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自由派人士抹殺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的本質區別,用所謂的“內戰無義戰”之說否定人民解放戰爭不說,在被他們定義的“內戰”中,他們以所謂的“內戰無英雄”之說否定人民解放軍的英雄,而與此同時,又把死于“內戰”的張靈甫說成是“英雄”、“烈士”,如此“強大”的雙重標準邏輯真的是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mwcna.icu),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多年以前,看過一部外國電影,里面有一句臺詞叫“墨索里尼,總是有理”。我發現,其實當今中國的自由派公知也是“總是有理”。他們把戰國時楚國那個賣盾和矛的人的邏輯發揚光大,無論是夸說自己所賣的盾堅固無比,沒有東西能把它刺穿;或者是夸說自己所賣的矛十分鋒利,沒有東西不被它刺穿,都能夠說得頭頭是道。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他們為了貶低解放戰爭的偉大意義,首先把它稱為“國共內戰”,然后以所謂“內戰無義戰”、“內戰無英雄”為理由,貶低人民英雄;同時,他們為了弘揚張靈甫那種反共到底的精神,又稱張靈甫是“英雄烈士”。在他們的忽悠下,一些不了解歷史的年輕人居然稀里糊涂地去祭奠張靈甫“烈士”。而且張靈甫莫名其妙地變成了“紅色”的了,這讓堅持反共到底的張靈甫情何以堪!不知道張靈甫九泉之下有何感想。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我曾經多次說過,自由派公知有三大絕招——歪曲歷史、造謠和運用詭辯術忽悠,其實他們還有很多可笑的特點,其中比較突出的是有兩點,一是常常用自己的話或者是自己人的話論證自己的觀點,二是常常自相矛盾。如果說前一項主觀色彩濃一點的話,那么常常自相矛盾這一點則是自由派人士為了達到目的除了不擇手段以外,還顧頭不顧腚,以至于常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前些天,曾經參加解放海南島戰役的四野某部軍人的后人回到當年他們的父輩流血犧牲的地方祭奠英雄烈士,于是又有公知在網絡上酸溜溜地說什么“內戰無義戰”,“內戰無英雄”。

一、什么叫“內戰”?再看看自由派人士在“內戰”問題上的多重標準。

所謂的內戰就是并非國與國的戰爭,而是一個國家內部的不同勢力、群體之間的戰爭。

撇開中國的人民解放戰爭的本質屬性不說,純粹從詞語上理解,自由派把解放戰爭定義為內戰,這一般來說沒有問題,但是從政治學和邏輯學上面來說,就有問題了。

因為“內戰”這個“屬概念”的邏輯外延還包含“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兩個“子概念”,而出于改旗易幟的政治目的,自由派恰恰是在這個問題上攪混水,把兩者混為一談,并且弄出了多重標準——

中國的人民解放戰爭他們定義為“內戰”,所以“沒有義戰”,表面上對國共兩黨各打五十大板,實際上一是掩蓋蔣介石集團挑起戰爭的罪惡,二是貶低解放戰爭的意義。

比如朝鮮戰爭其實是朝鮮民族的內戰。盡管公知們千方百計攪混水,但是事實已經越來越清楚的是,雖然當時雙方都有統一朝鮮半島的動機,而首先是南朝鮮挑起戰爭,打響第一槍,然后北朝鮮在蘇聯的支持下大舉反攻,差一點把李承晚趕下海。

同樣是朝鮮民族的內戰,自由派為了配合美國的全球戰略,稱是朝鮮“侵略”韓國,導致朝鮮戰爭爆發。

再看看美國的南北戰爭。南北戰爭(American Civil War,即美國內戰),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次內戰,參戰雙方為北方美利堅合眾國和南方的美利堅聯盟國戰爭以南方聯盟炮擊薩姆特要塞為起點,最終以北方聯邦勝利告終。

南北戰爭是工業革命后的第一次大規模戰爭,參戰的350萬人中絕大多數為志愿兵。戰爭造成75萬士兵死亡,40萬士兵傷殘,相關協會估計陣亡人數可能更多,不明數量的平民也遭到波及。領導美利堅合眾國打贏作為內戰的美國南北戰爭的林肯被作為美國的偉人,在美國國會山上有他的雕像。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對此,中國的自由派公知沒有任何異議。

如果按照他們的“內戰無義戰”的說法和“朝鮮侵略韓國”的說法的邏輯,那么,美國南北戰爭的性質應該是美利堅合眾國侵略美利堅聯盟國或者是“內戰無義戰”應該把林肯的雕像炸掉才對呀。

為什么同樣是內戰,美利堅合眾國打的就是“義戰”?領導打贏這場戰爭的林肯是偉人?中國共產黨領導打贏的人民解放戰爭就不是“義戰”,大多數中國人認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叫“成王敗寇”?怎么韓國首先打響的,朝鮮和韓國的內戰就變成了“朝鮮侵略韓國”了呢?

答案只有一個,這些自由派公知屁股決定腦袋。

二、解放戰爭難道不是義戰嗎?

解放戰爭是否義戰并不是由一小撮人說了算,而是由最廣大人民和歷史說了算。而具體的判斷標準是,誰挑起了內戰?戰爭給人民帶來了什么?共產黨被迫進行的自衛戰爭即解放戰爭的最終結果對中國歷史發展的意義是什么?

1、挑起內戰的是蔣介石集團

(1)戰爭之前國共兩黨的態度

抗戰勝利前夕,國共兩黨幾乎在同一時期召開了全國代表大會。中共七大從4月23日開至6月11日,國民黨六全大會則是從5月5日開至21日。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作《論聯合政府》的報告,提出徹底消滅日本侵略者,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建立民主的聯合政府,爭取人民的自由,實行農村改革,發展民族工業,發展文化教育事業,團結知識分子,爭取少數民族在政治、經濟、文化的解放和發展,建立和平、獨立、民主的外交等。提出“民主的聯合政府”,顯然是對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挑戰,國民黨六全大會很快就作出強烈的反應,堅決拒絕中共建立聯合政府的建議。決定于11月12日召開“國民大會”。蔣介石還在政治總報告中說:

【“今天的中心工作在于消滅共產黨!日本是我們外部的敵人,中共是我們國內的敵人!”

抗戰勝利以后,本來國家和人民都急需休養生息,醫治戰爭的創傷,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是作為國內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的國民黨為了極少數人的利益,悍然發動內戰,把國人又帶進了戰爭之中。

從1945年1月以來,國民黨軍隊一直沒有放松對中共武裝力量的壓迫和打擊。國共之間劍拔弩張的形勢,嚇壞了中間人士,他們擔心大規模內戰的發生。以褚輔成為首的7名參政員于6月2日致電毛澤東、周恩來,希望國共繼續商談,從速完成團結。

中共中央對和平表示出積極的態度,甚至作出一定的妥協,并準備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要國民黨改變反共政策,可以考慮承認“獨裁加若干民主”的解決方式。

重慶談判,是抗日戰爭勝利之際,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兩黨就中國未來的發展前途、建設大計在重慶進行的一次歷史性會談。從1945年8月29日至10月10日,經過43天談判,國共雙方達成《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雙十協定》。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但是蔣介石當時在重慶談判期間就做好了內戰的準備,他揚言三個月要消滅共產黨,說共產黨有什么,我們有飛機、坦克、大炮,我們三個月徹底消滅共產黨。

蔣介石的言而無信,尤其是對張學良進行終身監禁的做法,讓中共內部非常擔心應邀前往重慶進行談判的毛主席的安全,但是,在赴重慶談判前的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說:

【“我準備坐班房……如果是軟禁,那也不用怕,我正是要在那里辦點事……”】

事實上,蔣介石也曾經有扣押毛主席的打算。就在毛到達重慶的第二天,蔣介石就翻出1933年在廬山軍官訓練團炮制的《剿匪手本》,讓何應欽重印下發。到了西昌,他顧不上游山玩水,一個人悶在屋里策劃著一個驚天之舉。在1945年9月29日的蔣介石日記中,人們看到他羅列了中共11條罪狀,并決心要扣押和審判毛澤東的文字。

對于“扣毛”的后果,蔣介石非常清楚,他首先想到了美蘇雙方可能的反應。由于當初赫爾利曾以美國的國格擔保毛澤東赴渝談判的人身安全,一旦他扣留了毛澤東,美國必定大為光火,而蘇聯很可能“以此借口,強占我東北,擾亂我新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覺得值。

看起來,蔣介石馬上就要破釜沉舟,準備豁出去扣毛、審毛了,但在第二天他又猶豫起來。10月6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

【“對共問題,鄭重考慮,不敢稍有孟浪。總不使內外有所藉口,或因此再起紛擾,最后惟有天命是從也。”】

在日記中,蔣介石自負地寫道:

【“斷定其人決無成事之可能,而亦不足妨礙我統一之事業,任其變動,終不能跳出此掌一握之中。”】

從上述材料和相關的歷史資料看,為了國內和平,避免內戰,中共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包括面對張學良的前車之鑒的情況下毛主席仍然深入虎穴與蔣介石談判,中共還答應壓縮解放區和人民軍隊的規模等。表現了中共對爭取國內和平的極大誠意。

2)戰爭初期的力量對比和戰爭態勢

但是所有這些都沒有能夠阻止蔣介石集團發動戰爭的步伐,在國民黨調兵遣將部署完畢以后,國民黨發動了內戰,從1946年6月下旬開始,國、共兩黨的軍隊在中原地區(湖北、河南交界)爆發了大規模的武裝沖突,長達三年多的全國內戰就此開始。到1947年3月,8個月的全面進攻并沒有收到預想中的效果,國民政府便做出新的戰略方案:重點進攻陜北與山東共產黨根據地。

2、蔣介石集團把消滅共產黨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1947年7月7日,蔣介石發表了“戡亂建國”演說,7月18日,國民黨政府公布了《動員戡亂完成憲政實施綱要》。正式實行所謂的“‘戡亂’救國”。

對此,中共只好作出反應,1947年7月,中共軍隊開始戰略反攻,將戰爭引向廣大國民黨統治區。1947年10月10日,中共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名義發表宣言,提出了“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口號。真正意義上的解放戰爭從這里開始。

事實證明,蔣介石集團憑借強大的軍事實力,挑起戰爭,主動進攻在先,這段時期內,國民黨強共產黨弱,國民黨進攻,共產黨防御,共產黨打的是自衛戰爭。

3、蔣介石集團發動的內戰給人民帶來的災難和人民作出的的選擇

日本剛宣布投降,國民黨要員就借收復之機大撈一把。他們不顧法規,原則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給收復區工商業帶來了新的一輪浩劫。“想中央,盼中央,中央來了更遭殃。”這句民謠,直觀生動地說明了民心向背的瞬息之變。國民黨一位負責接收的要員也不能不承認此點,向蔣介石進言:

【“像這樣下去,我們雖已收復國土,但我們將喪失人心!”】

隨著內戰的進行,軍費不斷增加,軍費開支已經成為彼時中央財政的主要開支,黃金、外匯被大量消耗,國民黨政府的財政入不敷出,赤字率越來越高。據統計,1946年國民黨政府的財政總支出為75747.9億元,其中軍費開支占59.9%,赤字達46978億元,赤字率為62. 1%;隨后的1947年,財政總支出增加到433939億元,軍費開支占54.8%,赤字達293295億元,赤字率為67.6%。為了彌補巨大的財政赤字,在實體經濟復蘇乏力的情況下,國民黨政府實施了極其寬松的貨幣政策——大量發行新鈔,特別是在1947年以后,國民黨政府的財政赤字幾乎全部由發行新鈔來彌補,法幣發行就如脫韁野馬,一發不可收拾。

據統計,1947年,法幣發行量達30多萬億元,為1946年的10倍,比1945年則增加25倍;截至1948年的第二個季度,已發行法幣660萬億元,3年猛增1180倍,相當于抗戰前夕發行額的47萬倍;截至1948年8月19日,法幣發行額累計為663694.6億元,相當于1945年8月發行額的1192倍,發行指數為470705.39,而同期上海物價指數為5714270.30。

經濟規律表明,紙幣本身沒有價值,它是由國家發行的作為法定流通手段的貨幣符號,代替金、銀貨幣來執行流通手段的職能。當紙幣的發行量相當于商品流通中所需要的金銀貨幣量時,紙幣就同金銀貨幣具有同等的購買力;反之,當紙幣的發行量超過了商品流通中所需要的金銀貨幣量時,紙幣面額所代表的金銀貨幣量就會減少,紙幣就貶值,引起物價上漲,出現通貨膨脹。

彼時,國民黨政府亂發新鈔的結果,直接引發了國統區惡性通貨膨脹,物價飛漲,最終導致國統區經濟危機。

1948年8月19日,國民黨政府發布《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金圓券發行辦法》、《人民所有金銀外幣處理辦法》、《中華民國人民存放國外外匯資產登記管理辦法》和《整頓財政及加強管制經濟辦法》等一系列法令,正式宣布改革幣制,停用法幣,發行金圓券。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在推進幣制改革的同時,國民黨政府實行管制經濟和限價政策,防止權貴和投機商人囤積居奇,擾亂幣制改革。與此同時,國民黨政府還下令將幾個主要城市劃為經濟管制區,委派蔣經國到上海、宋子文到廣州、張厲生到天津等進行督導,賦予行政和警察指揮大權,以監督各項經濟措施的執行。

在如此高壓之下,社會各界人士不得不忍痛拿出金銀和外幣兌換金圓券,商人們則被迫拋售所有貨物,物價也被強行限制在1948年8月19日的固定水平上,是為“八一九限價”。

表面上,國統區的經濟形勢有了好轉的跡象。但是,這只是假象,背后潛藏著巨大的危機。實際上,國民政府實施的物價管制,進一步刺激了黑市價格的持續猛漲。

此時的國民黨政府已徹底腐敗、綱紀敗壞,在查到孔祥熙長子孔令侃控制的揚子公司時,蔣經國的“打虎”行動就無法進行下去了。1948年11月1日,行政院公開承認經濟改革失敗,內閣總理辭職,物價呈現報復性上漲態勢。由此,新發行的金圓券也變得一文不值——從1948年8月19日發行到1949年5月上海解放,短短10個月間,金圓券發行額為679459億元,發行指數為307124.3,同期上海物價指數達6441361.5,可謂中國兩千年歷史上最嚴重的惡性通貨膨脹。

到1949年7月,金圓券停止流通、淪為廢紙,成為中國金融史上最短命的貨幣。

國民黨的所作所為,連扶蔣反共的美國政府也看不下去了。美國作家默爾•米勒有一次采訪杜魯門總統,杜魯門就氣得大罵地說:

【“他們(國民黨)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他們從我們給蔣送去的38億美元中偷去7.5億美元。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的圣保羅,以及就在這里,紐約的房地產。”】

當時的國民黨被民眾稱為“刮民黨”,國民黨為了私利悍然發動內戰,不但讓全國廣大地區民眾生靈涂炭,而且在經濟上把民眾陷于水深火熱之中。

而反觀解放區,共產黨搞土地改革,給農民分田地,甚至家里有人在國民黨軍隊中服役的家庭同樣可以分到田地。

所有這些,導致了不但解放區的民眾堅決擁護共產黨,淮海戰役

543萬民工支前,60萬解放軍打敗80萬國民黨軍。而在國民黨控制下的國統區,人民奮起反抗。解放戰爭中,110萬國民黨軍將士倒戈,進行起義和投誠。

在戰爭中,解放軍優待俘虜,國民黨軍官兵紛紛起義、投誠,加快了蔣家王朝的覆滅,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國政府又分批全部釋放了在戰爭中被俘的國民黨高級軍政人士。

反觀國民黨,在逃離大陸之前,在重慶白公館屠殺共產黨人。蔣介石秘密要求毛人鳳列出一份詳細的暗殺名單,主要目的是徹底解決心存異志、危害自己利益的危險分子,告訴毛人鳳事關大計,必須短期內加以肅清。隨后毛人鳳炮制了國民黨在大陸那份最后的暗殺名單。名單上共計84人,

名單如下:

李宗仁、龍云、白崇禧、黃紹、劉斐、李濟深、李任仁、李宗煌、朱蘊山、梁漱溟、柳亞子、彭澤民、鄧初民、王紹鏊、馬寅初、洪深、翦伯贊、施復亮、孫起孟、傅作義、鄧寶珊、董其武、何思源、陳儀、楊杰、衛立煌、張瀾、羅隆基、章乃器、章伯鈞、史良、沙千里、黃炎培、張東蓀、王造時、儲安平、賀耀祖、范樸齋、程潛、唐生智、陳銘樞、蔡廷鍇、蔣光鼐、盧漢、劉文輝、鄧錫侯、鄧漢祥、潘文華、鮮英、盧燾、顧毓權、榮德生、袁翰清、劉人爵、張嚴佛、唐伯球、鄧介松、肖作霖、陳云章、安恩溥、龍澤匯、陳汝舟、李宗理、楊玉清、唐鴻烈、麥朝樞、林式增、黃翔、駱介子、毛健吾、祝平、駱美輪、李炯、朱敬、瞿綏如、羅大凡、郭漢鳴、徐天深、劉紹武、王慧民、郭威白、黃耀、彭覺之、楊德昭。

以上人員共計84人,蔣介石審核后,說這份名單尚不完善,又親筆添上了宋慶齡、張學良、楊虎城三人。毛人鳳當時大為驚異,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三人也要添上?”】

這份名單里面不僅僅有民主人士,甚至還有包括代總統李宗仁在內的很多國民黨高級軍政人員。

兩蔣搞所謂的“戡亂”戒嚴47年,根據臺灣立委的不完全的粗糙的馬馬虎虎的統計,至少屠殺了14萬人。而實際上被兩蔣屠殺的不止30萬人。

新中國成立以后,雖然經過了一段艱難的歷程,但是通過中國大陸1949年前后的鮮明對比,通過1949年之后海峽兩岸的此消彼長的對比,說明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人民的選擇,是歷史的選擇,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發展歷程,證明了人民的選擇是正確的。

三、解放戰爭是義戰,那些為人民的解放事業奮斗、立功的就是英雄,犧牲的是烈士

面對蔣介石集團發動的戰爭,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解放軍打的是自衛戰爭,是為了人民爭取翻身解放的戰爭。在解放戰爭中立功的就是英雄,犧牲的是烈士。

烈士就是指那些在革命斗爭、保衛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中及為爭取大多數人的合法正當利益而壯烈犧牲的人員。

人民英雄紀念碑碑文其實也曾經對烈士的范圍進行了界定:

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為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斗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在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時,相關說明中就已經指出,雖然近代以來的英雄烈士都在法案保護的范圍,但重點還是“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

起草工作中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突出重點,旗幟鮮明講政治。堅決維護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代表性人物和集體形象。近些年,一些人丑化、詆毀、貶損、質疑我黨我軍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其實質是動搖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根基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對這些行為必須在法律上明確予以禁止。二是弘揚英烈精神,傳承紅色基因。無論時間過去多么久遠,先烈的英名和功績都將永世長存。突出加強宣傳教育,在全社會營造緬懷、崇尚、學習英雄烈士的正氣和濃厚氛圍,弘揚傳承英雄烈士精神。

——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的說明。

概念是非常清楚的,是不是烈士,是誰的“烈士”,關鍵在于他為什么而付出生命。

一小撮公知拋出所謂的“內戰無義戰”的論調,否定人民解放戰爭的正義性,否定在解放戰爭中涌現的英雄,否認為了人民的解放而犧牲的人是烈士,是由公知們的反動立場決定的,由于他們站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對立面,正義人士與他們之間根本沒有共同的評價標準,所以就沒有必要跟他們廢話。而問題的關鍵在于,他們一方面稱“內戰無義戰”,“內戰無英雄”,一方面又稱為了維護蔣家王朝的統治而在他們所說的“內戰”中喪命的張靈甫是“英雄”、“烈士”。豈不是打自己的耳光嗎?

四、既然所謂的“內戰無英雄烈士”,怎么死于“內戰”的張靈甫卻又成為了“英雄烈士”呢?

關于張靈甫為什么會被某些人當成“烈士”,自由派人士曾經有一個非常奇葩的解釋。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如上所述,在革命斗爭、保衛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中及為爭取大多數人的合法正當利益而作出貢獻和立功的人就是英雄模范,犧牲的就是烈士。

而在包括上述這個網名為“平民說說”的網民在內的自由派人士那里,他們共同的荒謬之處在于偷換概念,把烈士的定義由“為……而死”偷換成為“曾經做過什么,后來死了”。

即使是按照這位“平民說說”的邏輯,張靈甫也不是什么“民族性的烈士”,因為抗日戰爭的時候,張靈甫沒有死,怎么就變成“民族性的烈士”了?如果他當時死了,他肯定跟張自忠他們一起載入新中國的英雄烈士榜;雖然他曾經在抗戰中做過有益的工作,但他卻是在所謂的“內戰”中為蔣介石集團效勞的過程中死的,他恰恰是“平民說說”所說的“革命性的烈士”,只不過這個“革命性”是站在國民黨反動派的反動立場上定義的。

這有蔣介石本人為一本書的題詞為證。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臺灣《中時電子報》2016年的一篇文章更是一針見血指出要害之處。

自相矛盾——張靈甫豈是“英雄烈士”?

即使是超越國共兩黨之間的意識形態的分歧,把張靈甫說成是“英雄烈士”也不為人們所接受。有位中間派立場的網友有一段話說得好:

【“誰也沒說張率部參加內戰之事,因為那是他作為一名帶隊長官,服從統帥部軍令。74師參戰與否不以張靈甫的意志為轉移。
這里說的是張靈甫兇狠殘暴傷害平民的惡行。這些是他作為74師一師之長應負的責任。國民黨軍在內戰中的急先鋒多了,但其中一些人還是約束部下,盡量避免平民生命與財產的損壞。比如邱清泉、黃佰稻等,攻城掠地不少,雖被殲滅,然民憤不大。國民黨軍殘害百姓最甚莫過于張靈甫、劉堪、馬步芳了”。】

張靈甫并沒有死在抗日戰爭的戰場上,所謂的“民族性的烈士”之說根本不成立,如果僅僅是憑張靈甫曾經在抗日戰爭中做過一些有益的工作就可以把他定義為“英雄烈士”,那么汪精衛也應該屬于是“英雄烈士”,因為他曾經刺殺攝政王,為推翻大清朝做出過貢獻。

同時,張靈甫恰恰是死于國民黨反動派發動的,自由派所說的“內戰”中,既然自由派認為“內戰無義戰”,“內戰無英雄烈士”,那么按照他們的邏輯,無論是中共和廣大人民定義的英雄烈士,還是國民黨反動派定義的“英雄烈士”,都應該在他們心目中不是“英雄烈士”才對呀。要么他國民黨反動派有他們自己的“英雄”,共產黨和廣大人民有自己的英雄,要么按照自由派的邏輯,都不是英雄,怎么死于所謂的“內戰”中的張靈甫又成為所謂的“英雄烈士”了呢?這不是現代版的“自相矛盾”嗎?

自由派人士為了否定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合法性,拋出所謂的“內戰無義戰”的論調,但是同樣是內戰,朝鮮和韓國的內戰他們稱之為“朝鮮侵略韓國”,而美利堅合眾國“侵略”美利堅聯盟國的美國南北戰爭,領導者林肯卻成為了美國的“偉人”,自由派對此沒有異議。

自由派人士抹殺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的本質區別,用所謂的“內戰無義戰”之說否定人民解放戰爭不說,在被他們定義的“內戰”中,他們以所謂的“內戰無英雄”之說否定人民解放軍的英雄,而與此同時,又把死于“內戰”的張靈甫說成是“英雄”、“烈士”,如此“強大”的雙重標準邏輯真的是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所以跟墨索里尼一樣,那些否定解放戰爭,同時為張靈甫招魂的自由派人士也是“總是有理”!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張靈甫 英雄 烈士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expose/201903/47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