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日雜群體組織極為嚴密,滲透范圍極廣,斗爭方式極為殘酷,后臺非常過硬,危害極大,已經形成規模龐大的明確的非法反動組織,并且有實際的非法言論和政治行動,明顯屬于敵我矛盾,實際上應按照顛覆國家政權罪(或擾亂公共秩序罪)予以嚴厲徹底清除,可是體制內一些人卻深受祝華新、賀衛方等人“主要打擊極左”思路的影響,在對待日雜群體時按照人民內部矛盾進行處理,處置極為寬松,相反,他們將周新城等許多有戰斗力的馬克思主義人士(或平臺)作為主要打擊對象,這一現象,令人費解。

日雜猖獗的背后是誰?本文將深入梳理,揭露日雜群體背后的兩面人勢力。本文目錄:

一、日雜與精日(精神上的日本皇軍)在中國

二、1.16事件--日雜群體制造的代表性事件

三、魯煒等兩面人曾經是日雜群體的保護傘

四、被無數次舉報而不死:體制內兩面人包庇日雜的相關證據

五、日雜群體、日本の家骨干承認領取日本發放工資的證據

 

《沙家浜》中沙奶奶經典唱段《沙家浜總有一天會解放》,生動地唱出了庇護日雜群體的兩面人的形象,這里稍作修改:

你們號稱忠義救國軍,
為什么見日雜不發一槍?
我問你,救的是哪一國?
為什么不救中國助東洋?
為什么專門襲擊共產黨?
你忠在哪里義在何方?
你們是漢奸走狗賣國賊,
少廉無恥喪盡天良。
你有理敢當著百姓面講,
然把我千刀萬剮也無妨。
沙家浜總有一天會解放,
且看你們這些走狗漢奸好下場。


近日,日雜群體再次出動,在大屠殺發生地南京扮演侵華日軍,愛國網友@上帝之鷹_5zn予以曝光,引發輿論高度關注。對此,日雜群體立即對@上帝之鷹_5zn進行打擊報復,先是人肉并公開了@上帝之鷹_5zn的個人信息,隨后,又威脅要人肉其家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可以看出,在開展線下組織性活動、打擊報復愛國青年等方面,日雜群體日益猖狂。2017年輿論高度關注的“四行倉庫日軍軍服門事件”,只是日雜群體一系列活動的一環。近年來,日雜群體曾在成都CD展現場歡呼“大東亞共榮”等軍國主義口號;曾前往在侵華日軍華北駐屯軍總司令部舊址(原段祺瑞政府執政府所在地)、侵華日軍華東地區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部舊址(對面即為日軍海軍醫院舊址和日本海軍軍官俱樂部“慰安”所)、上海日租界“小東京”舊址等地,進行多次類似的扮演侵華日軍的行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南京紫金山扮侵華日軍)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南京紫金山扮侵華日軍)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南京紫金山扮侵華日軍)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成都CD展上涂鴉)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四行倉庫日軍軍服門事件”后的合影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四行倉庫日軍軍服門事件”后的聚餐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廣西賓陽高鐵站出現的仿效者)

一、日雜與精日(精神上的日本皇軍)在中國

多年以來,日本每年都投入巨額資金加強對中國的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滲透,培養所謂的知日派、親日派。據2015年8月26日環球網記者王歡的報道:【日本外務省8月25日向自民黨出示了總額達7568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05億元)的2016年度預算申請。日本共同社8月25日報道稱,考慮到圍繞領土及歷史認識問題與中韓兩國僵持不下的局面,此次預算申請把重點放在了為向國際社會展示日本“正確姿態”而加大外宣力度的工作項目。此次預算申請繼續提出外宣戰略,并舉出在海外擴充日語教育項目、推進青少年交流等具體舉措。此舉目的在于在各國培養配合日本的“知日派”。日本外務省還打算著力向海外媒體發布信息,并與海外智庫展開合作。】如果再加上日本情報機構的秘密經費,日本用于對華意識形態滲透的經費總額將是一筆非常龐大的資金。

多年以來,總是有一些極端親日、反華的學者成為中國市場化媒體極力推崇的人物。之前著名的人物有前人民日報評論部主任編輯,鳳凰衛視評論員馬立誠、x大學歷史系教授x等等,近期又有李碩、劉仲敬(網名 數卷殘編)等后起之秀。劉仲敬這個經常在網絡上攻擊中國人為“支那豬”的武漢大學歷史學院在讀博士,竟然得到了許紀霖、秦暉等著名自由派學者的推崇。當然,日本僅僅依靠一些學者和知識分子還難以實現通過顏色革命顛覆中國的企圖,各種跡象顯示,日本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在中國民眾尤其是青少年學生群體中,已經培養了一大批崇拜日本軍國主義勢力的法西斯分子。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劉仲敬網絡發言截圖)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李碩網絡發言截圖。北航畢業生李碩,與劉仲敬關系極為密切,是典型的日雜分子,曾用“你國人民情感傷害專家”等網名,頻繁發表“最純正之中國人乃漢奸也”、“中國人乃低智商者也”、“得日本人圈養之子民更為開明”、“若遠東為日治,朕則不屑於綠卡,亦不愿為帝,追隨日本做一良民足矣”等日雜言論)

 日雜群體還向精英學生群體蔓延。原四川瀘州高考文科狀元、后就讀于香港中文大學的唐立培,亦是一副日雜嘴臉,斥責中國同胞是“支蛆”,稱中國為“你國”,稱中國人是“豚”、“活該豚”,稱愛國的普通中國老百姓是“粉豚”,是“當代新物種”。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唐人街探案2》編劇程佳客,近日也被爆出頻繁發布日雜言論。在2012年日本國有化釣魚島期間,程佳客大肆宣稱“我來給太君們帶路”、“太君什么時候來,小的給你們帶路”、“終于有機會給太君們帶路了”、“倒戈”(指幫助日本進攻中國),程佳客還稱“老子寧可做偽民捧鬼子臭腳”,甚至最喜歡日本屠殺中國人,稱“我最喜歡那句‘鬼子把二小挑在槍尖,摔死在大石頭的上面’”,同時,程佳客詆毀中共抗戰,詆毀臺兒莊戰役是愚民新聞,詆毀雷鋒、張海迪、董存瑞等英雄或烈士。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從教授到編劇,從初中生到大學生……日雜觸角不斷延伸,并重點滲透我國精英人群和學生年輕一代。

 有網友披露:

 【日雜是有組織的,是三井三菱花錢維護的群體,網絡上擁有大量商業性質的水軍大本營,比如網易和太平洋戰爭吧,很多是日企商會的水軍,專門黑其他國家的產品和文化,黑德系黑韓系黑國貨是日雜的基本職責,為日本謀取利益。并且日雜會在精神層面下手,比如阿爾泰共榮理論堪比邪教。這自然會越來越引起社會的關注。】

中國成年人網民聚集的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受到越來越嚴格的監管時,某些極端思想群體,如極端親日、美日的日雜群體,卻在青年學生聚集的百度貼吧、騰訊QQ空間等平臺野蠻生長。2016年之前,“日雜”群體的主要網絡活動平臺是百度貼吧、騰訊QQ空間,其次還有微博、微信、知乎等等社交媒體。

多年以來,“日雜”群體在網絡上的一個重要聚集地,是百度貼吧的“日本の家”吧,此吧建立于2006年,已經連續活動九年而未遭查處。至2015年7月,僅在“日本の家”就有400多萬篇帖子和文章,其中絕大部分是日雜傾向的帖子,其會員則發展到14萬人。當然這14萬會員中有一些屬于愛國青年進來“爆吧”和搗亂的(其發言發帖已經絕大部分被日本の家吧主刪除),即便如此,以最保守的方法估計,“日本の家”吧中的日雜人數總共也有一萬人以上。

百度貼吧中除了“日本の家”吧外,還有“日新月異”、“太平洋戰爭”、“冷兵器”、“同學”、“和風屋”、“和風の家”、“櫻和屋”、“和風之屋”、“日迷”、“大和”、“焦作中學”(類似的還有xx中學等系列貼吧)、“納年納兔納些事”、“岡村寧次”、“皇協軍”、“屠豚祭典”、“那年那蛆那些事兒”、“袁老師”、“蔣粉”、“國之逆鱗”等貼吧等數不盡的由日雜控制的貼吧。再加上人人網、微博、知乎等等平臺活躍的日雜群體,其規模總數非常龐大。

這個群體思想觀點極其反動,其標準特點是極端認同日本法西斯的侵華屠殺罪行,極端仇恨中華民族和中國共產黨:他們以出生在中國為恥辱,聲稱“世界上還有比中華民族更劣等的民族嗎?沒有,中國人豬狗不如”;這個群體在談到中國和中國人時,必然將中國人污蔑為支那豬(支那豚、滯納豚、瓷那豬),認為“瓷那豬是個反智的民族”,他們緊跟日本右翼軍國主義的宣傳口徑,甚至為當年日本侵華屠殺中國人叫好,宣傳南京大屠殺“只死了三十萬人,還遠遠不夠”;他們組織參拜靖國神社,紀念松井石根等日本戰犯的“誕辰”;昆明暴恐事件后,他們叫好“熱烈慶祝昆明豚被砍!!復習(興)大東亞指日可待”;他們經常惡毒攻擊中共已故領袖如周恩來,惡毒攻擊現在黨的領導人等等。

這個群體斗爭方式非常的殘酷惡毒:他們或者通過黑客技術手段盜取愛國學生和青年的網絡賬號密碼,或者千方百計尋找關于愛國學生青年身份的蛛絲馬跡,乃至收買體制內人員獲取其戶口信息,一旦人肉成功則對愛國學生本人及其家屬、親戚、同學進行惡毒的網絡、手機騷擾和攻擊,如對方不屈服,則直接進行線下暴力襲擊,其目標是迫使對方停止在網絡平臺發言發聲,以最終壟斷某些網絡輿論平臺,如百度貼吧、知乎等等。

這個群體組織方式非常嚴密:他們的防范意識很強,其頭目和頭領隱身幕后,在前臺活躍的基層骨干經常在網絡上公開冒用愛國學生和青年的真實名字和頭像,以掩蓋自身真實身份。他們日常交流也多使用其內部熟知的黑話,諸如““出道”、“筍絲”、“送媽”、“阻媽”、“大明星”等等作為特定語言的代號。

這個群體發展組織方式非常靈活:比如,他們非常善于在那些使用和喜歡日本工業產品、日本漫畫、日本影視的人群里進行活動,將大批青年發展成日雜。

這個群體與日本方面關系密切:其骨干成員多人在日本。其大批基層人員公開在網絡上炫耀,他們的網絡活動由日本方面支付工資,并貼出相關圖片。乃至其線下暴力攻擊行為也有大量不明資金資助。

這個群體的后臺非常過硬魯煒主管互聯網時期,某些體制內的官員已經成為其保護傘。他們不僅不對日雜貼吧進行監管和封殺(“日本の家”吧猖狂活動達九年之久),反而把主要精力用于封殺愛國網民和自干五的陣地。日雜在百度貼吧泛濫的情況受到最高層強烈關注和干預后,這股日雜勢力近一兩年又轉向知乎、qq群、qq空間、微信群等地帶繼續活動。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奧地利共和國制定了《禁止納粹黨法》。該法第三h條規定:“在印刷品、廣播等媒體中或在公眾中,以使許多人能夠接觸的方式否認、極力淡化、贊成納粹種族滅絕罪行或其他反人類罪行的人,或試圖為納粹種族滅絕及其他反人類罪行辯解的人,按本法第三g條予以懲罰。”即:“處有期徒刑一年至十年。行為人之活動有特別危害的,處有期徒刑二十年。”

歐洲的法國、德國、瑞士、比利時、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立陶宛、羅馬尼亞等國,也制定了類似的法律或法律條款。

1989年,英國右翼歷史學家大衛.歐文去奧地利發表兩場演說,為德國納粹黨大規模屠殺猶太人的罪行開脫。他宣稱,“二戰”期間被關押在納粹集中營里的大多數人不是死于屠殺,而是死于斑疹傷寒等疾病。大衛.歐文被控犯有“否認納粹大屠殺罪”,奧地利警方對他發出了逮捕令,他逃脫了。2005年11月,大衛•歐文再次去奧地利演說,一入境就被奧地利警方逮捕。2006年2月,奧地利的法院依照《禁止納粹黨法》的規定,對大衛.歐文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這個判決受到歐美各國人民和政府的歡迎和支持,連英國政府也沒有提出異議。

與這些替德國法西斯翻案的學術言論相比,日雜精日群體侮辱中華民族、替日本法西斯翻案鼓吹的系列言論、貼文及行動,卻在長達十年的時間內完全合法化了,沒有黨政機構出面對這些人進行懲罰,其貼文在互聯網上泛濫十幾年無人刪除,其重重組織化的非常惡毒的行為行動(如人肉愛國網民)沒有受到任何處理,或者受到的懲罰也極為有限——歸根結底的原因是,他們在體制內有魯煒式的兩面人做保護傘!!!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魯煒等兩面人無作為,逼得愛國網民花費巨額成本和犧牲來自發維護國家安全)

二、1.16事件--日雜群體制造的代表性事件

2012年1月,16歲的深圳青年吳軍杰(曾于2010年至2011年10月9日在深圳市深德技工學校就讀,后去向不明),用“小諾是天使”id在“日本の”家發表了侮辱周恩來的如下帖文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根據其百度貼吧I的發帖動態中可以看出其人一貫發表親日華的各種極端言論。當時這種惡毒帖文引發了普通愛國網民的憤怒,以百度wow吧為首各大貼吧聯合在2012年01月16日——2012年01月18日期間對“日本の家”貼吧及“深德技工學校”吧進行爆吧活動(即集中發帖抗議),即1.16事件。

深圳市深德技工學校在得知1.16事件之后,立即在學校網址首頁公開發表對此事件的譴責通告并到當地派出所報案,并通知吳軍杰本人到學校配合對事件的處理,并將其送往公安機關配合調查。深德教育為穩定廣大網民的情緒,還曾發布如下通告信息:

“警方還了解到吳軍杰背后并不是一個人作戰,他們有一個半固定的團隊,目前人數不明,但每個人手上都有十幾個帳號,并可以互相使用團隊內任意一個人的百度或其他網站賬號來進行誹謗和攻擊行動,而主要根據點是在日本の家等貼吧內發表親日反華言論。最后吳軍杰在交代完事實后,威脅我校工作人員,稱我校不能在網上或貼吧上透露他團隊的消息,不然他們的團隊會以爆吧或刷屏的方式來對我校深德技工吧進行惡意攻擊行為。針對吳軍杰在2011年10月9日已離開我校,我校已經不能對他作出處理決定,但念其曾是我校學生的份上,我校不會推卸責任,我校會對吳軍杰在網上侮辱周總理等偏激言論的行為也負有一定責任,在此我校對廣大網友和周恩來總理致以真摯的歉意。而對吳軍杰,我們一方面會跟蹤深圳警方對他的處理決定,一方面也會安慰吳軍杰家屬,做好善后工作。對于吳軍杰事件涉及政治敏感領域,當地警方沒有權利立刻決定處理工作,當地警方采取做好筆錄并上報上級的決定,等待上級命令。所以對于吳軍杰的處理決定,當地警方不能馬上公布,請廣大網民冷靜下去,靜待事情發展。”

然而這一事件后來卻不了了之。“日本の家”吧也未受任何損失。隨后,“日本の家”更加猖狂,對愛國貼吧的網民進行瘋狂的人肉搜索和報復,逼迫一大批愛國貼吧的骨干網民遠離網絡,后來已經沒有任何民間力量能夠與之對抗。

在“日本の家”貼吧的四百萬帖文中,大部分是類似上述“小諾是天使”類型的極端反華親日的帖文,這里僅舉能夠代表其主流和普遍觀點的代表性帖文:

(1)侮辱周總理等國家領導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2)宣揚日本軍國主義,侮辱中國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三、魯煒等兩面人曾經是日雜群體的保護傘

多年以來,日雜群體以百度貼吧“日本の家”吧等平臺為活動基地,非常猖獗攻擊中國、美化日本文化和人種、人肉和攻擊愛國青年網民。這些行為已經引起過多輪愛國網民的“圣戰”和抗議活動,其中包括無數次向百度公司管理方、違法及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及相關機關進行舉報,申請封禁“日本の家”,但以魯煒為代表的勢力一直極力保護日雜,最終都無果而終。他們可以通過體制內人員獲取任何人的戶籍信息,甚至做起了這種人肉生意,靠大批出賣愛國網民的戶籍信息來謀取暴利。許多被人肉的愛國網民只能忍氣吞聲,最后被迫向他們屈服、寫道歉書,乃至被迫按照對方要求帖文,最終徹底消失在網絡空間。

實際上,百度的準官方機構里,就有日雜群體的核心骨干。百度貼吧投訴監控組,其權力很大,包括管理封吧、解封貼吧、吧主違規等貼吧事務,是接近百度官方、由百度官方選擇、受百度官方認可的對百度貼吧進行管理的志愿者組織,其中部分人如果有意愿會成為百度公司的正式員工。然而,百度貼吧投訴監控組中竟然有“日本の家”的核心人員,例如貼吧id為“du_小舞”是權力很大的百度貼吧投訴監控組成員,也是“日本の家”小吧主。2014年1月13日,“du_小舞”甚至公開在“日本の家”發帖嘲笑舉報“日本の家”的愛國網民,聲稱“有人舉報了8年……現在日家依然在這,你以為你算個屌”。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文登722事件”后,由于被人肉和襲擊的愛國學生侯聚森能夠聯系上共青團系統,納吧罪行曝光,受到了最高層的關注后,兩面人們這時候才不得不將納吧封掉,但是真正的日雜大本營、比納吧惡毒程度和危害程度高一百倍的“日本の家”吧,卻在2015年8月4日被保護性地與“日本”吧合并,即點擊“日本の家”吧自動跳轉到“日本”吧,“日本の家”的簽到、會員級別信息數據都轉移到“日本”吧,帖子存在卻暫時打不開。日雜群體的另一個主要基地“太平洋戰爭”吧則與“海洋”吧合并。當然,日雜群體的活動平臺非常廣泛,例如日雜骨干德川小昭在日家被合并后,就開始著重在索尼產品的使用者即“索粉”中間發展組織。

日雜基地雖然遭受了一定的損失,但兩面人們卻反向對愛國陣營痛下殺手,拿愛國貼吧給“日本の家”陪葬。與“日本の家”、“太平洋戰爭”被保護性合并不同,絕大部分愛國網民和自干五控制的真正有戰斗力的著名愛國貼吧都被徹底封殺,如“自干五”吧、“戰略忽悠局”吧、“強盛中國”吧、“兔子毛熊白頭鷹”吧都在85日至86日被徹底封殺關閉,就連著名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兒吧”(簡稱兔吧)也從731日起被禁止發言了很長一段時間,因為魯煒等勢力擔心引起更大的關注才沒有徹底關閉兔吧。

有戰斗力的“自干五”等愛國貼吧被徹底封殺: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一邊是被迫的保護性合并,一邊是無故的徹底封殺給日雜陪葬,兩相對比,體制內兩面人日雜貼吧及愛國貼吧的處理態度,何其鮮明。這種被迫處理日雜貼吧,卻拿愛國貼吧陪葬,對愛國貼吧無故封殺的做法,極為明顯地證明了體制內兩面人是日雜群體的后臺。

至2015年9月10日,日雜第二大基地“太平洋戰爭”吧竟然被體制內兩面人解封了。太吧中的日雜骨干發皇軍頭像以進行慶賀: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與此同時之前被封的愛國貼吧如“自干五”吧則仍然在封禁狀態: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至此,體制內兩面人的立場更加清晰可見。

“日本の家”吧被合并后,“日本の家”吧實際控制人“鬼xx子”于2015年8月19日晚上十點左右在“日本の家”QQ群與日雜骨干交流時陸續發表了如下言論:

“日家被封是好事 就這么簡單 諸位還年輕 以后的路還很長 團中央發逼瘋沒必要把你們給折進去 這就是我的想法 我一直是主張封日家的”。

當有日雜骨干提問“日家要不是不被封就會越鬧越大到時候大家都不好收場?”時,“鬼xx子”回答說:“是的 日家比納吧狠多了”。

此時日雜骨干也開始明白,“被封與其說是被保護”(即與其說是被封不如說是被保護)。“鬼xx子”則說:“毀尸滅跡而已 我要不封,也是一堆傻逼 你們自己想下 日家如果不封,真被頂到風口浪尖,會是什么后果 你們自己想一下吧 我也不主張解封 日家給吧平方洗地的都有 日家罵習的都有,我封過n次,還專門開小號來跟我撕逼 之前有人問過我,我說應該封吧,但體面一點 所以就他媽的合并了 還能給你們簽到”。

有日雜骨干問:“還不如封吧”。“鬼xx子”回答說:“不 封吧FF會更猖狂的 封吧的話 就等于定性了 知道嗎 就等于承認日家有違背法律的行為了 懂?” 日雜骨干回應:“主席英明”。

有日雜骨干問“鬼xx子”:“萬一出事了你是不是要去充大頭”。“鬼xx子”回應:“憑啥抓我 我十年發言記錄都在,你找得到一條違法違規的言論么 ”

日雜骨干問:“要是給扣上包庇吧友犯罪的帽子呢?”鬼xx子回應:“我封號記錄也能查啊 我封了多少傻逼”。

注:上述qq群內容因為日雜內斗被人在海外披露出來,相關消息后來竟然也被屏蔽,可見這股勢力的手眼通天,幸虧筆者保留了部分截圖: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文登722事件中,日雜團體通過某些體制內敗類獲得愛國學生侯聚森等四人戶籍信息的案例,不是孤立的和偶發的,而是普遍存在的情況。

2015年8月4日下午,日雜骨干在“日本の家”QQ主群公開倒賣出售戶籍信息,他還調侃地稱他們那個群體為漢奸,以下是其發言:“有沒有漢奸團購戶籍信息 戶籍包月無限次數查詢一個月3000R(包含全家),定位一個無限次數查詢一個月2000R,可倒賣,有意私密,爽快給打折。”

2015年8月8日晚上,在日雜骨干聚集的另一個內部QQ群中,有人詢問“哪位大手子能查戶籍?”文登案中的梁xx'團伙骨干則回應:“一百塊 給我QQ就可以查 要不然你認識警察也可以”。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日本の家”成員、文登22團伙骨干在內部QQ群承認有警察提供幫助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日本の家”骨干在內部QQ群販賣戶籍信息

我們可以看到:

1、某些體制內勢力在處理日雜大本營“日本の家”前,竟然征求日雜頭目“xx”的意見,鬼xx子認為應該保護性合并,結果他們完全按照xx的意見執行。可見,魯煒之類的體制內力量是日雜群體的保護傘

2、日雜頭目骨干都清楚這種處理是對他們的保護。

3、日雜頭目“鬼xx子”及其相關骨干非常清楚,“日家比納吧狠多了”,他們的網絡顛覆活動實際上足夠使他們進入監獄,尤其是日家如果不合并,真被頂到風口浪尖,他們一定會被抓進去,所以主動要求體面地與其他吧合并,等待時機卷土重來。

4、“鬼xx子”作為日雜群體核心人員非常小心謹慎,很少發違法言論,但是他是罪魁禍首。

魯煒等兩面人們庇護日雜群體、打擊愛國網民的表現,還不僅僅體現在保護性合并“日本の家”、“太平洋戰爭”等貼吧,并拿“自干五”吧等愛國貼吧陪葬這一問題上。文登722事件中,在日雜、公知與愛國網民斗爭的關鍵時刻,2015年7月26日,以魯煒為代表的體制內兩面人勢力完全配合老榕等公知和日雜群體,下令封殺了察網等愛國網站《侯聚森事件:暴力團伙背景被查出 和納吧關系密切 與老榕有互動》等揭露日雜暴力團伙和網絡第五縱隊的文章,并對民間愛國網站施加壓力,從此以后要絞盡腦汁封殺察網。人民網轉載的共青團系統的《威海文登可記得“甲午之殤”?》等愛國網民的文章也被刪除,共青團中央因為批判日雜群體,受到相關勢力的極大壓力抵制。而新京報發表的袒護日雜、批判愛國民眾和共青團、主張警察在日雜和愛國青年斗爭中保持中立的評論《法律不會“看人下菜碟”》則在體制內兩面人們的支持下被全網推廣。

722事件本質上是敵對勢力發動一次顏色革命街頭暴力,體制內兩面人們則集中全部力量,以法律法治的名義確保公安警方在日雜與愛國青年的斗爭中保持中立。在當今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法律本質上都是其統治階級意志的固定化、普遍化、專門化、國家化的表達。縱觀歷來各國顏色革命的發生,其深層次原因在經濟層面,但其直接原因一般都是沒有處理好法律和政治的關系。

所謂的顏色革命,其主要特征是不采取傳統的武裝暴力革命手段,而是利用呈現嚴密組織化特征的政治力量(公開的和秘密的),動員和綁架大批普通民眾,通過街頭政治和軟暴力的方式來顛覆國家政權。嚴密組織化的敵對勢力之所以能夠發展壯大并綁架普通群眾,關鍵原因是它是以非暴力和軟暴力為主的合法方式發展自己的力量,在現代國家法治環境下一般都被視作享有合法政治權利的公民及團體,在表面的法治形式層面,其活動是得到具體法律法規保護的。

在美式政治模式中,異常強大和組織嚴密的壟斷資本,除了直接控制經濟和金融外,對整個社會的警察、情報、軍隊、教育、媒體乃至關鍵性的行政、立法、司法權力都形成了嚴密的控制。這使美國的政治和法治(及憲治)高度融合,使法治在表面上形式上高于政治但在實際運行中卻服務于政治,使美國的表面憲政服務于資本的專政,使美國的整個國家機器在資本(一小撮人)和民眾(絕大部分人)這兩類所謂“公民”尖銳對立的時候,立場鮮明地站在前者一邊,而非按照表面的法律形式保持中立。美國歷史上尤其是二戰后對歷波社會主義工人運動的鎮壓,以及近期對“占領華爾街運動”事前嚴密監控和事后殘酷鎮壓,都生動體現了上述美式政治模式的實質。

然而,美國和西方為第三世界所設計的以憲政和法治為名,以多黨競爭、三權分立、自由選舉為表象的現代國家政權組織模式中,法治和政治高度割裂。其國家機器在國內政治矛盾中呈現出實際上的中性化、中立化的趨勢,然而卻在國際層面依附于美國和西方的壟斷資本。在這種情況下,第三世界國家的國家機器就喪失了識別非暴力化的、披著合法外衣的顏色革命勢力的能力,更難以形成成熟的遏制其發展壯大的制度慣例。而網絡時代的到達使顏色革命勢力的組織模式和活動運作模式完全實現了無形化、隱性化,從而使其更容易披著合法公民的外衣。這給很多試圖擺脫美國和西方控制的第三世界國家政權帶來了異常嚴峻考驗:往往等到國家政權發現顏色革命勢力已經成為心腹之患的時候,已經沒有足夠力量將其遏制和鎮壓了。

在當代中國,所謂“憲政民主”、“軍隊國家化”、“警察國家化”等等錯誤思潮出現和泛濫,是直接歸屬于所謂顏色革命的整體設計的。其直接目的就是麻痹公安、軍隊等國家機器對顏色革命勢力的警惕,使顏色革命勢力舉著人權、民主、自由、法治等所謂普世價值的旗幟,披著合法公民和團體的外衣發展壯大——這一戰略在722事件中得到了清晰地體現。

日雜群體組織極為嚴密,滲透范圍極廣,斗爭方式極為殘酷,危害極大,已經形成規模龐大的明確的非法反動組織,并且有實際的非法言論和政治行動,明顯屬于敵我矛盾,實際上應按照顛覆國家政權罪(或擾亂公共秩序罪)予以嚴厲徹底清除,可是體制內一些人卻深受祝華新、賀衛方等人“主要打擊極左”思路的影響,在對待日雜群體時按照人民內部矛盾進行處理,處置極為寬松,相反,他們將周新城等許多有戰斗力的馬克思主義人士(或平臺)作為主要打擊對象,這一現象,令人費解。

筆者雖然也不完全贊同周新城等人的意見,但是體制內某些人對日雜放縱不管、不開一槍,任其培植發展顏色革命中國的力量,卻集中精力攻擊、批判周新城所代表的馬克思主義陣營,封殺馬克思主義平臺與聲音,打壓馬克思主義平臺的發展,筆者以為并不妥當。更何況,周新城們有關堅持馬列主義反對國企私有化的主張,代表了四千萬下崗工人及其家屬的聲音——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國企私有化的推進,絕大多數國企工人的絕對生活水平持續下降,兩極分化加劇,如果鄧小平、李先念、陳云等參加過革命的老一代領導人看到這一幕、看到公有制主體地位搖搖欲墜,也會完全贊成周新城的主張。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四、被無數次舉報而不死:體制內兩面人包庇日雜的相關證據

愛國網民不斷向有關機關和各種舉報中心舉報日本の家,但毫無用處: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百度公司一直包庇日雜和“日本の家”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x公司的反應除了刪除舉報貼外,就是如此: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五、日雜群體、日本の家骨干承認領取日本發放工資的證據

各種跡象都顯示,有來自日本的資金在支持日雜的網絡顛覆活動。由于他們多年在百度貼吧肆無忌憚地活動而無人處理,他們越來越張狂和肆無忌憚,甚至偶然會在貼吧互動中透露相關信息。甚至有時也會在貼吧上炫耀拿到了來自日本的工資。(這種帖子多數過后會被自己和吧主刪除)。

例如,2015年7月1日晚,有貼吧id為“zxclrx88” 的普通日雜在“日本の家”吧發帖:“跪求大吧移除黑名單”“我是無辜的 啊”。日雜骨干“倒夜香阿伯”回復:“七級不需要驗證碼,想不想經驗都無所謂了,黑名單可以發貼的,不過如果你是為了工資來的就是另一回事了”。id為“孤王不服”的日雜問“倒夜香阿伯”:“你工資多少 看看同級相比一下,我總感覺我的工資少”。“倒夜香阿伯”回應說:“我年結,今年二月左右才申請到資格,要年底到手了才能知道多少,現在不好說”。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見下圖。

http://wapp.baidu.com/p/3864453190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http://tieba.baidu.com/mo/q---CF31F38768D8577407F753389BA8804A%3AFG%3D1--1-3-0--2--wapp_1440823691705_278/flr?pid=70767912934&kz=3864453190&pn=0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日雜因為工資問題起哄:

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見日雜不放一槍,專門襲擊共產黨:日雜猖獗的背后是兩面人

(注:本文所有圖片,均來自網絡公開信息。)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日雜 精日 媚日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mwcna.icu/expose/201802/41225.html