還擊作戰的決定。

1979年2月1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是可忍,孰不可忍》。明眼人一望而知,這篇文章已經毫無保留地宣布了中國的最后抉擇。第二天,自衛反擊戰打響。

有人說,中國為什么先告訴敵人戰爭將打響?這才是中國所說的懲罰!堂常正正,師出有名。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戰爭分成中國的西線云南和東線廣西兩個作戰方向。西線作戰由時任昆明軍區司令員楊得志指揮;東線作戰由時任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指揮。總共動用了9個軍29個步兵師,其中真正攻入越南境內的解放軍兵力在22萬人左右,加上地方部隊、后勤保障部隊、民工民兵合計有50余萬人。

越軍以6個步兵師總兵力約正規軍10萬人以及民兵15萬人應戰。

2月17日凌晨,解放軍廣西、云南邊防部隊遵照中央軍委的命令,在廣西、云南兩個方向向當面越軍發起攻擊。參戰部隊的步兵、裝甲兵等陸軍部隊在強大的炮火掩護下,一舉擊退了入侵越軍。

廣西邊防部隊于25日攻占越南重鎮高平;云南邊防部隊發起進攻后,20日殲滅了老街守敵大部,攻占了市區。中國反擊作戰部隊在強大炮火掩護下,到3月5日,中國邊防部隊推進到淺近縱深20~40公里,攻占諒山、高平、老街等省城和20多個邊境城鎮及要點。

也就是在3月5日這一天,中國政府發表聲明,自衛還擊作戰的預期目的已經達到,自當日起參戰部隊開始回撤。并重申:

【“我們不要越南的一寸土地,也絕不容許別人侵犯我國領土。”】

至3月16日,中國邊防部隊全部撤回中國境內。

這一舉動顯示了中國的和平誠意。

中越是兩個社會主義兄弟國家,由于互相之間都非常熟知,一但成為敵人,在戰場上的較量是非常殘酷的。數據顯示,在這場短短28天的邊界局部戰爭中,中國軍隊犧牲8531人,傷21000多人。越南軍隊死亡4萬多人,傷1萬多人。

然而,自衛還擊作戰結束之后,越軍又在兩國邊境上進行挑釁,不斷制造流血事件。越軍趁中國邊防部隊后撤之際,竟然占領了邊境上兩國交界線上的許多騎線點。再次非法侵占羅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陰山等中國邊境地區。忍無可忍之下,中國軍隊再次被迫自衛還擊。

因此,廣義上的“對越自衛反擊戰”是指從1979年到1989年近十年間的中越邊境軍事沖突。

不能忘記的英雄

生命是無價的,和平是寶貴的!誰都不希望戰爭在自己國家發生,更何況當時的中國所處的內外環境并不樂觀。因此做出“自衛反擊,給越南一個教訓”的決定并不容易。

試想,1978年的中國,剛剛從“十年浩劫”中走過來;改革開放初期,許多地方也剛剛進入有序的狀態。那一年,中國的GDP是3645.2億元人民幣。人均GDP更只有226美元,在全世界位列倒數。

那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是捍衛和平、保家衛國被中國人放在了比個人生命還重要的位置。

1979年2月,許多參戰的解放軍部隊都是多年沒有搞過軍事訓練的部隊,還有許多是新擴編出來參軍不到兩個月的新兵,沒有多少軍事技能和一點戰場經驗。在面對全民皆兵的越南,雖然取得了戰爭勝利,達到了預期目標,但也付出非常大的代價,如許世友將軍所說“殲敵一千自損八百”。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是的,那時的他們處在最青春的年紀,有著最為青澀的臉,有著最為單純的氣質,他們在文工團練功房里秀出優美的舞姿,在泳池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他們陽光、稚嫩、朝氣蓬勃、充滿希望。

在戰爭打響后,人們看到的是這群年輕人在戰場上的英勇無畏,看到戰場上流淌的鮮血和戰爭的殘酷。在那個時代,這些年輕人的選擇雖然看起來很自然,但是值得今天的我們向他們投以敬佩。

在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這些年輕人有活力,有的甚至是剛走進大學的天之驕子,如果他們當時不選擇參軍走上前線,可能今天他們很多已經成為這個社會各行業里“有頭有臉”的人物,或者說早就成了中產人士。畢竟那時候的大學生很少,而且改革開放正值初期,很多人憑著自己的努力和各種方式,成為先富起來的那一批。

是的,就像電影《芳華》中所描寫的,一群年輕人就憑著對這個國家的熱愛,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保衛這個國家,保衛邊境地區的同胞不受外敵侵擾、欺辱,他們選擇了加入軍隊,穿上那身橄欖綠的軍裝,走上戰場。

看看他們的年齡,都在20歲上下,多么好的青春年華!而且,他們也是不少家庭的以后的“支柱”。但是他們用自己年輕的生命,換來的是陣地不被敵人奪走。人在,陣地就在!

但是,今天我們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些當年的“年輕人”?他們把自己的青春融入了那場戰爭,他們把一腔熱血灑在對越自衛反擊戰的戰場,他們也把自己的生命和墓碑留在了那片南疆土地上。

但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因素,反映這些戰爭的電影和電視劇在90年代初期開始就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野里。沒有了這些能夠喚醒人們記憶的藝術呈現方式,導致的結果必然是人們逐漸淡忘,新生代甚至不知道這些戰爭曾經發生過。

那么,參加過、經歷過這些戰爭的人們會作何感想?這個答案可能是令人心酸的。在好萊塢式的戰爭片和英雄片中,我們經常會看到一個類似的橋段:

兒子突然有一天發現自己看似平庸的父親年輕時也參加了那場戰爭,于是興奮地向父親求證這是否是真的。而父親若無其事地說,“是的,我們恨恨地揍了他們的屁股”。兒子的目光傳遞著從內心散發的崇拜。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這短短的一幕,讓那些曾經走上戰場的人獲得了外界的承認,也讓這種“必要時毫不猶豫拿起槍保家衛國”的英雄氣概得以傳承。

其實,我們沒必要擔心因為一部戰爭影片中彼時的“敵我”,影響了現在的兩國關系。因為中國人對戰爭的態度是謹慎和克制的。

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和中央軍委作出了實施自衛還擊作戰的決定。任何一個大國都不會放任在自己的身邊有個具備威脅自己的國家一再挑釁!毛主席在對印反擊戰的那句話:“要打就打出30年和平!”道出了中國人的氣魄。

可以看出,中國自古以來對戰爭就保持著謹慎、克制的態度。尤其是新中國成立后,迫不得已志愿軍才跨過鴨綠江,并擔心傷亡進一步擴大而停在了三八線上;中印邊境戰爭和珍寶島自衛反擊戰,都是在對方一再挑釁之下,我們奮起反擊。對越自衛反擊戰也是如此。

時光的流逝沖淡了人們的記憶。我們應該讓當下的人們,關注到那個時代發生的事情、關注到那場戰爭(對越自衛反擊戰)、關注到那些人物的命運,喚醒人們銘記歷史、銘記那些做出過巨大奉獻的人們。

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

在40年后的今天,我們面臨的“征兵難”在更多地方出現,從東南沿海,向中西部擴散。相反,當你跟那些當年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軍人們交流,你會發現盡管有些不如意,但他們并不后悔當年走上戰場,甚至一旦面對新的需要,他們也愿意再次“保家衛國”。

他們的熱血仍未冷,我們不能讓英雄們寒了心。

本文部分資料與圖片來源于“英雄旗幟”微信公號及網絡,感謝胡國橋(解放軍某部大校、對越自衛反擊戰一等功榮立者)對本文的貢獻。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石江月防務觀察”,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戰場 英雄 毛澤東

原標題:40年前他們為中國奔赴戰場,我們不能忘記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